“肖时钦真不愧是荣耀的战术大师,攻击注意力的转换非常迅速流畅,各种机械道具又一次齐奔毁人不倦去了,生灵灭没有逼过去,他就像个运筹帷幄的大将军一样。这样的战术大师,李指导你说他如果是选手召唤师作为职业的话,会不会更加出色呢?”潘林说道。

    “呵呵,我懂你的意思。不过我相信以肖时钦这种素质的选手,无论选择什么职业,都肯定会取得很好的成就?!?br />
    李艺博的回答相当圆滑,潘林听了也连忙跟着打了个哈哈:“哈哈,您说得是?!?br />
    “毁人不倦现在被生灵灭的攻势牢牢的包围住了,他还有什么脱身的手段吗?替身术的技能现在在冷却中,哦,影分身术!毁人不倦使出一个影分身术,哎呀,很可惜……影分身术也没能脱离生灵灭的攻势覆盖?!迸肆纸械?。

    “看来肖时钦是对这种方式做有防备,放大了攻击笼罩的空间,但现在应该要收缩了?!崩钜詹┧档?。

    “果然,攻势开始收缩,集中向毁人不倦真身的这个点。唉,如果说这个时候,毁人不倦的这个真身其实是分身,分身反倒是真身的话,他是不是就有机会了?”

    “哎呦!”潘林那话刚说完就惊叫了一声,因为他看到被火力包围的那个毁人不倦瞬间就被消灭。没有任何角色会是这么弱不禁风,很显然,他刚才那种假设居然是真实的,毁人不倦居然真的用假身做出要逃走的样子来调虎离山,真身却从攻击范围内这才开始启动。

    “呵呵,莫凡还真的这样做了,不过看起来效果不是很好??!”李艺博说道。

    “确实……肖时钦这种攻势转换真的太流畅太漂亮了?!迸肆忠脖硎咎痉?,因为事实上肖时钦的反应比他们这些解说的反应快多了。潘林刚才还在说那种假设的时候,生灵灭的攻势显然就已经有调整,等他哎呦的时候,攻势已经集中向了毁人不倦的真身,而那假身只是在一种顺路碾过的情形下被击杀的。

    毁人不倦,继续遭到生灵灭的连续打击。各种机械道具接连而至,天上飞的地上跑的甚至土里钻出来的,层出不穷?;偃瞬痪胍槐叨闵烈槐吆笸?,此时他连脱身的空当都找不到,就更别提反击了。

    而转播此时放出了一个特写,正是毁人不倦替身术的冷却转钟,大势之下,似乎除了等这种救命技能的冷却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所有人都望着这个转钟,心中默数着。

    三、二、一……

    转钟一闪,替身术冷却完毕,毁人不倦双手立即开始结印,动作快到让人眼花缭乱。跟着身影一颤,一团迷雾后,留在当地的已是一个稻草假人。但也几乎是同时,生灵灭集中的攻势,忽然扩散开去,放大了空间。

    毁人不倦留下的稻草假人几乎没有吸引任何火力,倒是他的真身一现,立即遭受到了攻击。虽然攻势比起之前稍弱,但这样的安逸不过一两秒,攻势转眼已经集中过来,那稻草假人孤伶伶的睡在原地,没有任何攻击再去理会它。

    “肖时钦已经提防到了,他有计算到对手的技能冷却,这是职业选手和普通玩家之间一个很大的区别了?!崩钜詹┝Ω锌?。

    苦等了半天的保命技能,最终却没能将自己救出。对手明明只有一个,但此时莫凡却觉得自己好像是被千军万马包围着一般。不,应该说被千军万马包围还要严峻。拾荒的时候,即便身陷重围,但周围玩家也未见得都会对他出手。拾荒的场所都是战场,玩家互掐都来不及呢,对于拾荒者多少还是会有些招呼不周。

    但在眼下,双方的对手都只有一个,对方的攻击指向异常明确。莫凡操作着毁人不倦左冲右突,却依然找不到可以钻出的空当。只是一个人,却营造出了这样一张无懈可击的包围网。很久没有过的紧张感不断地涌上莫凡的心头。

    没有人天生就是高手,莫凡当然也有过菜鸟阶段。那时候的他,在拾荒时就经常陷入这种四面楚歌的?;车?,失手也不是一次两次。但随着技术的不断提高,玩家的那种混乱战场,渐渐对他来说就有如无人之境了。哪怕偶有失手,却也多有原因,至少再没让他产生过紧张和?;囊馐?。

    但这一次,只是一个对手发动的攻势,让莫凡赫然感受到了菜鸟时期身陷重围中的那种压迫感:想走,却找不到出路。

    至此为止了吗?

