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钟岛位于另一片陆地板块,回到避难所需要一个小时,飞船在星球大气圈内保持低速,但也比飞机快多了。

    韩萧把丧钟岛的小混蛋们安置在客房,然后没有再管,找上汉尼斯继续刚才的话题。

    汉尼斯将他失踪后的遭遇描述了一遍,在萌芽战争结束后,他率领那支考古学家小队再度踏上了寻找新秘密的旅途,由于韩萧让玩家完成了不少任务条件,汉尼斯等人得到了新的资料,在浩如烟海的卷宗里发现了新的疑点,线索竟然直指海蓝星百国战争。

    曾经海蓝星有上百个国家,虽然也小有摩擦,但大体是和平盛世,对宇宙有着浓郁的好奇,随着歌朵拉出现带来了星际的知识,得知太多的国家是在拖慢文明的发展,资源浪费率极高,会将他们困死在星球上,世界格局便动荡了起来。

    由于各国的立场不同,谁也不愿意放弃自身主权,即使知道未来会发生悲剧,但因为种种原因,在?;嬲仍诿冀拗?,大部分人都会选择性短视,摩擦愈演愈烈,最后武力似乎成了唯一的道路。

    于是,因为这套内耗理论,几十年前爆发了世界大战,许多国家在战争中覆灭,最后只剩六国,进行了一次大洗牌,完成了资源整合,但战争的负面影响时至今日还未消除。

    而汉尼斯不认为一个理论就能让上百个国家开战,他坚信战争背后一定有幕后推手,经过一番寻找,他们终于有了新的进展,也同时带来了灭顶之灾。

    “……线索指引我们在索马尔沙漠地下发现了一处地窟,那里有一座高大的金色雕像,你不会相信我亲眼见到的东西,那尊雕像竟然动了起来,朝我们攻击,力大无穷,而我们的攻击无法伤害它分毫?!?br />
    “然后呢?”韩萧点头。

    “我们与雕像缠斗,它坚不可摧,还会喷射光线,我的队员战死了,战争没有夺走他们的生命,没想到竟然死在了这里……”

    汉尼斯咬牙道:“我也被打成重伤,以为死定了,雕像却停了下来,地窟的墙壁忽然变了颜色,成了金属质地,我才知道原本的岩壁是伪装。金属壁嵌着一个椭圆形的容器,就像营养仓,大小与人体差不多,一个歌朵拉人从仓里走了出来,蹲在我面前,他问我怎么找到这里的?!?br />
    “继续,我在听?!?br />
    “我那个时候奄奄一息,所以对方靠得很近,我装作重伤,尝试与他交流,我问他是谁,为什么一个歌朵拉人会留在海蓝星,他似乎是不屑回答,就要站起身离开,雕像又动了,马上就要抬起手要砸死我。

    我没办法,只能趁机暴起,不敢留手,没想到那个歌朵拉人不仅躲不开,而且还被我一拳打死了,竟然是个普通人。在他死了之后,雕像就停下了,我也重伤昏迷过去。

    过了不知多久,一支特工小队来到了这个地窟,发现了濒临死亡的我,于是把我抓了起来,他们似乎是追着我们的行踪发现了这个石窟,里面的东西都被他们缴获了。由于涉及歌朵拉人,我被关进丧钟岛,被频繁拷问情报?!?br />
    “光凭这些你怎么认定歌朵拉是幕后黑手?”

    “我当然不是瞎猜,监狱是思考的好地方,我串联起了很多情报。而且一个歌朵拉人留在海蓝星一定有原因,我怀疑歌朵拉虽然表面不介入海蓝星,但其实一直派人监视着我们,在暗中插手我们的文明进程。我虽然不了解歌朵拉,但我知道利益是永恒的,这么做一定是符合他们的利益诉求?!?br />
    “未必是你想的那样,一个人不能代表一个文明,况且歌朵拉还有一个宿敌势力,里面也全都是金皮?!焙舨恢每煞?,想了想,道:“我现在与歌朵拉保持着不错的关系,也许我能找人查一查,你能给我什么线索?”

    “我记得那个歌朵拉人的长相,以及在那个地窟里发生的每一个画面?!焙耗崴鼓贸鲋秸?,埋头画了起来,很快便画出十几张画。

    歌朵拉人的样貌很清晰,韩萧用通讯器拍下照片,以自己和纳戈金的关系,拜托对方搜索一张肖像是很简单的事。

    他随后看向汉尼斯口中的雕像画像,人形构造,有四只手臂,头部没有五官,而是像眼睛一样的两排孔洞,一边三个,共计六个,散发着金光,他顿时咦了一声。

    “这是一种战斗魔偶,歌朵拉魔法工业产品,很容易就能买到,不过造价比较昂贵,如果是魔法师以外的人,只能通过打碎雕像来毁灭魔偶,以你们的实力很难打烂一个星际级别的人造战斗机器,这个魔偶应该是那个歌朵拉人的护卫?;褂懈瓒淅舜牡胤绞俏卟?,可能有联网功能,我有时间找六国问一问,看看能不能拿过来研究一下?!?br />
    汉尼斯抓住韩萧的手,语气恳求,“这是唯一的线索,在你的手上才能发挥作用,我只能指望你了,我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回报你,只希望你能看在我们老交情的份上帮助我,我真的很想弄清楚真相,到底谁才是所有灾难的起源!”

