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萧自然不清楚黯星的人正在诺里欧斯追踪叛徒,并且从情报组织购买了一份情报。

    阴差阳错之下,他刚好与灰烬擦肩而过,互相没有发现彼此。

    此时,交易员带着他们来到一个隔间,纷纷落座。

    “请问你要购买什么情报,我们组织有着强大的情报网,无论是时事或者秘闻,我们应有尽有?!苯灰自贝敌甑?。

    “我想找个人,给我纸和笔,我把他的长相画出来?!?br />
    智力属性高,记忆越发清晰,韩萧很快在纸上画出一个人类的肖像,按普通人类的寿命来算,这个人长得大概是五十岁左右,长着一圈络腮胡,脸骨棱角分明,皱纹不少,外观看起来就像个普通的沧桑中老年男人。

    “这个人应该来过诺里欧斯,我希望知道他出现的时间和地点?!焙舻?。

    交易员点点头,拿出一台内部仪器查找了一会,道:“我们有符合的情报,这是个普通人,我们的眼线记录了所有来到诺里欧斯的旅行者,最近我们在举行找人优惠活动,这份情报只需要100伊纳尔?!?br />
    西薇雅暗暗咋舌,情报果然是昂贵的东西,只是找个标记为普通人的对象就要100伊纳尔,足够乘坐星际旅行团跑好几个星系了,她以前购买韩萧行踪情报的时候也是花了大价钱的。

    要是当年自己胆小,不去复仇而是躲起来生活,就不会知道父亲的真相了,将一直活在虚假的仇恨之中,人生该有多悲哀,自己也不会因此成为老师的学徒,永远也无法接触超能领域,回想过去,不由暗暗感激韩萧没杀她,不然哪有今天。

    一时间,西薇雅颇有些感慨。

    情报交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韩萧付了钱,交易员便将情报转了过来,众人凑过来一起看。

    “此人在三十八天前来到诺里欧斯,乘坐的是一趟跨星域航班,出发地为【远古星漠】星域,在诺里欧斯没有特别的行为,似乎只是过来旅行,最后一次现身在十六天前,位置是八号城南部……”

    上面写了详细地址,这是目标最后出现的地方。

    “十六天前?那他还在诺里欧斯吗?”韩萧问道。

    交易员点头,“我们在港口有内部人员,每一个登记的身份ID都有备案,他没有离开诺里欧斯,应该还待在那个地方没有移动?!?br />
    “那可不一定……”韩萧不置可否。

    情报组织也不是万能的,只要易容,再使用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假身份ID,很容易就能瞒过眼线,像自己就能轻松做到。

    而且,龙座的老师是一个预言者!

    体验了这么多次命运之子人物卡的效果,他对预言能力有了解,预言并非全知全能,而且窥探的未来不会距离现在的时间太久,如果对方不使用预言,便和常人没区别,也许对方不知道自己一行人正在找他……但这是做梦,目标应该早就知道了!

    预言者都是很棘手的家伙,若是不想被人找到,凭借能力躲藏起来太容易了。

    ——就像当年萌芽累死也找不到自己一样。

    韩萧拿不准对方的想法,如果对方想见艾默丝,根本不会藏起来,他虽然有命运之子人物卡,但无意于用在这里——因为结果对他并没有多大影响。

    重要的是进行“找”的行动,结果反而不重要,反正只要给艾默丝一些线索,自己就算交差了。

    至于艾默丝见不见得到她的老师,韩萧并不在意。

    得到想要的线索,他带着众人离开情报组织,直奔车站,坐上了前往八号城的高速磁悬浮列车。

    列车有许多节车厢,众人所在的这节车厢是团体座,座位围着一张桌子。

    窗外风景飞掠,梅洛斯又在和三兄弟打牌,弗丁在一旁围观正常人是怎么打牌的,阿罗希娅吃着零食,西薇雅逗弄着不停转圈的菲利普。

    因为这一趟只是来诺里欧斯找人,所以众人心情很轻松,有说有笑,反正黑星最擅长找东西,一切有他,万事无忧。

    韩萧双手抱臂,翘着二郎腿闭目养神。

    这时,旁边忽然响起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我能坐在这里吗?”

    睁开眼,一个金色皮肤的男人就站在旁边,背着行囊,脸上带笑,赫然是一个歌朵拉人,不过皮肤颜色很淡,似乎不是纯血歌朵拉。

    心里一紧,韩萧猛然升起警惕,他现在对任何混血歌朵拉人都抱有先天的戒备。

    “你是什么人?”

    “哈哈,我好像太唐突了,容我自我介绍一下?!闭饷瓒淅擞叛殴?,语气得体,“我叫奥文恩,如你所见,我是一名歌朵拉人,不过诸位放心,我不是眼高于顶的纯血种,只是普普通通的歌朵拉与宇宙人族的混血种,冒昧打扰各位,我希望在这趟短暂的旅程里能与各位做个伴?!?br />
    众人一脸古怪。

    莫名其妙跑出一个陌生人要和他们交朋友,怎么想都透着些古怪??!

    难道谁的魅力吸引了这家伙吗?

    众人第一时间看向弗丁,然后又看向韩萧,目光来回转动。

    韩萧指了指旁边,“那边还有空座位,如果你只是想找一个位置休息,请不要打扰我们?!?br />
    “不不不,请不要误会我的意思……”奥文恩忽然坐下,一屁股把边上的梅洛斯挤了进去,似乎铁了心要待在这里,一脸热情的笑容,诚恳道:“我也是来诺里欧斯落脚的旅行者,我的同伴留在港口,只有我一个人来到地表,独身一人太孤单了,而我又最喜欢交朋友,在我老家有一句谚语——‘出门在外,就要大大方方结交陌生人,这才是男人之道’?!?br />
    “喂喂喂,别挤我,我们还没答应你坐下来!”梅洛斯不爽。

    “咦,你们在玩维恩牌?”奥文恩看到桌上的卡牌,眼睛一亮,从背包里掏出一沓卡组,拍在桌上,豪爽道:“我可是维恩牌的高手啊,我用光辉领域套牌的卡组,还从来没有人能赢我,怎么样,敢不敢和我来一局?”

    “你这人怎么自来熟??!谁要和你玩牌?!”梅洛斯无语。

    奥文恩哈哈大笑,一脸自信,“确实,光打牌没意思,咱们来点彩头,一局50伊纳尔,你敢不敢和我来一局?”

    “哟呵,你这是要挑战我?”梅洛斯大为光火,感觉自己“黑星赌神”的尊严受到了挑衅……虽然黑星佣兵团也没几个人。

    同时,梅洛斯悄悄转头看向韩萧。

    韩萧打了个手势,示意允许了。

    他刚才探查了一下奥文恩,这个歌朵拉人很弱,能量波动才堪堪达到C级的水准,他一秒钟就能捏死对方,没多少威胁。

    他倒想看看这个歌朵拉人是什么来路,葫芦里卖着什么药,索性默许对方留下,近距离观察。

    ————

    (后面还有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