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在歌朵拉舰队与黯星指挥舰队激斗的战场,诺卡普得知黑星挡住突击队,甚至正在逐步将他们歼灭的消息,脸上闪过讶异,眉头紧紧皱起。

    “黑星竟然有这种力量,这与情报不符!”

    情报是制订战术的基础,情报有误,导致他错误判断了敌人的实力,于是战术选择出现了巨大失误,让局面向着不利的方向滑去,诺卡普无法保持冷静的表情,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黑星?;ぷ藕@缎?,小规模舰队不起作用,以他表现出的实力,即使让分开的突击队回去,也一样会损失惨重,我的指挥舰编队又被歌朵拉人缠住,要是再拖延下去,歌朵拉很可能会出现支援……”

    思索了几秒,诺卡普马上得出了结论——这次袭击已经失败了!

    “全体注意,不要纠缠,马上撤离!”

    见事不可为,诺卡普也不愿意恋战,果断下令撤退。

    黯星指挥舰队不再缠斗,开始往远处退去,由于歌朵拉舰队使用了干扰空间的装置,黯星舰队无法加速进入跃迁模式,所以舰队一直在使用针对性的装备驱除干扰效果,相隔距离越远,驱除干扰就越容易。

    意味着只要拉开一定距离,黯星舰队就能跃迁逃走。

    诺卡普面无表情,默默望着舷窗,宇宙战场五颜六色的爆炸光芒映在他的脸上。

    这是目前为止,黯星第一次吃亏的袭击行动,想到此节,诺卡普眼神微冷。

    要是早知道黑星的力量,那就不会为了减少损失而分兵,还不如全军压上硬碰硬突破歌朵拉的防线。不过世上没有如果,既然局面已定,后悔也没用,只能接受决策失误的结果,诺卡普吐出一口气,暗暗平复心情。

    下一次自己卷土重来,绝不会再发生这样的情况。

    ……

    海蓝星高空的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黑星佣兵团掌控的飞船已经与敌舰数量持平,规模与火力总算不相上下。

    轰!

    一艘敌舰被集火,失去了护盾的?;?,迅速被炸碎了小半个船身,朝着地面坠落,如同一颗火流星,穿破云层消失在视野里。

    剩下不到十艘黯星突击舰接到诺卡普的撤退命令,纷纷松了一口气,急忙朝着外层空间逃跑,被佣兵们追着屁股一顿乱射,仓皇而逃。

    这支突击队本以为任务很简单,只要在上空不??诰屯晔铝?,没想到会遭到黑星佣兵团迎头痛击,而且竟然还打不过对面!规模虽然占优,然而对方的飞船配置太高级,别说能躲开绝大部分攻击,就算硬扛,他们也不一定打破黑光潜伏者的护盾,在超能者战力方面居于绝对劣势,只要被对方登船,基本就没戏了。

    小队损失惨重,他们本来就不想再逗留,碍于命令才不敢撤离,诺卡普的撤退指令他们来说太及时了。

    “总算把敌人赶走了!”

    看到卫星画面,六国与避难所高层大喜过望,敌人来势汹汹,垃圾歌朵拉金皮怪又弃他们而去,众人还以为这次要凉了,幸好黑星挺身而出打跑来犯之敌,各方的领地只遭到轻微的破坏,状况依然良好。

    这比海蓝星众人预料的结果好了太多。

    这时,一身烟熏痕迹的韩萧终于回到黑光潜伏者,金黛转过头来,还没来得及嘚瑟,便被韩萧抓住肩膀从驾驶座提起来,丢到了西薇雅身上。

    “哎哟!”金黛与西薇雅摔作一团,滚落在地,掉到了一边。

    “疼疼疼——”西薇雅捂着额头,嘶着凉气,她被金黛的作战服磕了一下脑门。

    金黛揉了揉屁股,艳丽的脸上浮现薄怒之色,喝道:“喂,你摔我做什么!人家是女孩子,给老娘温柔点啊人渣!”

