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得怎么样?”叶修丝毫再没理会那边还在没完没了的吕少,回到小圈子里说着。

    “手型太难看了?!碧迫岣锌?。

    “左手还好,右手总觉得有点别扭?!币缎匏?。

    “为什么?”陈果问。

    “右手习惯拿鼠标?!币缎薇硎?。

    “……”

    “其实你只会这弹这么一首是吧!”陈果说道。

    “当然不是!”叶修果断道。

    “哦?”陈果意外。

    “还会一首?!币缎匏?。

    “……”陈果再次无言,会一首和会两首,也没太大区别吧?看来这家伙确实只是纯粹练手速罢了。

    “还会哪首?”唐柔倒是挺有兴趣地问着。

    “悲怆第三乐章?!币缎匏?。

    “哦?!碧迫岬愕阃?。

    “那是什么?”陈果不耻下问。

    “贝多芬的《悲怆》奏鸣曲,分三个乐意,第三章是快节奏的?!碧迫崴档?。

    “呃……”陈果望着叶修,眼神复杂,贝多芬这么伟大的名字,她实在很难和眼前这个家伙联想到一起,哪怕是这种情况。

    看着他们这边聊得一团融洽,那边吕少心情更加不爽,完全不理给他台阶的会所人员,步步朝这边逼近着:“还没完呢,你别跑!”

    “还需要表演才艺吗?要不要我来给大家打一套拳?”包子一听立刻兴冲冲地跳出来了。

    “打……打拳?”吕少愣了愣,从他的犹豫可以看出,这个貌似是他所不擅长的。

    “你是在威胁我吗?”吕少望着这个跃跃欲试挥舞着拳头跃跃欲试的家伙说道。

    包子神色茫然:“威胁?不是才艺表演吗?我做一遍,你做一遍,如果你做不出来,那你就输了这样?!?br />
    吕少顿时怒了,这个家伙,是故意出来继续羞辱自己的吧!刚才那笔账还没算清楚呢,结果这帮家伙居然就想主动出击了。

    “想玩这个游戏的话,怎么也应该轮到我先,你们照样做了吧?”吕少说。

    “有道理哦!”包子点头,“那么你要表演点什么呢!”

    “我也弹一曲,如果……”

    “咦?你不是不会吗?”包子直接打断,疑惑道。

    “谁说我不会的!”吕少怒。

    “刚刚你明明弹不出来的?!卑铀?。

    “那种算什么东西?我要弹的是真正的音乐!”吕少叫道。

    “真正的音乐?那是什么?”包子不解。

    “你马上就会知道了?!甭郎僮孕诺匚⑿ψ?,迈步就朝那边钢琴走了去。他心里清楚,方才那家伙徒有手速完全不顾音乐节奏的弹奏虽然让人惊讶,但根本不算什么。那家伙其实还是耍了一个小聪明。但音乐可不是靠快就能征服听众的,吕少相信自己来一曲的话,就凭这里这些人的素质,高下立判,他那种弹奏,吓唬不懂的外行人去吧!

    好像惟恐被人阻拦般的,吕少飞快奔向钢琴。

    酒会早已经进入停滞状态,所有人都在呆呆地望着这出闹剧,但是随着吕少弹奏的开始,众人渐渐还是被他所弹的旋律所吸引。哪怕是陈果这种并无什么内涵鉴赏力的,就用好听这种简简单单的理由,也可以识别出谁更高一筹。

    “确实弹得还不错?!碧迫嵋驳懔说阃?。

    “要不要掌声鼓励一下?”叶修满不在乎。

    “现在你怎么收???”陈果问。

    “不理他你觉得好不好?”叶修说。

    “鄙视!”陈果没好气。说白了,这次还是叶修留下的破绽太大,叫人抓住机会给予了强力反击,连陈果都听出来这个弹得更好,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等那家伙弹完,趾高气扬地过来接着挑衅,赶鸭子上架,“不理”实在是一个很没面子的解决方案。

    “让小唐去?!币缎匏?。

    “哦?”陈果望向唐柔。

    “你看她这头头是道的样子,就知道是高手了?!币缎匏?。

    “是吧?”陈果其实也一直觉得唐柔肯定不是简单人物。

    “嗯……和叶修比的话,这个我也敢称是大神了?!碧迫嵝?。

    “那比这位呢?”陈果说。

    唐柔笑笑,没答。

    说话间,吕少这边也是演奏完毕。听众很实事求是地给予了掌声,吕少看起来也对自己的表现非常满意,左右弯腰行礼表示感谢,感谢大家的识货,可以火眼识真金,不会被那个家伙的小伎俩给骗到。

    “我说……”吕少一脸踌躇满志地望向了这边。

    “现在我可以来打一套拳了吧!”包子激动地跳了出来。

    “……”

    “我来吧!”唐柔微笑着,迈步走上前去。

    “嗯?”吕少看到过来的居然不是那个叶修,略意外,站在那未动。

    “我来不行吗?”唐柔说。

    “你也是职业选手?”吕少说。

    “比职业选手还要糟糕,我现在才只是以职业选手为目标?!碧迫崴?。

    刚刚不错的发挥让吕少充满了自信,于是这次在美女身前也就表现出了一些风度,没有再多说什么,让到一旁,给了一个请的手势。

    唐柔四下点头算是和大家招呼了一下,落座。

    双手抚上琴键,瞬时,琴声飞扬。

    快!

