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桦仔细地朝怪堆看去,看了好一会,终于看哭了:“哪里是正中?。??”

    这十二只小怪又不是排得整整齐齐地站在那接受他的检阅,激烈的交战中都是混作一团,连君莫笑他们几个都时候都会钻进怪堆里。枫桦这盯着看了一分钟,愣是没发现这活动中的怪堆有什么“正中”。

    “看我攻击的?!蓖蝗灰桓龉媚锼祷?,枫桦一时间也分不出是寒烟柔还是风梳烟沐。但很快就见风梳烟沐跑开后突然跳起,转身开火,一个飞炮也是跳上了一旁的一个高台。

    “看到了吗?”那声音又传来。

    “???”枫桦茫然。

    “我刚才打了??!”对方说。

    “那个飞炮?”枫桦问。

    “是??!”

    “汗,光看人去了,没看炮……”枫桦郁闷。

    “看这次?!彼浙宄人底?,站在高台上风梳烟沐又一次开火,枫桦盯了个紧,就见怪堆中一炮炸开,枫桦又哭了。他的神枪手打到人身上那是小血花一簇一簇,一目了然。但枪炮师这一发炮弹过去,炸得是稀里哗啦。硝烟火花效果十足,这一炮到底是打在谁身上炸得愣是没看见。

    “好了,攻击吧!”苏沐橙说。

    “我……我还是没看见?!狈汨胨?。

    “怎么还没看见?”

    “炮弹太猛了……”枫桦泪流满面,这解释感觉很幼稚??!

    “那这样呢?”苏沐橙一边说着,风梳烟梳重机枪一甩,直接技能“格林机枪”扫射,这次可是没用抖枪操作,子弹笔直一线,从枪口一直连接到了怪堆中的一只小怪。

    “看见了,看见了!”枫桦连声道,这要再看不见他就只有羞愧至死了。

    “那就好?!?br />
    枫桦立刻拔枪朝这小怪开始射击,正想琢磨一下为什么把它视为正中,结果就见这小怪突然一转身,却是朝向了风梳烟沐的方向,张嘴就是极标准的普通话:“小妞,你找死?。?!”

    流离之地的流氓小偷之类的小怪都是人类,开口当然就是人类语言了。不像哥布林听起来全是尖叫,死灵生物们则都是哀号。

    “OT了??!”号称对流离之地熟得很的枫桦立刻知道这小怪的仇恨是到了风梳烟沐身上。这姑娘在指点自己哪个是正中的时候竟然不小心OT了,枫桦真是万分惭愧。

    结果风梳烟沐却好像不知道这回事一样,火力继续那叫一个猛。只见炮口光束凝聚,咻一声响,一道激光直接把那品叫嚣的OT小怪给射翻了。

    这是枪炮师30级的技能:激光炮。攻击距离是全荣耀所有技能之最,攻击力强大,而且可蓄力。蓄力之后威力可提升40%,但同时会产生一个强大的后坐力。这后坐力需要玩家自己用操作来退步卸去,如果操作不好,自己有可能被冲翻在地不说,这一攻击的准确度也有可能受影响。

    这种基本操作苏沐橙自然没有问题,激光炮打出的同时,风梳烟沐向后一个滑步便把这后坐力完美地卸掉。

    但此时她明明已经OT,竟然还使出这么一个攻击强悍的技能,是嫌死得不够快吗?这一点枫桦完全无法理解。虽然他们两个都是站在高地,但高地只是方便他们远距离攻击,以为高地小怪就只能站在下面仰望就错了。这可是人类NPC,普通话都会说,跳一跳算什么?人家也会。

    “OT了,OT了,OT了,OT了?。?!”枫桦不住地叫唤着提醒众人。OT那可是时?;岬贾峦琶鸬闹卮笫?,枫桦高度重视,不遗余力地呼喊着。

    “哈哈哈哈,冷静点菜鸟,只是OT而已?!卑尤肭执笮ψ?。

    菜鸟???

    OT了而已?。?!

    枫桦十分不能接受了这两个说法。他觉得会把OT说成是“而已”的人才是菜鸟。正准备出言反驳,却听到那枪炮师的声音:“不要紧的,你看??!”

    又看!看什么啊老看?枫桦郁闷,他的目光一直就在怪堆没离开呢!

    “看什么???”于是他问道。

    “看你说OT了的怪?!彼浙宄人?。

    “OT了的怪……”枫桦嘟囔着再去留意,发现竟然找不出来那只小怪了。这怪仇恨已到了风梳烟沐身上,本该是脱离怪堆往风梳烟沐的那边冲的,之前就是非常明显。但这枫桦只是这么恍惚了一下,却找不到有这种意图的小怪了。

    已经拉回仇恨?这也太快了吧?

