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了各大公会一拥而上的激烈哄抢,取得副本纪录好像也不怎么兴奋了。就好像是百米赛跑,从一堆人中脱颖而出取得冠军那才激动。如果只是一个人参赛,一个人包揽了所有名次,那真得是一点意思都没有。

    兴欣公会此时对幽暗森林副本纪录的侵占就颇有这么个意味。原本荣耀中最让人上心的副本纪录竞争,此时竟然搞得跟独角戏一样。独霸了榜单上的前十席位,虽然引发了十区玩家的阵阵惊叹,虽然让兴欣公会的成员们感到无比自豪,但是创造纪录的五人却都觉得乏味极了。

    连千成和马后炮都是。连续十次创造出纪录,让这个两个普通玩家都有些麻木。本该是兴奋十次的经历,到最后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又纪录了?”

    “嗯,又纪录了?!?br />
    如此而已,说话连感叹号都木有了。

    “接下来呢?”最恨没有挑战性的唐柔向叶修打听着。

    “没人捣乱,这样也很好,我们继续加紧练级!”叶修却是平静,先前对各大俱乐部公会毫无反应的疑虑,此时似乎是消失不见了。

    于是,副本、练级、任务,继续这些升级的必要内容。由于等级差,每天都是固定的这几个队友,好好的网游,此时像是单机游戏一样有些固化。但叶修却依然玩得认真,每天除了自己角色的练级,也会去亲自打点一些公会的事务。经常教导一下唐柔和包子入侵这两个很有前途的新人。甚至时不时关注着昧光操作水平的进步,以及他继续钻研的副本攻略。

    一天、两天……时间就这样一天天地过着,大家的等级一天天地升着,职业联赛也是一场又一场地进行着。

    自从上次那天之后,兴欣网吧依旧保留了比赛日进行比赛转播的传统,但却不再是嘉世的专场,也是专挑一些精彩的比赛来放。这样一来,果然凝聚力下降了许多,比赛日失去了以往的热闹。

    毕竟,以往比赛日的忠实观众,都是有着共同支持的队伍,于是互相看着都亲切,很有共同语言。他们这些人未必多喜欢那个大大的投影幕,却绝对喜欢一堆人坐在一起嘲骂对手、给自己的队伍加油鼓劲的氛围。

    兴欣网吧的比赛日转播能进行得这么成功,有这种氛围才是真正的关键。但现在,不再依靠嘉世战队的凝聚力,只凭借那一张投影幕,效果实在是天差地别。比赛日,遇到一些瞩目的对抗,网吧依然可以聚起不少观众,但却再没了以往那种热闹的情景。

    对此很多人都觉得很惋惜,很多怀念之前的熟客,甚至有劝陈果搞回以前的模式,却都被陈果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所幸,比赛日网吧是大不如前了,但正常的生意却没有因此而被搞坏。每天接受的客流,看起来依然和以往一样的充实。

    平静的日子过起来总是飞快。在44—46级幽暗森林的整个升级过程中,兴欣公会还是一直没有受到来自各大公会的挑战。副本纪录榜单就这么被他们独霸着。

    转眼一月已是进了尾声,却是春节将至。荣耀游戏方早已经开始宣传春节期间的活动,而春节期间的活动,历来是荣耀网游中跨时最久,奖励最丰厚,是一年一度最重头的活动。

    不过这个活动再怎么精彩,却是很难再掀起网吧生意的热潮了。

    毕竟春节的节日性质,在国内绝不是圣诞节这类节日可以相提并论的了。就连职业联盟,在春节期间也是进入一个停赛休假的阶段。平时再照顾网吧的熟客,这个时候也是各回各家,各寻团员去了。

    陈果作为一个厚道的老板,也是挺早就给员工们都放了假。

    “你呢?”最后陈果问到了今年新添的这位员工。

    “你呢?”新员工叶修反问。

    “这就是我家?!背鹿?。

    “收留我吧……”叶修果断。

    “你不回家?”陈果皱眉。

    叶修缓缓摇了摇头。

    陈果轻叹了口气,没有多说什么。这是别人的家事,虽然相处一段已算朋友,但陈果了解也不算多,她觉得自己还没资格去多说什么。

    “不错,今年过年算是有个伴了?!背鹿詈蠡故潜冉闲牢康囟砸缎薇硎玖嘶队?。

    “小唐呢?”叶修问。

    “收拾东西呢!”

