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琛行李都没收拾,也完全没问自己如何安顿,对两个大美女的关注也是一闪即逝,以最飞快的速度关注起了今天最重榜的荣耀圈新闻,就是因为这个新闻可能会和他们的组队杀进职业联盟息息相关。这一瞬间,陈果不免对这个没下限的荣耀大龄男的看法有了些改观。不怎么人是什么样,但就这份对荣耀的热情,就值得任何一位荣耀职业选手或是玩家尊重。

    “嘉世到底搞什么名堂?”魏琛急急地问着叶修。

    “我怎么知道?!币缎匏?。

    “你这话也太见外了吧?”魏琛一脸的惊诧,“你是什么人???嘉世大……”

    “大什么呀大!”叶修急忙就把魏琛的话给打断了,扯了这家伙就往网吧外边走。这会正是网吧热闹的时候,这要被魏琛喊爆了他叶秋大神的身份,以后还能有安生日子过吗?兴欣网吧恐怕会迅速成为嘉世英雄纪念碑被嘉世粉们天天来参观膜拜。

    魏琛也是很快从叶修的举动上明白过来,很是鄙夷地望着叶修:“还装隐藏BOSS呢?”

    “不要叫我叶秋,叫我叶修听到没?”叶修说。

    “还真有小号!”魏琛大惊。

    “走走走,先把你安顿了再说?!币缎匏底?。

    “去哪边?”魏琛问。

    “住的地方?!币缎匏底?,几人帮魏琛拿了行李,出了网吧没走多远就到了上林苑小区。

    一进那宽敞的排房,魏琛倒是没像包子进来时那样不住的“啊呀”。他流露出的满面沧桑倒是和叶修听闻要住这么一个地方后出现的神情很有几分相似。很显然,作为职业圈最早期的过来人,他和叶修一样经历过早期战队最艰苦的时刻,此时看到新一代的条件,虽然不比不职业俱乐部,但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还是足够狠狠地忆苦思甜一番了。尤其对于魏琛而言,事实上他就创业开荒了,根本没来及享受到职业联盟发展起来,俱乐部经营蒸蒸日上的好时期。就陈果提供的这条件,对于他来说感触要更深一些。

    “楼上有六间卧室,如果人员齐整起来的话,可能需要两人一间,委屈大家了?!背鹿底?。

    “对某大神来说这可能是委屈了点,但咱不在乎,咱是苦出身,这条件绝对不委屈?!蔽鸿『苁羌峋龅厮底?。

    “谢谢?!背鹿α诵?,对魏琛的印象又好了些。

    魏琛随便走了两圈,显然也并没有对居住环境这些问题太上心,转回来后立刻又找大家谈论起了嘉世今天爆出的新闻。

    “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币缎尬弈?。

    “嘉世不就在那边,你就不能走回去打听打听?”魏琛非常不满。

    “你觉得可能吗?”叶修说。

    “就算你和嘉世闹翻了不太方便,但整个嘉世俱乐部上上下下那么多人,你就一个能说上话打听点消息的朋友都没有?和你最佳搭档的那个大美女呢?也翻脸了?”魏琛说着。

    魏琛说的当然是苏沐橙,但苏沐橙进入联盟时魏琛已经退役,所以他对苏沐橙的认识也就是普通观众层面。这普通观众的话,也就是知道叶秋和苏沐橙是连续多年的最佳搭档,但明白人都知道这只是指场上配合,至于两人私交如何,大家也只能听听八卦做做猜测,谁也不可能言之凿凿的。

    结果魏琛这么一说,陈果倒是反应过来了。她当然知道苏沐橙和叶修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于是也望向了叶修。

    “这个,不大方便吧?”叶修说。

    “怎么?”魏琛问。

    “毕竟她还是属于嘉世的职业选手?!币缎匏?。

    “哎呦?”魏琛像是意外了一下,“不愧是最佳搭档??!看来你们俩关系确实很好啊,居然可以让你这没下限的家伙去关心。你这是不想她夹在两边难做吧?”

    陈果一听,也顿时恍然。明明就有苏沐橙这么一个很方便的眼睛在嘉世,但叶修为什么没有向苏沐橙打听过什么?不是叶修没想到,是他刻意在回避让苏沐橙现在就掺和进来。毕竟,苏沐橙现在还是嘉世战队的一员,把战队的一些问题随便就吐露出来,这是挺没有职业道德的行为。

    “既然这样……”魏琛想了想后,精神一振,有了主意:“不如你的QQ号借我用一下,我去问,事后你可以假装被盗号,怎么样?”

    “……”叶修直接没答话,只是面无表情地望着魏琛。

    “嗯?不好吗?好可惜啊,这么有力的资源不去充分利用,太可惜了。为了目标,我们要冷酷,要不择手段啊,你居然儿女情长,我鄙视你,我必须要鄙视你,我的房间是哪个?”

