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来给你好好上一课?!?br />
    毁人不倦还想自己观察来着,但听对方这口气,俨然就是要直接告诉他差距在哪里?;偃瞬痪攵偈庇质抢洗蟛辉敢饬?。他心下承认这人水平可能是比他高些,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愿意虚心向人求教,更何况这家伙这是这么的理所当然,一点都不带谦虚的。

    要不是现在真的没有别的路可选,毁人不倦绝对和这人分道扬镳。

    “任何情况下,仔细观察,搜集有价值的情报都是第一要做的?!币缎匏?。

    “废话?!被偃瞬痪氲奶仁且坏愣疾欢苏?,他可不是在虚心求教。

    “你知道?”

    “哼……”毁人不倦觉得这问题很白痴,干脆懒得回答。自己怎么会不知道?他拾荒向来就是先观察清楚局面,做到有的放矢。从来不像好些个拾荒者那样,蒙头就往里冲,走哪拾哪,一点计划都没有。

    “不,你不知道,你连哪间空屋有窗户都不知道?!币缎匏?。

    “这个……”毁人不倦一怔,他没想到对方居然扯到这里来了。而这个他想辩白也是无力张口,因为他确实不知道。

    “哪间空屋有窗户,目前来说很有用是不是?”叶修问。

    “是……”

    “但你却都不知道?!?br />
    “……”

    “情报很重要!”叶修口气严肃地说。

    “这个,事发比较突然,我来不及准备?!被偃瞬痪虢票?。

    “开个外接的电子地图就行了,如果你不知道这种东西,那说明你对情报的重视程度完全不够?!币缎匏?。

    “我习惯全屏游戏……”毁人不倦自己都觉得这个理由有些苍白。

    “呵呵?!庇谑且缎扌Χ挥?,毁人不倦的忍刀从鞘里略略滑出了一下,终于还是忍住了。

    “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先摆脱身后这些家伙?!币缎匏?。

    “废话?!被偃瞬痪肫嬉丫幻鹆撕芏?。这次这两个字说得徒具其形,已经没了精气神。

    “首先要做的,是逃出他们的视野?!币缎匏?。

    “当然?!?br />
    “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吗?”叶修问。

    “这样他们都看不到我们了?!被偃瞬痪胨?。

    “你是小学生吗?拜托你回答得有点深度行不行?”叶修说。

    “你的问题很有深度吗!”毁人不倦怒。

    “我们最终的目的是让他们找不到,看不到,只是为了创造出一个充分利用的空间?!币缎匏?。

    “呵呵,好有深度?!被偃瞬痪肜湫?。

    “那么什么样的空间最好利用呢?”叶修问。

    “嗯?”这个问题有点唐突,毁人不倦一时没了思路。

    “答案是:路口!”叶修说。

    “靠!”毁人不倦觉得被戏弄了。路口一转弯,对方当然会暂时看不到,多么简单的一点事,这家伙非要故弄玄虚成这样,还什么空间……

    “看来你根本没听出我的意思?!币缎藓芤藕兜厮底?,“我的意思是,在路口这种环境,他们的视野里没有看到我们时,他们就得分散。有两条道的路口,就得一分为二,有三条道的路口,就得分成三队。层层剥离,最终摆脱对手?!?br />
    “嗯?”毁人不倦怔了怔。多找路口多转弯,这样容易摆脱追兵。这个方式毁人不倦也懂,但是为什么这样做容易摆脱,他倒是真没思考过。而这个道理说穿了也是这么浅沿,但是,只有在明白了这种原理后,才可以举一反三。

    路口,只是这种空间的代表。在脱离视野的情况下,让对方不得不面对多种选择,这才是这种空间的所需求的环境特点。

    “明白了这一点,跑路也要有计划性,要有目的性地把追兵摆脱掉。你有计划性吗?”叶修继续说。

    “有……”

    “说说你的计划?!币缎匏?。

    “一直向北,跳域河?!被偃瞬痪牒芗枘训目?。他这个计划只是大方向,并不是叶修所说的那种细碎到计划如此摆脱每一个人。但是,他得证明,他确实是有计划的!

    “计划不错?!币缎藁亓艘痪?,口气平淡得十分欠扁。

    “好,就从这个路口开始,跟紧了!”叶修说着,前方街口,左转。

    毁人不倦没有吭声。听这家伙瞎扯了一堆子理论,但这理论真得很要紧吗?如果真就是身后这些人,毁人不倦不需要知道自己这理论,就绕着圈跑几周也可以甩干净了。现在更关键的问题是,对方的追兵是这些人,但人手不只这些。追兵把他们的位置送出后,会有更多的小队朝着他们所在的位置聚拢。旧的刚甩,新的又遇,无休无止,毁人不倦就是因为这样才一直没办子冲出围困。

    而现在,他一言不发,他倒要看看这个把简单东西也扯出一堆子理论的家伙到底能跑出什么名堂。

    路口左转?

