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钟岛是六国共同建立的秘密监狱,联合管理,坐标位置是绝密,狱卒亦是只进不出,完全与世隔绝,其中关押的皆是特殊囚犯,有政治犯,有反叛组织成员,还有为非作歹的超能者。囚犯成分不同,唯一的相同点是,他们绝不是小打小闹,不是那种简单的连环杀人狂或者一般的反社会份子。

    没有一技之长,没资格被关进丧钟岛。

    大部分囚犯的罪行罄竹难书,六国留下他们的生命,将他们关押在无人所知之地,便是看中了他们的才能,希望能榨干他们的价值。

    也可以理解为,丧钟岛是六国的另类人才储备地,人才济济,人杰地灵。

    其中一部分囚犯与六国达成了交易,用自己的才能换取更好的待遇,但大多数人对此嗤之以鼻,一次次嘲弄六国的谈判使者,狂妄凶残,犹如毒虫猛兽,狱卒反而惧怕他们,许多犯人被明令禁止近距离接触。

    刚好在昨天,六国与丧钟岛失联了,如今浩劫席卷全球,六国自身难保,顾不上丧钟岛。

    六国并不知道,丧钟岛也受到异化之灾影响,狱卒大规模发病,职责全都被抛到了脑后。

    有发病的狱卒打开了一部分囚犯的金属牢门,犹如解开了猛虎的项圈。

    ……

    噗嗤——

    从人体激喷出的鲜血染红了灰色金属走廊,嵌在天花板中央的白炽灯管涂上一大片猩红,让走廊的光线带上了氤氲的血色。

    一个身高两米二的沙努人壮汉丢开撕成两片的看守长尸体,两块身躯啪叽落在地上,声音黏稠。

    壮汉上身**,大块大块的肌肉显露无遗,遍布着大量陈年旧疤与沙努人天生的纹路,他是个光头——确切来说,所有男性囚犯都被剃成了光头。

    壮汉甩了甩满手的鲜血,回头看了一眼,地上躺着十几名狱卒尸体,刚刚被他手撕的区域看守长也在其中,数百颗黄澄澄的弹壳散落在血泊里,还有不少被他捏碎的枪械,腥臭的血气弥漫不散。

    囚犯是单独关押,囚室之间相隔数百米,通道两端隔着金属大门,每一段囚室所在的走廊都是封闭空间。

    环顾四周,这条走廊没有窗户,壮汉朝墙壁打了几拳,留下浅浅的凹坑,力道的反馈显示墙壁后是非常厚实的金属与混凝土,摆在眼前的选择只有两个,顺着走廊前进或后退。

    自从被关进来,壮汉还没有离开过囚室,自然也不知道监狱的地图构造,他懒得换上这些太小的狱卒服,朝着角落的监视器看了一眼。

    “突然打开我的牢门,到现在也没其他人来阻止我……嗯,空气里弥漫着凶险的气味,这座监狱发生什么事了?”壮汉喃喃自语。

    被关在丧钟岛,所有囚犯都信息闭塞,自然不清楚外面爆发了异化之灾。

    没有犹豫,壮汉决定前进,走了几百米,一扇金属闸门挡住了前路,他摸了摸金属门的厚度,深吸一口气,拉开架势,右拳如同张弓拉到身侧。

    肌肉猛地一鼓,砂锅大的拳头重重砸在门上。

    咚!咚!咚!