    各种爆炸的光影中,生灵灭的身影若隐若现,若即若离。

    既然逃不了,那么,打倒他呢?

    念头刚起,那道人影又在光影中乍现,莫凡想也没想,下意识地一个操作,毁人不倦伸手一甩,一道手里剑丢出。

    肖时钦小心翼翼地控制着他的技能,这个莫凡的脱身技巧他看过了,相当高超,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让他找到空当。只不过……应付这种高水平的比赛明显经验不足,刚刚那个替身术,如果不是马上用掉,而是留住冷却的话,其实会让肖时钦更难应付一些。用掉的技能,没有发挥作用那就什么都不是,留下未用的,却永远保持着威胁,对手就不得不多防备着这么一种可能,只可惜,他用掉了,接下来影分身的技能冷却也快到了,他会怎么做呢?

    肖时钦正这样想着,突然就觉屏幕上什么东西朝这边一闪,经验无比丰富的他这时候先不做分辨,连忙操作生灵灭朝旁一闪,再转视角一看,才见是一枚手里剑被甩了出来。

    不好!

    肖时钦心下一紧,只这么一个闪避,让他的攻击控制又了一点小暂停,换是一般对手或许未必能把握住,但眼前这人可是一个脱身高手,这种机会,他会自己主动制造出来的机会,他会放过?

    肖时钦慌忙想要调整,但就如他所想,因为去闪避那突如其来的攻击,这让他的攻势有了小小的一个瑕疵,莫凡抓住了这一瞬,毁人不倦的身影,转眼就从战火中冲了出来。

    “唉!又要废一番功夫了?!毙な鼻照庋胱?,却没想冲出攻势范围的毁人不倦并不没有立即离开,扬手一挥,数枚手里剑接连打来,而他的人却也紧追在了后面。

    他要进攻!

    肖时钦这才意识到莫凡此番并不是要逃走。再看自己手头的技能,大部分都已经丢出去,此时却都被毁人不倦甩在了身后。

    用出去的技能,等于什么都没有!肖时钦刚刚还在感慨这个状态,却没想到转眼自己就陷入了如此境地。

    火炎斩!

    追在手里剑后,毁人不倦一记火炎斩直劈下来。生灵灭朝旁跳开,早已经开了推行器准备移动,结果刚走两步,一个毁人不倦已经闪到身前。

    影分身术!

    此时被莫凡用来拦截。身影刚现,就是一个飞快结印发动攻击,根本没想着让肖时钦去猜分身真假。

    忍法?百流斩!

    数道水流如箭一般贴地钻向生灵灭,生灵灭匆忙闪向一旁,结果正中莫凡下怀,飞身而至的毁人不倦直接一个雀落蹬在了生灵灭的双肩,紧跟着跳下的时候,忍刀的尾绳已经甩一个,一个背身缚首术,准确套到生灵灭的脖颈,狠狠地将其拉翻在地。

    “抓住了!毁人不倦抓住生灵灭了!肖时钦这次没能顺利脱身?!苯馑蹬肆执蠼衅鹄?,比赛现场更是热闹起来,刚刚还被全面压制着的毁人不倦,突然就抓到一次机会反攻得手,这样的此起彼伏,观众是最喜欢的。当然,这不包括嘉世的粉丝,眼前这一幕让他们悄然闭嘴,一边紧张关注着肖时钦的表现,一边却在积蓄着爆发的力量。

    “莫凡这一波非常漂亮,机会抓得相当精彩,有了这一波反击,局面应该……诶……怎么?”李艺博正点评莫凡的表现并想给这场比赛给予新的期待呢,却不想只这么一句话的功夫,肖时钦的生灵灭竟然已经脱身。

    “哎呀,莫凡失误了,好容易争取到的反击机会,怎么这么轻而易举地就被肖时钦给脱身了呢!”解说潘林叹息着。

    “空蝉双杀!”潘林声音突又拔高,叫声中显然包含着他的期待,只可惜在下一句的时候这份期待就已经消失殆尽,“空蝉没中,太迟了啊……如果早一点发动的话会好一些吧!”

    “确实,莫凡的攻势衔接出来了一点小问题。在肖时钦这种对手面前,稍有一点马虎都会立刻被他抓住……”李艺博叹道。

    “莫凡还在操作着毁人不倦继续强攻,不过看起来机会不大啊……”

    “嗯,肖时钦已经调整过来了,现在只是等一等技能冷却吧!”

    “开始了!”

    “先放出了一个捕猎者,然后机械空投……机械追踪拦在了正前,毁人不倦无法空破,再次面临包围?!?br />
    “唉,好可惜?!崩钜詹┝⊥?。

    ================================

    新一周了,求点推荐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