咣当咣当!

    一通行云流水的农夫三拳,不到两分钟,菲利普操纵的腾蛇机甲便摆平了这群皮糙肉厚的石头人战士,这群岩石躺了一地,发出有气无力的痛哼。

    这些打手实力不过C级而已,受到韩萧加成的机甲轻而易举击败这些敌人。

    “不——我光滑的肌肤!”领头的岩石战士望着遍布裂缝的身体,发出哀嚎,在岩石人的审美观里,身体表面的石头质地等同于颜值,最美的自然是水晶、钻石之类的矿物,如果是普通石头,若是能够像鹅卵石般光滑,那也是一枚盘儿正条儿顺的帅哥。

    浑身裂缝的伤势,对石头人来说大概等于毁容,即使石头人能消化石头弥补伤痕,也要用很长时间才能康复。

    此时这个大块头正呜呜哭泣,看得人莫名想再揍他一顿。

    “实力和我差不多,竟然还想教训我们?谁给你的勇气?!”伏尔加老大一脸鄙视,有逼数得让人心疼。

    岩石战士的弱小也让韩萧有些诧异,背后的雇主不可能不了解他们的实力,派这群弱鸡过来能起到什么作用,难道只是一次警告或者见面礼?还是说自己猜错了,雇主并不是他们要找的目标?

    涉及预言者的事件一向让人觉得头疼,韩萧也不纠结,抓住岩石战士,直接喝问道:“你的雇主是什么人?”

    按理来说,佣兵不会出卖雇主身份,他已经准备逼供了,但没想到岩石战士的回答让他大感意外。

    “呜,雇主让我们今天来这里对付按响那栋别墅门铃的人,还说我们不会有生命危险,如果我们打输了,就告诉你们一个地点,让你们去那里找一个人,那里有人知道他的行踪?!毖沂绞拷粽诺溃骸八顾盗?,你们会逼问雇主的身份,让我转告他的原话——‘你没猜错,就是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乱用过我的名号,想找到我就和我玩个游戏吧’?!?br />
    众人脸色微变。

    “妈的,预言者!”韩萧咬牙。

    梅洛斯一巴掌拍在韩萧后背,发出砰地一声闷响,仰天大笑,“哈哈哈,你遇到同行了!”

    “同行最恨同行?!焙舸颖亲永锖吡艘簧?,逼问地址,岩石战士战战兢兢说出了下一个地点,就在八号城北部,从这里过去要横跨一整个城区。

    站起身,韩萧手指抵着下巴,沉吟思索。预言者雇佣这群岩石战士,实际是为了传递线索,指示他们去下一个地方。

    目标故意在十六天前留下行踪,然后用预言能力窥视到了他们的移动时间,从而得知他们今天会抵达这个地方,于是布置了岩石战士——预言能力不是全知全能,无法随意使用,需要一些诱因,目标故意给情报组织留下的线索自然就是这个诱因。

    自己倒是可以打破预言,在这里宰掉这群岩石战士,但问题是,这会不会也在预言者的计算之中,对方故意告诉岩石战士没有危险,用来激发自己的逆反心理,其实是想他杀死这群岩石战士惹来治安队……甚至有没有可能,此时的反转思路也被预言者窥探到了?对方或许利用了自己的性格,所以才说岩石人绝对安全?!

    “所以我讨厌预言者?!焙裟岳?。

    即使早就知道龙座老师的能力,这种束手束脚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依然让韩萧十分郁闷。

    预言者擅长利用能力玩弄诡计,对于足够强大的预言者来说,智商高低并没有意义,智者和愚者,只不过是使用方式不同的棋子而已,当你觉得自己很聪明的时候,殊不知,预言者早就利用了你的“聪明”,你根本不知道预言者真正想要你做的是哪一种行动。

    还好,韩萧也有自己的优势,那就是他很清楚目标的能力与性格,所以可以用预言者的思维模式判断对方的想法,不敢保证能摆脱算计,但至少不会糊里糊涂中招。而且,以他对目标的了解,对方虽然性格恶劣,但却是没多少恶意的。

    这是个好消息,毕竟预言者虽然没有强大的力量,但如果与之为敌,将会是一件非常、非常、非常头疼的事情!

    “怎么办,我们要去他说的地点吗?”梅洛斯问道。

    “去看看他在弄什么幺蛾子?!?br />
    韩萧打了个响指,搓出一抹械力电火花,腾蛇机甲登时变成压缩球吸附到项链上。

    同时,电流般的械力从脚下蔓延出去,连接上一个个损坏的机器人零件,这些零件突然浮空,汇聚起来,在械力的掌控下迅速组装,一些在爆炸中形变的金属在械力磁场的作用下恢复原本的形状,一个呼吸间,这堆报废的零件再度变回了圆滚滚的机器人躯体。

    初级械生成+废弃改装!

    圆头圆脑的小机器人又动了起来,菲利普挥舞着机械臂,滑到韩萧脚边,报告道:“自动检修中嗡……性能降低百分之二十五嗡……储存数据已备份嗡……”

    西薇雅双眼精光爆闪,仿佛蹦出了一堆星星,“老师,我要学这个!”

    “还没学会走路,你就想跑步?”