    连续重击二十多拳,凹坑勾勒出一个椭圆形轮廓,壮汉沉肩一撞,这块金属顿时撕裂,被他撞飞,打通了通道。

    往前走了一会,终于看见了这段走廊的囚室,门前躺了数个狱卒尸体,牢门洞开,里面的囚犯不见踪影。丧钟岛囚犯基本没有机会认识其他犯人,壮汉也不例外,他不知道自己的“邻居”是什么来头。

    他没有多想,继续往前,很快又见到一扇金属闸门,然而这扇门已经有了一个巨大的豁口,显然是那位同样幸运的邻居弄出的痕迹。

    壮汉没有停顿,途经数个囚室,有些地方没有狱卒的尸体,但牢房全部都被打开了,显然都被那位邻居救了出来,一扇扇拦路闸门也都破开,畅通无阻。

    他渐渐从走路变成小跑,想要追上前面的人。

    跑了一会,穿过一扇闸门,后面不再是仿佛永无止境的囚室走廊,而是一个空旷的圆形大厅,中央是一根连接天花板和地面的灰黑色金属圆柱,这是电梯井,分成四面电梯,电梯井前正围着一群囚犯,听到壮汉的脚步声,纷纷回头。

    “又是一个幸运儿,还是独自逃出来的?!币桓龈呤莸闹欣夏昵舴缸叱鋈巳?,上下打量壮汉,道:“如果你不是一路上没有救其他犯人,那么你就是我另一个方向的邻居吧,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史杰可,萌芽高级执行官,十一年前入狱?!?br />
    “萌芽的成员?怪不得你被抓进来?!弊澈旱愕阃?,沉声道:“我是泰恩,入狱四年,监狱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会有人把我们放出来,而且没人制止我们?!?br />
    “我也不知道,但既然没人阻止,这是逃出去的好机会?!笔方芸芍噶酥干砗蟮那舴该?,道:“他们各有本领,有人甚至知道丧钟岛的地形,他能带我们离开这里?!?br />
    一个瘦弱的男人走出来,指了指脑袋,道:“我曾经黑入六国的最高机密资料库,看过丧钟岛的结构图,虽然只有短短几十秒,但我已经记下了百分之六七十内容,现在正好能用得上……哼,这就是我被抓进来的原因?!?br />
    “总之,丧钟岛不是海外的小岛,名字是误导,它的真正位置是在一座山脉的地下,六国借用一片天然的地洞打造了这座地下监狱,一共有十三层,每一层都是环形走廊,分布着诸多囚室,监狱外部被大量钢铁、混凝土包住,导弹也炸不开,顶层或底层都不是出口,中间的某一层才是唯一一个通往地面的通道,位置很隐秘,而且很长?!?br />
    “既然大家都想逃离这里,你和我们一起行动吧?!笔方芸傻?。

    壮汉泰恩缓缓点头,“你们有什么打算?!?br />
    “监狱方面迟迟没有对我们这一层的逃狱做出反应,那么一定有别的事情拖住了他们,很有可能不止我们这一层的囚犯逃出来了,如果其他犯人也脱困了,那么他们应该都会去顶层?!笔方芸陕冻鲆桓霾腥痰男θ?,“这么多年的禁闭,可以从狱卒身上讨回一些利息了?!?br />
    泰恩皱了皱眉,没有附和。

    众人坐上电梯,一路来到顶层,电梯门刚打开,浓郁的血腥味便扑面而来,电梯井周围全是狱卒的尸体,血流成河,老迈的监狱长躺在角落,腹部大开,青黑色的肠子被掏了出来,紧紧缠住脖子,脸色发紫,竟然是被勒死的,极其残忍。

    不过史杰可一行人面不改色,在场没一个善茬,并未对这一幕动容。

    另一伙浑身是血的囚犯正好在等电梯,周围的情况无疑是他们的手笔。

    “竟然还有别人逃了出来?”另一伙囚犯的为首者是一个烧伤毁容的男人,舔了舔嘴唇,冷笑道:“嘿嘿,你们错过了一场狂欢,除了我们,这一层已经没有活人了?!?br />
    史杰可眼神一眯,他知道这个烧伤脸的来历,这是一个凶残的超能者,犯过许多令人发指的罪行,就连他也不愿意平白招惹,于是说道:“联手如何,我们知道怎么逃出去?!?br />
    “哼,也好?!鄙丈肆诚肓讼?,没有拒绝。

