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人不倦倒是真没下线,他还要接着游戏呢!被围知道必死,也懒得再搞什么动作,起来就一边上个厕所什么的。转一圈回来,看到角色果然已经倒地,周围那些家伙倒是都还没散,那个君莫笑也是很碍眼的继续在那晃着。

    毁人不倦哪里会理会,反正他又不是原地复活,坐回电脑前选了复活后,回到了绑定户口的主场复活点,先看了一眼身上和背包,发现背包里三样东西全在,就知道自己这次无论如何也是亏不了。而后看到心上装备出去了两件,却也是略微心痛了一下。但不管怎么说,赚到的远比失去的要多,70级野图BOSS的材料啊,拾荒这么久还是头次有机会拾到,今天的运气还真是不错。

    毁人不倦其实今天纯粹是碰巧。他如果有意去拾荒的话,一般不会穿身上这身极品装备。今天他是在暗黑殿堂刷点东西,结果碰巧就遇到这里刷了野图BOSS。

    公会打起,毁人不倦一直潜伏在旁。他没有轻举妄动,因为今天他身上的装备价值不菲,拾荒者总是要考虑自己倒下去时拾回来的装备是不是能弥补爆出的损失。穿了好装备出来,那当然不能向平时那样一往无前了。

    毁人不倦等了很久,但今天这BOSS的争抢却并不如以往来得那么混乱,一来参与的公会少,就是一对一,而来义斩天下胜势明显,根本就没给对方任何机会。这样的场面可不合适拾荒者出手,经验丰富的毁人不倦自然是继续耐心下去。

    到最后对手公会被打跑,义斩天下开始心无旁骛地猎杀BOSS。这样的场面让毁人不倦更失望了。不过他还是寄希望于义斩方面有个什么重大失误被BOSS团灭掉,那可要捡得高兴死了。

    结果义斩没灭,倒的终于还是BOSS,但就在这个时候,义斩天下疏忽了,他们犯了胜利者经?;岱傅囊恢执砦?,于是在欢呼胜利的那一刻,被冷枪击倒了。

    再然后毁人不倦当然就是努力寻求脱身了,虽然失败,但总得来说收获相当不菲。这三样东西,能卖什么价钱呢?毁人不倦倒真有点不懂了,这种东西那都是很少流入市场的??!毁人不倦觉得要好好把握,这可是一次开张吃三年的机会。

    “咦,那家伙!是复活了吧??”

    毁人不倦重生复活的一瞬,还围着未散的人群有了反应。角色重生复活后,尸体就会消失,改为一个墓碑。如果真是下线后被杀的话,那是绝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

    “这家伙还在线??!”斩楼兰叫道。

    “叫在暗黑城的人多留意?!币缎藿械?,然后回身招呼唐柔和包子:“我们走?!?br />
    “大家都走?!闭堵ダ家舱泻?,“顺便拿装备?!?br />
    装备是指刚刚这一场大战之后的胜利品。越云临海两家都挂了不少人,装备爆出自然是极为丰富,哪怕他们再努力去拼死捡回,也有不少会落到义斩天下玩家的口袋。这种装备怎么处理各大公会也是各有方案。总得来说是一个比较难处理的技术难题,因为捡战利品而乱了配合的事在这种团队战里早已经是习空见惯的事了。

    叶修刚刚就在和斩楼兰说这些装备的事。斩楼兰也这才明白为什么开战前他说战后给叶修他们装备,叶修说那时就不需要了。敢情人是对大获全胜有着无比的信心,早就想好了战后拣这些胜利品挑一挑就好了。

    但这要挑一番也麻烦啊,还得先前整理一番,所以最后又是斩楼兰豪迈做主:就别这么麻烦了,回城了直接他买单,一人一身。

    也就是正说到这,发现毁人不倦居然重生复活,叶修扔下句话就操纵着君莫笑要赶回城了。

    “你怎么知道他会在暗黑城?”斩楼兰边赶上来边问着。暗黑城就是暗黑殿堂练级区最近的主城了。

    “那家伙穿成那样,实在不像是有意来拾荒的,如果是有别的什么事,先把户口在就近的主城绑定一下不是很常识的事吗?”叶修说道。

    “说得对!”斩楼兰恍然。他没想到这点,实在是因为,对于拾荒这门学问他没有研究,一点也没有。

    斩楼兰在公会里下着指示,叶修他们自然也是看得到的。他们现在都先寄名在义斩天下呢,为得当然是公会属性了。

    “暗黑城有人,朝那边去看了?!闭堵ダ级砸缎匏底?。

    “嗯,那就好?!币缎抻ψ派?,君莫笑却是转头朝后看了眼。斩楼兰也是随着看了看,有点无语了。他这义斩天下的人马,在叶修他们全力操作赶路的情况下,渐渐已经被甩开了。起码一些装备附了不少移动速度的玩家角色还能靠这优势不掉队,甚至跑得更快点。但渐渐的,在没有合理操作的情况下,这些角色的耐力相继用尽,没有耐力,是用不出“疾跑”的,那空有装备也不可能发挥出速度优势,可不就被甩开了吗?