    面板跳出了提示,【新时代——起源】的第三环显示完成,给了几百万经验,成功进入下一环,上面显示这是最后一环的任务,要求只有一个,便是找出真相,而唯一的线索是这个歌朵拉人的肖像。

    ‘怪不得这是一个隐藏A级任务,牵扯到了两个版本,想要利用这个线索,必然要和歌朵拉文明打交道,所以任务只有到了2.0版本才能继续进行?!粞凵褚簧?。

    奖励自然不少,经验好几百万,不过韩大技师坐拥玩家市场,对经验奖励需求最小。

    除了经验,还有几个自由属性点、潜能点,一次随机奖励的机会,以及A级任务特有的荣耀勋章,这东西可以增强全属性,因为他把任务分配给了任劳任怨的合同工,所以每一环的条件都全部完成了,评价很高,必然可以拿到。

    这样算起来,自己将会得到第二枚荣耀勋章。

    韩萧暗暗盘算,如果挑拨海蓝星的战争真是歌朵拉的算计,那这个人的资料应该是机密,贸然打听会打草惊蛇。

    “还是等歌朵拉的部队抵达海蓝星再说吧,带队的应该就是纳戈金,熟人比较好说话?!?br />
    他摇了摇头,倒不太在意真相,毕竟文明间的倾轧本就无关对错,只是立场之争。

    即使真是歌朵拉做的,现在海蓝星也要仰仗人家来救灾,事关这么多生命,铁骨铮??刹恍?,真香才是硬道理。

    比起纠结过去,他更关心粮食蔬菜,就像吃饭的时候,人们总是需要忽视食物的来源,比如种菜要用粪便,喂猪要用泔水,喝牛奶的时候,也没几个人会纠结第一个知道牛奶能喝的人当时到底在干啥。

    还有娶老婆的时候,除非运气特别好,否则还不是要选择性无视自己有襟兄弟的事实……

    如果有朋友去世,火化追悼会上,当众人闭眼默哀的时候,韩大技师就是会上去添柴火的那种尿性人,没说的,就是务实!

    所以,以韩萧的眼光来看,无论历史的真相如何,未来能创造的价值更加重要。

    ……

    回到避难所,韩萧让佣兵看守丧钟岛囚犯,这群桀骜不驯的家伙虽然被一网打尽,但还需要调教一番才能使用,这项工作交给佣兵,他是非常放心的。

    别看这些囚犯一个个自视甚高,就差在脸上写“我是坏人”四个大字,但与辗转不同星系杀过无数物种的星际佣兵相比,简直像是善良的小绵羊。

    接下来十天,韩萧逐步开展行动,魔法系佣兵使抑制剂产量大大增加,得以大规模供应给避难所的难民,稳定了局面。

    同时,又有更多难民来到避难所,十分拥挤,于是本尼特开始扩建避难所,有玩家鼎(肝)力相助,建造进度快得飞起。

    难民源源不断,按照这个进展,恐怕避难所将被扩建成一座超大规模的城市。

    韩萧没忘了六国,既然六国妥协,他便让一些佣兵带上一部分原料,乘坐飞船直接降临六国的首都,城市里的不知情平民纷纷看呆了。

    双方接洽之后,一些佣兵留在六国帮助他们制造抑制剂,六国也是老手,借着抑制剂大做文章,做了几场秀之后,国民的信心逐渐回来,秩序慢慢恢复。

    六国对韩萧自然不是口头上的妥协,韩萧有权调动他们的军队,飞机、坦克、军舰等所有战争装备,只要韩萧一句话就能拿到手,不过没必要这么做,他用不上,还是留给六国,分担避难所的压力比较好。

    避难所与六国抵抗异化之灾的行动小有成效,但拯救的难民比起全球的生命数量不过是九牛一毛,野外的野兽和植物没办法处理,而最恐怖的便是大海里的生物,数量是陆地野兽好几倍,也被异化之灾影响了,甚至还有双栖巨兽上了陆地,已经有几个沿海城市被严重破坏。

    所以在视线之外的地方,异化之灾的状况依然十分严峻,还在不断恶化。

    大部分海蓝星玩家待在避难所,其实不利于整体局面,但对韩萧却是非常有益,他收割了大量经验,通过黑星选拔仪式,足足招募了三四万玩家。

    而这种选拔成了玩家的日?;疃?,论坛上讨论激烈,分享经验,得出了结论:铁头娃犹如一刹那的烟火,只有苟比才能永世长存,屠一座城,不如等一个人。

    由于是群体选拔,玩家逐渐开始组队合作,休闲玩家碰运气,职业玩家秀操作,而大公会则是用外围成员为核心成员保驾护航,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曾经没能通过三十秒真男人的考验,如今不能错过加入的机会,每每看到一身高级装备的狂刀、昊天等人招摇过市,其他玩家就忍不住羡慕,要不是避难所不能打架,不少人都想上去试试能不能杀人爆装备了。

    在玩家的合作下,选拔的通过率显著提高,玩家还以为是找到了诀窍……韩萧就喜欢他们这么想。

    韩萧筹备了许久,目前一切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基本都是好消息……除了一个现象,这是他没有料到的意外。

    玩家竟然从梅洛斯那里学会了维恩牌的玩法,越来越多人沉迷打牌,无法自拔!

    韩萧得知此事,恨不得掐死梅洛斯——打牌打牌,天天就知道打牌,还带坏了敬业的优质脚男,你这是要逼我代理卖卡包吗!

    不务正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