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把三个小副本的榜单逐一点出来看了一遍后,回头问向了黄少天。

    黄少天立在他身后,抬手摸了摸下巴后摇了摇头:“这些本太久没玩过了,光看记录看不出什么。刷出记录的人认识吗?有什么特别的?职业,装备,都知道吗?”黄少天说了两句后却是望向了春易老。

    “哦……关键是这个人,君莫笑?!贝阂桌现噶酥溉霭竦ザ加谐鱿值拿?。其中冰霜森林是排位第二的,埋骨之地和流离之地都是高挂榜首。

    “这人怎么了?”黄少天问。

    “这人的角色没有转职,是散人,另外手里的武器很古怪,是可以随意变换武器造型的,然后施展各职业的低阶技能?!贝阂桌纤底?。千机伞的秘密是根本没法藏的,所以叶修也没想着去怎么掩饰,像蓝河这些打过交道的高手玩家,大多都已经看出名堂了。

    “哦?竟然会有这样的武器?”喻文州听到这关注度又是提高了不少。之前的话,多少也是看出了春易老的来意,所以客气地应对一下,这一下却是的确有了令他关心的东西。

    “这样的武器肯定是自制的吧!听起来倒像是专门针对散人做的?!被粕偬焖?。

    “散人……”喻文州显然也是知道这种玩法的。

    “如果确实的话,这把武器倒是真能完全发挥出散人的特点了。早期的散人,因为武器的切换冷却以及高负重,在攻击的连续性上是有许多缺陷的,并不能把多职业的低阶技能完美串联在一起,这样一把武器的话这个问题倒是解决了。而且如果它拥有银武属性的话,伤害输出就会比橙武还高,加上散人职业的技能连贯性,拥有这样一个角色的队伍输出能力自然比寻常队伍要高出一些,这人的确是个很关键的角色?!被粕偬焖底?。

    喻文州点了点头,显然是很赞同黄少天的看法,随后又看了看君莫笑队伍里的其他队员:“那么其他人呢?”

    “这三人是君莫笑队伍的固定队员,一个是战斗法师,一个是枪炮师,还有一个是流氓,三人水平都相当高。另外一个位置,好像没有固定队员,冰霜森林这里,这个是霸气雄图的人,埋骨之地这个流木,是个???,当时是加入了我们蓝溪阁,没有说过话,而且那天刷完记录之后就再也没有上过线;最后这个一寸灰是这两天刚刚出现的,目前还不清楚来历?!?br />
    “冰霜森林嘉王朝的这支队伍呢?”喻文州问道。

    春易老连忙介绍了嘉王朝队伍的五人职业,这些他们都是做过调查的。

    “很明显是代打啊……新区新人玩家,没能力刷出这么高的成绩的?!庇魑闹菟底?。

    “我也这样想?!贝阂桌纤?。

    “而且可能还不是普通的代打。你看埋骨之地这个副本成绩的时间,正好是在我们和嘉世战队比赛的前后刷出来的。嘉世的副队长刘皓在那天的比赛中多次出现极其低级的失误,状态出奇的差,看来这家伙是跑去新区打副本分散了注意力??!”喻文州说。

    “不会吧……这么个小副本,职业选手还不是随便就刷个记录出来了,他至于影响到对比赛的注意力吗?”春易老说。

    “这个埋骨之地的副本成绩不寻常的,少天你觉得呢?”喻文州说着。

    黄少天点了点头:“埋骨之地的这个成绩已经不只只是技术问题了。这样的成绩光有技术也刷不出来。新区这个阶段也不可能有太多华丽的装备,所以只可能是有了比以前更加优秀的副本打法,提高了通关速度?!?br />
    “不愧是黄少啊……”春易老此时也忍不住惊叹了,就这记录成绩他们也看过不知多少遍了,却根本都不敢下什么定论?;蛐硪仓挥谢粕偬煺庋际醵ゼ?,又有着惊人判断力的大神才敢这么自信地给出答案。

    “这么说来,嘉王朝的记录是刘皓在代打,而且还为此去研究新打法,耗费了许多精力,这才在比赛中状态不济?”春易老总结着。

    “恐怕不只,这家伙,或许不是去研究新打法,而是去偷新打法……”喻文州说。

    “???”

