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于不可知的混沌,第一缕光刺破亘古的黑雾,名为“视野”的感官唤醒了懵懂的意识,透过“身体”的眼睛,鲜活的色彩打破了黑与白的二元,一切都是那么新奇。

    接着是更多的信息,嘈杂的声音、寒冷的空气、金属的腥味。

    只想贪婪地感知到更多东西,但它只能透过这具身体的眼睛去看,它尝试转头,然而,身体并不因为它的想法而行动,它像是以第三方视角观看的人,只能感知,不能掌控。

    它焦急地想要行动,发出无声的啼哭,如若婴儿,却无人能够听见。

    清醒的时间不知过了多久,通过这具身体,看见无数直立的生物来来去去,进行着它不明白的活动。

    好想……好想要更多……

    不知过了多久,视野的数量开始慢慢增加。

    水滴落在叶子,慢慢滚动,它凝视着,好奇竟然没有瘙痒。

    根须插进泥土,养料带来了满足感,就像直立生物进食的感受。

    野兽的鼻子耸动,数十倍的灵敏嗅觉,在空气中勾勒出了猎物逃跑的路线。

    越来越多的感官带来了汹涌的信息流,它贪婪地接受着一切。

    紧接着,新的感官诞生了,它感受到了微生物,宛若奔腾的洪流,如同千军万马,它惊奇地发现,这是它第一个能够控制的东西,像是听令的军队。

    这才是属于我的感官吗……

    想法萌生:

    不,不对。

    全即是我,我即是全。

    ……

    第三避难所,自从某位干部经过药剂室时吸入某种泄露的麻痹雾气在床上躺了十七天三个小时之后,一叶青的药剂室便被划为正常人不可靠近的禁地。

    比起韩萧离开的时候,药剂室的规模扩大了好几倍,摆放着更多的精密药剂设备,一排排不知效果的液体药剂放在架子上,五颜六色。桌子上放着一个个透明玻璃柜,里面放着不同的植物,都是用来制作药剂的原材料。

    “哼哼哼~~”一叶青穿着白大褂,戴着防腐蚀的手套与眼镜,一边哼着古怪的曲调,一边调配某种植物药剂。

    掌控植物的异能,让她能够感受植物,同时也能精确把控药剂的比例。

    拂开垂落鬓角的发丝,她伸出手去,打开一个柜子,扯下一片花瓣,准备扔进仪器当作原材料,然而动作却忽然顿住了,

    异能感知到了某种窥视,稍纵即逝,仿佛错觉,一叶青眉头微蹙,顺着刚才的感觉看过去,源头却是被扯下花瓣的植物。

    “古怪怪?!币灰肚噜竭媪艘痪?,想了想,再次伸手去触碰植物。

    在手指再次接触植物的瞬间,一种过电般颤栗顺着异能感知,狠狠刺了一下她的心脏。

    猛地缩回手,一叶青退后两步,惊疑不定看着植物。

    “不是错觉……接触的时候,有一种很真切的被窥视感……”

    如果不是异能可以察觉植物的细微变化,她也无法感受到变化。

    双眸闪过错愕。

    “这株植物,在有意识地感知我?”

    一叶青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变,急忙触碰房间里所有植物,大部分植物没有变化,然而四分之一的植物都给了她相同的感觉。

    身处偌大的药剂室,明明空无一人,却仿佛被无数道目光包围,默默窥视着。

    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那些不会移动的植物,仿佛都长出了眼睛,看着她,观察着她。

    “不对劲……很不对劲……”

    一叶青喃喃低语。

    ……

    深夜。

    避难所核心区域,内部人员住宅区,一身黑色风衣的海拉坐在房顶,仰着头,望着漫天星斗。

    自从韩萧走后,她偶尔会来到房顶,仰望星空,默默出神,不知道想些什么。

    这一年里,海拉并没有离开避难所,欧若拉的身体也逐渐养好了。

    “呜呜呜——”

    一头四米多高的白色巨熊发出低沉的咕哝,这头熊正四足着地,在院子里转圈圈,一个金发女孩坐在熊背上,笑容灿烂,声音清脆婉转,欢快活泼。

    欧若拉的异能慢慢复苏,她的个子慢慢长高,不再像以前那样瘦瘦小小,皮肤越发光滑白皙,带着一些些健康的红润,跟在她身边的熊宝宝也长得飞快,毛发飘移,末梢散发着霜雪的光屑,在额头、胸口、熊臂、大腿的位置长着冰晶般的鳞甲,魁梧雄壮,一双绿豆大的小眼睛,看上去又萌又猛,超凶的。

