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睿也跑了。

    陈夜辉这找了六个训练营的选手过来,结果现在已经跑了两个,接下来连团队赛的五人队都凑不起来了。

    但是,还有打到那地步的必要吗?

    陈夜辉是觉着没这个必要了。这六位,就已经是嘉世训练营里数得上的翘楚了。如果非要训练营里出六个选手组个团队代表嘉世,恐怕也无非就是这六位了。

    就是这六人,面对兴欣战队的时候,没有任何明显的优势。

    不,这样说都有点太不谦虚了。什么叫没有任何明显的优势???他们分明是处于劣势,十足的劣势。邱非表现还算稳健,击败了风头最盛的寒烟柔,奈何随即就惊动了叶秋,叶秋的实力,还不至于是他们就可以撼动的。

    可是除这之外呢?

    李睿,自命不凡,觉得很出色的家伙,前前后后换了个六个帐号,这都可以当笑话拿去讲了。结果折腾来折腾去,也就是胜了包子入侵一局,而后被那个叫迎风布阵的术士那叫一个戏耍。

    其他四位。上过的场的就是白胜先了,结果也是闹了大笑话?;蛊鄹喝思也四衲?,结果被他所谓的“菜鸟”连虐两局,输得都不敢再上了。

    这三位的表现已经足够说明他们这票人面对兴欣战时的水平了,其他三位还上不上,陈夜辉觉得意义不上了。上得越多,输得越多,就算偶尔能赢几局,这样强烈的强负差,也实在不好意思说在打脸??!

    不打脸,这比赛还有什么意义呢?

    李睿走,陈夜辉也没有拦。余下四位,面面相觑,看着场上还在比赛席位上站着的迎风布阵,这李睿为了出风头挖下的坑,现在是把他们给陷进去了。这人的实力明显是比寒烟柔比包子入侵更高的。李睿都是被戏耍的命,他们几个能好哪去?排着队的被人虐一遍,那又是何必呢?今天大家不是来打脸的吗?明知打脸不成,难道还必须要贴脸上去让人打?

    四人不吭声,陈夜辉也不吭声,场上那个叫迎风布阵地都问起来了,结果这时房门推开,却是邱非回来了。

    邱非的脸上毫不掩饰地写着失落。

    他跑去了兴欣网吧,转了好几圈,几乎每个电脑前的客人都被他确实地看过了,依然没有找到。

    他当然找不到。

    叶修他们早已经搬到租房那边去了,陈果现在也跟他们在一起。兴欣网吧这边,随着兴欣战队披荆斩棘赢到现在,真没什么打脸党再送上门来被打脸了。现在来兴欣的,多是冲着免费上网来的,兴欣这边呢,也不是把免费到新赛季的承诺给兑现了。如此安生,陈果当然不用太盯着,她更乐意和那些家伙混在一起游戏。

    邱非没找到人,失望而归,他也没有叶秋的联系方式。以前都在俱乐部,来往方便,谁会想着还有这么一天?

    总会有机会的。

    邱非回来后也没和谁打招呼,就默默地坐回到他之前的位置上。他的电脑也没人动过,屏幕定格在他刚才和寒烟柔那场对决的最后一个画面。他的斗魔师倒在地上,寒烟柔侧立身旁,虽然是和一叶之秋截然不同的女角色,但看起来依旧是那么的威风凛凛,如同自己一直所仰慕的那个身影一样。

    每一个角色,都承载着操作者的精神在里面呢!拿这个来分辨操作者是谁,比看操作习惯还要准确呢!

    邱非突然想起队长以前和他说过话,听着有些玄乎,可是他相信。而此时,他看到了,截然不同的角色,根本动也没有动,只是站在那里,却那他觉得那就是队长,那就是斗神,就是一叶之秋。

    他始终在那里,从来也没有离开过,也从来没有改变过。

    对于荣耀,队长关心的依然只是胜负;而对他邱非,也依然是那样全力以赴的教导。哪怕是在这样的场合,这样的相遇,也还是像以前一样,用一场指导赛指引着他,帮助着他。

    邱非心中顿时已经没有了疑惑,他不需要去再找真人当面问清,因为队长其实已经通过这场比赛,把一切该说的都说明了。操作者的精神,是可以用角色来传达的!

    邱非振奋起来了,脸上甚至出现了笑意,他左右看了看后,发现大家都在望着他,知道自己冒冒失失的跑来跑去肯定让大家很是纳闷。不过一眼扫过,却没有看到李睿。

    “李睿呢?”邱非问道。

    “走了?!庇腥舜鹆司?。

    “走了?”邱非不解。

    “行了,今天就先这样吧!”陈夜辉这时发话了。虽然邱非又回来了,但今天这场挑战,已经没有继续的必要了。输都输了那么多了,还怎么打?总不能没完没了的换马甲吧?李睿那前前后后用了六个战斗法师,真当所有人是傻瓜吗?就算你们是嘉世粉,战斗法师的玩家比例要大一些。但一下子凑这么多个战斗法师一起过来砸场子,之前咋没有这样的巧合呢?

