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君莫笑这边发来的一份清单,春易老算是领略到第十区蓝河对君莫笑那份无奈的心情是怎么形成的了。

    大神不愧是大神,很快就已经摸准了他们的软肋。这份清单列得,不会让他们无法接受,却又会让他们很是难受。

    春易老叹了口气,视角转向了一边的三界六道:“轮回会长的意思呢?”

    “没有问题?!比缌赖故歉纱?。

    春易老这次只能是心中叹息了。三界六道当然干脆了,因为这对于他们轮回来说是也是有赚头的一笔买卖,着实不亏。但对于蓝溪阁来说呢?那等于是被人扎了车胎,但左右却又偏偏只有这一个人能帮他补胎。不补?不补车就抛这了,不补怎么办?说不得,只能眼睁睁地被讹这么一下了。

    “既然轮回兄没问题,那就这样吧!”春易老心中说不气那是不可能的,不过语气倒还是显得颇为平静。视角又是转回向君莫笑这边:“东西马上送过来,你看你这边?”

    “没关系,可以等等?!币缎扌?。

    之前还说手下留情都很难呢,转眼又成可以等等了。春易老和三界六道也是无奈,各自翻了翻白眼,还能怎么着?等吧!

    叶修这次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了,要求先钱再货。没办法,如今已经不是当初,他在这些大公会身上一而再,再而三地搞敲诈,就是泥人也被他逼得要突破小宇宙第七感了。他毫不怀疑以各大公会对他的积怨,会对他另眼相看,而不是以诚相待。

    “老魏,坚持!”叶修给魏琛去了个消息以示鼓励。

    “你那边怎么样?”魏琛问。

    “沼泽猎手雷普掉落的深腐之灰我帮你直接要到了?!币缎匏?。

    “就这么点?深腐之灰就我这杀了,也基本是会爆到的??!此外还会有点其他的什么。只要这么一样,也太亏了吧?”魏琛说着。

    “当然不可能了,还有要其他的,那不都是我的要的!”叶修说。

    “靠,你有没有人性??!我这累死累活的,你一个深腐之灰就把我打发了?你赶紧再给我多要点,不然我立刻杀了BOSS给你看?!蔽鸿〗邢?。

    “好吧,我试试?!币缎匏底?,也是又转向了这边两位会长。

    “两位,目前情况有变?!币缎匏档?。

    “怎么?BOSS出什么问题了?”两人都是一惊。

    “是这样的,我呢,是觉得我提出的这个价码对你我双方的取舍都算是很公道的一次交易。但是我这边呢有个同伴特别不是东西,特别的没下限??吹搅轿欢际翘乇鸬淖偶?,他就大敲黑心竹杠,我都替他觉得惭愧。不过没办法,BOSS是在他手里呢!我也只好把他发来的这份清单再转给两位看看了?!?br />
    叶修说着又是把一份清单发过。这春易老和三界六道耐着性子听叶修说完了前面那段,心里早就认定这家伙绝对是在胡扯,脸早都黑了。但是事关重大,也是都没有立刻发作,收了消息一看,两人都是震惊。

    “开什么玩笑??!”两位行事都算比较干脆的会长,直接异口同声了。

    “严重同意?!币缎蘖⒖谈鸥胶?。

    这让两人彻底没脾气了。因为现在他们所要面对的不是眼前这位,而是没下限的某人。至于这个某人到底是不是真实存在,两人心中都是一个超大的问号。

    正待发话,却是听到君莫笑这边抢先了一步:“嗯,两位的答复我已经通知了那个没下限的。没下限的问,那怎样才算不是开玩笑?”

    “之前谈好的?!贝阂桌纤?。

    “两位。请你们假想你们是遇到了一个人神共愤的卑鄙无耻之徒,拿出你们的极限,去填满他的下限吧!如果这样依然不能让这混账满意,看来今天原本可以双赢的合作,只好毁在一个无下限的家伙手里了?!币缎匏档?。

    “好吧……”

    沉默了一良久,也不是二人是不是又私下商量了一番,春易老终于是开口说话。跟着一边回复了一份清单,一边开口说道:“这是我们的极限,请你转告你的这位朋友,他的无耻是我们生平仅见?!?br />
    “这话,我觉得还是等咱们的合作成了再转比较合适?!币缎奕险娴厮底?。

    “……”两人没了言语。他俩私下早把叶修骂百遍了,都觉着这根本就是这家伙在一人分饰两角??墒窍衷谡饷匆豢?,难不成这货的背后还真有一个更没下限的?

