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琛这还在外边思绪万千呢,训练室的门又一次被打开了。肖时钦动作挺快地钻了出来,叶修在后面一边送一边招呼着:“怎么这么急着走???再玩一会呗?”

    “不用了不用了?!毙な鼻栈琶ν拼亲?,“得回去了,战队也有一堆事呢,出来的太久,不太好?!?br />
    “都放假了还能有什么事?”魏琛立刻也凑上来了:“再玩一会呗!”

    肖时钦的神情就像是一个苦瓜:“我这不是刚到的吗,还有好多事得了解呢!”

    “是吧?”叶修呵呵笑着。

    肖时钦郁闷呐!照理说以他来的这种目的,被人这样客气的挽留该是多求之不得的一件事??!顺水推舟留下再多观察些情报那该多好?可是现在呢?人真这样做的时候,肖时钦却是苦着脸地急着离开。尤其叶修那呵呵一笑的“是吧”,让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看穿了。他知道对方肯定也猜到他来的意图的,但问题是这层窗户纸没人捅破的话,大家可不得就这么继续装下去?

    结果现在肖时钦是装都装得难受了,赶紧就想离开。这再不离开,一会再刷个BOSS,自己是打,还是不打呢?

    话正说到这,肖时钦口袋里又是音乐又是震动,是手机响起来了。肖时钦激动??!飞快掏出手机,向叶修、魏琛示意了一下自己要接电话,就不多说了,然后胡乱挥了挥手,连忙一边拿起电话“喂喂喂”地跑了。

    “忙呢?”电话那边的人问了句。

    肖时钦这时已经冲到楼梯了,顺口就问了一句:“哪位?”

    “我,张新杰?!?br />
    咣咣咣咣咣……

    肖时钦的手机掉楼梯上,一路翻滚着就下去了。兴欣网吧这楼梯比较一般,就是木头板子搭起来的,这手机落上面那叫一个掷地有声,转眼就一摔到底,后盖啊电池什么的都飞出去了。

    等肖时钦再全拣起来的时候,通话当然早给摔断了。张新杰来电话能是啥事?当然就是问问他怎么跑去给叶秋打工了。照理他们都参加挑战赛的话,这不是竞争对手吗?

    这事不好解释??!肖时钦纠结,难道实话实说自己死皮赖脸地蹭人家训练室里打探情报去了?

    肖时钦这犹豫着把手机又重装好了,屏幕上好几道裂纹,弄得又是一阵心疼。试着一开机,倒是没坏,还能开机。结果手机卡刚一读出来,电话就又来了,名字一闪一闪的,还是张新杰。

    “喂?!毙な鼻找槐叱隽送?,一边还是接起来了。

    “怎么回事?”张新杰问。

    “手机掉地上了?!毙な鼻罩浪飧觥霸趺椿厥隆蔽实目隙ㄊ钦馐?。

    “指挥昭华和贺武的,是你吧?”该来的问题终于还是来了。

    “是我?!毙な鼻账?。

    “你怎么跑他们那边去了?”张新杰果然对于肖时钦的立场非常有疑问。

    “咳,这不是可能会在挑战赛遇到吗?我来探探虚实嘛!”肖时钦最终还是实话实说了。

    “哦?他那边弄得怎么样?”张新杰问。

    “大多都是新人?!毙な鼻账?。他最终可也没忘了他的本意,指挥作战的功夫,还是注意收集了不少情报。唐柔、包子,现在荣耀玩得已经是相当纯熟了,这要放网游玩家眼里,绝对认为这两个人是大高手,绝不可能认为是什么新手。

    也确实,对于网游玩家而言,都玩了半年多了,怎么还会是个新手?上手太难的网游,那也是很难有市场的??!

    但肖时钦对于他们的观察可是以职业选手的界线来衡量的,用这种职业眼光去看的话,接触荣耀才七个月未免就太短了,肖时钦很快就看出他们对荣耀很多尚不熟悉的方面,对于职业圈来说,这新得有点可怕,哪怕他们两个的操作都相当出色。

    再有那个乔一帆,引得老板陶轩都重视的家伙。肖时钦看来看去,觉得他的阵鬼虽然不错,但实在没到需要特别忌惮的地步?;蛐硎钦饧一镌谕沃泻推胀ㄍ婕医皇?,并没有拿出百分百的实力?

