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游的办法未必十拿九稳,但是在目前来说,在千波湖里当猎人的叶秋众公会真的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不如先如蒋游所说,把眼前这一关忽悠过去再说,日后不行再翻脸,反正公会斗争中这样的都是常事,大家都心照不宣了。

    已经打定主意从视不理的蓝河,却没想到自己躺着还会中枪。最后大家讨论后决定,由蓝河出面去和叶秋交涉,将目前这个情况给和平处理了。

    “毕竟你和他打交道最多最久,比较了解嘛!”蓝河先前自己说的话此时又被众会长栽回到他脑袋上了。

    “去吧”连自家的上司春易老都表态,显然也认为蓝河是最合适的人手。

    蓝河自然很是郁闷,因为这差事根本就不是说说那么简单。

    你想杀的时候,就去杀人家;杀不过的时候,就去和人家说咱不杀了……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虽然蓝河眼中的叶秋并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主,但问题是这次退让也不过是众公会的一个权益之计,还留有后手的,蓝河倒是不信叶秋看不出来对方这点花花肠子。就算看不穿众公会的阴谋,也总会意料到这是个拖延时间的办法。毕竟,千波湖这样的地理优势并不是每个等级阶段都有可能遇到的。忽悠着撑过这一等级阶段,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我没有把握?!崩逗犹钩?。

    “没关系,这世上本就没有百分百的事,尽力而为吧!”众公会们语重心长地说着,郁闷的蓝河只想骂娘。这帮家伙嘴上说的漂亮,自己真要论不下来,他就不信这些人还会这么和善,没准日后翻账就会把这一脏水泼到他们蓝溪阁身上。这个道理,蓝河不信春易老不明白,他搞不懂怎么春易老也愿意让他来揽这破事。

    “我搞不定?!崩逗蛹岢?,打定主意不肯退让。

    “蓝河兄这就不对了,大家又不是说非逼你谈成不可,只是觉得你机会比较大,你试也不试就这样说,这太寒大家的心了?!?br />
    蓝河冷笑不语。这在神之领域都是互相咒骂撕杀,专往心口上互相捅刀子,捅得越深越开心的主,此时居然跑来说什么“寒了心”,蓝河只觉得想笑。

    看蓝河没反应,众人又是调转枪头,开始游说蓝溪阁的会长春易老,显然是试图让春易老发话让蓝河去。

    春易老在消息聊天里向来寡言,也不多言语,就是小窗给蓝河发来一个问号。

    “搞不定?!崩逗右坏忝怀僖?。

    “搞不定?!庇谑抢逗泳涂吹阶约悍⒊龅南⒆鄞哟阂桌夏欠⒔颂致圩?,严重怀疑会长大人只是鼠标拖了一下。

    这人死活不依,众会长脾气再大也是没奈何,只能是阴阳怪气地说点嘲讽的话。但这些人本来互相就不是一家人,这点怪话算得了什么?平时互相说的多的,真的是一点杀伤力也没有。众人说说也觉得没意思了,只好再推人选。

    “要不就夜度寒潭兄弟去吧?纵观第十区,除了蓝河会长,你们霸气雄图和君莫笑算是打交道最多的,想必也是很了解?!卑倩ü鹊谑幕岢け车频崃烁鋈搜?。

    夜度寒潭一脸黑线,不过他的老大蒋游却是站出来替他说话:“诸位……我们公会的背景,和叶秋之间肯定是充满火药味的,让我们去,恐怕反倒是弄巧成拙?!?br />
    这话倒是有理,不过真要让夜度寒潭来说,他们虽然是后来才知君莫笑是叶秋,但叶秋可是早看到他们是霸气雄图。一直以来打交道,夜度寒潭从来没有感觉到因为双方背景的死敌关系而让叶秋对他们另眼相待。所以理是这么个理,但真实情况却非这样。

    不过夜度寒潭当然不会这样去说。事实上他真实的念头,那和蓝河完全一样,他也觉得这事难开口,难搞定,才不愿意去当这个枪头。

    于是这个人选又是不依,众人都是无奈,最后直接点名蒋游:“蒋大会长,这个计划可是你出的,那你说谁才是最合适的人选,别说是蓝河了,人已经表示不肯去了?!?br />
    “要不,咱投票?”蒋游搞民主。

    “投票?这要投出来某人,还会反对吗?”有人说着。

    “反对?!崩逗油耆缓?,直接对号入座,众人纷纷发着无奈的表情。

    蒋游一看,自己这伟大的计划居然在这个地方要搁浅了。其他公会的人他是指使不了,蓝河打死不去,那么再搞这种投票的话,毫无疑问会是他们家的夜度寒潭。既如此,蒋游决定干脆就爷们一把。