    枫桦正诧异呢!就见接连三颗炮弹又在怪堆中炸开,那个枪炮师又是一个反坦克炮扔了进来。

    “慢点?。?!”枫桦惊叫着,这个枪炮师明明是个姑娘,打法却如此暴力。一点也不控制输出。这攻击性技能不带间断地往上丢,难得这么快拉回仇恨,这一下去不得又OT?

    结果苏沐橙给了他一个几乎让他绝望的回答。风梳烟沐紧接着又是一个加农炮轰过去,而且又是加大威力的蓄力一击。

    像枪炮师这种攻击节奏较为缓慢的职业,通常都会比较有爆发力。枪炮师的技能伤害就是相当强力。此时风梳烟沐接连使用的已是一个30级枪炮师攻击力最强的三个技能,别说这队里没有真业的MT职业,就是有,也招架不住这么不客气的输出!

    又要OT了。枫桦叹息着。果不其然,怪堆中又叫出一声“小妞,你找死啊”的宣言,又有一只小怪OT了。

    悲剧,真是悲剧!

    枫桦仰天长叹。结果等他叹完气低头再看时,OT了的小怪又不见动静了。

    又拉回去了?

    枫桦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他并不是怀疑眼下这几个人的技能,可是以枪炮师的那种爆发力,先前一个激光炮时引发的OT就罢了,但之后又是接连反坦克炮和加农炮,这三个技能一共制造的OT,没有专业的嘲讽类技能,单靠伤害输出哪可能这么一个瞬间就给拉回去?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枫桦从OT开始就一直站在窗台上发愣,此时苏沐橙突然又喊了一声:“怎么不攻击啊你?”

    “攻击?攻击啥?”枫桦还在思考仇恨以及OT的问题。

    “我攻击的目标啊,你跟着我打就行了?!彼浙宄人?。

    “你攻击的?”枫桦再望去时,苏沐橙的风梳烟沐又是格林机器指路,这次却是用上了抖枪的操作,枪口不住地左右摇摆,飞出的子弹清晰地分出了两列,分射怪堆中的两只小怪。

    “?。?!双飞线!”枫桦又在惊叫了。他同样是玩枪手的,虽然不是枪炮师,但这种操作理论他也是清楚的。

    抖枪把格林机器抖成散射不容易,但要抖成这样准确分袭两个目标却更不容易。这意味着鼠标的左右移动甩枪要达到了很精准的地步,否则多一分或是少一点都不可能是两条子弹线,很有可能出来三条四条。

    随后再看到被两条子弹线打到的目标时,枫桦猛然发现了更让他惊讶的事情。

    这两个小怪被子弹打得直颤,但却没有放弃他们的挣扎,两个人的朝向都是风梳烟沐那边,没有丝毫的动摇。很显然,他们的仇恨是在风梳烟沐身上。

    “快快??!那两只OT了呀??!”枫桦匆忙的大叫声中,格林机枪的射击已经结束。两只小怪大步就要冲向风梳烟沐时,忽然一杆战矛挑着一只小怪从天砸至,两小怪立刻被砸翻在地。而使出这一圆舞棍的寒烟柔却立刻就去打别的怪了。

    “哎……”枫桦连忙要提醒寒烟柔注意那两只的仇恨。却见包子入侵大踏步地朝这两怪奔来,结果却没动手,只是从他们一边走过而已。

    两怪爬起身固执地想朝风梳烟沐那边冲时,身前却刚才一列他们的兄弟排着队路过。正是仇恨在包子入侵身上的几个小怪要去捉拿包子入侵。

    这一拦两NPC只好又朝旁绕,结果也没等迈开两步呢!轰一声响,君莫笑那边一个落花掌轰出,拍飞的一只小怪撞来,不偏不斜就把这二位给又撞翻了。

    “这是……”枫桦也不是傻瓜。这两个明明已经OT了的小怪,却始终没法朝他们的仇恨目标接近,在这一会趴下一会起身的,搞了半天还在原地踏步,而制造出这种局面的,正是这三人先后的攻击和走位。

    “难道……”

    枫桦正想着,一道激光从高处直射而下。却是那风梳烟沐的激光炮冷却结束,立刻又是舍不客气的蓄力来了一发。又是刚刚爬起的那二位,顿时又被带翻在地。再起来再想冲时,寒烟柔的落花掌又是拍来了两只小怪和他们相撞。

    “这是配合?”枫桦终于明白了。

    OT了的小怪不用去理会,因为这四人各用技能或是走位,将OT了的小怪牢牢的控制在了这个区域内。就连风梳烟沐的攻击,也和他们的节奏结合得恰到好处。OT,在这样的配合中竟然真的显得只是一个“而已”。

    OT,的确是真实发生了,枫桦的判断没有错。

    可是因为OT而心急如焚……

    原来我只是个傻瓜吗?枫桦泪流满面。

    ======================================

    本章是难产儿,中午开始写,先后四次删除重写,现在大家看到是第五稿,十分宝贵。(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