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列,歌朵拉公民,纯血,曾居住在母星,后来迁居至高廷殖民星,单亲家庭,经济水平低下,家人早已去世,没有配偶,没有亲戚,自少年时期从公共认知学校毕业,往后没有长期就业履历,仅有几份零工记录,总工作时长不到七个月,曾因为斗殴遭到数天的监禁,最近一次活动记录是在数十年前……”

    房间里,汉尼斯与本尼特坐在对面的椅子上,韩萧把这份资料念了一遍,然后递给两人浏览,这份信息是纳戈金给他的,经过肖像配对,歌朵拉的人工智能很快在公民身份库里锁定了目标。

    星际文明,所有公民都被记录在案,只要用这个身份ID活动,相关记录也会回馈到数据库之中,高级文明储存信息不止是数据库这个节点,数据库只是最大的备份,除此以外,传递信息时会经过一些个体的信息节点,自动进行秘密备份,形成一个数据链条,即使总数据库出了故障,所有信息都不会丢失,随时能从其他节点找回。

    公民身份信息自然是保密的,但以纳戈金的地位,调动身份库只不过是说一句话的事,按照规章制度,公民档案不能给外人浏览,但规矩是死人是活的,对于黑星,纳戈金有着交好之意,如果只要这种简单的信息,高层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有能力就有特权。

    当然,纳戈金询问了韩萧为何要调查此人的原因,韩萧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说一个朋友在海蓝星上遇到了陌生的歌朵拉人,至于汉尼斯那些没有证据的猜测,自然是没必要透露的。

    “是他没错?!焙耗崴棺邢副嫒献诺蛋干系男は?,确认了这位安格列就是他在海蓝星遇到的那名神秘歌朵拉人,只是档案上的样子年轻了许多,不由问道:“这个人多少岁了?”

    “如果按照出生年月划分,安格列已经九十多岁了,歌朵拉人的寿命大约是你们的一点五倍,不过宇宙里很少会这么计算,因为有冬眠维生舱的存在,可以大幅度延缓衰老。档案上说,几十年前就没有了安格列的活动记录,即是这段时间他一直没有用过自己的身份ID……你遇到他时,他就待在维生舱里,也许他已经在海蓝星待了很久?!焙舫烈?,又把目光瞥向档案,神色思索。

    这份档案还算比较详尽,安格列从出生到消失前的记录基本都有,让韩萧出乎意料的是,这份档案实在是太没特色了,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星际公民,以歌朵拉的生产力,大部分公民已经可以不用工作了——这也是大部分高级文明的普遍社会问题。

    不赚钱也不会饿死,当然生活得肯定不会太好,安格列离开母星,自然是因为这种原因。母星的生活水平一般是比较高的,虽然文明可以养着闲人,但仅限于最低程度保障生活,想要好东西,自然还是要工作赚钱,而各个星球的物价与社会风气,会自然而然把不工作的人剔除出去。

    高廷殖民星是很边缘的领地,不受重视,比较落后,如果把歌朵拉的殖民星球分成几个梯队,那么高廷绝对是属于最差的一个梯队,基本就相当于星际版的贫民窟。

    本尼特皱眉道:“海蓝星的战乱真的会与他有关系吗?”虽然他不了解星际的情况,但基本判断力还是有的,不止是韩萧,连他也觉得这就是一个普通人的档案,似乎没什么特殊之处。

    “不好说,不知道他到底是属于哪方势力?!焙粢⊥?,“现在倒是有了新的线索,一是根据这份活动记录,找人去高廷实地走访,调查一番,二是让六国把他们缴获的维生舱交出来,我查一查产品编号,就能找到卖家,追查下去?!?br />
    “好,总之一切靠你了?!焙耗崴怪V氐阃?。

    “六国那边,我去说一说?!北灸崽乜?,他去传达韩萧的意思,六国自然不会拒绝,他觉得自己只能帮上这点忙了。

    本尼特也是从旧时代百国大战走来的传奇人物,对海蓝星变成现在这种格局的原因,也是极为好奇。

    韩萧点点头,拿出通讯终端,翻了翻通讯录,数千个名字飞速划过,他选了一个天环盟军佣兵进行联系,此人是曾经一次雇佣行动中的战友,接通后对方语气热络,韩萧寒暄了几句,便请他帮忙,将安格列的资料传了过去,对方满口答应查一查。

    因为高廷殖民星比较远,韩萧在海蓝星有事要做,不准备让麾下佣兵离开,所以动用关系,雇佣另一家合作伙伴,让他们帮忙查一查,天环的业务众多,调查的效率更高。

    两天后,六国把维生舱送了过来,韩萧侵入系统,轻而易举拿到产品编号,不仅如此,他还发现维生舱有联网功能,以他现在的技术,很快就黑掉了登陆的账号,里面的记录都是些娱乐项目,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当作新的线索一并发给了天环佣兵。

    随后他就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

    该做的都做了,线索只有这些,只等天环那边的进展了。

    海蓝星局面慢慢在稳定着,因为歌朵拉提前得知异化原体的效果,所以没有像前世一样走弯路,救治的难民越来越多,避难所以飞快的速度扩建,建筑笼罩的区域一圈一圈向外扩张,虽然都是些简易的难民房,但也渐渐有了城市的规模。

