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以为已经找到避开追杀方式的毁人不倦,这被霸气雄图的杀了五次后,终于有点绝望了。叶修那一伙人的强大是让他无法抵挡的,而霸气雄图眼下的这五次击杀,从毁人不倦开始以为是意外,到后面有了绝对的抵防之心却还是没躲过,终于让他也意识到霸气雄图的水准了。

    天天关注野图BOSS的他,不会不知道霸气雄图最近在抢BOSS方向的成绩,这让他很容易就意识到了这也是一个他对付不了的对手。

    白天、晚上……

    一天就这么些个时间段,全被人给占领了,毁人不倦真有点无路可走的感觉。必须找那家伙问个明白了!毁人不倦愤恨地想着。

    当夜,因为被逼而会早点睡,于是觉得自己至少是被逼出了一个良好的作息习惯来安慰自己的毁人不倦,打着呵欠愤恨地等待着。

    很快毁人不倦观察到了动静。根据经验一路摸索过去的他,很快就找到了刷新的BOSS,同时也很不意外地就看到了义斩天下、越云、昭华、贺武四家公会。

    毁人不倦一点都没有躲藏,很快就站到这票人的视野里了。于是下一秒就看到对方有了动作,非常潮水一般地朝他杀过来了。

    毁人不倦慌忙躲闪着,他至少得等到那个家伙现身??!不能再这么莫名其妙地就被人海给淹没了。

    神说要有光,最近那个家伙用的是这么一个号来着?;偃瞬痪氲故侵勒飧?,于是在角色堆里寻觅着这个战斗法师的身影。

    叶修当然不会像林敬言那样把自己藏起来不见,恰恰相反,每到发现毁人不倦的时候,他都会很积极地亲自上去打招呼。只不过每次毁人不倦都会像耗子躲猫似地避着他。不过这一次毁人不倦不这样做了,在主动寻找叶修角色的情况下,很快就和神说要有光相遇了。

    “今天拾荒成绩怎么样???”毁人不倦冲到神说要有光面前的时候,听到对方似乎很关切地问着。

    毁人不倦气得哆嗦,真想冲上去和这人拼了。但他很清楚,和这个人,别说现在不是对方人多势众了,就是单挑,他也拼不过。

    此时此刻,毁人不倦很有一种被要强按着低头的感觉,这让他十分十分不爽,他已经有心放弃一开始地打算了,准备继续死磕下去了。只是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到压力一轻,对方的攻势似乎都有缓和,他不用不停地操作让角色东躲西藏了,然后就听到那家伙继续说着:“你看吧!只要大家一用心的话,拾荒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这种没意义的事,有什么意思?”

    毁人不倦微微一怔。

    这家伙这话,虽然也不尽然,但确实有一定道理?;偃瞬痪刖@靡巴糂OSS的机会拾荒,他当然很清楚,绝大多数时候,不是他手段有多高明,而是对方为了争夺野图BOSS,根本顾不上搭理他罢了。而现在,他似乎就是遇到了有功夫搭理他的家伙,于是就搞得他拾荒一无所获不说,还一次又一次地把自己搭在这里。

    “来参加我们的战队吧!实在觉得很无聊的话,你再回去拾你的荒也不迟?!币缎奕绱怂档?。

    “好!”从碰面开始一言未发的毁人不倦,突然开口,就是一个“好”字。

    “哦?”叶修意外了一下,但人答应得如此果断干脆,他总不能反倒磨叽上了,于是又问一句:“方不方便过来找我们?”

    “在哪里?”毁人不倦问道。

    叶修告知地点,毁人不倦再度答了一个“好”字后,没等叶修再多问什么,角色直接就不动了。

    “下线了?”叶修疑惑了一下。不大会后,毁人不倦的角色消失,果然是说完话直接就强行关闭游戏了。

    “就这么答应了?”叶修这时其实还有点反应不过来呢,毁人不倦之果断,有点超乎他的意料。

    “不会吧,这么快?他不是刚刚才冲过来?”魏琛倒是留心得挺多,不过他只听到了叶修说的话,毁人不倦的回答直接从耳机送到叶修耳中的他却是听不到的。

    “是啊,我就说了那么两句,他就都答应了?!币缎匏?。

    “靠,这么爽快,不会有什么问题吧?”魏琛也非常不相信。

    “不知道??!”叶修也拿不准主意,实在是,因为到这份了,和毁人不倦还是不熟,非常不熟。

    “妈的,不会是问清楚地址,过来真人PK你了吧?我觉得有这种可能呢!”魏琛严肃地道?;偃瞬痪胝舛稳兆邮枪凰罨鹑鹊?,大家都看在眼里呢!

