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夜辉站在一旁,连同两个手下,也都很认真地看着。不过有刘皓这样的职业选手在,三人都知道他们没什么资格发表言论,于是也都是一声不吭。这边刘皓看到一半,忽然抓起桌上的手机,似是发了条短信。

    跟着手机放回桌面,随手把录相又拖回到了开始,然后在那开始沉思。

    陈夜辉三人互望了一眼,也不出声。不大会,房门推开,三人回头一看,是战队的贺铭和王泽走了进来??吹匠乱够远际堑阃反蛄讼抡泻?,而后一起围了上来。

    “看看这场比赛?!绷躔┒越吹牧饺怂底?。

    “逐烟霞的吗?”贺铭忙问。

    “先看?!绷躔┧底?,重新开始了这场比赛的录相。

    屋里一片安静,刘皓自己也没带耳麦,比赛过程只有画面,并无声音,众人都是静静地看着。直至某个地方,刚进来的贺铭和王泽脸色都是微微一变。陈夜辉这三人,都知道他们看比赛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所以远不如三个职业选手那么专心,时不时就东张西望看看三位职业选手的神情。这一变化很快被三人捕捉到了,再看比赛里,正是那??屯蝗宦读似普?,被那枪炮师一气打到死。

    比赛结束,刘皓转过头来,先和贺铭、王泽对望了一眼,这才望向另三人问道:“这一场是谁打的?!?br />
    “我啊……”那??屯婕矣ι?。

    “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吗?”刘皓问着。

    这话的意思大家都很容易理解,因为这一场比赛明显就是中间突然出了一个断层。刚开始的时候,看起来两人非常势均力敌,一副消耗战的模样。谁知道中间突然一个转折,就成了这么一个样子。出了问题,当然就是指转折的那个地方。

    结果,打这场比赛的??屯婕易约憾际且×艘⊥?,表示不太清楚。

    “开始的势均力敌不过是假象,貌似猥琐流的消耗打法,其实也不是。这是牵制流,找到机会,立刻一击必杀。如果还不懂的话,黄少天你们是知道的吧?就是牵制流的代表人物,当然把这个比作黄少天有点太抬举他了,黄少天的手法比他要高明得多?!绷躔┧底?。

    这玩家是玩??偷?,黄少天对他来说,就算不喜欢,也不会陌生。想成为??透呤值?,哪有不参考学习黄少天的。此时一听刘皓例举到这位大神,心下立刻非常了然。他这种程度的玩家,对什么打法啊风格之类的东西也不是两眼一摸黑了。自己发现不了,但听高人这么一指点,套着模子上去看,倒也觉得能看出些东西。

    “这枪炮师还有的一局是哪个?”刘皓问着。

    另一局自然是和那神枪手打的一场了。那玩家连忙出来,看了看后指出了这一场的录相文件。刘皓点开,大家又是静静围观。陈夜辉三人照旧是时不时留意三人的表情,他们看比赛看不出太多信息,倒是从三人的神情变化上可以看出不少。

    这一局比上一场还要快些。很快看罢后,三个职业选手又是对视,这一次刘皓没有急着说话,目光望向王泽,似乎是在等着他先说。

    王泽本人就是一名神枪手的选手,看到刘皓的示意后,也是立刻开口道:“对比上一场的话,这一局的手法好像又要高明一些?!?br />
    陈夜辉三人不敢打断,竖着耳朵猛听。

    “上一场对机会的把握,如果主要说是等的话,这一局看起来更像是主动创造了?!蓖踉笏?。

    “这和对手也有关系?!焙孛钩?,“上一局的对手是近身战为主的???,枪炮师具备攻击范围的优势,保持距离相耗的话,肯定是??颓樾魃弦乖暌恍?,等待是不错的选择。但这一局对手是神枪手,虽然在射程没有职业能和枪炮师相比,但神枪手也就是稍逊一点,这么点差距,想掌握好可不容易。所以再靠等的话,那就成了自己主动落于被动的位置。所以这一次,他为了占据主动,采用了自己制造机会的战略,决定也是很正确的?!?br />
    “是这样?!绷躔┨炅礁鋈说姆治龊蟮懔说阃?,“但问题是,双方明显有着实力上的差距,你觉得他用得着这样精打细算,根据不同职业制定不同策略吗?”