    韩萧懒得理她,收起机甲,坐上驾驶座,揉了揉手腕,沉声道:“战斗还没完,敌人的指挥舰被歌朵拉缠住,以黑光潜伏者的速度可以快速抵达战场,这是打击敌人的好时机,告诉其他人留在海蓝星不要动,我去去就回?!?br />
    梅洛斯才回到黑光潜伏者,一进门就听到这番话,毫不犹豫转身跳出舱门。

    ——开玩笑,他才不想坐黑星驾驶的飞船??!

    “你想去插手?!”金黛大吃一惊,“我们已经拦住了敌人,没必要参与正面战斗啊?!?br />
    韩萧摇摇头,“仅仅打掉一些突击舰,对黯星来说甚至算不上损失,敌人的指挥官才是关键,既然袭击我们,最好狠狠反咬他们一口?!?br />
    他的目标是指挥舰,而不是逃跑的那些突击舰,老话说的好,穷寇莫追,意思是不要追击贫穷的敌人——反正韩大技师就是这么理解。

    所以,要干就干领头的!

    由于展露了实力,黯星方面会更新自己的情报,下次敌人必定会针对这一点做出布局,敌人不会再有情报误差——除非自己又悄悄咪咪割了一波玩家,所以最好趁现在扩大战果,击破一艘指挥舰也是【歌朵拉之盟】里不少任务的要求。

    韩萧驾驶黑光潜伏者驶出大气层,锁定正面战场的坐标,离这里有一段距离。

    根据歌朵拉那边的反馈,似乎敌人正在撤退,不过黑光潜伏者的机动性极强,微秒间就能完成跃迁前的加速,几乎是瞬间就能到场,绝对赶得上。

    下一刻,黑光潜伏者蓦然变成一抹流光,消失在漆黑的宇宙间。

    ……

    流光停在战场不远处,再往前就是空间扰乱的区域,混乱的战场跃然于眼前,离子炮光束密密麻麻,各种辐射武器发射五颜六色或无形的射线,大威力的追踪导弹炸开一团团庞大的火光,电浆炮熔穿护盾与飞船装甲。

    “打得很激烈啊……”韩萧扫了一眼雷达,眉头一挑,“黯星果然在撤退,中间最大的那艘就是指挥舰?!?br />
    锁定了目标,韩萧丈量了一下距离,要深入战场才能让敌方指挥舰进入自己数据发射器的范围内,而且指挥舰的智能防御强度更高。

    “纳戈金,我那边解决了,你在哪里?”

    接通通讯,画面里纳戈金正在飞船里,遭到黯星舰队的重点针对,面对铺天盖地的攻击,勉强闪避,暂时无法靠近敌舰。

    “黑星?你来到战场了?!”

    韩萧点点头,“长话短说,我可以入侵敌舰的智能,我准备对敌人的指挥舰下手,如果你能接近,我可以瘫痪指挥舰与最近的几艘护卫舰,创造一瞬间的机会让你冲上敌人的指挥舰?!?br />
    闻言,纳戈金脸色一喜,“好!就这么做!”

    同时巴忒特的声音也在通讯频道里响起,沉声道:“可以试一试,我的舰队会尽力牵制住敌人的炮火,让纳戈金长官接近敌人的指挥舰?!?br />
    巴忒特判断战局,自知留不下黯星舰队,而黑星在这个时候到场,他刚才也得知了海蓝星那边的战况,倒是很相信韩萧的能力。

    他虽然不怎么在乎海蓝星,但是对龙座麾下的黑星,巴忒特还不至于轻视,起码不会怀疑韩萧的能力。

    ——能短短几年间在破碎星环闯出一些名声的强大佣兵,自然不容小看,必然拥有匹配名气的力量。

    金黛脸色一变,“我们要冲进战???!风险太高了,到处都是流弹,连我也没信心躲开所有攻击,这只是一艘小型飞船,只要一次操作失误,我们可就危险了!”

