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是为了找个牧师出来!

    叶修混在霸气雄图里的目的,陈果也是此刻方知。而在凑过来听了两位大神的聊天后,更发现这事是那么的顺理成章。

    不过张佳乐在离开所说的问题,确实也很是问题。一个刚刚接触到的人,怎么就让人对方加入自己的战队呢?

    陈果正在思考这个问题,忽然发现叶修正在扭头打量着她。

    “看什么?”陈果问。

    “这事你去办吧!”叶修说。

    “什么事?”陈果问。

    “拉那牧师入伙的事?!币缎匏?。

    “汗,为什么是我呀!我连人都不认识呢!”陈果说。

    “认识不认识,那有什么关系?就说欣赏他的才能,正好想组战队,问他有没有兴趣?!币缎匏?。

    “就这么简单?”陈果疑惑。

    “不然呢?”叶修反问。

    陈果想了想,也确实,想请一个人入伙,可不就是这样直接去说吗?陈果随便估计了一下,觉得就这么说,成功率也应该挺大了,因为对于普通玩家来说,对于职业圈都很有一种向往和期待。只要不是跳出去说同学你骨骼精奇有一股灵气从你的ID上喷出来你知道嘛这么离奇的话,那基本是个玩家都会对战队这样的事比较感兴趣的。

    “嗯,好吧,那我先去接触一下?!背鹿鹩α?,她一直积极地想帮着队伍的成立做些事情,没理由真有事情推过来的时候又推三阻四,陈大老板可没那么矜持。

    “叫什么名字?”陈果一边问着,一边准备换神之领域这边的角色上线了。

    “小手冰凉?!币缎匏底?。

    陈果在旁围观,其实是完全没有看到小手冰凉这角色的,也只是知道在最关键的时候有一抹圣治愈术把局面给扭转了,而后叶修就接连操作着无敌最俊朗去把张佳乐的浅花迷人砸进水了。其实不只陈果,就是张佳乐也并不知道小手冰凉的名字。

    登录了神之领域的逐烟霞,陈果搜索了这一名字后,信息很快出来,随即惊讶了一下:“哟,还真是个妹子?”小水冰凉,听这ID,陈果就觉着有些偏女性,此时搜出角色一看,真是个女的。

    “咳……”叶修神情古怪地咳了一下。

    “不会是个人妖号吧?”陈果发现有异。

    “你真是料事如神?!币缎匏?。

    “什么人呐这是个?”陈果诧异了一下。因为在荣耀中角色变性玩的人还是极少的。毕竟在荣耀里语音是完全植入在游戏里的,所以成了最普遍的交流方式,顶着个千娇百媚的名字,频频发出粗犷的男声,这并不是件赏心悦目的事。

    “没什么,听说是别人给的号,他懒得计较,就直接玩了起来?!币缎匏?。

    “哦?!背鹿α松?。

    少,并不是代表没有。男玩女角色或是女玩男角色,荣耀里终归还是有的。理由千奇百怪,像这样别人给号,直接就玩起来的,倒算是一个中规中矩的理由。

    “算了,我也不歧视人妖号?!背鹿底?,已经准备去添加对方为好友了。

    “等会等会。你这是要干嘛?”叶修问。

    “加好友,拉他入伙??!”陈果说。

    “加了好友直接就说兄弟久仰你的实力,跟我一起组战队好不好?”叶修问。

    陈果一怔,确实,加好友,这怎么开口呢?这小手冰凉又不是什么名声在外的高手,这样千里迢迢地加个好友,然后直接找人入伙,那感觉就跟路上拦了人说同学你骨骼精奇什么的,八成会被当成是骗子吧?

    “你至今得真实接触一下,然后表示看出他的厉害,然后再顺理成章的拉人吧?”叶修在旁说着。

    陈果扫了叶修一眼。她忽然有一种感觉:直接加好友是去拉人,恐怕骗不了人入伙,需要照叶修说的这样,才能让人信服。

    是的,无缘无敌,陈果突然就有了“骗”这种感觉。

    “话说,为什么你不去?”陈果觉得叶修让自己去好像有点什么别的原因。

    “咳,这不是为了避嫌吗?你看,张佳乐走的时候都说了,当心那家伙鄙视我的身份,我要跑去直接和人说‘我叶秋,跟我走’,直接被人喷一脸怎么办,所以还是由你出面吧!”叶修说。

    “那最后还不是要接触到你?”陈果说。

    “嗯,那你就说我也是你在路边不小心拉拢到的呀!”叶修说。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背鹿な蟊?,深刻觉得叶修是把一件比较不靠谱的事情交给自己去做了。

    “霸图的粉丝嘛,以我的身份背景,处理起来当然不得不谨慎一些?!币缎匏?。

    “在霸气雄图,也并不一定就是霸图的粉丝吧?”陈果说。

    “我当然是有一定的了解才这样说的?!币缎匏?。

    “你都到底到什么程度了?”陈果问。

    “嗯,这小子是霸图的粉丝,张新杰的铁杆支持者?!币缎匏?,“据说是?!?br />
    “据说?”