    “楼上随便挑吧!”叶修像是没听见魏琛之间那一长串的唠叨一样。

    “我先把东西搁一下再来鄙视你?!蔽鸿×嗔诵欣钌下?。

    “我是楼上第一间,要不要当我的室友呀!”包子高声喊道。

    “现在还有空房间吧?”魏琛问。

    “还有,只是包子住了第一间,其他都还空着?!背鹿鸬?。

    “那我先自己住一间吧……”魏琛说着,没进包子的第一间,拎包进了第二间。但显然也没打算立即收拾,进去扔了包后就赶紧出来,还是急着要和叶修共商大计。

    “嘉世的情况,你总是可以猜测一二的吧?”魏琛回来后就迫不及待地问着。

    “呃,以我对嘉世目前人员的了解来判断的话,嘉世这次确实是做好了会出局的准备。但是,这也不是说他是故意的,很可能也是出于无奈。今天宣布的孙翔伤病,应该是为这种糟糕的结局找点理由,由此可见如果可能的话,他们依然还是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币缎匏?。

    “以嘉世的底子,怎么就可能连保个席位的信心都没有?”魏琛十分不理解。

    “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嘉世的问题不只在技战术上,主要还是心理上的?!币缎匏?。

    “心理上的?”魏琛说。

    “不太想承认是我造成的啊……”叶修叹息着。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贱???”魏琛目瞪口呆。

    “嘉世的人在网游里和我有过接触,被我团灭过一次?!币缎匏?。

    “什么叫嘉世的人?主力战队?”魏琛惊讶。

    “差不多吧!”叶修说。

    “开玩笑,你怎么做到的!”魏琛一脸地不相信。

    “靠人多?!币缎匏?。

    “多多少?”

    “2个?!币缎匏?。

    “不会都是普通玩家吧?”魏琛说。

    “是义斩天下的几个人,也就是现在组了义斩战队的几个?!币缎匏?。

    “那实力应该不错吧?”魏琛说。

    “还可以?!?br />
    “但把嘉世这样的职业队团灭,还是太过分了……”魏琛说。

    “同意?!币缎薜阃?。

    “***你什么时候能够稍微谦虚一下,哪怕一点点呢?”魏琛说。

    “我只是在说事实,你不也认为这样的事不可思议吗?”叶修说。

    “你的不谦虚同样让我觉得不可思议?!蔽鸿∷?。

    “说笑了,你没下限的程度,会有任何事让你觉得不可思议?”叶修说。

    “咳!”陈果咳嗽打断了一下:“你们是在练垃圾话吗?”

    两人对望。

    “我警告你不要再跑题??!”魏琛严肃地说着,好像拿出了几分队长的气质。

    “我要说的已经说完了?!币缎匏?。

    “唔,如果只是这样,可能会在一段时间里对嘉世这几位队员产生一定的心理影响,但是一次胜负就让一支队伍集体消沉一直缓不过劲来,这可不像是职业选手该有的素质?!蔽鸿∷?。

    叶修点头。

    “或许我们应该看一下他们的比赛录相,通过这些人的表现来好好分析一下?!蔽鸿∷?。

    “确实?!币缎匏?。

    “这边有电脑吗?有网吗?”魏琛环顾左右。

    “还没有……”陈果说着,房间昨天才交,还没有完全布置好。

    “那回网吧?”魏琛问。

    “行吧!”叶修起身了。

    其他三位跟来跟去,基本就是听这两人你一句我一句了。没办法,从职业境界上来说,即便是魏琛退役多年,也远比三人要强得多。唐柔和包子的操作水平再高,在很多看问题的意识上,还远比不了这么两位骨灰级的老家伙。

    出了小区,回到网吧。213包厢四人间,现在五个人,电脑就不够用了。好在只是要研究录相,事实上一台就够。

    叶修打开他那台电脑上的录相文档,琳琅满目罗列着的视频让魏琛提出了表扬:“不错不错,功课做得不错?!?br />
    “先看这场吧,这是我们网游里PK之后。嘉世就是从这里开始大失水准的?!币缎匏?。

    “好?!蔽鸿〉懔说阃?。这两人都是趴在了电脑跟前,陈果唐柔互相望望,感觉她们一下子就沦为小兵了。包子对这些好像没啥感触,只是一本正经地挤到了二人身后,非常严肃地也看起了视频。

    “同志们,我们要好好研究呀!如果嘉世真的出局的话,那将是我们挑战赛上最强大的一个竞争对手,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去认真了解这个对手。现在就由前职业圈大神,前嘉世队长,荣耀圈最没下限的家伙,叶……修同志为大家分析这场比赛?!蔽鸿∷底?。

    话虽然有些不伦不类,但陈果却突然间意识到,他们的队伍,从这一刻开始,已经真正地运作起来了。

    =================================

    经过上一章的不良反应,蝴蝶做出一个重要决定,这章之后,非必要场合,包荣兴同志,将一概以他的昵称包子相称。写得顺手,大家看得也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