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易老的决定让所有人都呆住了。

    “代替”这个词,此时此地出现显得十分敏感。大家当然知道春易老表面上的那层意思,但是内里的,是不是意味着从此开始,五大高手的地位真的要进行一次更替?

    论实力,绕岸垂杨高过蓝河,能看出这一点的,已经并不只是春易老一个人。但是,五大高手的这个高,从来就不是只用技术来决定的。蓝河在公会的人缘,远非绕岸垂杨可比。

    但在此时春易老突然说出这么一个决定后,众人却都只是一怔,没有人上来多嘴说话。大家毕竟只是猜测,还不敢肯定春易老真的就有这种深层次的暗示。

    而大喜过望的,无疑是以绕岸垂杨为代表的这一伙人。他们虽然不敢肯定春易老是否有抬他们上位的意思,但至少这是重要一步。代替蓝河,在第十区这个看似非常难缠的副本记录里做到蓝河认为不可能做的事的话,孰优孰劣可就有着一目了然的观效,他的呼声必然又会高出很多。再加上蓝河这次的退缩引发了很多人的不满,没准连一些素来向着蓝河不怎么待见他的老骨干都会被争取过来呢!

    绕岸垂杨那叫一个激动,正准备上前表态,却听到蓝河静静地道:“君莫笑他们,刚刚四个人,只是四个人,四个30级的,没有MT骑士,也没有牧师,完成了炎女巫的首杀?!?br />
    “这就是你动摇的原因?”春易老说。

    “这个,从一方面进一步印证了他的实力。但更主要的还是我突然发现他的行为其实都很顺理成章,是我们单方面的从我们需求的角度认为他不应该如此。抛开这种态度,这本就是游戏设定下的合理竞争?!?br />
    “那么我们现在去刷记录当然也是合理的竞争了?!?br />
    “这个当然……但是,从我们对记录志在必得的角度来说,这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崩逗铀?。

    “好不好,试了才知道!蓝桥你宁可相信那个什么君莫笑,也不愿相信自家兄弟的实力?”绕岸垂杨好容易迎来一次机会,真怕春易老被蓝河给说服,连忙又去挤兑。

    蓝河沉默了好一会,终于开口:“实力……不是因为相信就会有的?!?br />
    “不错。从四人越六级杀野图BOSS上来看,君莫笑的实力的确要胜我们一筹?!贝阂桌纤?,“但是,流离之地这种被打烂的副本,实力的发挥也总有一个极限,我敢说,就算是下来一只职业战队,在这种低级副本的表现上,也只会和我们在伯仲之间。他们能做到的,我们一样能做到的。他们能做到而我们做不到的,在这个副本里一点用也没有?!?br />
    “说得对!会长,我们出发吧!”绕岸垂杨激动道。

    “先让蓝河帮你联系个账号卡吧?”春易老说。

    “哦,蓝桥老大,麻烦了?!比瓢洞寡钚ψ潘?。其实昨天他就萌生了要去第十区表现一下的念头,第十区的账号卡,他自己已经搞到了一个,不过此时却终于不用表现出来,由得蓝河去准备吧!

    “还有最后一点!”蓝河想说的却还没有完全说尽,“君莫笑的职业是散人,这是职业战队中也不存在的,这是一个变数,我们无法预料?!?br />
    “既然是变数,为什么就一味地相信这是对我们不利的变数?”这次却是绕岸垂杨抢着回了蓝河,“更何况,散人这种玩法,不是君莫笑发明的吧?早在N年前就有了,如果真这么有利的话,是不是所有副本记录都是有这个职业的参与创造的呢?说起来,流离之地这个副本的记录比散人还要久远???不过好像各大区的记录队中,都没有散人这个职业???散人这么厉害,能打出没人破得了的记录,那怎么没有流传下来?”

    绕岸垂杨这个家伙也确实做了功课,特意研究了各大区的副本记录和副本队。

    “散人毕竟是很多年前了……”蓝河的解释已经越来越显得无力了,周围的兄弟甚至有些不忍心听下去,他们都不明白蓝河这一次为什么会这么固执。

    “老蓝,算了吧!”有人开始悄然给他发来消息。

    “就让会长他们去试一下?!?br />
    “先拼一下再说,不行再想别的办法?!?br />
    “好了就先这样吧!”春易老也终于放话,“蓝桥你再准备个??驼撕虐?,白天我们再来刷一下记录?!?br />
    蓝河无法再说什么,只能默默地答应下来。

    白天,同样是下午三点多,蓝溪阁神之领域出去的五人队再次出现在了第十区。只是??偷牟僮菡呋怀闪巳瓢洞寡?。

    笔言飞他们几个都是不言语,对于昨天蓝河的固执,他们有些不高兴。不过对于绕岸垂杨这个嚣张的新一代高手,他们同样也不怎么喜欢。只不过,这人的实力在蓝河之上,有他加入,刷记录的能力的确要提高些许。