    “哼,我驾驶载具的技术可是经历过千锤百炼,我从不失误?!?br />
    韩萧活动了一下手腕,猛地将速度拉升,嘿然道:“坐稳了?!?br />
    黑光潜伏者猛然加速,切入战场,横穿漫天乱窜的各种攻击,翻滚、骤停、俯冲、回旋,机动动作层出不穷,犹如一只灵活的黑鸟,在纵横交错的枝杈间自由穿行,在各种光束的缝隙中轻松穿过去。

    舷窗外的视野天旋地转,金黛急忙把自己绑定在座椅上,一开始生怕韩萧失误,凝神盯了一会,脑门青筋开始突突跳动,仿佛脑水都跟着旋转了起来,脸色渐渐发白,一股呕吐感在胸口酝酿。

    “慢、慢一点,我看不清了!”金黛忍着不适开口,她没想到韩萧的操船技术远远在自己之上,这技术在任何势力都能担任王牌驾驶员吧!

    “嘿,又不是你开飞船,让你看清有啥用?!焙暨踹醯?。

    金黛转头看了一眼,双眼蓦然瞪大,只见韩萧动用数个神经操控的小型机械手掌驾驶着飞船,而自身则进行虚拟入侵,双手噼里啪啦输入数据,一心二用。

    西薇雅吓得嘴唇发白,“老、老师,请不要危险驾驶!”

    “别吵,我忙着呢,别让我分心?!?br />
    黑光潜伏者入场,黯星舰队发现了这一点,诺卡普看了一眼画面,脸色微变。

    “这是黑星的座驾,他怎么过来了!”

    蓦然,诺卡普想到了突击队报告的情况,双眼瞪大,“不妙,他来报复了,所有人听着,别让那艘黑色飞船接近指挥舰!”

    诺卡普不敢不忌惮黑星的虚拟技术,要是进入对方的数据发射范围,指挥舰恐怕会遭到入侵,那样一来就危险了。

    黯星舰队改变了集火目标,黑光潜伏者顿时遭到更大的压力,阵型也变了,血色高尔号指挥舰不再待在中间,而是飞向阵列最前方,尽可能拉开与韩萧的距离。

    韩萧眉头一皱,“看来察觉到了,不想被我靠近吗?!?br />
    就在这时,巴忒特的舰队开始猛烈反击,奋力压制黯星舰队,同时不断撕扯黯星舰队尾部,为黑光潜伏者制造空隙。

    韩萧眼神一亮,立马加速沿着缝隙冲进黯星阵列,极其灵活,配合他的驾驶技术,即使面对集火也如鱼得水。

    黑光潜伏者是光辉联邦技术制造的潜伏型飞船,速度完全碾压歌朵拉与黯星的技术,韩萧觉得可惜的一点是,黑光潜伏者没有配备光辉联邦的常规舰载武器,要不然一发幽能粒子炮,足以贯穿十几艘黯星战舰的护盾与船身,那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离子炮的威力也是有差别的,取决于采用的技术、能量源与口径,歌朵拉与黯星使用的舰载离子炮属于宇宙里常见的型号。

    与此同时,血色高尔号响起刺耳的警报声。

    “警报!飞船遭到入侵!请即刻采取措施!重复一遍,警报!飞#¥¥%……”

    飞船智能的提醒突然变成杂音,诺卡普神色剧变。

    “糟糕!”

    嗡——

    骤然间,几乎所有灯都黑了下来,血色高尔号的引擎突然熄火,速度暴跌,一瞬间就被后方的黯星战舰超过,落到了队伍最后,通讯也直接断了。

    统筹一整艘飞船太依靠智能了,只要智能一瘫痪,飞船也基本瘫痪了,如果要手动操作,反应速度远远低于智能操控。

    只要给虚拟机械师发挥的空间,完全就是星际战场的大杀器!

    砰!砰!砰??!

    突然,一声声巨响隔着层层舱壁隐约传到指挥室,仿佛有什么东西撞上了船身,然而智能系统瘫痪,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但只是猜一猜,船上的黯星成员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脸上登时布满紧张与绝望。

    “是、是纳戈金……”

    诺卡普手指一抖,终于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