    “她回家?”叶修问题问得有点古怪。

    陈果点了点头。

    “她家……哪里的?”叶修这是头一次打听唐柔的私人问题。

    结果陈果却也是摇了摇头:“不知道?!?br />
    “呃……你觉不觉得,小唐的来历,其实也挺有内涵的?”叶修问。

    陈果却只是笑了笑说:“那又怎样,反正不是坏人?!?br />
    “说的不错?!币缎薜懔说阃?,回身,继续敬业的游戏。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网吧里一个客人都没有,就听着叶修的鼠标键盘声不住地回荡着,其他工作人员也是早领了陈果给他们的新年红包,高高兴兴回家过年去了。

    陈果无聊地四下溜了两圈,随后就看到唐柔提着行李从楼上下来,陈果连忙上去帮手。唐柔却是摇了摇手:“不重呢!”说着自己就拎下来了。

    “人都走了?”唐柔左右扫了一圈网吧,目光最后落到了陈果身上,说着。

    “我还在呢!”一角的电脑背后,烟雾缭绕中举起了一只手,摇了两下,替陈果回答了问题。

    “你不回家???”唐柔也是用喊的。

    “没有空,我要忙工作?!币缎藁卮?。

    唐柔和陈果都是忍不住笑了一下,不过多少了解叶修情况的二人,却是知道这句话当然只是戏谑,不回家,当然不会是这样的理由。事实上如今这上年代,谁家里没有电脑?网吧,提供的更是一种氛围的服务。而在春节这个特殊的时刻,人人都有各重要的氛围需要去感受,喜欢来网吧玩的人,也都得暂时忍忍在屋里耍了。

    “回家别忘了练级??!可别像包子一样,一个活动完了,就被甩开一大截?!币缎抟彩侵沼诜畔铝耸滞返摹肮ぷ鳌?,走过来语重心长地叮嘱着准备出发的唐柔。

    “知道了……”唐柔笑着回答。

    “来,红包收着?!背鹿萆洗蠛彀?。

    “谢谢老板,新年快乐?!碧迫嵝Φ酶永昧?,毫不推辞地就收下了。

    “我的呢?”比起毫不推辞,还有主动要的。

    “你急什么!”陈果翻白眼,不给。

    “我连家都不回了,这个都算加班费的吧?”叶修问。

    “小唐我帮你叫车?!背鹿苯影岩缎尬奘恿?。经过一月的磨合,对叶修的水平陈果依然是无比钦佩的,但崇拜、敬仰,这些情愫真的是一点也没有了。

    “路上小心??!”叶修也出来向唐柔挥手送行。

    “新年快乐!”唐柔朝叶修也是挥了挥手,钻上了停在路边的出租车,而后在陈果和叶修的目送中行远了。

    “好冷??!回去吧!”叶修缩了缩脖子招呼陈果。

    “嗯?!背鹿α松?,两人一起回了网吧。

    “还开吗?”叶修指了指网吧的大门。

    陈果望了一眼:“反正也没事,开着吧!”

    “圣诞节还有棵树呢,春节不需要布置点什么?”叶修问。

    陈果很是怔了一怔:“这个……我没想过?!?br />
    “太没有常识了吧?”叶修说。

    “我一直是一个人,懒得弄?!背鹿?。

    “呃,今年不是了,我看天气不错,不如我们也去置办点年货?”叶修说。

    “天气不错?刚才是谁说冷的?”陈果问。

    “冷是因为穿得太少?!币缎蕹迳下トス思馓紫吕?。结果被陈果呆呆地看了很久。

    “你没有第二件外套了对吧?”陈果说。

    “真相了!”叶修说。

    “我说你只是从马路对面搬过来吧?懒成这样了!什么都不拿?”陈果说。

    “你搞清楚,我可不是看好要来这里当网管才退役辞职的!”叶修说。

    “那你的东西呢?”陈果问。

    “大概……在苏沐橙那里吧?”叶修问。

    “哎哟!”陈果立刻高兴了,“我去陪你都取回来吧?去几百趟都不要紧?!?br />
    “没有什么要紧的东西?!币缎匏?。

    “那不重要?!背鹿匀桓驹诤醯匾膊皇且缎薜亩?。

    “追星是吧?不要急啊,最近她也放假,哪天约过来玩好了?!币缎匏?。

    “哪天哪天?”陈果忙问。

    “你想哪天?”

    “每天!”

    “……回头我问她?!?br />
    “好,现在去置办点年货?!背鹿彩抢淳窳?。

    收拾了一下后,两人一起离开了网吧。

    “我说……你只有一件的,不只是外套吧?”陈果开始八卦。

    “你想说什么?”叶修斜视。

    “你换洗过吗?”

    “看在你我作息不一样的份上,我原谅你的观察力如此差劲?!币缎匏?。

    “但我好像没见你出去买过东西???”陈果疑惑。

    “淘宝啊亲!”

    “……”

    =====================================

    第二更!稍后第三更!400章后,本书将进入一个新阶段了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