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假装大意丢掉一些生命,再振作起来一鼓作气击败对手。仔细想来,这种事还真是特别符合李睿的性格,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

    李睿的伙伴都是这么以为的,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平时那么自负的李睿,全然不会把这种对手放在眼里的李睿,居然会紧张到大脑成了空白。他不是故意丢掉生命,他甚至没来及有这种构思呢,比赛的3、2、1倒数一开始,他就紧张得忘乎所以了。

    完全误会了的伙伴,都没有去替李睿操心,他们耐心地等着李睿发威。比赛场上,寒烟柔新一波攻击又打来了。

    这一次李睿没有在发呆,他连忙操作应对,但是他的手指是那么的僵硬,那么的不听使唤,场面难看之极。如果全然不敌,那会被唐柔又是一套干脆的连击,如果棋逢对手,那将是双方技能不住地试探和互换。而现在,李睿是能应对,却又应对不好,结果打出来的场面就是左支右绌,狼狈不堪。

    “这家伙,还在装吗?”李睿的伙伴互相发着消息讨论着。

    “装得还挺像?!?br />
    “呵呵,可不是,好像很勉强的样子?!?br />
    “一会爆发的话,对面肯定是大跌眼镜吧?”

    “好遗憾不能看到对方的表情??!”

    “是的,太遗憾了。不过李睿这家伙也够坏的?!?br />
    “是的,太坏了,天堂到地狱??!”

    两个朋友你一句我一句的,一边看着场上李?!凹僮啊背龅睦潜芬槐吡淖?。

    “差不多该出手了吧!”这时一人又说。

    “嗯,差不多了?!?br />
    “嘿嘿……”两人互相发着流口水的表情,但是又是数招后,斗魔师的生命又下去了一截。

    “还不出手,这家伙真能沉得住气??!”

    “这是想来个彻彻底底的大翻盘吧!真是有胆色??!”

    “是啊,太自信了,啧啧!”

    两位连连感慨,而后继续看着斗魔师的生命下降,再下降……

    “红了,肯定要出手了。这家伙居然等到红血,够狠?!币蝗怂?。

    “确实,我都有些情不自禁地要为他担心了?!绷硪蝗怂?。

    结果半分钟后……

    “我说,我们好像确实应该为他担心啊……”

    “这家伙怎么了,情况不对?。?!”

    血红以后,两人依然没有等到李睿的爆发,他们看到的只是挣扎,斗魔师的血线被继续压低。两人已经不看比赛,转头去看李睿了。李睿的脸色有些苍白,八月底的天气虽然还有些炎热,但是工作室里大功率的空调可是一直在运转着,工作室里冷风习习。但李睿的头上赫然布满了细细的汗珠。风是冷的,他的汗也是冷的,终于,荣耀两个大字闪上了屏幕,李睿一脸瘫痪一样的表情在那发呆,所有人都在面面相觑。

    输就输吧!但这输得算怎么一回???这也太难看了吧?这和一个被欺负的玩家高手有什么区别吗?

    嘉世这边的人震惊呢!但其他观众根本没发觉这什么斗魔师是个深藏不露的住。这场比赛,和他们这段日子围观的也没什么区别,寒烟柔面前,玩家一直就是这么被虐的。说起来,这个斗魔师还算不错??!居然支撑了这么久,练练应该有前途吧?

    出师不利??!

    陈夜辉也是叹了口气。不过因为输得是李睿,他的心情不算太糟糕。他没有去安慰,挺鄙夷地扫了那边一眼。让你再装!

    “需要换人吗?”这时,竞技场房间里寒烟柔问话了。

    按标准比赛规定的话,单人赛三人出阵,一人一场,寒烟柔打完当然就是要换的。不过平时跑来挑战的未必是一个团队,也未必按这种赛制打,单枪匹马来的,那就都是唐柔一个人来应战了。一次只打一场,对唐柔来说有点意犹未尽。所以虽然这次陈果说了可能是来一帮人要按赛制打,但还是照旧问了一句。

    结果这时嘉世这边的工作室里,李睿突然跳了起来,急吼吼地冲到了邱非跟前:“你那帐号卡先借我用一下?!?br />
    “嗯?”邱非疑惑了一下,他这边早已经刷卡进了游戏,这时也在观战呢!李睿突然跑来要他的帐号卡,邱非一时间没理解。倒是陈夜辉,当初就混过训练营,现在执掌网游公会,是串连网游圈和职业圈的人物,李睿这一刻的心思,他却是猜得很透。

    这家伙,肯定是想在利用这引人关注的比赛出一下风头的,谁想着上来却是很难看的输掉了。不过他不死心,还是想再抓这机会??墒窃儆媚钦屎湃ゴ?,之前已经输了一场,再赢回来,也不够好看。好在这是线上,也没人知道那个斗魔师的背后人物是谁,这家伙就不就想换个角色,然后赢了话当然就可以只拿这胜场说事了。

