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巫族部落!

    后羿杀了金乌太子,就躲到了这里,后羿知道巫妖大战肯定要开始了,可后羿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天地大冲撞,这短短时间就开始了?

    这还不算,混沌阴阳大阵、周天星斗大阵,居然被人剥夺了?帝俊、祖巫们调动的兆亿巫妖之力,居然被三清、鸿钧利用两个大阵窃取了。

    窃取之后,反过来,屠戮众生?

    这个部落的无数巫民,刚刚借力给混沌阴阳大阵,正瘫软在地。骤然无数剑气逆转而来。

    “??!”

    “救命!”

    “后羿,救我!”

    “快救我啊,??!”

    ……………………

    ………………

    ……

    一连串的惨叫声中,后羿眼睁睁看着这部落的所有巫族,全部被剑气斩成了肉泥,包括一个巫神,也没有逃脱。

    因为,此刻,所有巫民都太虚弱了。

    转眼,杀之一空,肉泥落地,鲜血快速渗入大地消失了。

    后羿脸色一阵难看;“混沌阴阳大阵,还好,当初我没有用参与,没有逼自己的鲜血给祖巫们!”

    与两个大阵没有因果的生灵,并没有任何损伤,剑气好似避开这些生灵一般。

    后羿快速离开此部落,一路所过,到处都是惨叫之声,万里之行,无一部落幸免。

    死、死、死…………!

    后羿脸色无比难看,向着昆仑山下,后部落而去。

    这一刻,大地之上,近乎所有巫妖,都遭到了灭绝性的毁灭诛杀。与两个大阵沾染上了因果,谁也逃之不掉。

    在北方,女娲坐在一个山谷之中,喝着清茶,目视远处天空。

    “鸿钧,你终于等不及出关了?”女娲脸色阴沉。

    苍生被快速诛杀,女娲并没有出手?;蛐碇挥泻杈?、三清和女娲明白,此刻,屠戮众生,盘古大神并不会因此怪罪女娲。

    太一不明白为什么,祖巫们不明白。但,女娲自己清楚,因为女娲是圣人,懂推算一道,知道不久未来的大势所趋。

    女娲看着遥远处的黑洞,露出一丝冷笑:“太一?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招妖幡就留你那一会,等你们死光了,就能回来了,哈!”

    黑洞之中。

    一群强者无法破开黑洞结界,正懊恼之际。

    “一半的妖民,被杀了,被杀了!”帝俊面露恨色的看向星空上的鸿钧。

    “??!”

    忽然,内部的强者一声惨呼,包括羲和,都是一阵惨呼。

    却是骤然间,所有人感受到一股恐怖的挤压之力,向着所有巫妖而去。

    “鸿钧、三清,终于要对我们动手了!”鲲鹏脸色一变。

    “夫人!”帝俊脸色一变,顿时到了陆鸦、羲和之处,一把抱住妻子、儿子,为他们挡住那股恐怖的压力。

    “噗!”太一也被骤然而来的挤压之力冲击的一口鲜血喷出。

    “轰!”

    东皇钟骤然罩住自己,太一才堪堪挡住这股压力。

    “轰隆??!”

    恐怖的挤压之力继续。

    “??!”

    却看到,不远处一个妖神,轰然被这股挤压之力压得爆炸而开。

    “这是……!”众祖巫脸色一变。

    因为,有巫神也刚刚被挤爆了。

    这才刚开始罢了。

    黑洞内的挤压之力,不断增强,越来越强,一瞬间,所有巫妖都无法动弹了一般。

    “这挤压之力?怎么可能!”鲲鹏也露出惊骇之色,可见这挤压之力有多强。

    鲲鹏可是大妖神啊,居然行动艰难了起来,何况其它的巫妖?

    “随着众生的死亡,两个大阵的力量,开始向着我们转移了!”帝俊脸色一变。

    “向我们转移,要将我们挤压死?”玄冥脸色一变。

    “黑洞在变??!”奢比尸眼睛一瞪,惊讶道。

    众人望去,果然,黑洞在一点一点缩小,可,随着缩小,挤压之力越来越强,向着众人而来,一个个巫神、妖神顿时口吐鲜血,撑不住的快速爆炸而开。

    “吼!”太一一声大吼,敲响东皇钟。

    奈何,两个大阵威力实在太强太强了。

    不说大阵,就布阵的法宝,就有五方旗、混沌幡、太极图、诛仙四剑,哪个比东皇钟差了?更何况,都是大妖神级别强者催动,更引动周天星辰之力,混沌大地之力,更有兆亿苍生之力。

    东皇钟也有些挡不住了。

    “噗!”东皇钟下,太一一口鲜血喷出。

    “太一!”帝俊抱着妻儿,面露焦急的看向太一。

    “大哥,我没事,我就是死了,也没关系,倒是你们……!”太一脸上露出一股恨色。

    太一终究是穿越而来,就算金乌分身殒落,还有王雄本体。

    可帝俊呢?还有羲和、陆鸦呢。

    “我恨啊,在没有掌握推算之能下,诺大江山,却成了鸿钧、三清的铺路之物,我恨啊,我恨??!”帝俊也是怒火冲天。

    奈何,此刻,根本没用。

    “天帝,东皇,若有来世,臣继续做你们的臣子!”鬼车在不远处含泪一声大吼。

    “轰!”鬼车轰然爆炸而来。

    “若有来世,臣再忠东皇,再忠天帝!”一众妖神绝望的吼着。

    “轰、轰、轰…………!”

