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努尔站在厚重的银色合金大门前,一语不发,身后是一条笔直的长走廊,两边墙上每隔十米才有一个亮着红光的微型指示灯,除此之外没有光源,这扇门是走廊的尽头,从这里往回望,只能看见两条红色亮光组成的线条往黑暗中延伸,在视线尽头,两条红线无限靠近几乎相连。

    这幅场景容易让人联想到“秘密”、“禁地”之类的词汇。

    他已经在这里站了十分钟了。

    嗤——

    大门缓缓打开,打破了死寂。

    亮光从里面洒了出来,照亮了阿努尔遍布皱纹却依旧凌厉的面庞。

    一个人影从房间里缓缓走出,背着光,正面一片漆黑,看不清长相,他停在阿努尔面前,两张面孔一明一暗,背后的光将此人的影子拉长,覆盖在阿努尔的身上,并化作一条黑色的线在走廊上延伸。

    “只有得到我的允许,你才能再次为黯星贡献力量,而现在是时候了,灰烬?!?br />
    阿努尔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伸出手掌,悬在身前,“欢迎你来到天灾的领域?!?br />
    人影伸手与阿努尔重重一握,颔首低头,面孔清晰了一些,正是灰烬。

    今天是灰烬结束禁闭,再次获得自由的日子。

    对他而言,禁闭相当于闭关苦修,不需要为了任务和使命奔波,每日只用做一件事,那就是挖掘自身的潜能,日复一日,终于在昨天跨过了无数超能者一辈子也走不过去的门槛,进入A级的领域,所有感官焕然一新,仿佛获得了新生。

    力量的增强并非独立的,整个人的生命层次、世界观、思想也随之变化,曾经觉得棘手的问题,如今看来很简单。曾经放不下的敌人,地位也早已淡化了。

    在禁闭的时候,灰烬一直挂念着能够克制他异能的黑星,如此努力突破A级,其中也有想要与韩萧再会,洗刷自身失败耻辱的执念。

    然而,在真正达到天灾级的领域之后,这种根深蒂固的想法却忽然淡了,灰烬发自内心不再纠结于韩萧了,他发现阿努尔说得对——自己和B级已经是不同的层次,这种感觉就像一个人因为被蚊子咬了一口而感到被冒犯了,可笑而荒谬。

    灰烬心里不再将韩萧当作同等的对手,即使这个人能够一定程度克制自己的异能,他依然有自信能够在十秒内让其灰飞烟灭。

    A级与B级的差距,是完全无法逾越的鸿沟啊。

    “老师,感谢您的教导?!?br />
    灰烬语气带着尊敬,阿努尔的经验与教导,帮助他克服了一个个问题,他十分敬重这位老师。

    阿努尔点点头,收起笑容。

    “如今的情形并不乐观,虽然我们隐藏在暗处,但歌朵拉从未放弃猎杀我们,随着下一步行动的实施,组织的斗争将会进一步升级,我们的高端战力是歌朵拉重点对付的目标,一些人离开了我们,你我这般的高级战力是目前最稀缺的人手,你没时间休息,有一件任务需要你?!?br />
    灰烬面无表情,淡淡道:“这是我的使命,每天睁开眼的那一秒起,我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为黯星的事业奉献我的力量?!?br />
    “……好,跟上我?!卑⑴砺醪?,沉声道:“这次是你成为A级之后的第一次任务,我将与你一起行动,防止你无法掌控自己的力量,我们要去诺里欧斯,追杀一个叛徒……”

    ……

    嘉顿星系,一艘涂装了隐匿涂层的星盗飞船在宇宙里行驶着,正处在无法被定位的匿踪模式,此时船上正发生着一场追捕。

    “你别跑??!”

    砰!