    “夜度,就你去吧!事成不成,没人会怪你。咱今天就做个约定,这事谈成这样,全依着夜度寒潭,谁也不许有怨言,怎么样?”蒋游说。

    “就这样,就这样?!辈簧倩岢た几胶?。

    “截图为证?!苯嗡底?。

    “截图为证?!敝谌艘彩潜硎就?,这事再拖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大家也不想在这上搞什么借题发挥了,赶紧过了这一关就得。

    于是,夜度寒潭苦逼地被选为了谈判代表,被派上前线去和叶秋谈判,争取和平解决此事。

    “大神……”夜度寒潭却是不像蓝河那么固执坚持,被蒋游指派后,只好是硬着头皮上了。

    “啥事?”叶修这边的回复神速,显得很悠闲。

    “咳咳,商量个事呗?”蒋游说。

    “你说呗!”叶修回道。

    “咱不打了行不?这次我们认栽了!”夜度寒潭想了想,觉得还是直截了当吧!绕弯弯他觉得自己恐怕也不是人家的对手。

    “哦?行??!”叶修回道。

    “多谢?。?!”夜度寒潭没想到对方这么痛快,激动的两眼冒星星。

    “割地还是赔款?”叶修又回道。

    “什么?”夜度寒潭下意识地回了一下,但完了自己一琢磨,头上汗下来了。

    “割地就是千波湖就让给我们练级啊,赔款的话就老样子,我开材料清单啊!”叶修回复着,而这个答案,已经被夜度寒潭预料到了,汗都已经流完了。

    “这这这,不至于吧……”夜度寒潭根本就没有什么谈判思路,完全是在说废话。

    “投降嘛,不都是要割地赔款的?让你们二选一,很人性化了呀!”叶修回道。

    夜度寒潭苦闷??!虽然说了让他全权负责,但他觉得自己真要把这样的条件给依下来,截图为证恐怕都不好使。不过一想到截图为证,夜度寒潭也有主意了,干脆也把和君莫笑的聊天记录给截了下来,干脆利落地往讨论组里一发。

    “诸位怎么个意思?”夜度寒潭机智啊,他不当谈判代表,改当传话筒了。

    君莫笑开的材料清单……这个玩艺第十区的公会会长们几乎都接触过了,但神之领域来的好多总会长却是不知,皱着眉纷纷在问:“什么玩艺?”

    “很简单,就是他有条件嘛!”蓝河现在倒是有闲情在这给大家解释。

    众人现在显然对蓝河分外没有好感,都不去理会,只是听着一个另一个第十区会长简单地说了一下。

    “把千波湖让给他们?靠,他们公会一共不就五个人到40级,还有两个是五天后才能加入的!”有会长怒。

    “不如先让他开材料清单来看看?!甭硖の鞣缢底?。

    “是啊,先看看清单呗!”烟雨锁楼也说。

    第十区的会长在此时都一致选择了沉默,他们就不会说看清单的话。因为他们可以预料,清单一定也是惨无人道的。总会长们一定会大开眼界的。

    夜度寒潭也不磨蹭,立刻去找君莫笑说能不能开个清单看看。

    叶修当然料到他们这里一堆人在商量。之前交过手,有多少公会参与他也是心中有数,当即也不含糊,麻利地就开了一份厚厚的清单过来。那速度之快,让夜度寒潭怀疑他是不是早就已经准备好了。

    “我靠!他怎么不去抢??!”

    果不其然,清单被截图回讨论组后,刚从神之领域来到第十区的几位总会长统统风中凌乱了。

    “坦白说,他一直以来赚材料的方式,远远好过去抢……”蓝河吐槽王附体。

    “这个……这个……”烟雨锁楼看那清单截图,“这个”了半天,愣是没说出下文来。

    “不过大家细算一下,如果由我们几家来均摊的话,这份清单倒也在我们的承受范围之内?!崩逗铀底?。

    “蓝河,你到底是哪边的!”有人果断开始怀疑蓝河的立场。

    “我只是帮大家认识他的风格而已。他从来都是这样,会让你很肉痛,但是又不会逾越你的心里底线……这一点有感受的不会是我一个人吧?”蓝河说。

    第十区的会长们多少已经有些习惯了,但神之领域来访的总会长显然大多受不了这胁迫。

    “不管了!”先说话的是之前“这个”了半天的烟雨锁楼:“我还就不信了,千波湖那么大,他也就那么几个人而已,还真能控全场了?”

    “烟雨兄说的是!”一直和烟雨锁楼聊得比较来的马踏西风也是当场表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