    这神之领域来个君莫笑就够大家受了,现在居然又多出一个更没人性的,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

    两位会长都是深深地有了一种前途未卜的感觉,这边君莫笑却正好回话:“恭喜两位,这次合作在我们双方的努力下,终于达成了?!?br />
    俩会长泪流满面?;顾脚δ??你们努力了个屁??!努力敲诈勒索我们吗?

    被这样狠敲了一笔,两位会长连平时和竞争对手打交道时最擅长的虚伪技能都懒得释放了,只是冷冰冰地道:“既然都这样了,总可以先把BOSS交给我们了吧?这又折腾了一番,可又耽误了不少时间?!?br />
    “不好意思啊两位。我个人是绝对相信诸位公会的诚信的,但问题是……你们想,像那样一个卑鄙没下限的人,不见兔子他能撒BOSS吗?”叶修说。

    “这样拖久了,出点什么状况,谁负责?”三道六界说道。

    “出了状况,损失是双方共同承担的。说起来,我们损失还更大一些,我们可是丢了那么一清单的东西??!而两位呢?不过就是一个65级的沼泽猎手雷普而已,没理由比我们还痛心吧?”叶修说。

    俩会长真是死的心都有了。这家伙居然能说出这种话,圈中大神的级数,果然远在他们这些网游大手之上??!真要能照你说的这种方式对比的话,我们凭什么出这么丰厚的一张清单换这一个破BOSS?这摆明了是在装糊涂嘛!

    虽吐血,但两人也是着实没辙,只好焦急地等着。但这等是等什么?还是等他们自己的人快点把清单上要的材料送过来?结果这要慢了出状况了,貌似还是他们自己造成的。春易老现在是懂了,真懂了。他完全懂了为什么蓝河会对这君莫笑采取那样的妥协不抵抗政策。

    叶秋!

    叶秋大神!

    如果只以为这就是一个荣耀知识丰富、技术精湛的职业选手,那就错了,大错特错。

    春易老此时只想东西赶紧送来,赶紧把这事给了解了。和这人,他也是超级不想再打交道了,双方最好是永远没有交点。

    只是,这可能吗?

    上次在荒野小镇挑起争端,这次在毒牙沼泽偷走BOSS,这人显然就是要和他们俱乐部公会干仗的。躲?哪里躲得了。就算他自己想躲,人这也是要建立战队建立俱乐部公会的人,他春易老想躲,上面也不可能答应??!

    上面说起话来就轻松了:那个那个谁,最近叶秋那个家伙在网游里很嚣张嘛!去,灭一灭他的气焰。

    呕!春易老一想到这种可能,他就反胃,他就恶心,他就想吐……

    “会长,东西到了?!?br />
    终于,有如天籁之音一般,春易老听到了这样一声?;刈咏且豢?,自家公会的人已经把东西送到了,轮回的人也没有慢多少,此时就在他们蓝溪阁身后20来个身位的地方,也正在狂奔而来。

    “东西已经送来了?!贝阂桌夏霉屠吹牟牧虾?,转向君莫笑说道。

    “哦?!闭獗哂α艘簧?,立刻填了一个交易请求过来。

    春易老忍住怒气,把交易请求给关了:“是不是也该带我们去BOSS处了?”

    “去啊,东西拿来就去?!?br />
    “一手钱,一手货?!?br />
    “这不好吧?我们那个货……你们要黑吃黑的话,太方便了点也?!币缎匏档?。

    “那我们怎么就能相信你拿了材料不会闪人?”春易老说。

    “你问蓝河,我什么时候不守信用过?!币缎匏档?。

    蓝河可是春易老他们能联系到叶修这边君莫笑的中间人。叶修在神之领域这边把君莫笑的好友开关是完全给关闭了,春易老和三界六道也是无法联系得到。事情紧急,春易老想到的也是最快的手段,立刻就是联系蓝河问他有没有办法。

    蓝河这边真有办法。他和叶修打交道久了,还在兴欣公会里卧底当管事的,倒是知道怎么能联系过来。

    最后,蓝河是在第十区里寒烟柔啊包子入侵啊还有陈果的小号逐烟霞挨个联系了一遍。这叶修直接通过陈果的电脑就收到了消息,随即在神之领域这边和春易老、三界六道加上了好友。而后一碰面,这春易老和三界六道倒是想藏着掖着,但叶修多老道???根本不用太多的情报,就看他们的来意,一结合具体情况,三两下就摸清楚真实的来龙去脉。那敲竹杠的技能一释放,俩会长就知人已经完全看清他们的底牌了。如此一场交易,他们自然是根本占据不到主动。只能先割肉再放血,此时连验验货的要求都无法满足。

    “交易吧!”两人暗下又是稍沟通,终于是做出了决定。

    =================================

    第一更到!(。,(.c)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