    一发光炮打在西薇雅飞奔而过的地下,炸出一块炽红色的熔穿痕迹,后面一大波星盗正紧追不舍,一脸怒容。

    西薇雅大步飞奔,穿着一身黑色简易紧身作战服,只有关节与重要部位覆盖着机械,提供防御或者是提供出力,身材已有些凹凸有致,散发着青春的活力,一头披肩短发在奔跑中飘舞,右耳上挂着一个固定在头上的机械环,在右眼之前伸出一块微型战术分析屏。

    她不是独自一人,一个年轻的男孩被她拉着手臂,一同逃跑。这个男孩是一个纯血歌朵拉人,年纪与西薇雅相仿,穿着一身囚犯的服装,虽然比西薇雅高了半头,但跑得气喘吁吁,是一个普通人。

    “你、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男孩一边喘气一边问道,

    西薇雅瞥了他一眼,低声喝道:“我是雇佣兵,有人出钱要救你,别废话了,节省体力,跑快点?!?br />
    男孩被拉扯着跌跌撞撞奔跑,激光爆炸的声音在身后追着两人,如此凶险的场面,这个歌朵拉男孩却呆呆盯着西薇雅精致活泼的侧颜,发愣出神,身体机械地跟着奔跑。

    他是被这群星盗绑架的人质,有一个富裕的家庭,父亲是一家歌朵拉商业财团的首脑,贼有钱,因此被星盗盯上,绑架要求赎金,除了他以外,这伙星盗还绑架了其他的人质,关押在了一起。然而在十分钟前,这个同样以人质身份被抓上船的柔弱女孩却突然变成了战士,打开监牢,带着他逃出牢房。

    于是两人顺理成章引起这伙星盗的追杀。

    踏踏踏……

    前方转角忽然转出三名星盗,他们绕到前面包抄,正要对准两人开枪,这时,星盗团的团长喝道:“他们是值钱的人质,别把他们弄死了!”

    拦路的三名星盗扣下扳机的动作缓了一瞬,西薇雅猛地甩手,从战术腰带抽出一根合金短棍,外表裂开,更多构件伸展出来,化作一柄银色的机械长剑,两侧剑刃泛着黄光,这是一柄能量武器,剑身还铭刻着附魔符文,让其更加轻盈。

    西薇雅动作飞快,沉肩撞在最前方星盗的肚子,身上的作战服提供了出力,魁梧的星盗被她一个发育期还没结束的年轻女孩撞了个趔趄,还没反应过来,西薇雅按住他的枪口对准身旁的伙伴,帮他按下扳机。

    轰!

    光炮打穿了旁边一人的脑袋。

    这名星盗大怒,正要踹飞西薇雅,然而膝盖猛地一痛,双腿失去了力气,跪倒在地,低头一看,发现膝盖已经被一剑劈开,血淋淋一片,他还没能发出惨叫,西薇雅双手握剑,一下捅进他的眼窝,剑刃在后脑穿出。

    两个月过去,在韩大技师的教导下,西薇雅逐渐挖掘出自身的超能潜力,如今已经有D级水准,穿上韩萧给他打造的机械武器,已经可以应付这种大多数成员是普通人的星盗团。

    第三人见状,顾不得团长的吩咐,立即开枪,西薇雅在他开枪之前便急忙歪头,脑袋避开激光,差点被击中,她立马将合金剑从死亡星盗的脑袋里抽出来,旋身一个上撩切断了枪管,紧接着想起了韩萧教她如何快速瓦解敌人战斗力的课程,立马就是一记高抬腿,重重踢在第三名星盗的双腿之间!

    砰!

    这名星盗的脸色顿时涨紫,双膝内弯变成内八字,捂着裆跪倒,额头磕在地面,缩成一个虾米,一阵阵抽搐。

    歌朵拉男孩身体哆嗦了一下,感觉自己下身也隐隐作痛。

    这一连串战斗不过霎时间结束,但追兵也因此拉近了一些距离,西薇雅来不及补刀,再次拽着男孩的手臂,拉着他东奔西逃。

    “快走!”

