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石像就要斩击到5T的一瞬间,突然一起调转了身形,齐齐冲向了另一个目标:以MT自居的无敌最俊朗。

    这一瞬间,实在没有人还有功夫去介意这家伙的自以为是了,所有人都很清楚这个时候什么最重要。

    “快输出!”他们心目中MT七叶一枝花,还有团队的队长喜之羊都在一起呐喊着。

    众输出哪敢怠慢,收关时刻也不计较什么控制仇恨控制法力控制冷却之类的技巧了,反正攻击最高的技能,操作出来丢出去就是。

    道路顿时被各种技能攻击的光影效果所包裹着,四个身影身陷其中却是身形如箭。石像拥有很强的抗性,所以许多控制类的技能对他们都是无效,此时众人只是想着赶紧耗尽他们的最后一丝生命。

    轰!

    终于,一座石像崩碎成了石块,轰然倒地。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也是先后步了他的后尘,碎得比铺路的鹅卵石都没大到哪去。

    只有第四个石像!

    由于两边输出并不对等,所以生命耗尽的进度却并不一样,这第四个石像却还有些许生命,依旧狂冲向了无敌最俊朗。

    但是,?;压?,只是一个石像,根本没什么大不了。无敌最俊朗先前也已经单抗过一个石像,貌似没什么大问题。原本还想用一个挑衅再让这个石像空跑一遭的七叶一枝花,转瞬也是意识到没有这个必要,随即也就没有再用挑衅,迈步就冲上来助阵。

    结果就见庞大的技能攻势,瞬间把第四个石像和与他战在一起的无敌最俊朗一起给吞没了。

    七叶一枝花怔了怔。

    虽然无敌最俊朗有伤害豁免,这样也伤不到他。但问题是,这样的攻击很影响MT的视野和判断,通常情况下一般都是会有意避免的。不过想到现在已经是战斗的尾声,倒是不需要这样计较,七叶一枝花想了想后终于也是没有说什么。

    厚道的七叶一枝花哪里想得到,这波攻击,代表的是怨念!虽然攻击不可能把无敌最俊朗轰死,但轰到这家伙的身上过过干瘾总是好的吧?

    砰!

    又是一声响,众人就见那堆绚烂的光影中一团东西飞了出来,转眼落地,撞了个粉碎。跟着技能的光影褪去,那第四个石像肩膀上却已经没了脑袋,摇晃了两下,轰然倒地。

    众人长出了一口气。

    虽然在前三个石像倒下时,可以说?;丫裙?,但真正喘息的时刻,总要到所有事都终结的那一瞬。

    所有人把已经跳到嗓子眼的小心肝放回胸腔后,这才一起朝着无敌最俊朗怒目而视。

    当然,目光来自于坐在电脑前的真人,游戏里是感觉不到的。游戏里可以看到的,就是所有角色的视角齐齐朝向了无敌最俊朗,也是挺壮观的。

    “同志们辛苦了?!蔽薜凶羁±首艘蝗ι?,朝着众玩家挥了挥手,这都是操作做出来的动作。

    “靠!”众人齐叫。

    “继续前进!”无敌最俊朗剑指前方,跟着就要冲出去了。

    喜之羊一看,众人的视角都开始对准自己了,这要再不上前说话,这团长哪还有脸干?于是连忙一边追上一边唤?。骸靶值艿认孪??!?br />
    “嗯?叫我吗?”无敌最俊朗转视角扫了身后一眼,脚下没停。

    “是的是的,叫你,先别上?!毕仓蚪械?。

    “哦?”无敌最俊朗停下,看到其他人都没有动,视角齐齐指向他这边。

    “难道你反悔,准备不走左边了?”无敌最俊朗问。

    “不是?!毕仓蛄Φ?,“是这样的,兄弟你慢点,不要一下开四个石像,压力有点大?!?br />
    “不是挺顺利的吗?”无敌最俊朗说。

    喜之羊顿时卡了一下。这一阵看起来,的确是有惊无险。但过程里实在是让他们心惊肉跳。一旦没有达到理想的控场效果,四个石像,几个骑士分头去扛的话,那牧师这边压力一下子就要大起来了。T这东西,有奶就是神,没奶就是瓜。T成了瓜,那全队就成了瓜田,只能任人采摘了。所以像刚才这样开四个石像一起杀,喜之羊觉得风险太大,不,应该说是整个团队的玩家都是这样觉得。

    “这个,万一有一个不小心控制不好,不就糟糕了?”喜之羊说。

    “有我呢!”无敌最俊朗说。

    就是有你才有这么多事??!喜之羊泪流满面地想着,结果这时已经有别的人插口:“你?这是你一个人就控制得过来的吗?”

    “由我打好基础,一切就变得简单了?!蔽薜凶羁±仕底?。

    这水平劣点的,都没明白这话的意思。七叶一枝花却是立即领会,过来道:“弧线冲锋聚怪,兄弟很有把握吗?”