    唐柔的弹奏一样很快。但却又不像叶修那样一味求快,快得密集,快得几乎没了间断。唐柔的快,快得有节奏,快得有章法。在这样快节奏下,每个音却都走得很实,走得很稳,这就显露出了极其深厚的功底。

    “啊,好耳熟?!背鹿盘迫岬那?,突然惊喜地叫道。

    “呃,这个就是我会的另一首曲子了?!币缎匏档?。

    贝多芬《悲怆》奏鸣曲,第三乐章。

    “想不到我居然听过?”陈果意外。

    “其实很多名曲大家都是耳熟能详的,只是不知道名字罢了?!币缎匏档?。

    “这么说来你弹的那个不是名曲!”陈果说。

    “也许换个人弹你就耳熟了……”叶修说。

    “小唐弹得比那家伙要好吧!”陈果说。

    “看大家的反应,不就知道了?”叶修笑道。

    叶修的弹奏,带给大家的是震惊,显然没人想到弹奏可以快到如此地步;而吕少的弹奏,大家所表现出的就是欣赏了,那首小夜曲,吕少演绎的确实不错;而眼下唐柔的弹奏,众人所表现出的那就是震惊加欣赏了,这是出乎意料地觉得好。

    至于吕少,此时脸上的表情就更为精彩了。叶修的弹奏,他虽然也一样震惊,但却不会觉得尴尬。因为他明白那样的演奏,即使自己做到了,也不过是个笑话,哪有这样瞎弹的?但现在,唐柔的弹奏,让他心生的就是一种无力感了。音乐这种东西,能明显地品较出二者的高下时,那两方的差距恐怕就不是一般的大了。不是吕少高看自己,能让他产生这种无力感的,怎么也得是非常专业的水准了。

    随着最后一个尾音的结束,现场一片掌声。唐柔同样向众人致礼表示感谢后,微笑地望向吕少。

    “有这样的琴艺,却要去当职业选手,我为你感到悲哀?!甭郎偎?。

    “那还真是让你费心了?!碧迫崴档?。

    “这样的选择,你对得起你的家人吗?”吕少说。

    “他的家人,也让你费心了?!本苹岢∽诱?,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所有人扭头望去,见到来人,顿时有不少人都变了神色。很显然,能认出这人的人,很多。而在这会所内,能令绝大多数人认识的人,显然更不是简单之辈。就连吕少,在扭头望向搭他的来人时,神色也不禁一变,满脸的难以置信。

    这人是端着酒杯进来的,显然参与的不是楼冠宁这边的酒会,此时迈步朝钢琴这边走来,沿路上的人下意识地让开了一条道。

    “听这琴声,我就觉得是你?!崩慈司吨弊叩礁智僬獗?,却看都没看吕少一眼,直接和唐柔说话。

    “嘻嘻?!碧迫嵘兑裁凰?,只是顽皮地笑了一下。

    “怎么跑这来了?”来人问道。

    “和朋友一起来的?!碧迫崴?。

    “哦?”来人跟着唐柔,来到了叶修他们这边的小圈子。

    “我爸?!碧迫峤樯?。

    叶修几人面面相觑。唐柔吧,他们都觉得肯定不简单,叶修也一度怀疑会不会是和自己一样也是离家出走的。但看现在人家父女相见的情景,这也太普通了吧?说是离家出走什么的打死也不能相信??!

    “这三位就是你现在一起的朋友吧?”唐父看着叶修三人笑道。

    “是??!叶修,陈果,包子?!碧迫嶂鹨唤樯芰艘幌?。

    “是包荣兴,大叔你好?!卑臃从Ρ冉匣?。

    “你们好?!碧聘溉词且徊⒋蛄苏泻?,而后随意聊了几句,说得无非也就是承蒙照顾一类的寻?;?。而其他来客呢,此时却在排着队一样往这边凑,显然都试图借这机会上来攀谈几句。但唐父只是和叶修他们几个说了几句家常后,举杯向所有人示意了一下,就拉着唐柔到一边说话去了。

    唐父具体什么身份,叶修他们依然不清楚,只是看这架式,八成搜索一下姓唐的就能从中找出来了,唐柔的身份,千金大小姐那肯定是最起码的。

    “深藏不露,深藏不露?!背鹿刑?。

    “哎,那个谁,还没完呢,你别跑!”这时候,楼冠宁突然跳出来了一句,众人一看,那吕少正准备开溜呢!

    “你这家伙,看够了戏,现在也来劲了?”陈果说。

    “看得我都快忘了这是我的酒会来着!”楼冠宁说。

    =================================

    更新怎么越来越晚了。我很费解……

    推荐白金巨巨撒冷新作《纨绔》,据说这本书的主角很腹黑,情节很无耻。有时间可以去看看,书号是2446686。(。,(.c)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