    两伙人迅速达成共识,开始一层层清扫幸存的狱卒,顺便救出其他犯人。

    囚犯队伍规模越来越大,渐渐有了数百人,所有囚犯都被放了出来,没多久就血洗了整座监狱,狱卒在他们面前脆弱不堪。

    本来丧钟岛监狱有许多防御机制,甚至还有为了防止囚犯逃跑的自爆按钮,然而众人来到主控室后,却发现这里一片狼藉,本应留守的狱卒不知为何互相厮杀,十几个狱卒用枪将彼此打成了筛子,同归于尽。

    怪不得一直没人阻止。

    “这些狱卒内讧了吗?”

    众人一脸疑惑,只觉得像是在做梦。

    被关了这么久,莫名其妙就重获自由了?

    狱卒为什么打自己人?

    处处透着古怪??!

    由于缺少情报,囚犯自然不知道异化之灾的存在,许多狱卒突然发病导致丧钟岛瘫痪,他们才能这么顺利逃出来,再强大的堡垒也会被内部攻破。

    解决了所有狱卒,数百名囚犯在电梯井大厅休息,这时才有足够的时间打量他人。

    不少人都是曾经赫赫有名的恶徒,凶神恶煞,卧虎藏龙,许多人听过彼此响当当的恶名,心里凛然,互相警惕。

    没一个好惹的。

    也有一些近几年才被抓进来的新犯人没有被认出来,大部分囚犯被关在丧钟岛多年,入狱十年、二十年的不在少数,与世隔绝,信息闭塞,不知道外界的变化。

    泰恩就是“新人”,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来历。

    因为对彼此的忌惮,不少暴躁的囚犯克制着脾气,在强人林立的环境里,即使是张狂的恶人也会低调,毕竟他们虽然凶残,但不是没脑子,并没有惹事的想法,他们只想逃离监狱,然后再各走各的路,分道扬镳。

    一干囚犯摸索了一会,找到了离开的通道,迫不及待走了进去,这是一条曲折的人造通道,贯穿山腹。

    走了大约两个小时,所有囚犯都开始不耐烦的时候,终于看到通道尽头的阳光,以及呼吸到越发清新的空气。

    “出来了!”

    众人精神大振,加快脚步,冲出了通道。

    这是一座山脉的山腹,出口是一个看似不起眼的洞穴,周围是郁郁葱葱的树林,风吹过林间,树叶簌簌作响。

    天空一片澄澈,阳光洒在身,一片暖洋洋,久违的自由感从心底升起,许多人贪婪地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感觉重获新生。

    被囚禁了这么久终于脱困,压抑已久的愤怒、野心与仇恨犹如喷发的火山,一发不可收拾,虽然现在不了解外界的变化,但许多囚犯恨不得马上重操旧业,去不同的地方大闹一场。

    就在这时,不远处忽然响起一个陌生人的声音。

    “真巧,刚来就碰上了你们,我还以为你们已经逃走了?!?br />
    韩萧背靠树木,盯着众人。

    囚犯们顿时看了过来,面带警惕,侵略性的目光打量不止,觉得韩萧很陌生,大部分人都不认识他。

    “你是什么人?”烧伤脸喝道。

    “你可以叫我黑幽灵,这是我以前的绰号?!焙裘纪芬惶?。

    “黑幽灵?”烧伤脸冷冷道:“哼,哪里蹦出来的家伙,我没听说过你这号人物?!?br />
    砰!

    一道粗大的光芒闪过。

    下一刻,烧伤脸脖子以上全部消失了,断口一片焦糊,无头尸体摇晃了一下,直挺挺倒地。

    韩萧勾了勾手指,浮游炮光环阵列如同听话的宠物,亲昵地绕着他慢慢旋转,对这群穷凶极恶的囚犯,他没有慢慢讲道理的心情,面无表情。

    “现在听说过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