    兴欣这边的这几位肖时钦都细心留意了,大致都是这么个结论。唐柔和包子比较容易,他很快就看穿这二人的门道。倒是乔一帆,让肖时钦也是仔细琢磨了不番,最后也不敢轻下什么结论。倒是张新杰这边,听到肖时钦说都是新人后,随口说了一句:“新人啊,这个可不好掌握?!?br />
    “嗯?!毙な鼻杖峡?。事实上这也是他没有继续在兴欣训练室多逗留的原因。如果真的还能进一步挖掘情报,他不介意再去帮着打打BOSS。反正抢一次是抢,抢两次也是抢,抢到一两个野图BOSS,就能对嘉世有什么致命影响?肖时钦还真不信。

    不过在看过这三人的表现后,肖时钦就觉得已经没有逗留的必要了。

    张新杰说新人不好掌握,这话肖时钦非常理解。而且唐柔和包子,这两个绝对是最难掌握的那种新人。因为他们不只是职业圈新人,连荣耀接触都不久。新到如此程度,也意味着提升空间还有很大。每个人的性格和天分不同,谁也说不清多长的时间就会进步成什么样。对于这种新人,了解一下眼前根本没用,需要的是长期跟踪观察对方的成长。至于那个乔一帆,荣耀的基础一看就是相当扎实,不愧是微草这种冠军队出身的。但是他所表现出的水平,是同样也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还是说因为是在网游中人只是在牛刀小试?无论哪种,同样是继续待下去肖时钦也看不出什么的。

    “不过看来叶秋那边还是弄得不错的??!都让你忌惮到要亲自上门去试探了?!闭判陆芩档?。

    “小心些总不是坏事嘛!毕竟,他是叶秋?!毙な鼻账?。

    “是啊……”张新杰如此附和了一声,跟着两人又是胡乱闲聊了几句后,就结束了通话。张新杰这电话,主要就是对肖时钦帮手叶秋这边心中存疑。现在知道只是过来临时遇着搭了把手,也算是松了口气。这要真是两个战术大师联手和他为敌,张新杰也得重新再规划规划。

    两人这边各取了所需,结束了通话,兴欣的训练室里气氛紧张,却偏偏缺了魏琛。

    “你说,会成功吗?”陈果操作着游戏,但完全是心不在焉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游戏,突然就问了叶修一句。

    “从我们目前理论上的认知来看,没有失败的理由?!币缎匏?。

    “那万一失败呢?”

    “找到原因,改正?!币缎匏?。

    “呵呵?!卑诱獗呔尤恍α艘簧骸罢庵中∨笥讯济靼椎牡览?,也要说出听吗?”

    陈果气个半死,但又没法。确实,知错就改,这难道不是小朋友都明白的道理吗?

    又是过去许久,陈果有些坐不住了,跑去拉开训练室的门朝外张望,回来后不住地嘟囔:“怎么还没好?”

    最后的,最紧张的关头,为怕打搅到魏琛,干脆是给他开了个单人包厢,让他安静去弄。剩下的人都还在训练室里,这场景,有点像是在等待产房的消息。

    不知又是过了多久,训练室的门吱一声,从外被人推开了。

    魏琛叼了个烟,一脸的得瑟,丝毫没有掩饰那种成功的喜悦,就这么走进来了。

    一时间,最坐不住的陈果都有点恍惚了。因为最沉不住气,所以她想法最多。揣摩魏琛没下限的性格,她觉得这家伙肯定是成功了也要装成不成功,故意郁闷地回来调戏一下大家的心情。没想到这家伙如此乐呵地就进来了,虽然得瑟的模样让人想抽,但这会陈果已经顾不得了。

    “成了?”陈果瞪大眼,还是希望得到确认。

    “哼,那还用说?”魏琛那轻蔑的模样,好像只是完成了一件轻而易举的事,这是对一屋子紧张心情的藐视,浑然忘了成功之前,他自己的紧张才是众人之最。

    原来没下限在这呢!陈果恨恨地想着。然后就见魏琛大摇大摆地走进门来,大口大口地吞云吐雾,陈果忍着,不说话。而后就见这家伙潇洒地一甩手,他那迎风布阵的术士帐号卡被甩到桌上。

    “自己去看吧!”魏琛很是跋扈地说着。

    接着忍!陈果默默地过去把帐号卡拿起来了,刷卡,登录,叶修也凑了过来。

    角色还停在竞技场里,不知道这次提升完了以后这家伙有没有又欺负一会普通玩家。陈果回头鄙夷地扫了魏琛一眼,打开人物装备,鼠标光标移动到了武器上。

    死亡之手,等级70。

    重量3千克,耐久30,攻速2;

    物理攻击650;法术攻击899;

    智力+66;

    暗属性强化+30;

    暗属性抗性+30;

    法术暴击率+14%;

    法术吟唱速度+14;

    施法距离+4。

    死亡之门技能等阶+1。

    所有属性全面提升,成功得不能再成功。最后又多出一个技能等阶+1的属性,这是在研究出来怎么给武器打技能后,所有银武都会在最终打出来的一个属性。

    “死亡之门吗?真俗??!”叶修对此点评着。死亡之门是术士的最大招,一个宝贵的技能等阶提升机会用到最大招上,这种作法显然是最普遍的。

    ===============================

    中午也来一章!(。,(.c)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