    “借我再打一场?!崩铑H疵欢郧穹墙馐驼饷此?,只是这样要求着。

    邱非也不知道想没想到这些,只是又看了他一眼后,没有把帐号卡给他,只是起身让开了位置。

    “谢谢?!崩铑K盗艘簧?,迫不及待地就已经坐下,朝着陈夜辉那边喊了声“我再打一把”后,也没管陈夜辉怎么回应,就已经让新换的邱非的角色冲进了比赛场。

    “不用换人,来吧!”新角色的头顶跳出了字。

    “这帮人,不是说要按赛制来的嘛?”陈果这时却也莫名其妙上了。

    “无所谓?!碧迫崴?。

    “你开心还来不及吧?当然无所谓了?!背鹿弈蔚厮底?。

    唐柔笑了笑,当然是毫不介意地就进了比赛。

    “不要大意,刚才那家伙,其实蛮有实力的,就是没打好?!币缎匏?。

    “哦?是吗?”陈果却完全没看出来。

    “嗯,他的意图有所表现,只是打得很不好?!币缎匏?。

    “那是怎么回事?”陈果问。

    “圈内话,这种情况,叫状态差?!币缎匏?。

    “……”陈果无语。状态差实在是一个万能的解释,所有细碎的原因都可以用一句“状态差”来一言蔽之,还说不上有什么不对。

    “嗯?!碧迫崽缎匏档?,应了一声,不过她本来也没有什么轻敌的习惯。一看眼前这新的对手,静夜思,又是一个战斗法师。

    新一局再开,经历过紧张成空白的一战后,李睿的心态终于调整过来了。他不停地深呼吸着,看着那3、2、1的倒计时结束,立即出手。

    这是更加不容有失的一战,只不过这一次李睿心态调整完毕,他没有再慌得六神无主,而是尽全力准备拿下,于是这一开场,便积极主动的发动了攻击。两个战斗法师瞬间就在场地正中相撞,两柄战矛飞快地纠缠在了一起,时不时还有嘶哑的碰撞声发出。招架攻击,这种操作是玩家特别爱看的。武器与武器的对撞,可以衬显得比赛更加激烈。

    这一战,就是真正的棋逢对手了。

    围观党们看着看着,情绪渐渐地高涨起来了。这是他们期待了很久的场面??!虽然目前来看顶多就是战成平手,但一直以来在寒烟柔手下都是被虐得翻来覆去,今个终于冒出一个可以一战的高手,这就已经足够让大家振奋了。

    沉寂了许久的打脸党们开始活跃了。大量加油欢呼的消息开始刷屏,参战的两人可是完全看得见的。李睿这一看,这比赛还真是受关注,自己这次正常的发挥,顺利引发了大家的期待??!拿下,一定要拿下,这场拿下,自己就会成了这些人的英雄。不用自己费什么事,他们就会将自己获胜的比赛到处传播。到时自己再公布身份,万众瞩目,没准到时会有粉丝堵到俱乐部门口要求嘉世把自己签成正式选手。

    不过,签约嘉世好像不是很美??!这赛季只是打挑战赛不说,而且一叶之秋被孙翔把持,自己也超没机会??!说年龄的话,自己比孙翔还要大些??!

    可是不去嘉世的话,这场比赛的胜利好像也催发不到其他战队的关注。打了兴欣的脸,只是嘉世粉丝心目中的英雄罢了,其他粉丝也就是看个热闹,自己会成为名人,但是,表现出的实力是不是会被哪支队伍青睐就不好说了??!

    也或者,哪支队伍会签入我这样的人气选手,来引发队伍所受到的关注?嗯……这也不是没可能的,但会这样做的队伍,恐怕不会是什么大战队啊,顶多就是中小战队,没准还会是今年新加入的两支战队……

    今年新加入的战队,那个叫义斩的好像特别有钱。有钱的队伍,前景总是会特别不错的吧?而且可以开给我的条件肯定特别优厚,这个选手,好像不赖啊……

    李睿这一想,就想多了,猛然他意识到,这一次,他大脑里的内容真是多啊,多到他的眼前好像都看到这些画面了。是的,他看到这些画面了,但是本该在他眼前比赛画面,他视而不见了。

    李睿大惊,自己居然走神了!这么一段时间,全是下意识地本能在操作吗?回过神来的李睿再一看比赛场,靠,又浮空了。

    但这次李睿好在大脑不是空白,被浮空的局面很快被他抢救了回来。但是,当最终荣耀两个大字闪出来的时候,他又一次在座位上发起了呆。

    静夜思,他从邱非那里要过来的角色,倒在了地上……

    =====================================

    第三更!求推荐票,好久没上榜了!推荐票大力地来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