    相比之下,斩楼兰他们五个倒还是随得挺紧的,一想到这点,斩楼兰也有点高兴。哥几个还是挺职业水准的嘛!看,可以跟上大神的速度呢!

    正这样想着,却是又注意到寒烟柔和包子入侵两个人也一样随在一边。如此一瞅,立刻意识到了这三位的装备要多恶心有多恶心。自己这一身极品,也是很有讲究的堆过点移动速度的,和人家跑成平手,又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呢?

    一不小心,斩楼兰又有点挫败感了。

    “城里去侦查的兄弟,叫他们把头上称号隐了?!币缎藓鲇掷戳艘痪?,行事还是非常仔细注意的。

    “哦!”斩楼兰收到,连忙布置下去。

    “其他主城,其实也可以留意一下。在暗黑城只是推测,倒也未必就对?!币缎藓鋈挥值?。

    “有道理!”斩楼兰点头,又下指示。

    一边的前方隔海归去来兮千叶离若夜汐听这两人对话都是强忍着没有去吐槽了,这一点上他们就不如包子,包子同学就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的。听到这两人的对话,包子认真地点开了公会面板,仔细地研究了一番后,突然发问:“刚才‘有道理’这句话,是谁说的?”

    “我呀!”斩楼兰说。

    “这个‘我’是谁?”包子又问。

    “什么意思?”斩楼兰纳闷。

    “是斩楼兰吗?”包子听声音还是有点判断的,但此时却好像难以确认的样子。

    “是我??!”斩楼兰说。

    “老大威武!”包子顿时兴高采烈,“连会长都可以指挥,霸气!”

    汗!

    叶修敲了个头顶大汗的表情,斩楼兰则是发了一个脸被炸成黑灰的神情。前方隔海他们想吐槽的也正是这个。他们和斩楼兰可并不只是游戏里的伙伴这么简单,他们在游戏以前就是很有交情的好友了,互相都很了解。以交情论,谁来当这个会长,其他四人都不会有意见,最后是斩楼兰当起了会长,还是因为他们一致觉得他们五人里还是斩楼兰最有这种领导气质。

    要不是就发生在眼前,他们打发也不会相信斩楼兰身上居然也能散发出小弟属性的光辉,而且居然连一点维和感都没有。

    尴尬??!

    这一刻人人都觉得尴尬,斩楼兰想解释的,但一回想也觉得自己刚才真是狗腿??!这怎么解释啊,越描越黑怎么办???

    最后还是叶修从容,头顶完大汗后立即说道:“包子你懂什么,我们这是在商量对策?!?br />
    “哦,原来是这样??!”包子说。

    这种解释,对包子来说已经够了。但从整体上来说,和没解释一样,斩楼兰知道自己那帮兄弟肯定已经笑死了,只是没表现出来罢了。

    正郁闷呢!却是来了个消息,转移了一下大家的注意力。

    “有发现,这家伙果然在暗黑城呢!”斩楼兰说。

    “嗯!”叶修应了一声。

    “现在怎么做?”斩楼兰问。

    前方隔海等人泪流满面,大哥,你怎么不长记性啊,怎么还这么没出息???

    但这次叶修厚道了,没直接说,给斩楼兰发了个消息:“盯一盯,判断一下他的去向?!?br />
    收到消息的一瞬,斩楼兰立即也是反应过来了,自己刚刚……又狗腿了。

    好在有了叶修这样的提示,也就当作你知我知吧!斩楼兰立刻转下指示,而后给叶修也是消息回复:“暂时还摸不清楚,我们就先照这位置杀过去吧!”

    “也好。有人能弄点现成装备吗?加移动速度的,不然我现在应付那家伙那一身还真有点烦?!币缎藁氐?。

    “我看有没有人能办?!闭堵ダ加质钦厶?。

    接下来几人是一路沉默地往暗黑城方向奔,叶修和斩楼兰都转私聊密议了,其他人当然也都不知道。

    “他可能是要走传送阵了!”这时斩楼兰又收到最近情报。

    “其他各城,赶紧就近安排人盯传送阵!能盯到多少算多少?!币缎廾?。

    “已经在做了?!本烁詹诺墓吠绒限魏?,斩楼兰也是检讨了一下自己。随后发现对他来说,这些事真的需要大神来教他吗?完全不需要,这些东西凭他的游戏经验也是完全可以做出来的。

    ================================

    第一更!马不停蹄写第二更!晚睡的可等!三月第一天,求点保底月票,投吧投吧,别吝啬。(。,(.c)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