    “别跑太快,小心摔了?!焙@屯房戳艘谎?,蹙眉道。

    “姐姐,你又再看月亮吗?”欧若拉抬头,好奇道。

    “我看的不是月亮?!?br />
    “我知道,你一定在想黑幽灵叔叔?!迸啡衾Φ?,“我也很想他?!?br />
    “我才没有想他?!?br />
    海拉冷哼,“我只是好奇他说的宇宙是什么样子的,嗯……只是偶尔会猜一猜他在宇宙里干些什么,哼,那家伙扔下个莫名其妙的灾难预言,让我们担心受怕,他自己倒是跑到宇宙里快活去了?!?br />
    欧若拉眼珠一转,吹了口气,一个圣光般的么么哒飘了出来,飞向海拉的脸颊。

    海拉挥了挥手,拍散飞到眼前的光印,没好气道:“别闹?!?br />
    就在这时,欧若拉忽然动作一僵,笑容凝固在脸上,身体不自觉颤抖起来。

    “姐、姐姐……”

    “嗯?”海拉低头一看,神色登时一变,暗红色光华闪烁,刹那间出现在欧若拉身旁,把她抱在怀里,伸手抚摸她的额头,急道:“你怎么了?生病了?我去找那个药剂师?!?br />
    “不是……”欧若拉艰难开口,娇小的身躯还在发抖,“我的异能察觉到了一个奇怪的生物,不、不对,那东西不能算是生物,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海拉眼神诧异,欧若拉的异能有感知生命的效果,她从未见过欧若拉因为感知到了某种生命,就出现这样恐慌的表现。

    “你感知到了什么?”

    闭上眼睛,欧若拉嘴唇发白。

    “它很幼小……但是很庞大,它在扩散……”

    当眼睛重新睁开,眸子里已是满满的恐惧。

    “它到处都是!”

    ……

    朱伯利枢纽,黑星据点大厅,佣兵团所有玩家聚集于此。

    “时间差不多了?!蓖鹾罱嗫戳丝疵姘?,“还有一个小时,版本更新就开始了,我们就在这里下线吧?!?br />
    “这里比较稳妥?!标惶斓阃?。

    “嗯,更新的话,我们会经历一段时间跨度,发生未知的变化,留在据点是最好的?!?br />
    狂刀语气认真,作为内测玩家之一,他知道更新会发生时间跨度,原本的人物、阵营都会自行活动,发生不同的变化,在公测开始的时候,他还因此与韩萧走丢了。

    这次版本更新,谁也不知道跨越多久的时间,黑星会变成什么样,全部都是未知数。

    狂刀只希望不要再和韩萧失散,在海蓝星上勉强还能找到,要是在宇宙里走丢了,怕是要开启单机模式了,所以,留在黑星据点最安全。

    在整个1.0版本,黑星赋予他们的利益,让他们的战斗力成长到如今的地步,各有收获,即使是不同职业的玩家,也因为韩萧的装备而获得了不同的增长,还有那些高额奖励的任务更不用说了,在场的玩家在下一个版本还想继续跟着黑星。

    而且不止是他们,海蓝星的玩家更是如此,每次看肉包的视频,他们就恨不得成为佣兵团的一员,冒险好玩还是其次,主要奖励是真尼玛的多!

    咱们就是眼红!

    “兄逮们,那我先溜了,有机会一起恰饭饭?!比獍蛄烁龉?,第一个下线。

    枫月矜持笑了笑,挥手道别,消失在原地。

    众人互相道别,一个接一个下线,很快,所有佣兵团玩家全都消失了。

    不止是他们,同样的一幕在十三个新手星球同时上演,上千万的玩家,在短时间内齐齐消失!

    避难所的所有干部惊呆了,黄誉更是一脸懵逼,私下准备了三天,正要在今天分流越来越多的异人,然而他们毫无预兆全部突兀消失了!

    这是肿么个情况呀??!

    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搞这个?!

    曾经车水马龙、拥挤不堪的玩家广场,此时变得萧瑟冷清,一个人也没有,冷风吹过,一张旧报纸在街上翻动。

    远处的居民们纷纷走上街,惊疑不定看着这边。

    许多人想到了同一件事,异人消失的画面,就像他们出现时一样突兀,仿佛不曾存在过……

    但是,异人留下的足迹涉及方方面面,不可能无视,这些是他们存在过的痕迹。

    远在朱伯利枢纽,正在机械改装室惩罚西薇雅背书的韩大技师忽然眉头一动,打开了面板。

    新的提示跃入眼帘。

    [1.0版本更新开启]

    [数据保存中……保存完毕!]

    [玩家论坛关闭]

    [更新时间未知,请耐心等待]

    韩萧试着进入论坛,入口变成了灰色,无法进入,就和内测结束时一样。

    合上书,摇摇头,叹口气,喝杯茶,平复心情。

    “该来的总算是来了,唉,艰苦的日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