    一个个妖神相继爆炸而开。

    “咳,噗,怎么办,怎么办,那黑洞已经挤压到近前了,帝俊,太一,怎么办,你们,你们害死我了,??!”鲲鹏悲痛的吼着。

    远处,巫族也是如此,一个个巫神相继挤压爆炸,痛苦无比,去也悲痛异常。

    鸿钧、三清、屠戮众生,自然不可能放过黑洞中的一众强者,此刻,两个大阵的力量腾出来,不断冲击中心,要让中心谁也跑不掉。

    哪怕帝俊,为天下顶级大妖神,那又如何?在此大阵之下,那也只有死。

    天地大冲撞,没人可以活下来。

    三清的身旁,各由罪孽凝聚出了三个分身般血色身体,三尸尽显,即将斩三尸成圣。

    太阴星上,鸿钧身侧也是被大量白光笼罩,身后居然诡异的凝聚了九个血色罪孽分身,九个尸?

    但,此刻,太一、帝俊、众祖巫、鲲鹏已经没有多少精力看着天上了。

    妖神、巫神都要死光了,下一刻就是大妖神、大巫神了。

    太一不断口吐鲜血,哪怕东皇钟也受不了了,开始变形了。

    “大哥!”太一叫道。

    帝俊抱着妻儿,到了近前。

    “太一,此次连累你了!”帝俊苦笑道。

    要不是帝俊催动周天星斗大阵,也不会有此刻之灾。

    “不,不怪大哥,就算你不用,我也会用的,怪,就怪我们不懂的推算,不知将至的天地大势!”太一恨声道。

    “咳咳!噗!”陆鸦即便被太一抱着,也是口吐鲜血。

    “爹,我们是不是要死了?”陆鸦眼中闪过一股绝望。

    羲和却是靠在帝俊怀里,脸上居然露出一丝温柔的笑容,痴痴的看着帝?。骸胺蚓?,最少,我们还能死在一起!”

    羲和温柔的笑容下,两行泪水滑下。

    帝俊看着妻儿将死,也露出恼恨之色,恼恨自己,连妻儿都?;げ涣?。

    “吼~~~~~~~~~~~~~~~~~!”

    帝俊悲痛的一声大吼,

    “轰!”

    好似一股重击,重击在了帝俊胸口,帝俊一口鲜血喷出。

    “大哥!”太一脸色一变。

    此刻,大哥一家,也要死吗?自己此次来这个时代,就是为了救大哥,可还是救不了吗?

    “啊,鸿钧,你不得好死,噗!”鲲鹏在远处也是一声痛苦的大吼。

    “噗、噗、噗!”一众祖巫纷纷吐血绝望之中。

    “大哥,大嫂,招妖幡呢?”太一看向羲和。

    羲和茫然的取出招妖幡。

    而太一,却是翻手之间,取出了乾坤鼎。

    “太一,你这是……!”帝俊看向太一。

    “大哥,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们死去,这黑洞挤压之力,越来越大了,再往下去,鸿钧、三清屠戮了众生,所有力量重击我们,我们再也逃不掉了,大嫂,你先将招妖幡中,帝乙、帝辛的灵魂取了,大嫂炼化了招妖幡,由大嫂催动招妖幡,大哥与我催动东皇钟,大哥实力强,能帮我发挥最大威力。我,再催动乾坤鼎!后土帮我炼化了,我可以全力催动?!碧怀辽?。

    “三个先天灵宝,也破不开这黑洞结界的,黑洞挤压力已经超过你当初调动周天星斗大阵威力了,根本破不开!”帝俊焦急道。

    “不用催动其威力,我们将这三个先天灵宝爆了!”太一狠声道。

    “爆!”帝俊瞪大眼睛。

    “不错,与其我们全部被杀死,最终这三个先天灵宝,便宜了外面那群恶贼,还不如将其爆了,我们得不到,他们也休想得到!”太一狠声道。

    “爆?”帝俊眼中也闪过一股狠厉。

    “爆了?”羲和眼中也闪过一股恨色。

    “将威力催动到最大,三个先天灵宝的爆炸,若是能将黑洞结界撕开一道裂缝,大哥,你们就立刻逃出去!”太一狠声道。

    “好!”帝俊、羲和一声应喝。

    翻手,羲和将里面两个儿子的灵魂取出,猛地催动招妖幡。

    “轰!”

    招妖幡忽然化为万丈之大。

    帝俊翻手与太一一起催动东皇钟。

    “轰!”

    东皇钟化为万丈之大,同时,帝俊催动自己的御玺,也化为了万丈之大。

    太一催动乾坤鼎,瞬间,乾坤鼎化为了万丈之大。

    三个先天灵宝与妖国御玺顿时在黑洞空间绽放而开。

    “呵,招妖幡、乾坤鼎、东皇钟?这个时候,可破不开黑洞结界!”通天教主在远处冷笑道。

    星空之上,鸿钧眼中也是不屑。

    就连远处女娲,也淡淡一笑:“没用的,这就是命,今天,什么宝物也没用,先天灵宝?我的招妖幡,根本破不开那黑洞结界的,除非……!”

    说到一半,女娲陡然脸色一变,好似发现了不对。

    腾的一声, 女娲瞬间惊的站起身来:“你们要干什么?”

    “爆~~~~~~~~~~~~~~!”

    太一、帝俊、羲和,近乎同时,露出狰狞之色,一声大吼。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