    星盗团人数众多,围追堵截之下,西薇雅活动的范围不断缩小,最终被堵在了一个角落,上百名星盗包围两人,不怀好意扫视着西薇雅。

    男孩一脸害怕,紧紧抓着西薇雅的肩膀,西薇雅一脸凝重,将他护在身后,横剑在前,不断调整面朝的方向。

    “你无路可逃了,小女孩?!毙堑镣磐懦ぴ街诙?,脸上挂着冷笑,“没想到我们绑架的人质里有个超能者,还在我的船上引起骚乱,想要这么简单救走这个男孩?你以为在我的船上,你能跑到哪里去?”

    西薇雅鬓角流汗,将合金剑握得越发紧了,这个星盗团大部分是普通人,但也有不少超能者,眼前这个星盗团长正是一个C级超能者,自己无法匹敌的存在。

    “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

    “……雇佣兵?!蔽鬓毖懦辽?,但嗓音听起来还是很稚嫩清脆。

    此言一出,星盗们面面相觑,爆发哄堂大笑。

    “哈哈哈……这种小孩子竟然是雇佣兵?!”

    西薇雅脸上泛起怒意,“我刚刚杀了你们三个成员?!?br />
    众人笑得更大声了。

    星盗团长笑得肆意,脸色狞恶,“小女孩,你以为杀三个普通人就能当雇佣兵了?不自量力,你对力量一无所知?!?br />
    西薇雅咬唇,色厉内荏,“我还有同伴,他们不会放过你的?!?br />
    “什么样的佣兵团会要你这种小孩,童子军吗?哈,你的同伴来多少我杀多少?!?br />
    星盗团长冷笑,“至于你……呵呵,虽然年纪小了点,但是还挺漂亮的,我想一个佣兵团也拿不出多少赎金,那就用你的身体来偿还……”

    所有星盗眼神一亮,发出心照不宣的笑声,肆无忌惮打量西薇雅的脸蛋与身体。

    “你们别乱来……”

    西薇雅顿时紧张了。

    男孩闻言,脸色剧变,不知道哪里鼓起了勇气,拦在西薇雅身前,正要哆嗦着开口,星盗们突然争论了起来。

    “我要她的腿,肉质最棒!”

    “那我要屁股,我喜欢肥肉!”

    “耳朵是脆的,切下来生吃最好?!?br />
    西薇雅脸色一僵,忍不住内心的凌乱,喝道:“喂,这就是你们所谓的用身体偿还吗?!”

    星盗团长闻言,一脸疑惑。

    “当然是吃掉你啊,难道还有别的意思?”

    西薇雅一脸乳酸的表情,虚着眼,自言自语,“突然不是很想杀掉他们是怎么回事……”

    嘀嘀嘀……

    这时,西薇雅的手腕突然发出响声,众人顿时望了过来,西薇雅露出得意的笑容,哪里还有之前的慌乱,全都是装出来拖延时间的手段。

    她晃了晃手腕,语气俏皮。

    “这是定位器哦~”

    话音刚落。

    轰?。?!

    一声雷霆般的巨响在旁边炸开,船身猛地一震,惊呼声中,众人差点全部摔倒,急忙看向巨响的方向。

    只见几十米外的通道被炸开了一个大洞,灰尘烟雾弥漫。

    几个人影在烟雾中现身,踏上了这艘飞船。

    为首一人最先走出烟雾,一身漆黑的风衣,双手背在身后,眼瞳里闪烁着星空般的光辉,无比深邃,身上自然而然散发出一股威压,让在场星盗后背发凉。

    并且这种感觉随着这个黑衣人类一步步逼近越发明显,他盯住了星盗团长,星盗团长顿时双腿发软,仿佛被一头择人欲噬的猛兽注视。

    实际上,韩萧只是随便看向他,这种威压是来源于生命层次的压制。

    “听说你对我的佣兵团有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