    “嗯,确实不能排除这种可能,还好我留得是你的名字?!币缎匏?。

    “我日??!”魏琛骂道。叶修留地址是发的消息,方便人记录嘛!魏琛倒是不知道他是怎么答复,此时一听这答案,很怒。

    “最近几天当心点?!币缎抻镏匦某?。

    “王八蛋……”魏琛骂骂咧咧的,不过却没见有什么畏惧。这家伙的出身,比起游戏里的PK可能反倒不怕这种真人PK。不过第二天早上离开网吧返回住处的时候,魏琛还是在网吧里寻摸了一圈,但好像也没找到什么特别称手的工具。最后从前台拿了好几个易拉灌,用几个塑料袋结实地一装,在手上牢牢一缠,就这么拎着走了。包子对于魏琛的举动,若有所思地研究了好一会,点了点头说:“他拿了那么多,我就不拿了?!彼婕醋吡?。

    陈果看得挺无语的。她是一有点情况就会频频盯着叶修屏幕的家伙,叶修当时留给毁人不倦的信息她可是看到了,最后说来找的人就是说的叶修,没说什么魏琛。

    不过对于叶修对魏琛的捉弄,陈果却没去戳穿。大概是希望没下限的家伙可以内讧,让世界恢复和平吧?陈果给了自己一个解释。

    一天无事,结果这一夜凌晨三点十七分的时候,兴欣训练室的门被人敲响,小网管探了头进来:“老板,有人找?”

    “什么?”陈果吃了一惊。

    “楼下有人找叶哥?!毙⊥芩?。

    自从嘉世和肖时钦连忙不请自来了两回后,陈果总算是也是对网吧的网管有了点交待:再有人找,把人先留下边,别直接领上来,尤其别直接领到训练室来。

    小网管这次是听了指示。但是凌晨三点多找人的,透着一股子的诡异。

    不会是乘着夜黑风高跑来寻仇的吧?陈果望了叶修一眼,果断问道:“几个人?”

    “一个人?!毙⊥芩?。

    “带什么东西了?”陈果接着问。

    “好像什么也没带着?!毙⊥芩?。

    “去看看?”陈果问叶修。

    “当然?!币缎拊缫丫鹕砹?,一堆人听着半夜三点多有人找,也觉得十分诡异,纷纷起身准备同行。

    不大会,一堆人下到一楼,就看到前台那里站着个家伙,面无表情地正盯着楼梯口这边,对于他而言,这是方才那个说去叫人的小网管消失的方向。

    “谁找我?”叶修明知顾问着,当然这也算是在自我介绍“我就是叶修”了。

    “我?!蹦侨擞α艘簧?,“毁人不倦?!?br />
    “哦,真是你??!怎么这个时间来?”叶修说着。

    “十二点的飞机?!被偃瞬痪胨?。

    “哦……”众人恍然了,敢情这哥们还真是干脆果断??!说要来了,当天就买了机票直接过来了。

    “你从哪来的???”陈果问了句。

    “K市?!被偃瞬痪胨?。

    “你什么星座呀?”包子也问了句。

    “……”

    “包子别胡扯?!币缎薨寻拥幕巴犯沽?,“先上来坐吧!”

    一堆人招呼着毁人不倦上了楼,进了训练室?;偃瞬痪胱笥宜姹愦蛄苛艘幌?,什么也没说,继续面无表情地站着。众人也是此时才开始仔细打量这家伙。

    毁人不倦的个头不算高,170公分出头的模样。头发半长不短,长得不帅也不丑,只是这面无表情的模样,给人一种生人熟人都匆近的感觉。此外,貌似还有股子杀气。当然这是肯定的,任何人有他这样的遭遇后,见到叶修的时候肯定都有杀气。

    “怎么称呼???”叶修问起了对方的真名。

    “莫凡?!被偃瞬痪氪鸬?。

    “哦,战队的情况需要和你介绍一下吗?”叶修说。

    “不太需要?!蹦菜?。

    “哦?”

    “兴趣不大?!蹦菜?。

    “啧啧,有情绪,这样可不好?!币缎薷锌?。

    众人无语,遇着这样的事,没情绪才是怪事好吧!

    “真有比赛得到九月了,体验战队得等到那时间,先留下住一个月吧!”叶修说。

    “……”莫凡不置可否。

    “你不会是准备过来走一下,然后狠狠地表示一下没兴趣,然后就回去接着拾荒吧?”叶修说。

    莫凡还是没回答,但看他的样子,很明显正有此意。

    “太不负责任了!大老远过来也不容易,就算是凌晨的机票有狠折,也不便宜,先住些天再说?!币缎薰系匕才抛?,“先通个宵,明天一早跟着他们两个过去,那边有住处,都不用你操心,你有带什么东西来吗?”

    “帐号卡?!蹦菜?。

    ========================================

    唔唔,三更日,加速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