    避难所挂着自己的名字,所以到来的难民都会将其记住。难民人数变得越来越多,虽然异化病毒到下一个阶段又会爆发,但把难民聚拢在一起,至少能方便镇压,就算抑制剂不够用,也能武力制服,死的伤的会比前世少一些,只不过人手压力会陡增……即使从韩萧嘴里得知未来可能发生的状况,本尼特还是要救人的。

    纳戈金的救援队、玩家、避难所、六国,所有人都在忙碌着,期间又有几次野兽袭击,但都被轻而易举打退了。

    韩萧这边不断招募着玩家,有一些赚到伊纳尔的玩家开始在阵营商店购物了,数量不多,毕竟歌朵拉的任务酬金微薄,这些消费加起来总共还不到一万伊纳尔,远远不够韩萧需要偿还的债务。

    他倒是一点也不急,这只是开了个头。

    韩萧一直坚持的准则是共同富裕,只有玩家钱包鼓起来,市场购买力才能上升,而让玩家变得有钱这件事,短期内是别想了,毕竟玩家挣点钱不容易……

    海蓝星暂时没问题,至少在黯星出手前,是不会产生风波的,韩萧更多关注着其他异化之灾的星球,灾难的状况通过新闻播报的形式在嘉顿星系传播着,歌朵拉的人民依旧在祈祷、祈福,声援救灾部队。

    只是,一些不同的声音悄然出现。

    “这么多星球爆发灾难,而且病症相似,这也太巧合了,一定不会是那么简单?!?br />
    “我听到了一些传言,有人说歌朵拉其实那种在这些星球设立了研发武器的实验基地,不小心实验失败,让武器泄露了出去,所以酿成了灾难?!?br />
    “如果要实验,为什么不找无人的行星?怎么可能冒着风险在盟友文明的星球上实验武器?!?br />
    “确实,这个说法太蠢了,一看就知道是假的?!?br />
    “不一定,如果是生化武器,正好需要用生命来实验?!?br />
    “想多了,估计是黯星搞的鬼,他们有前科,就喜欢攻击嘉顿星系的低级文明,给歌朵拉找麻烦?!?br />
    “如果歌朵拉是故意把这件事推到黯星头上去的呢……这样的敌人就是天然的挡箭牌?!?br />
    “呵,这怎么可能,简直是胡说八道,将来是要负责任的?!?br />
    在歌朵拉的网络上,一些公民开始各种各样的猜测,相比于正正经经的救灾,不少闲人更喜欢离经叛道的猜想,更多是享受这种言论带来的刺激,有种与众不同的兴奋,但也没多少人真的相信。

    而关于灾情,也有新的流言传了出来。

    “我有一个朋友就是救灾队的成员……”

    “出现了,我有一个朋友系列?!?br />
    “讨厌,别闹……总之,他说灾难太古怪,上面根本束手无策,没有根除的办法,最后很可能要进行文明迁移,收留难民?!?br />
    “???不是吧?!?br />
    “这么多星球,人口数量太多了,迁移这么多人是一件大工程,上面恐怕要让那些难民暂时住在咱们的殖民星球?!?br />
    “那怎么行,我可不想和那些土著一起生活?!?br />
    “就是,他们可以去别的地方,到无人的星球开垦去,干嘛来我们的地盘,占据我们的资源?!?br />
    “其实如果是暂居,那倒可以忍受,就怕他们不愿意走了?!?br />
    “干脆开辟一个新的无人星球,把那些星球的难民一股脑扔到上面自生自灭算了,反正别来咱们歌朵拉就行?!?br />
    “是的,救灾就够了,可没必要为他们负责到底?!?br />
    这些不一样的意见只是空想,还没有证据,所以就像江河翻涌间浮起的浪沫,转瞬淹没在无数的祈福留言之中。

    不过民意调查中,对救援的支持率似乎触顶反弹,下降了一点点。

    这些不同的言论似乎是自然而然出现,但此前却没有征兆,仿佛有一些刻意的东西在暗中酝酿。

    ……

    嘉顿星系,歌朵拉辖区,高廷殖民星。

    这是一颗土灰色的星球,看上去色彩暗沉,静静悬浮在漆黑的宇宙间。

    从外层空间俯瞰,地表的城市井然有序,虽然是较差的殖民星球,但城市规划也不至于脏乱,不过比起其他繁荣殖民星的金碧辉煌,高廷显得有些灰扑扑,没有那么多金色建筑——金色是歌朵拉人最喜欢的颜色。

    这种情况,是因为高廷一部分城市建设外包给星际工程队,所以看上去很没有歌朵拉的特色,住在这里的歌朵拉公民,自然也是属于不愿意劳作的边缘人了。

    没有什么风,云朵仿佛凝滞在天空,夜晚,人造月亮散发着明亮却不柔和的光辉,林立的楼房镀上了一层银白的漆,一栋栋上百米高的住宅楼,所有窗户基本都是亮的,乍见之下,似乎有种万家灯火的温馨,可若是明白缘由,便知道这是由于不愿意劳作的歌朵拉公民,基本都爱宅在家里。

    因此,街上没有多少来往的悬浮车,也几乎没有使用公共飞行符文的行人,只有清洁机器人慢悠悠巡逻,滚轮履带碾过地面,发出沙沙的声音,虽然街道干净,但却冷冷清清,透着一股颓气。

    而在城市边缘一栋低矮的公寓,某一间简易住宅里,三个歌朵拉人正凑在一块打牌聊天,年纪都不小了,脸上长着皱纹,体型比较臃肿,虽然长了肥肉,但可以看出年轻时应该比较强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