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阿罗希娅的突发状况,会议草草结束,最后采取奥文恩的想法,按兵不动,静观其变,等待援兵。虽然纳戈金一直表示对黯星追杀队伍的担忧,但是奥文恩似乎对自己本体的藏匿状况非常有信心,认定黯星绝不可能找到,但他的口风很紧,一点线索也没有透露出来。

    奥文恩是任务的核心,不得不尊重他的意志,一行人只好留在据点,这次布置了大量警戒,并且悄悄关注阿努尔等人有什么行动,如此过了三天时间。

    三天里风平浪静,双方人马相安无事。

    黯星自顾自寻找本体,但却没什么头绪,到处乱转,神经紧绷的佣兵不由放下了心。借着这段闲暇,韩萧修理了此前与灰烬战斗时的机械,恢复一些战斗力,他觉得不会这么容易结束,再怎么说也是数百万经验奖励的任务,在援兵到来的前后,应该还会发生些什么。

    这个任务暂时没起波澜,倒是另一件事吸引了韩大技师的注意,三天里,阿罗希娅感受到的呼唤感一天比一天明显,用她的话来说,就像是有人在她的脑海里放了个音响重复播放,音量越来越大,一种强烈的直觉似乎想将她引领到一个地方。

    韩萧一直知道阿罗希娅身上有秘密,几乎不死不灭,就连艾默丝也无法彻底毁灭她,来历神秘,联带了一个A级难度连环任务,最重要的是,前世自己竟然没看过她的来历,意味着玩家没有发现这个隐藏人物,联系上龙坦的经历,他一直有一个疑问——当龙坦因为艾默丝胡搞瞎搞而覆灭的时候,阿罗希娅还在那里吗?如果不在,她又会在哪里重生?

    作为关爱部下的团长,韩萧仔细询问阿罗希娅,得知呼唤感来自天空的方向,而且距离还不远,经过反复的询问和研究,阿罗希娅直觉指向的地方,很可能就在诺里欧斯的某个空港。

    距离如此之近,韩萧不由感到警惕,到达诺里欧斯的时候,阿罗希娅并没有这种感觉,意味着源头或许是专门追逐阿罗希娅而来的未知人物,最近方才抵达这颗星球,所以对方拥有定位阿罗希娅的能力,如果避而不见,对方很可能会阴魂不散,而让韩萧警惕的正是对方未知的来意。

    阿罗希娅想不起任何有关的记忆,她决定亲自查证这件事,韩萧自然不想她乱跑,正好奥文恩这边正在待命,韩萧便决定和阿罗希娅一起行动。

    他思虑再三,叫上了弗丁。

    意义大概等于出门的时候戴上平安符。

    ……

    三人乘坐太空电梯,来到直觉指向的外层空间港口,这里是朝向破碎星环之外的码头,基本只有其他星域的外来者才会停在这一座空港。

    “你的直觉指向哪个位置?”

    空港大厅人来人往,错综复杂的舰桥与移动履带通往不同的码头,除了形形色色的过路旅行者以外,还有维护秩序的诺里欧斯卫兵以及码头工作人员,空港斜方向的穹顶是透明的,映着宇宙的风景,三人正搭乘着一条履带,慢悠悠前进着。

    “那边?!卑⒙尴f种噶酥刚胺?。

    “真是清晰的指示?!焙粑弈?。

    弗丁微笑道:“可惜我的能力还很弱,不然就能用念力治疗阿罗的大脑,帮助她恢复记忆?!?br />
    “嚯,那你得先研究能量生命的记忆储存方式,她可没有一个能让你折腾的大脑?!?br />
    “是这样的吗?”弗丁转头打量阿罗希娅,“在她实体化的时候也不行吗?”

    “她的异能不是使用时才激活的类型,在觉醒的时候便完全改造了身体,大脑、骨骼、肌肉、皮肤是模拟出来的实体,让她拥有物质生命体的感官,似乎和真人没什么区别,但打穿她的脑袋,流出来的可不是脑浆?!焙舳倭硕?,见弗丁一脸好奇,挑眉道:“你不会真想试试吧?!?br />
    “你知道我不会做这么粗暴的事情……”弗丁摆手,突然苦笑起来,“不过住在我脑子里的那位女士不这么觉得?!?br />
    “那可不,晨星的感觉八成像是每时每刻都被你强硬地压在身下,假设我是女的,我也不会对你有什么好看法?!焙舸蛉さ溃骸安还站蒙?,说不定被你压得久了,她就会享受这种感觉,再也不愿意出来了?!?br />
    “放你妈的屁,老娘出来第一个宰了你?!?br />
    弗丁指了指脑袋,呵呵笑道:“这是她刚才的原话?!?br />
    韩萧俯下身,凑近弗丁的脸颊,眼对眼直勾勾盯着弗丁的眸子深处,仿佛能看见晨星的神采,晨星不能操控身体,但她可以共享弗丁的感官,韩萧啧啧道:“不,如果你真的能跑出来,你绝对不想再遇到我?!?br />
    随口聊着天,三人抵达了源头的位置,这是一间登陆船库,大门封闭着,必须要通行口令或者通报才能进去。

    “呼唤你的东西就在船库里面,看来果然是活的东西,我们得找个办法进去看看?!?br />
    韩萧脸色严肃起来,这时,这片区域的码头工作人员走了过来,扫了众人一眼。

    “你们认识这间船库里面的人?”