    韩萧瞥了她一眼,收回不久前悄悄派出去探测别墅内部的机械飞虫,确认房子里面空无一人,于是转身迈步,“这里没线索了,出发吧?!?br />
    一行人离开这个偏僻的街道,只留下一群躺尸惨叫的石头人。

    ……

    与此同时,诺里欧斯四号城,某个秘密地点。

    众多黯星成员聚集在这个光线昏暗的房间,秘密行动向来喜欢驻扎在这种黑漆漆的地方。

    “情报已经整理好了,叛徒同时出现在七号城中央、六号城西北以及四号城车站,他的能力是变成五个实体分身,一个分身在我们手上,其他三个分身暴露了踪迹,还有一个则下落不明,应该是他躲藏起来的本体。他的分身不能离本体太远,否则无法维持,具体距离未知,但不会超过一个星球,所以他还在诺里欧斯?!币幻鲂钦绞克档?。

    房间的角落,一个歌朵拉人被结结实实绑在椅子上,鲜血淋漓,不知道受到了多少折磨,长相赫然与奥文恩一模一样,此时挂着嘲讽的冷笑。

    “你笑什么?”一名黯星战士喝道。

    “嘿嘿嘿,你们永远也抓不到我的本体?!?br />
    奥文恩正是黯星追踪的叛徒,他的异能是幻化分身,此时被黯星抓住的是其中一个分身。

    如果韩萧在这里,八成会想到在海蓝星丧钟岛监狱吃牢饭的黑蜘蛛,两者都是分身类异能,但具体效果不同,黑蜘蛛的分身是傀儡,只能进行简单的操控,意识只能同一时间存在于一个傀儡上,但可以转移,只要有分身活着,他就不会死亡,生命力顽强。

    而奥文恩不同,最多同时存在五个分身,每一个分身都拥有完整的战斗力,他的意识一分为五,这些分身都是他自己,可同时活动,而其中一个分身是本体,因为感官共通,如果分身受伤或者死亡,本体的意识也会反馈一部分痛苦,精神受到伤害,并且,分身距离本体太远则会崩碎,等同于死亡,同样对本体意识造成一定的伤害。

    所以只要控制一个分身,就能确定本体的大概范围——奥文恩还藏在诺里欧斯。

    一名战士忽然说道:“佛萨徒德队长,最新消息显示,位于四号城的分身搭乘列车前往八号城,谢曼副队长没有按照计划动手……”

    “我知道了?!狈鹑降碌α艘簧?,他是一名混血歌朵拉人,黯星的B级超能者,也是此次追杀队伍的队长。

    ……至少是明面上的队长。

    又看了一会情报,佛萨徒德走出房间,外面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转过两个转角,他走进一间空房间,摸了摸墙壁,按下一个伪装过的按钮,墙壁无声滑开,横截面是合金门,里面竟然是一个密室。

    他走了进去,这里只有两个人,赫然是阿努尔与灰烬。

    这次追踪叛徒,黯星不仅出动了一大批精英战士,足足七个B级超能者,甚至还有阿努尔和灰烬两名天灾级强者,称得上大动干戈!

    黯星对这个叛徒恨之入骨,奥文恩泄露了一部分黯星内部人员的资料给歌朵拉,导致组织一名A级成员维米拉在执行任务时落入圈套,血战力竭,被歌朵拉捕获,抓进虹光监狱。而且,奥文恩手上还掌握着更多的情报,如果透露出去,歌朵拉将会对他们更加了解,这是一个大隐患。

    黯星决不允许叛变者存活,如今追杀队伍将奥文恩困在诺里欧斯,猫捉老鼠,迟早能找到他,所以情报暂时不会传出去——奥文恩想活命,只能依赖救兵,如果将所有情报交出去,他对歌朵拉就没有利用价值了,事关生命,承诺都是不可信的,所以他不敢一股脑交出所有情报,必须奇货自居,以此要挟歌朵拉派人。

    黯星也很清楚这一点,因为诺里欧斯的特殊性,无论是黯星还是歌朵拉都不会出动战舰包围星球,这个财团人脉深厚,与几个星团级文明的关系盘根错节,双方想要图谋奥文恩,只能派出各自的超能者战士在星球上行动。

    “两位阁下?!狈鹑降律锨肮Ь吹屯?,道:“我们有了新情报,叛徒的一个分身搭乘列车前往八号城,谢曼没有按照计划动手?!?br />
    阿努尔沉声喝问,“为什么?”

    “他在车上意外遇到了黑星佣兵团!”佛萨徒德道:“奥文恩和他们坐到一桌,谢曼没有把握,不敢动手?!?br />
    “黑星?”阿努尔眉头一皱,看向一旁的灰烬,他还记得灰烬对黑星执念深重,沉声道:“任务要紧,敌明我暗,没必要招惹他?!?br />
    听到这个名字,灰烬脸色都没有变一下,对他来说,这个名字仿佛已经成了没有意义的路人,心情毫无波澜,语气漠然。

    “放心吧,我早已不把他放在眼里,叛徒才是我们的目标,只要黑星不插手我们的事情,他可以活着?!?br />
    “不错?!卑⑴鄣咨凉牢?,转瞬即逝,一脸严肃道:

    “谢曼的决策很正确,黑星背后是龙座艾默丝,不要节外生枝,奥文恩运气好,偶然碰到了这伙雇佣兵,但他的运气不会一直保持下去,让谢曼继续追踪……

    算算时间,歌朵拉的援兵应该快到了,奥文恩可以共享分身的经历,他的所有分身都知道你们在追踪他,让外面活动的人小心点,别反而落入他的圈套?!?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