    “这个新打法的记录先后出现了三次?!庇魑闹萸昧饲闷聊凰?,“两支队伍,这么巧正好都研究出了新打法?注意君莫笑他们的第一次记录,队伍里有一个叫离恨剑的人,但在被嘉王朝超越后,他们的队伍中这个叫离恨剑的不见了,又换了个叫流木的。这两个角色不同职业,所以应该不是同一个人。这个副本里,??鸵裁挥斜瓤窠J慷喑鍪裁从攀?。如果说是因为??偷耐婕冶瓤窠J康恼馕凰礁叩幕?,那么第一次的时候为什么不直接让这个??屠??所以很大的可能是,新打法是君莫笑研究的,这个狂剑士离恨剑是嘉王朝这边混入他们队伍的,在跟着他们学到新打法后,回去带领导嘉王朝的人又重刷了记录,君莫笑这个时候当然是不可能再找到离恨剑这人帮忙,所以才又找来了流木这个????!?br />
    春易老目瞪口呆,从这里竟然可以看出这么多他想都没有想过的东西。

    记录出现的时间,嘉王朝公会的背景,联赛中刘皓非一般的糟糕表现……喻文州居然留意到了这么多的细节。这位蓝雨的队长,显然并不如外界所说的只是一个很会团结队员的温和的人。这样的观察力和判断力,根本就不在黄少天之下。不,或许比黄少天还要强。至少此时,黄少天都没有做出这样大胆的推断。

    “队长你也太夸张了,构思呢吧你这是?!狈堑挥型贫?,黄少天还在对喻文州的推断产生怀疑??稍诖阂桌峡蠢?,喻文州的这些推断细细入扣,大有可能。

    “刘皓难道疯了,一个新区的副本他会下这么大功夫?”黄少天的话怎么可能只有这一句,这还接着说呢!

    “呵呵,说的是??!所以这当中或许还有一些其他特别的原因,导致他对这个副本记录异常重视。先前的冰霜森林就有和君莫笑对刷,之后甚至做出混入君莫笑队伍刺探情报的举动,看来也是很重视这个君莫笑??!能让职业选手都令眼相看,君莫笑也差不到哪去。我有一种感觉,刘皓对君莫笑是有着知根知底的了解的。他的行为在针对的掩盖下,藏着的是恐惧、认可和信赖。因为害怕,他要跑去刺探对方的情况;因为认可,他偷回对方的打法就直接使用,因为他相信对方的打法已经是最佳的选择,不会有更优秀的战术?!?br />
    春易老惊讶的嘴都合不上,分析竟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吗?他不由地望了一眼和他一起的听众黄少天,却发现黄少天却没有因此露出丝毫惊讶的神情,看起来依然是挺平静的。

    “果然是黄少……”春易老又忍不住感慨了一次?;蛐砘嵊幸恍┤艘蛭粕偬斓幕梆炀醯谜馊瞬还怀廖?,但事实上,作为联盟中最出色的机会主义者,黄少天绝对是非常沉得住气的人。

    只有沉得住气,才能在赛场上敏锐的观察,把握最佳的时机。

    “所以说,想知道君莫笑是什么来头,直接打个电话问问刘皓就清楚了。刘皓的电话,我这应该有的……”喻文州一边笑道一边摸起了口袋,但很快却又恍然:“哦,手机没带?!毖盗肥也恍泶只?,这是很多俱乐部都有的规定。

    春易老期待着,期待着能知道这个答案。他当然希望喻文州能主动一些,不过看到喻文州没有摸出手机,却也没有要去取的意思时,春易老有点失望。他当然不敢支使这位战队的队长,但此时此刻,也说不得要拜托一下了。正准备开口,却见喻文州拍了拍没装手机的空口袋后笑了笑说:“其实刘皓又针对,又害怕,又认可,却又信赖的人,不用问也已经知道是谁了?!?br />
    “是谁?”春易老脱口道。

    “叶秋?!庇魑闹菟?。

    “叶秋大神……”春易老实在已经不知道该摆出个什么样的表情才能展示他此刻心中的惊讶了。

    “少天和叶秋最近有联系吗?”喻文州问。

    “没有啊,那家伙从退役后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或许已经被外星人绑架了吧!”黄少天说。

    “他不用手机的对吧!”喻文州说。

    “嗯?!?br />
    “现在看起来,是被外星人绑架到第十区继续玩荣耀去了啊……散人君莫笑吗?或许哪一天就又突然在比赛里看到也说不定呢!”喻文州说。

    “……”春易老觉得自己应该是有很多话要说的,却又好像理不出思绪似的不知从何说起。这喻文州和黄少天,对于这个惊到人的结论却都没有什么过大的反应。喻文州若有所思了一下后,抬头看了看训练室的挂钟,突得站起了身。

    “吃饭了?!庇魑闹菟?。

    “嗯嗯,吃饭吃饭。来来,大春一起去。餐厅在哪知道吗?我带你走??!”黄少天过来单臂搂着春易老就把他拖出去了。

    =======================================

    第一击!今天晚上将是三连击,准备好颤抖吧!哇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