    三人转头望向他,韩萧问道:“这怎么了?”

    “是这样的,里面的飞船三天前停入船库,但并没有进行登记,也没有支付停泊费用,我们的一切通讯请求都无人应答,船上的人也一直没有下船,如果你们认识他,请代他支付费用?!?br />
    韩萧眼神微闪,对方不离开飞船,一直没现身,有点神秘啊。

    “等一等,他不交钱,你们没有赶走他?”弗丁问道。

    “因为他的座驾是光辉联邦的潜者级侦察船,这是身份的象征,我们诺里欧斯财团不会轻易赶走这种高级飞船的舰长?!惫ぷ魅嗽被八档暮艹?,很社会。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己认不认识他?!焙糁噶酥复竺?,“我们能进船库看一看吗?”

    “恐怕不行,我没有这个权限,根据管理条例,只有船库的暂时拥有者才能允许访客进入?!闭飧鲋贫仁欠乐褂腥送捣纱?。

    “那就申请吧,反正他还在船库里面?!焙舭聪麓獾耐ㄐ衅?,对方为阿罗希娅而来,不太可能将他们拒之门外。

    发出申请,沉默等待了一会,时间仿佛变得很漫长,通讯器忽然转为绿色,大门轰隆隆打开,飞船的主人甚至没有与他们交流,便直接打开了船库。

    百米多长的小型黑色飞船正停在轨道,以飞船的标准,这个体型小巧而灵活,是侦察飞船的正常长度,漆黑光滑的外壳上是船库的倒影。

    韩大技师怎么可能不识货,立马认出这是黑光潜伏者,价格高昂,性能极其优越,在前世的玩家交易市场属于一有货就会立刻被大公会或者土豪买走的高档货,相当于同类型飞船中的橙装。

    韩萧顿时有了压力,拥有这种档次飞船的家伙,绝不会是简单人物,如果来者不善,对他来说是一个大麻烦。

    刷……

    依旧没有任何交流,黑光潜伏者舱门忽然滑开,犹如对三人发出无声的邀请,漆黑的入口仿佛散发着幽冷的气息。

    “连脸都不露,神秘兮兮的?!焙艨聪虬⒙尴f?,“进去吗?”

    “我能感受到……里面有人在呼唤我,他很迫切?!卑⒙尴f愕阃?,眉头一蹙,捂着额头,语气不确定,“而且,这艘飞船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我好像不止见过它,似乎还在上面待了很长一段时间,应该还经历了些很重要的事情……但是我想不起来了?!?br />
    韩萧的面板突然出现提示,【重启】第二环的进度又加了1点,看来这艘飞船在阿罗希娅的记忆里也是一个重要地点。

    “那就上去看看,放心,我在你背后?!焙舻?。

    三人踏上舷梯,走进飞船,面前是一条黑漆漆的走廊,往前走了一步,走廊两侧的灯光才依次亮起,往远处延伸。

    嗤——

    这时,三人身后的舱门合起,封死了后退的路。

    “飞船的主人想让我们往前走?!备ザ〉?。

    没去纠结舱门,三人顺着走廊前进,很快来到一个岔路口,而灯光往着右边的路口延伸下去,左边却是一片漆黑,三人便明白灯光就是指示的路线。

    冷色的惨白光芒似乎酝酿着一种诡异的气氛,将三人的脸色映照得同样惨白,三人对视了一眼。

    “说实话我挺想走左边,不过还是先沿着灯光走吧,飞船的主人到现在还不露脸,让我想起了伊索——那是个讨厌的老家伙,就喜欢故弄玄虚?!焙裘嗣掳?,越发好奇对方和阿罗希娅究竟是什么关系了。

    沿着灯光,走过蜿蜒曲折的走廊与舰桥,最后的终点是飞船的驾驶室,驾驶室里依然空无一人,操控台的按键亮着幽幽的黄色光芒,最引人注目的是吊在驾驶座正上方的一个挂饰,这是一个透明玻璃罩,里面却亮着一团不知从何而来的金色光芒,忽明忽暗,像是不稳定的灯泡一样。

    阿罗希娅愣了一会,鬼使神差走上去,伸手触碰玻璃罩。

    嗡——

    骤然间,奇异的一幕发生了!

    整艘飞船的所有灯管同一时间亮起,驾驶室里一片光明,玻璃罩里的金色光芒贴在阿罗希娅手掌与罩子的接触位置,融入了她的手掌,仿佛本来就与她是一体的。

    这时,驾驶室里回荡起飞船系统的声音。

    “权限认证激活……认证通过……欢迎回来——船长?!?br />
    无数流光凭空出现,在三人面前凝聚成一个发光的人形,看不清面孔,他张开双臂,虚抱着呆立当场的阿罗希娅。

    “终于找到你了,战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