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后。

    诺里欧斯北部空间港,港口大厅人潮熙熙攘攘,放眼望去尽是不同生物的脑袋,无数旅行者在这里停留或者上船离开,一个平平无奇的女性宇宙人类背着行囊,缓缓走着。

    事实上另一个人躲藏在这副伪装下,正是韩萧一行人寻找的目标——曾经收养孩童时期的艾默丝,并指引她觉醒超能天赋的老师。

    他名为“伊索”,异能是预言,但比起罕见的预言能力,他的种族却更加稀有。

    伊索出生在星海历之前,他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长生种。

    早在韩萧接触传送法师以前,伊索便预见了韩萧等人会拒绝参与他的“游戏”,预言能力本身是模糊的,因为未来充满不确定性,随时会改变,如果无法改变未来,那预知就没意义了,一般来说,毫无目标的预言通常只会看到一片迷雾,发动能力必须要有一个主题,也即是“诱因”,用来收束未来的可能性。

    而经验更丰富的预知者,会设置更多收束未来的因素,伊索留下的各种线索以及恶作剧般的布置,全部都是他用来收束可能性的布局。

    未来处于叠加态,而“诱因”能让未来进行“坍缩”,简单来说,人不饿的时候,可能会做各种各样的行为,而当他饿了,那么就有一个行为被确定了,那就是他一定会去进食。伊索故意留下行踪线索,便是出于这种目的,这样一来,前来搜寻他的人就会顺着他留下的线索走,如果说一颗珠子在平地上会朝四面八方滚动,而现在珠子则掉进一个凹槽,只会前后移动,意味着“未来”从自由发挥的解答题变成了选项有限的选择题,如此这般,他的预言才能看到未来。

    预言无法看到太遥远的未来,而且没有战斗力,能力本身并不厉害,厉害的是使用者——当预言者也是要用脑子的!

    此时,伊索已经购买了一趟远行航班的座位,他即使不动用预知,也早已看破了韩萧的目的,无非是想拖时间,等艾默丝抵达诺里欧斯,从而让他无处可逃。

    “太嫩了?!币了餍睦锖眯?,这么明显的用意,傻子才看不出来,拒绝了他的要求,以为他还会傻傻地留在这颗星球,难道自己不会走吗?

    设身处地思考,如果伊索面对韩萧的处境,他觉得自己会假意答应寻找晶火之心,然后再这样拖时间,至少比直接拒绝更好……但无论韩萧怎么选择,其实结果都一样,实际上,伊索根本没打算留下来,就算韩萧假意答应,他也一样会离开。

    “如果答应了我的要求,我后续的布置能让他们陷入麻烦,他们将会被诺里欧斯财团赶出这颗星球,就算他们拒绝我的要求,打算拖时间,在我离开以后,艾默丝也找不到我,就会迁怒这群半途而废、‘错失良机’的干部,照样让他们倒霉?!?br />
    “在你从情报组织得到我留下的线索那一刻起,结果就已经注定了?!币兹菝婢呦?,伊索笑了笑,“你乱用我的名号,我对你略施惩戒,很公平?!?br />
    “是吗?”

    忽然间,背后响起一个人的说话声,啪的一声,一只手搭在了伊索的肩膀上。

    伊索脸色突变,身体猛地一顿,缓缓转过身来。

    只见一个陌生的男人站在身后,这个男人在脸上揉下一层薄如蝉翼的面具,露出韩萧的脸庞。

    “伊索·哈瑞肯阁下,你他妈的早上好啊?!?br />
    韩萧一脸笑眯眯。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伊索惊了,眼神微变,闪过惊异。

    他没有问韩萧为什么在这里——这件事不用解释,他后知后觉,一下就想通了,此时他疑惑的是另一个问题。

    诺里欧斯五个港口,对方为什么能精准找到正确的一个?

    好像听珍妮提起过,貌似这个黑星也是一名预知者。

    “好问题,给你介绍一下?!焙舸优员呃鲆桓鋈?,脱掉此人脸上的面具,露出弗丁的面容,嘿然道:“这是我的吉祥物?!?br />
    “……你的意思是碰运气?”

    伊索脸色一僵,接着释然了,像他这样熟练的预言者,很清楚一点,从来没有完美的布局,再精妙的计划往往会被意外打破,运气虽然缥缈不定,但最简单的东西反而是最无解的。

    韩萧有命运之子卡片,他了解预知者的思路,知道所谓的诱因,但这次他并没有使用命运之子的卡片,犯不着。

    当自己拒绝要求后,以他对伊索的了解,便知道伊索能轻易看穿自己的“意图”,于是摆在伊索面前的只有一个选择,为了躲开即将到来的艾默丝,他只能坐飞船离开诺里欧斯,那么可能性就被收束了,只需要让所有人分散五个空港蹲守,那是伊索的必经之地。

    如此一来,陷入两难的就变成了伊索,不走,一定会被找到,走了,有可能会被找到。

    所以,就算伊索预知到这个可能性,也不得不钻进这个圈套——更别提因为缺少诱因,伊索并没有使用他的异能。

    钻研逻辑的人往往会陷入自己看不清的悖论之中,俗称当局者迷,伊索想让韩萧遵照他的游戏规则行动,却被韩萧反客为主,让他环环相扣的布局变成双方比拼运气的公平环境,然后韩萧再用自己丰富的经验打败他——任何碰运气的难题,弗丁都能大杀四方。

    伊索蹩脚的伪装骗骗空港的身份检验还行,易容老手韩大技师早就防着这一手。

    按照正常的思路,伊索在布局以后,如果早早离开诺里欧斯,计划就无解了,意味着立于不败之地,然而,韩萧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前世他早就知道伊索是什么性格,这个寿命悠久的老怪物体验过太多东西,个性古怪异常。

    权势?没有意思,他曾经当过一个星团级文明的副主席。

    财富?没有意义,资源向来无主,财富只是虚假的定义。

    美色?早腻歪了,交配过的各色物种可以绕恒星好几圈。

    力量?体验过了,用可怕的武器从地图上抹除整颗星球。

    伊索是真的活腻了,这不是贬义,就是字面的意思,他的人生只剩下为数不多的趣味——自由、好奇以及刺激!

    于是他成了到处旅游冒险的宝物猎人,行踪飘忽,只有处在危险边缘,他才能体会活着的感觉,所以在布局的时候,伊索绝不会置身事外,也绝不藏在幕后稳操胜券,他会营造出让对手公平的局面,让对手有机会尝到胜利的果实,这对他来说就是一场危险的游戏:

    赢了,他空虚。

    输了,他高兴。

    活得太久,真的会变得常人难以理解。

    伊索也脱下伪装,露出自己一副沧桑中老年人的样貌,爽朗笑了起来,“看来我那徒弟找到了一个厉害的伙伴?!?br />
    韩萧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表面毫无破绽,然而心里却浮起了别的念头。

    ——他动了杀心。

    这么厉害的预言者,即使不是自己的敌人,但谁能担保未来不会对自己产生威胁?

    韩萧很清楚伊索的能力,异能是预言,所以战斗力约等于零,只要抓住这个预言者,杀他不比杀鸡难多少。

    这是除掉隐患的好机会,只要告诉艾默丝没找到她的老师,让伊索永远“失踪”就好了。

    所以,

    要不要在艾默丝到来以前……

    宰了他?!

    韩萧眼神闪烁,作为混乱主义者,在他眼里没有什么人是必须死的。

    同样,也没什么人是不能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