    “那我们先走了?!卑资は日馐币膊荒茉偌绦?,听到陈夜辉表态,起来招呼了一声就准备闪了。他有些狼狈,开始把人视作菜鸟,结果被人连扫两局,是坐不住了。

    其他三个根本没出过手此时也不遗憾,真要自己上去,没准也会像李睿,像白胜先一样丢人。这样丢人的事迹,在俱乐部里传开了,对自己的前途没准也会有影响呐!这三人打着招呼随即也走了。邱非当然也没继续呆下去的必要,只是想把刚刚比赛的那场录相收起来,连忙在电脑上操作着。

    陈夜辉这时却已经把邱非看作是和他一样的叶秋黑同党了,过来看着邱非把那录相文件往网盘上传,笑着说:“小邱不错?!?br />
    邱非听着回头笑了笑。他可不是莫凡,对于别人的示好是会客气回应的。不像莫凡,永远一付面无表情的死人面孔。

    “要不要我拿个U盘给你?”陈夜辉做出要翻箱倒柜的架式。

    “不用不用,马上就传好了?!鼻穹撬底?。

    “不邱不错?!背乱够匀从值阕磐钒颜饣爸馗戳艘槐?,“任何时候都不忘提高自己??!”

    “应该的?!鼻穹撬?。

    “刚才你打的那场,对方是叶秋吧?”陈夜辉问道。

    “嗯?!鼻穹堑懔说阃?,目光继续望着屏幕上的上传进度,百分之三十六点八了。

    “这家伙藏头露尾的,也不知道搞什么花招?!背乱够运?。

    邱非回头,表情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陈夜辉却以为是邱非找到了知音,接着说:“比赛就比赛,故意要打成指导赛,什么意思?侮辱人吗?”

    邱非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刚要说什么,陈夜辉却已经在接着道:“搞个草台战队,弄这乱七八糟的噱头,存心就是恶心我们来的吧?这家伙,现在就是见不得嘉世好。嘉世落到今天这个局面,我看八成就是这家伙的阴谋,他倒好,中途就先跳车了?!?br />
    陈夜辉继续胡说八道着,反正对于叶秋黑来说,任何有关叶秋的坏话都应该听得心花怒放嘛!陈夜辉此时是有意交好邱非,邱非实力不错,当打手是一把好手,虽有孙翔压制,但前景也不能说就不光明,怎么着也经李睿那帮家伙要强吧?更何况,大家都是叶秋黑,一起多聊聊也乐呵??!

    邱非还在望着屏幕,上传条已经百分之五十七点七了。陈夜辉看他没太大反应,继续找共鸣,这说叶秋的坏话,对他来说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一件事?

    “你就说你吧!原本大好的前途,结果他甩甩袖子就走,逼得俱乐部没办法,赶紧找来孙翔来救场,弄得现在你这样不上不下的,还有没有点责任心了?给了人希望,然后又浇灭,这样捉弄别人的梦想,很好玩吗?”陈夜辉说着说着,越来越入角色,甚至想到当初的自己,顿时怒得一发而不可收拾。

    屏幕上的上传条继续在走动着,百分之八十点二。

    “叶秋这个家伙最虚伪了,就喜欢说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什么荣耀啊,争胜啊,团队啊……可是他自己又是怎么做的呢?把队伍带入泥潭,拍屁股就走的时候,怎么没听到他谈什么争胜,谈什么团队了?口是心非的家伙,我呸!”陈夜辉继续鄙视着,录相文件的上传却也在此时走到了百分之百。

    “哦,传好了。行呢,那你先回去吧,有空来玩??!”陈夜辉看到上传完成,立刻说着。

    邱非站起,转身,但让陈夜辉看到的却不是一张和他惺惺相惜的笑脸,而是一个拳头,迎面重重地砸到了陈夜辉的嘴唇上。

    陈夜辉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冒金星就不说了,他觉得自己的脑浆子几乎都要被这一拳的力量给轰出去了。身子朝后连续踉跄,哪里站得住,哗啦一下带歪了一张桌子,跟着就咣一下就摔翻到桌子底下去。陈夜辉可没想到邱非居然有这么大的力量,他们这帮天天泡在电脑跟前的死宅没几个身强体壮。结果这一拳过来,陈夜辉被捶到桌子底下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嘴唇火烧一般疼痛,门牙好像都松起来了,耳朵嗡嗡嗡地鸣叫声中,听到邱非丢过来的一句话:“胡说八道?!?br />
    ===================================

    第三更!居然没有到天亮,我太欣慰了!(。,(.c)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