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办年货的陈果不改她奔放的性格,传统的、新潮的;装饰的、食用的;有用的、没用的。只要喜欢,也不还价,立刻掏钱,而后朝着叶修这一指,笑容满面的年货老板们,说着“新年快乐”、“恭喜发财”一类的祝福,就把大包小包地全塞到叶修手里了。

    陈果背着双手,趾高气扬地在前面走着,想想后面叶修气喘吁吁的模样,已经肯定了这次新书的充实。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怎么卖啊老板?”陈果决定更加充实一些,到了又一个摊位,全没看清上面卖得是什么,指着几个顺眼地就问上了。一边问着,一边得意地回头看了一眼身后。

    结果……没有!本该一直跟在身后的叶修,居然人影不见。就在刚刚付钱拿货的时候,陈果还清楚地记得叶修就在后边跟着来着。

    明天就是年三十了,临到今天才来大肆置办年货的人真的不算太多,不过也不能说很少。陈果努力踮脚看了看,也实在没有发现叶修的踪迹。只好不顾刚刚问过价的东西,从原路返回来找。

    结果没出几步,就被气得呛了一下。这叶修就在刚刚他们买过年货的摊位旁边,不知从哪里借来了个小马扎,正坐在上边悠闲地抽着烟。新置办的东西被他随后堆在一边,看起来,倒也像是一个摆小摊的。

    叶修眼神不错,倒是很快看到了陈果,朝她很热情地挥了挥手。

    陈果黑着脸冲了过来,却不知说什么好??纯吹厣夏且欢?,陈果这才发现东西确实有点多了。说不让休息吧,确实很没有人性。

    “够了吧?”叶修却是如此说着,很谦虚,这些东西,过五个春节都绰绰有余了。光是对联,陈果看这个也喜欢,那个也喜欢,最后一路下来,竟然一共买了七副。叶修算了一下,兴欣网吧的大门,卫生间门,他和陈果唐柔居住的套间的房门,然后里面两间卧室的门,他那小储物间的门,再加上卫生间门,全部都贴上一副的话,那倒是刚刚好。就是不知道陈果是不是这样算的……

    “提不动了?”陈果问。

    “当然?!币缎薏皇翘迫?,果然承认,绝不死扛。

    “那行,咱回吧!”陈果一边说着,一边却也是弯腰下去拎了些东西起来。

    “早该走了?!币缎蕹こ隹谄?,拎起剩余,采购结束,打道回府。

    等回到兴欣网吧,大冬天的两人也累出一身汗。陈果进门就连忙找了个最近的座位坐下大喘气去了,再一回头,叶修也是扔下了东西,人却不知去向了。

    “人呢?”陈果正嘀咕,却听到身后有声,回头一看,却是有人进了网吧。外面阳光晃了一下,陈果一直也没看清来人,只当是客人,连忙起身要去迎一下。结果这一站直,看清后立刻一怔,脱口出:“你搞什么?”

    进来的人赫然是叶修,只是西装革履,弯曲的手臂上搭着件呢子大衣,风度翩翩得让人有些目眩。听到陈果说话,人也是一怔,但很快还是带着礼貌的微笑:“请问,叶修是不是在这里,或者说,是叶秋?”

    陈果诧异了。

    当看到叶修这样的个扮像出场的时候,她心底的第一直觉是认错人了。而这人话一出口,陈果赫然发现,她真的是认错人了。

    毫无疑问,这个人和叶修长得是极像,几乎是一模一样。但是,神态气质却是很一样,更重要的是发型,还有体型,却是都有一些差别的。

    叶修悄然溜出去换个装吓她一跳她可以相信,但就这么一会的时候,理发塑身那可是绝对没有可能的。

    “你是……”这个问题,陈果觉得可能已经不必问了,长得几乎一样的两个人,还能有什么可能。

    “我是他弟弟?!崩慈俗晕医樯?。

    “双胞胎?”陈果问。

    “是的。请问你是?”

    “哦,我是这里网吧的老板,叶修是在这里没错?!背鹿?,“刚才还在,现在……叶修??!”陈果大声叫了一下。

    “厕所??!”同样响亮的回答。

    “唔,他在那里……”陈果朝网吧卫生间的方向指了一下。

    “我等他?!崩慈说愕阃?。

    “随便坐?!背鹿彩堑懔说阃?。

    来人却只是随便走了几步,而后很随意地问道:“这么说,他在这里用的是叶修这个名字?”

    “是??!”陈果说着却是到了饮料柜前,拉开门后展示给来人看:“喝什么?”