    “嗯,没准他是吹牛呢?”叶修说。

    “这有吹牛的必要吗?”陈果真想把叶修的耳朵扯过来好好吼一通。

    “总之,我觉得由你来接触,靠谱一些?!币缎匏?。

    “这样忽悠人,是不是有些不负责任??!”陈果说。

    “你看,你本来就是战队老板嘛,人员组成就是你的职责所在。你组织的战队有我,又有他,这是你做老板决策的事情,我们队员怎么有资格挑三拣四呢?你应该拿出这样的工作态度来,不要总想着什么粉啊粉的?!币缎扪纤嗟亟逃?。

    陈果被说的一愣一愣的,半天才回过神来:“你是在教训老板吗?”

    “不敢不敢?!币缎廾Φ?。

    “那他要是终归还是不答应怎么办?”陈果说。

    “那……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真要不愿意也没办法?!币缎尢鞠⒌?。

    “呃,我觉得问题应该不大,正常荣耀玩家,对于组个战队这样的事,应该不会有什么抵触情绪?!背鹿匆缎蘖髀冻鲆藕兜纳袂?,想想这新组战队的艰辛,反倒是宽慰起他来。

    “希望如此?!币缎匏?。

    两人商量完,陈果已经准备行动,一拿起鼠标,却又晾那了。

    “不加他好友,我上哪和他接触去?”陈果问。

    “哦?!币缎薜愕阃?,这边无敌最俊朗发消息给小手冰凉:“在哪呢?”

    “刚淹死了,MD,正往北桥那边赶呢!那边什么情况?”小手冰凉回道。

    “看?!币缎薨哑聊蝗酶鹿?。

    陈果无语,有时候,事情真就这么简单。

    于是 ,北桥法师的争夺战,无敌最俊朗就此退出,陈果的逐烟霞开始佯装路人经过。

    北桥之上,战斗进行得是精彩纷呈。

    在把百花谷全部清除掉以后,以北桥两端,各自辟成了一处战场,各大公会混战成了一团。

    桥东头,最终是以轮回公会渐占上风,玩家渐渐掌握住了这一边的有利地形,远程职业抢占高处,辅助控场类职业正中策应,近战类职业在最底下大开大合。轮回公会的战术清晰无比,就是充分利用北桥的特殊地形条件,站位不只分前后,更有了上中下三路。而这一切的布置,正是源自于他们阵中一个中气十足的粗犷指挥。

    至于桥西头,此时却还在一片混战当中,难有公会能抢上风。只是东头轮回最终的局面,给了西头这边的公会思路,各大公会开始照猫画虎。但问题是这思路是给了他们大家,于是最终还是打成了个相持不下的局面。

    蒋游焦躁??!非常焦躁。

    即焦虑这个BOSS争夺的局势,也焦虑那边无敌最俊朗的从容退场。

    他想冷静,他提醒自己冷静,但心就是静不下来。他无法认真地观察目前的局势,进行英明的决策,他心底总是不由地浮现出无敌最俊朗的身影。那个家伙,在他们的公会里混了两周,苦力了两周,蒋游完全没有摸清他的目的,但是突然之间就这么说走就走了。最后的这个BOSS也没见抢,就掠这了,做得最后一件事,就是和浅花迷人一起浪漫的跳水……

    这家伙到底干了什么坏事?

    蒋游不相信叶秋只是来他们公会潇洒走一回,人可是大神,哪有这么多的时间来悠哉?而且看他最后消息的字里行间,蒋游有一种感觉:叶秋并不是因为要走了才显得不在乎身份暴露,他好像从头至尾都压根不怕自己被怀疑。

    完全不怕自己暴露,大神当卧底都是这么嚣张?但为何他的目的却是藏得这么深,一点也看不出?无敌最俊朗和他们混在一起这几周,霸气雄图到底有什么变化?

    蒋游觉得问题一定藏在这里面。但是,这几周除了好多团队副本进度有了突破以外这样喜人的变化之外,好像根本没有什么坏事担心。

    坏事是藏在好事当中?

    蒋游就是不由地总要去想这些个问题,他如何能做到清醒的指挥?对此BOSS本是志在必得的霸气雄图,今次出去的阵容强横,但在蒋游心不在焉的指挥下,却也陷入了可怜的僵局。正被动到无可奈何的时候,突然一道绚烂的光影突杀进了人纵,那人来得一往无前,好像完全视各大公会玩家的存在如无物一般。

    光影直接就从人群中避开了一条道,有的人死了,有的人活着,而他已经离去,几个起落,瞬间就已经抢到了一个高点。

    浅花迷人??!

    所有人看到了,这个家伙,又回来了!

    ==================================

    三……三点了……最近更新时间方面的节操完全坏掉了,每天等更的同学们辛苦了,会飞快调整好的!(。,(.c)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