    “这个……或许只是出于性格上的谨慎,或者是,一种态度?!焙孛?。

    刘皓没有说话,也没有再点哪个新的比赛录相。反倒是上了网页,很快又是搜出了当初逐烟霞和绕岸垂杨的那场比赛。

    “这一场,逐烟霞是叶秋代打的?!背乱够运底?。

    “嗯,你说过的。但是,事实上,是不是叶秋坐在那边的电脑后面操纵着逐烟霞,谁也不能肯定对吗?”刘皓说。

    “是……”陈夜辉点头。

    这一场,进行得速度更快一些。双方交手没几回合,绕岸垂杨就已经被轰杀到死。但是,听过先前刘皓所说的牵制打法,此时大家在一看,立刻都觉得这一场比赛,事实上也是牵制打法的典范。只是这一场,机会出现得太多。逐烟霞这边既没有拖延去等,也还没有牵制去创造,只是在交手的几合里,突然就闪现出战机,立刻就被他给捕捉到。

    “这一场里的手法,相比那两场又怎么样?”刘皓说。

    “更加精准,每一步,可以说都已经做到了操作上的极致?!庇泄卣庖怀≈械那古谑κ址?,他们几个职业选手其实早已经讨论过了。

    “枪炮师的牵制型打法,叶秋可完全不会陌生。你们不要忘了,苏沐橙就是他一手带出来的,苏沐橙的打法,可也是典型的牵制型。只不过她更偏重于团队和配合。一般不会是场面上的主导者,所以当她单挑时,这种风格就不太明显了?!绷躔┧?。

    “你的意思,这几场都是叶秋?”贺铭说。

    “不……我的意思是,这种风格的枪炮师,是叶秋所代表的流派?!绷躔┧?,“逐烟霞身后,肯定还有一个除叶秋以外的操作者了,你忘了那一天了?”

    那一天,当然是指他们三个职业选手自信满满地跑去神之领域追杀,结果被人家的双人组合给吓退,还怀疑那枪炮师的操作者是苏沐橙来着。

    “现在这个逐烟霞身后已经出现了很多个操作者?!绷躔┧底?,“这角色的真实主人,也就是一直以来在嘉王朝公会的那位,在全明星上参加过活动的,只是一个平淡无奇的玩家?!?br />
    “嗯,这位就是兴欣的老板,我们打听到了?!蹦橇礁雒λ底?。逐烟霞是陈果的帐号,这并不是什么难打听的事。这两人甚至没到兴欣网吧,在宏泰那边就听马沉毅提到了。

    “这个正主当然就不用说了,我们想知道的就是除此以外的代打者是谁。当然这一场有可能是叶秋……”刘皓指了指屏幕上的视频说,“但其他可能另有其人?!?br />
    “对啊……那人我们也看到了??!”两位踢场的打探者立刻说着。

    “什么样的人?”刘皓问。

    两人顿时无语。因为实在是无从形容起,真的就是很平凡很平凡的两个人,没有特别的样貌,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气场。

    “我们先看其他吧!”刘皓觉得这个问题其实不算什么关键,那边关掉网络视频后,又是随便点开了一场比赛录相。

    这一场,是刺客对??偷谋热?,招招到肉,刀刀见红的一场惨烈对杀。不过十秒后,三位职业选手都已经改变了这看法,因为十秒之后已经不是对杀,而是屠杀。

    “这是……无耻流吧!”贺铭的口气中,不确信有点,此外还略有一些痛恨。

    无耻流,在场的当然都知道这种流派。多被一些高体高防的职业角色采用,道理很简单,我防高,我血多,所以我一刀换你两刀,就这样把你拼到死。像贺铭这种命比纸薄的元素法师,显然是超级不适合无耻流的,而且也比较痛恨这种打法。

    此时贺铭口中的不确信,只因为屏幕中如此拼杀的角色是一个刺客。刺客也是防低血少的职业,无耻流当然绝不适合这个职业。

    “这是你们的第几场了?”刘皓回头问那二人。

    “我的第二场了,哦不是,我的话,第三场了,不过第一场是和那网吧的一个普通人打的,我录了,但没价值,所以我就没传上来?!苯?屯婕宜底?。

    “这一场,我觉得说不上是无耻流,只是因为拿定了他的实力,所以硬凭着实力去硬扛,简单粗暴地把这一场给拿下了?!绷躔┧?。

    “这人还有一场呢?”刘皓也基本闹明白了。说对方有四人,那就是这两哥们每个人打了一场,一共八场。

    神枪手玩家指出了他那场,众人点开一看,真是相当粗暴??!这刺客完全是不理会神枪手的攻击,挺着伤害就硬凑上身去了。这是有十足的把握只要近身后就有能力击败对手。完全不担心神枪手的近战能力,也不担心对方有实力脱逃。

    “这人的真实实力……摸不太清,没有实力对等的对手做参考啊……”刘皓说。

    “只希望另外两人不是这样的打法啊……”贺铭说着。

    =================================

    第二更来啦!突然想起,算上凌晨的一句话单章,这岂不是已经第三更了?咳咳,奔去写第四更!(。,(.c)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