    “芬达,苹果的,谢谢?!?br />
    陈果取下瓶芬达,直接扔了过来,自己也是随手抽了一瓶,一边拧开一边问:“你怎么称呼???”

    那边这位却是被陈果直接砸饮料过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好容易接住后还在回味,听到陈果问话,连忙回神,应声道:“我叫叶秋?!?br />
    “哦?”陈果一怔,“你才是叶秋?”

    “我一直就是……”

    “那他是借了你的名字?”陈果问。

    “是的,顺便还包括我的证件?!?br />
    陈果有些发怔,话题暂时中断,就听得卫生间那边传来隐约的冲水声。而后是房门开关的时间,叶修趿拉趿拉走了过来,一看到站在进门没几步的叶秋,立刻“咦”了一声。

    “找你的?!背鹿?。

    “很显然?!币缎薜阃?。

    这两人一起出现在眼前,陈果更是可以分辨出来了。诚然,五官上这两位真的可以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但是除此再没有任何相近的地方了。

    一边的衣着讲究,一边是两月以来一直反复穿的一件外套。洗没洗过,因为作息不同,陈果真没注意到。

    一边的仪容打理一丝不苟,另一边呢,只是出门采买了点年货,就已经一脸风尘仆仆的样子。

    再看站在那边的姿势,这边是标枪一样笔直,连手臂弯曲的弧度看起来都很讲究。这边这位……陈果不忍去看了,这货出来的时候好像裤子没有穿好吧,一边走来一边正在低头弯腰拍打着裤线。

    “你怎么来了?”陈果就看到叶修这么东倒西歪地走了过来,和截然不同的弟弟打着招呼。

    “来接你回去过年?!?br />
    “谁说的我要回去?”叶修问。

    “你不回去做什么?”

    “我要加班??!”叶修说。

    陈果立刻又发现两人一个极其不同的地方:说话的语气。

    叶修的语气,最气人的就是那种理所当然、理直气壮的口气。虽然陈果承认大部分时候,他说的的确是对的,的确就该是这样的,但是,这样的口气依然很有让人踩的冲动。反之他这个弟弟,说起话来就很讲究,很有分寸,礼貌,含蓄,让人挑不出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无论是谁,和这样的人聊天都不会有什么不愉快的感受。

    “介绍了吗?这是我老板?!币缎薨殉鹿樯芨肚?,“就是她安排我加班的?!?br />
    “是吗?”叶秋脸带疑惑地望向了陈果。

    “他主动申请,我批准的?!背鹿喜槐澈诠?。

    叶秋的目光立刻转回到叶修身上。

    叶修却露了个无奈的表情:“我不回家啊,就和每年都一样的,问什么为什么?”

    “不一样啊,今年你不是退役了吗?那还在外面漂着干什么?”叶秋说。

    陈果心念一动,突然想起那一晚她和唐柔的猜测。叶修的退役,真的是他的家族在幕后施压的吗?这不,刚一退役,家里立刻就想把他给弄回去了。

    “退役不代表什么,你外行人不懂?!币缎匏?。

    “退役……就算复出也要一年吧?”叶秋说。

    “哟,这个也知道?”

    “这一年你总归是没事做的吧?不如回家里休息休息?!币肚锼?。

    “在哪里都一样可以休息?!币缎匏?。

    “其实老爸的身体最近一直不好……”

    “老梗了我说……”

    “好吧!其实是老妈……”

    “你再编!”

    “小点死了!”

    “差不多了,已经活得够久了!”叶修冷漠。

    陈果都有些听不下去了,不过觉得还是要弄清楚:“小点是谁?”

    “一条狗?!币缎匏?。

    “……”陈果突然发现,亲兄弟不愧是亲兄弟,双胞胎不愧是双胞胎,这两个人,似乎在某些地方有些骨子上的一致,具体,还待进一步的观察。陈果想着,退开两步,坐到身后的座位上,喝了两口饮料,进入认真地看戏模式。

    “要不要录下来呢?”陈果摸着口袋里的手机,甚至这样想了一下。

    “你真该回去了?!币肚锛绦八底?。

    “嘿……”叶修笑了一下,“我回去,你好跑出来是吗?”

    一直连手臂的弯曲都保持得那么有风度的正牌叶秋,心里似乎是真的起的一下波折,陈果见他突然一个箭步就已经跨到叶修面前,伸出双手就把叶修的衣领给揪起来了。

    陈果一惊已经站直了身,跟着就听到叶秋在那气道:“你这个混账哥哥!当年偷了我精心准备的行李逃出来,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应该说是我及时发现了弟弟企图离家出走的幼稚行为,不惜以身作则当反面例子来教导才对?!币缎匏?。(。,(.c)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