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降落在第三避难所的?;?,本尼特整了整衣领,扶了扶帽子,走下飞机,放眼望去一片和谐,这里还没有发生暴动事件,?;和ǖ勒咀乓蝗汉谝氯?,第三避难所目前的负责人黄誉带着手下早早侯在这里。

    “您有事打个电话就行了,不用亲自来一趟?!被朴Ь吹?。

    本尼特摆摆手,示意黄誉带路,“我要见几个人,事情紧急,你通知他们了吗?!?br />
    “我按照你的吩咐传达了会面的意思,她们正在会议室等你?!?br />
    一行人来到避难所的核心区域,转过复杂曲折的走廊,抵达会议室,本尼特让保镖守在外面,与黄誉迈步走进会议室,房间里有三个女人,正是海拉、欧若拉与一叶青三人,纷纷转过头来,目光聚焦在本尼特身上。

    “阁下?!?br />
    海拉面无表情,微微颔首,欧若拉没有被榨汁,海拉便没有走上极端,她虽然性子依旧冷淡,但对于本尼特这样的人物,她不吝啬些微的敬意。

    “闲话少说,我今天还有两项实验没有做,你召集我们做什么?”一叶青开门见山道。

    本尼特脸色严肃,拿出几份暴动事件的报告,分给三人,沉声道:“在一年多以前,你们曾汇报了一些异常情况,当时我并没有注意,但现在的事件也许与你们所说的异象有关,你们是黑幽灵留下的人才,也知道他的灾难预言,我希望知道你们的看法?!?br />
    因为海拉三人是韩萧嘱咐他照顾的人才,所以本尼特没限制她们的自由,在韩萧离开前,海拉一直说着等欧若拉养好身体后就去周游世界,可韩萧消失了两年多,欧若拉早已恢复健康,海拉却一直没有离开,而是留在了避难所。

    本尼特自然不会赶走她们。

    欧若拉的异能可以感应生命,而当初察觉到的庞大生命在几天后便消失了,但欧若拉记住了这个生命的“气味”,这是她异能的作用之一,记录生命波段,像是独一无二的条形码,她可以轻易分辨出来。

    虽然庞大生命只是昙花一现,然而她发现,一些生物的身上出现了庞大生命的气味,这股气味在不断扩散,越来越多生命体沾染了气味,无论是植物还是动物都一样。

    欧若拉声音怯怯,慢慢说明她感受到的画面,本尼特脸色越来越凝重。

    如果这真是一种病毒,那全世界起码有上亿人感染了……不对,如果再加上凶猛的野兽与海量的植物,感染数量极其恐怖!

    欧若拉看了看几人,犹豫了一下,鼓起勇气,指向黄誉,小声道:“他身上也有那种气味?!?br />
    黄誉脸色剧变,急忙摸了摸身体,“我……我没有任何感觉??!”

    本尼特一巴掌扣住黄誉的肩膀,气力顺着五指深入黄誉的身体,来回探查了好几圈,本尼特才松开手,沉声道:“我也感知不到任何异常,这到底是什么病毒?虽然不知道原理,但看来现在只有欧若拉能分辨谁被感染了?!?br />
    众人望向欧若拉,欧若拉抖了抖,扑闪扑闪的大眼睛里满是紧张和期待,结结巴巴道:“我、我能帮上忙吗?”

    本尼特很想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但是情况紧急,他实在笑不出来,只好沉着脸点点头。

    欧若拉显得极为开心,一直被人照顾,她早就盼着做点什么,回报帮助自己的人。

    一叶青翻看着报告,不仅没有惊讶,反而一脸兴奋,“果然没错,我的感知是对的!没有白费我一整年的研究!”

    此话一出,在场几人立马望了过来,神色讶然。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本尼特问道。

    “跟我来?!?br />
    一叶青直接站起,迫不及待向外面走去,几人只好跟了上去。

    穿过防守森严的警戒区,几人来到一叶青的实验室区域,这里空无一人,就连守卫都不敢待在这里,害怕吸入某些稀奇古怪的化学毒雾导致昏迷、神经紊乱、半身不遂、生育能力丧失等等不良的后果。

    一叶青带着几人来到一片露天的大棚,这是植物的培育圃,一叶青的异能是操控植物,她的药剂原材料大多是自己种植的各种植物,而在这一片培育圃中只有一种植物,造型是一片从土里长出来的扇形绿叶,如此正常的外观,普通人如果在野外瞧见,基本不会多看一眼。

    “这是瑞德安扇叶,生长环境严苛,非常难以人工培育,属于濒危植物,存世量极少,但稀缺的数量,不代表它有很高的价值,实际上,瑞德安扇叶没有任何药用功能,唯一的作用磨成糊状,煮熟了之后可以食用……只要你是草食动物的话。总之,这种植物几乎没有培育价值?!?br />
    一叶青简单介绍,让众人一头雾水。