    “各位老大,咱们这就去吗?”绕岸垂杨却是精神抖擞。

    “走吧!”春易老也不多话,几人到了流离之地,开始刷记录。

    小本,又熟,基本指挥也没有太多话说,一路推杀过去都是十分沉闷,直至到了最终BOSS托亚,因为需要配合来提高成绩,相互之间的提醒才多了一些,即便如此,沉闷的气氛却依然不减,好像只有绕岸垂杨一个人精神百倍,其他三人都有些没精打采似的。这一趟刷出来,最终的成绩与原记录还差着稍许,相当不令人满意。

    “几位老大,随便打打这成绩了,多磨合一下肯定更狠??!”绕岸垂杨这小子倒也不泄气,很有斗志地说着,却是在给几人打气。

    “你们三个过来?!贝阂桌洗耸弊叩搅艘慌?,却是召呼笔言飞、入夜寒、曙光旋冰三人过去。

    绕岸垂杨一怔,这回避他的意思也太明显了吧,这些家伙是想私下里说什么??!绕岸垂杨心里郁闷,却也不好表现出来,一个人在副本口外无聊地打着小怪,耳机声音调到了最大,强忍着快被流氓小怪们的叫骂震得耳聋,却还是没能听到那边四个人在有嘀咕什么。

    “你们三个怎么回事?”春易老语气严肃。

    结果三个角色一个脑袋转左,一个转右,一个望天。这种动作却是可以用转换视角的操作做出来的。

    “我说,你不会真的怀疑蓝桥吧!”转头朝着左边的入夜寒说着。

    “废话,怎么可能?!贝阂桌纤?。

    “蓝桥的话并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的?!钡诙鏊祷暗氖峭斓氖锕庑?。

    “我知道?!贝阂桌咸玖丝谄?。

    “但就是对他那么肯定的态度感到不爽是吧?”望右边的笔言飞说。

    “SB,你以为我是你吗?”春易老说。

    “哦?”

    “无论如何,我们都只能走这一步?!贝阂桌纤?。

    “怎么讲?”

    “真如蓝桥的意思,直接向君莫笑选择的妥协的话,未免太轻率了,这要传开了去,公会的人会怎么想?有绕岸垂杨那帮小子在,很可能借机搞出一些乱子来。所以我们绝不能在这个时候突然向君莫笑妥协?!贝阂桌纤?。

    “那也没必要把蓝桥给替掉吧?就算这是他不愿意做的事,我敢保证蓝桥也绝对不会消极怠工。你搞了绕岸垂杨那小子来,看他那得意的样。我承认他水平比蓝河是要高一点点,不过,也就是一点点而已?!北恃苑墒歉霭骱芊置鞯娜?,高兴、不高兴,都不会藏着。

    “高一点点,只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要考虑到君莫笑确实能把我们记录再破掉的可能性,带着绕岸垂杨,正好堵了这帮小子的嘴,以后再和君莫笑有这种交涉,他们也不会再来阴阳怪气?!贝阂桌纤?。

    笔言飞听了一怔,入夜寒却又是接着说道:“那万一君莫笑破不了我们的记录呢?”

    “那说明蓝桥的判断是错的,那还有什么可说?”春易老淡淡地道。

    “你这家伙……” 曙光旋冰倒吸了口冷气。

    “深谋远虑啊你!”笔言飞说。

    “所以会长是我,不是你?!贝阂桌系故遣豢推?,“好了,都给我精神点。妈的,这要是换了蓝河来,态度肯定比你们三个都要端正,今天不把这个记录给我刷出来 ,你们三个都给蹲在第十区别回去了?!?br />
    “哈哈哈哈,那个记录嘛,多多磨合一下,下午不出,晚上也肯定破了去!”

    四人笑骂着,朝着副本入口这边过来。

    “走了!”几人朝绕岸垂杨招呼了一声。绕岸垂杨有些茫然,从几人说话的声调中,他明显也可以感觉到几人跑开说了一下悄悄话后突然就变了,什么情况这是?

    第二次下本,之前沉闷的气氛突然挥之不见,相互之间的沟通明显变多。前方也是一便顺当,到了托亚磨合却还是有一些问题,这一趟出来,记录是破了,却只是提高了五秒,远没有达到他们期待的效果。

    “靠,这样可不好啊,这一点点破上去,满意的记录没出来,经验奖励的都要升级了……”笔言飞骂着,破记录除了一件紫装奖励,经验奖励也是很丰厚的。

    “怕什么,有的是角色给你用,继续刷!”

    第三次下本,却是在推小怪时就出了一次大失误,毕竟再高的高手,也不可能保证每次都一点瑕疵都不出。不过对次几人都没在意。此时他们想提高记录,唯一可突破的地方,就是在最终BOSS托亚这里的配合。

    三次结束,记录无起色,算是做了练习。

    “晚上0点再来,现在,跟我去九区接着练!账号卡都拿到了吧!”春易老说着。

    ======================================

    呃,很明显,今天又是一更。明天三更补上??!主要是看字数甩开推荐太多的话就会心软,唉……(,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