    “小菜一碟?!蔽薜凶羁±仕底?。

    周围嘘声一片,只有七叶一枝花诚恳地说了一句“佩服”。

    “多练练,你也行的?!蔽薜凶羁±拭憷咭兑恢?。于是嘘声更大了。七叶一枝花是老好人??!在团队里人缘那自然没得说。是那种你可以不喜欢他,但也绝对无法讨厌的人。这时被无敌最俊朗一付点拨的模样,顿时不少人都替七叶一枝花感到不平,正想帮七叶一枝花说话,结果却听到七叶一枝花自己说道:“我不行,练了很久了,还是掌握不好?!?br />
    “嗯……这也没办法,这个没什么技巧性的东西在里面,全凭经验和意识去判断,到最后基本就是靠直觉。你要是像数据党那样还精算一番,那都是来不及的?!蔽薜凶羁±仕底?。

    “是的是的,就是这样?!逼咭兑恢ι底?。

    众人看到七叶一枝花对这无敌最俊朗一副相见恨晚的模样,一个个都呆了。喜之羊这还想交待无敌最俊朗接下来按着他们一贯的打法来的,结果就见这货带着他们公会老实的七叶同志渐行,渐远;渐行,渐远;片刻后,带了四个石像回来了……

    “靠!”众人齐叫,但俩骑士转眼已经带着石像快到他们阵中了。

    “这四个石像是战斗法师,和刚才那四个??陀植灰谎?,这就是掌握好弧线冲锋最麻烦的地方,因为总得根据目标的不同做出调整。其实现在的局面还算是简单了。你说要是几个属性天差地别的目标,那很可能就无法用弧线冲锋一网打尽。这种时候就要做好判断的,用的话,一定要保证不要留下破绽。一旦有了破绽,遇了高手,中间给你来一下,那就打断了,前功尽弃?!北蓟氐牧饺酥?,就听无敌最寂寞在那喋喋不休地说着。

    “对对对,说得太对了?!逼咭兑恢ㄒ桓备写チ级嗟哪Q?。

    众人这时候已经无语了,还能说什么呢?怪都开来了,准备好就上吧!结果这时突然听到无敌最俊朗大叫一声:“坏了!”

    “怎么了?”七叶一枝花问。

    “技能冷却忘了!骑士精神CD还没好呢!”无敌最俊朗叫道。

    “哎呦??!”七叶一枝花立刻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骑士精神没有,冲锋就是普通版,只有英勇冲锋才能达到之前那样的聚怪效果。全团听了,顿时目瞪口呆泪流满面,这******,是要团灭了吗?

    “严峻的时刻来了同志们!”无敌最俊朗喊道。

    “都是你害的?。?!”众人齐声回应。

    “是我的错,我忘了等技能CD了?!逼咭兑恢ǹ剂艘还叩淖晕遗?。

    “先每人拉一个!”无敌最俊朗对众骑士喊道。

    “治疗会跟不上的!”喜之羊急叫。

    “先撑一会!”

    “这样很容易OT……”喜之羊郁闷??!平时几个牧师一起照顾一个MT,这样做也未必就是必须几个牧师一起出手才照顾得过来。这其实也包含了控制仇恨的技巧在里面。面对BOSS的超高伤害,如果只是一个、两个牧师在那疯狂加血的话,那可以万无一失地说,牧师治疗产生的仇恨一定会OT。

    打个简单的比方来说,就好像是一个输出一下打出了仿佛BOSS攻击力一般的伤害,这么高的伤害,溢出的仇恨会不OT才怪了。

    治疗产生的仇恨和输出仇恨算法虽然有区别,但道理上也是相通的。BOSS攻击强,伤害大,治疗职业要挽回这么大的伤害,做出的治疗就多,产生的仇恨自然就大。而这时候牧师多的话,大家分担压力的同时,仇恨也分到每个人身上。一旦全让一个牧师来承担,先不说能不能把血加住的问题,就算把血加住,也肯定会OT。治疗死了,T就是瓜,T瓜了,全队就瓜了……所以,这叫一个团队。

    “不怕,能坚持一会就行,我CD就好了!大家拉怪时注意站位,方便我一会冲锋出手?!蔽薜凶羁±式械?。

    “要不你就不要上了吧?”喜之羊一看无敌最俊朗也要上去拉一个,连忙叫道。

    “怎么?”

    “你那身装备,被打一下话……我看真的马上就会OT的?!毕仓蛩档?。

    “那不让他打到,不就完了?”无敌最俊朗笑着说了一句,转身上去,一剑就劈了一个石像过来。这次的四个石像职业是战斗法师,手持石矛,被无敌最俊朗劈的这位,立刻返身就是一记龙牙。无敌最俊朗好像早有算到,身形早拉到一边,盾牌砸去,给了这石像重重一下。

    =========================

    啊哈哈,网吧的空气真好啊,好像回到了大学时代!网吧写手求月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