    “但你还是培育了这么多,你带我们来看这个东西有什么用意?”本尼特问道。

    这时,欧若拉伸出手指,好奇触碰一株扇叶,突然睁大眼睛,惊奇道:“这些植物都没有沾染那种气味?!?br />
    本尼特一惊,想到了什么,脸上泛起惊喜。

    “你想得没错,一年前我察觉到一些植物给我带来窥视感,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多方寻找,发现了这种植物是唯一不会产生窥视感的植物,我不知道窥视感的具体原因,但我知道瑞德安扇叶可以免疫它,所以我着手培育,瑞德安扇叶极难生长,而且种子稀少,你们眼前这些扇叶就是全部了?!币灰肚嘀な盗酥谌说牟孪?。

    “有没有进行临床试验?”

    “我只在植物上实验过,提取瑞德安扇叶的汁液,加上一些辅助材料,制作出的药剂可以让其他植物的窥视感消失一段时间,起到抑制的作用?!?br />
    “太好了,我们没有时间耽搁,不知道暴动还会不会发生,等会我让人把一部分隔离的暴动者送过来,你在他们身上试验药剂能否起效?!?br />
    本尼特很果断,这种时候,他也管不上药剂有没有后遗症,十分庆幸一叶青提前做出了应对,至少比此时正束手无策的六国好多了。

    “行吧,不过有件事要先告诉你,因为瑞德安扇叶数量稀少,所以药剂产量非常有限,而且一次性采集的汁液不能过多,否则扇叶会凋零死亡,便无法长久利用下去了,每培育一株都是很难的?!?br />
    一叶青耸肩。

    在前世的剧情中,异化之灾彻底爆发后,一叶青才逃出丧钟岛,经过长时间的研究,才研发出抑制剂的配方,但如今韩萧早早将她从丧钟岛带了出来,给了她研究的自由,这一次,由于韩萧对剧情改变,导致她在异化之灾仅仅露出苗头的时候,便研发出了抑制剂,变化巨大。

    抑制剂不能灭杀异化之灾,只能暂时遏制,但这却是极其稀少的对抗手段,十分重要,前世,焦头烂额的六国红了眼争夺一叶青,想要获得抑制剂的配方。

    而现在一叶青在第三避难所,受到本尼特的?;?,这会不会导致避难所遭到六国的觊觎还是未知之数,但远在天外的韩萧当初交换一叶青,便是为了长远布局,让第三避难所成为第一个研发出抑制剂的地方,将会吸引玩家一窝蜂涌向避难所——早在当初他就预见到了这一步。

    欧若拉被他救了出来,没有酱化,她的异能可以分辨感染者,同样是改变剧情的重要因素,因为异化病毒的潜伏性极强,所以灾难爆发后,所有人都变得疑神疑鬼,担心身边的伙伴随时会变成敌人,再也没有信任可言,而欧若拉至少可以让第三避难所杜绝这种情况……甚至,很多人会主动来避难所,寻求这一份安心。

    受了韩萧的影响,本尼特等人才能提前反应过来,很久之前韩大技师便开始为2.0版本布局,而效果正在逐步显现。

    几人离开培育圃,走在路上时,海拉突然问道:“如果这就是他预言的灾难……他会像他承诺的那样回来吗?”

    众人脚步一顿,这里每个人都与韩萧关系匪浅,每次提到黑幽灵,他们的脸色都会变得很复杂。

    “也许吧……”本尼特叹了口气。

    黑幽灵说他去星际找寻解决灾难的办法,然而两年杳无音讯,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他们完全不知道韩萧在星际里到底遭遇了什么,星际对他们而言十分神秘,那是另一个更高更远的世界,也可以说是“真实”的世界,既让人好奇,又让人望而却步。

    每次仰望星空,总会想到韩萧就在那里,然而却没办法联系。

    直到现在,本尼特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即使是海拉,也觉得机会渺茫,掏出韩萧留给她的钥匙,握在手心里,眼帘垂下,遮住了眸子里的光彩。

    他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

    ……

    远在星际的韩萧并没有刻意观察海蓝星的情况,他早知异化之灾的演变阶段,没必要亲眼看一遍,时间就是金钱,浪费时间就是浪费金钱,这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2.0版本,玩家在异化之灾完全爆发了一段时间后才重新降临,他计算过了时间,大概在版本开幕前的一两个月,异化之灾才会露出苗头,然后病毒脱离潜伏期,现象开始蔓延,最后演变成灾难。

    这是玩家进入星际的重要节点,人生只有那么几次机会,抓得住就能腾飞,韩萧按部就班进行准备,心无旁骛。

    随着韩萧计划表上的准备项目一个个被划掉

    日期也渐渐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