    这有什么稀奇的,换了自己,一样会转。

    毁人不倦一边跟着转了这个圈,一边心下想着。

    “进?!?br />
    刚转完圈,君莫笑立刻就钻进了一边的一间空屋。

    这间屋有窗,于是穿堂跳窗,换上另一条街道。

    窗户自己不知道,这一点毁人不倦得承认,不过,对方也不过是依赖了外接的电子地图,自己如果也开个外接地图,一样可以做这样的判断。

    穿堂过窗,随后又是翻上了一道高墙。

    荒野小镇的地图也不是纵横四方的规矩街道,宽街小巷死胡同,交错的也是很多。而这图既以荒野为缀名,可知并不会像个城镇那么大而繁体。事实上这片练级区绝大部分还是荒野,有建筑面积的小镇只是图中一角。正是因为如此,三大公会才能将这里看死。而且随着后援越来越多,想要避过追杀越来越难。

    毁人不倦就这样跟着君莫笑,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地感受了一下进行的路线。

    范围不大,但是,变化极多。而且并不是一味地快速跑快速跑,有些地方,君莫笑会喊住他停一停,等一等。

    对方不说,毁人不倦也坚决不问为什么。但是他隐隐已经感觉到,君莫笑,并不只是绕圈圈躲避身后的追兵,他是在和对方围追堵截的所有人周旋。他似乎是对对方的部署在心中有一定的算计。

    会有这种可能吗?毁人不倦有些骇然。

    在君莫笑带领下的跑路,也并不是完全不会和对方相遇,但是,至少一直没有撞出毁人不倦多次遇到的那种困局,三分钟的跑路,没有和人交过手。一有相遇,立刻就有别的出路可选,翻墙,跳窗,穿胡同??此莆薰嬖虻穆废咧?,却存有某些计划性,应对各种突发情况,路线中都留有选择的余地。

    空间的概念,并不只是给对方制造选择,还要时时刻刻给自己留有选择。

    突然间,毁人不倦又有所体会。

    不过要做到这些,完全掌握地形是最基本的。而毁人不倦一直以来恰恰没有重视的就是这种最基本的情报。

    “怎么样?”叶修这时候突然开口。

    “马马虎虎?!被偃瞬痪胱旎故呛苡?。

    “但至少你已经安全了?!币缎匏?。

    “你开什么玩笑,我们还没有逃出对方的包围,你一直以来只是在并不大的范围里兜圈子?!被偃瞬痪胨?。

    “哦?你有注意我们的移动路线?!币缎匏?。

    “……”

    “那你没有注意到你已经脱战了吗?”叶修说。

    “???”毁人不倦一怔,随即才发现,不知何时,角色已经是非战斗状态了,已经可以施展比跳域河还要安全的下线遁了。

    “你现在已经可以下线了?!币缎匏?。

    “你呢?”

    “我?我没想过要走啊,我还要拾荒呢!”叶修说。

    “……”

    “还不下线?”叶修转视角瞥了一眼身边还不消失的毁人不倦,“难道你对拾荒也有兴趣?”

    “那是我的强项!”这点毁人不倦很理直气壮。拾荒他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你还嫩?!苯峁⒖叹陀腥硕运灰晕涣?。

    “……”

    “看来我得给你再上一课?!币缎匏?。

    毁人不倦肺都快气炸了,居然有人敢给他在拾荒方面上课,他觉得这太可笑了。

    “你那根本不叫拾荒,你那是直接PK爆装备?!被偃瞬痪胫刚缎?。

    “呵呵,其实拾荒的人也难免想去PK爆装备,但又没有这能耐,所以只好去乘火打劫了,对不对?”叶修说。

    “当然不对!拾荒是简单地获取最多装备的办法,自己一个一个去PK,哪有拾荒收获大?”毁人不倦说。

    “没有拾荒收获大?我现在走去练级区,见人就杀,一天下来,你觉得我爆到的装备多,还是你拾到的装备多?”叶修问。

    “你……杀一天的人,禽兽啊你是!”毁人不倦说着。他发现,照这种说法,拾荒果然完全不如PK爆装备。拾荒需要机会,需要等;哪像PK爆装这样,机会全凭自己来创造在,而且很容易创造,见人就砍就是了……

    “拾荒也没好到哪去,PK至少还有点技术含量?!币缎匏?。

    “不对,这不对……”毁人不倦接连说着,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有什么不对?拾荒看起来好像比PK爆装要道德一些,无非也就是因为拾荒比较被动。但事实上呢,从意愿上来说,你们拾荒其实也是一种主动了吧?一样都是贪心装备,和PK爆装有什么差别?”叶修说,“与其猥琐拾荒,不如跳出去大杀四方?!?br />
    ================================

    第二更!收工,早睡,大家周末愉快。(。,(.c)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