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戈洛监狱城,这是一座钢铁铸就的巨型堡垒,坐落于阿戈洛联合驻军卫星,属于新费兰联盟主星的七个卫星球之一,用来关押各个联盟成员的政治犯、战争犯、叛国犯等等重要罪人,西薇雅的父亲兰格里被关押在里面。

    新费兰联盟是破碎星环-柯尔顿星团-瑞恩星系的一个小型文明联盟,星海茫茫,文明众多,这种形式的政治联盟数不胜数,一些文明互相缔结盟约,抱团互助,各取所需,一般来说,文明联盟有区域性,大多数都是某个区域内的文明决定友好发展,共同治理,所以结成盟友。

    新费兰联盟有八个成员,都是小型星际文明,介于星系级到星球级之间,而这些文明都曾经是同一颗星球上的国家,母星的名字叫做费兰。费兰星的科技进入星际之后,各国无法达成统一,大家谈不拢,那就分裂吧,宇宙那么多资源等着开发,没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咱们要和谐不要战争,于是,最强大的国家留在母星,其他国家搭乘移民飞船,迁移到其他行星,最后都发展了起来,成了不同的文明。

    根本上来讲,这些文明是同一根系,技术、文化联系紧密,所以经过多年的分裂,最后再次联合,成立新费兰联盟,这是瑞恩星系最强大的势力。

    前世,论坛上讨论过这种形式,地球无法统一,或许采取这种文明形式也还不错,和平分手挺好的,当然了,这比较理想化,涉及有限资源的问题一直很复杂,而且,地球能不能发展到星际层次都是个问题,而如今,韩大技师再也不需要关心这个问题了。

    兰格里本来是一个国家的高层军官,属于可以雄霸一方的军阀,生活好好的,工资也不低,却在某一天发挥影响力煽动军队,暗中勾结了不少人,纠集一帮叛军,想要自成一国的样子,美其名曰起义,实际为非作歹,将自己的据点打造得固若金汤,与老东家撕逼多年,最后被一大波从天而降直捣黄龙的星际雇佣军揍得无法呼吸,黑星佣兵团便是这群佣兵之一,接受了紫金军团的雇佣邀请,一共七家佣兵团合作完成这次任务。

    此时,韩萧驾驶着彩螺号飞船,来到新费兰联盟的领地,事前通报过了,联盟事务部欢迎曾经合作过的雇佣兵,答应他访问犯人的要求。

    飞船降落在阿戈洛联合驻军卫星港口,乘坐地面载具前往监狱城,韩萧此行只带了几个人,阿罗希娅,绑起来的西薇雅,还有肉包在内的几个玩家,其他人都在船上等待,这次只是让西薇雅见一见父亲,不需要大张旗鼓。

    “你……你为什么这么做?”

    平稳前进的贴地悬浮战车里,西薇雅眼神复杂,几天前刺杀失败的时候,她还以为死定了,却没想到韩萧不仅没杀她,还带她来见父亲,一路上为数不多醒着的时候,她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没有联盟的允许,自己根本进不去防守森严的阿戈洛监狱城,还以为永远没机会见到父亲,西薇雅不明白韩萧为什么帮助她。

    “让你知道你的仇恨毫无意义,为此送命有多不值得,顺便让你父亲知道你的死讯,因为谎言害死自己的女儿,我挺很想看看他的表情,杀人诛心我最喜欢了?!?br />
    韩萧耸耸肩,懒得看西薇雅再次被激怒张牙舞爪的表情,自顾自打开面板。

    留下西薇雅一命后,触发了一个新任务【谎言】,要求是让西薇雅认清所谓的“真相”,奖励还过得去,54w经验,而真相根本不用探查,直接过来问她父亲就行了。

    前世的人物背景里,西薇雅的父亲被那群下手没轻没重的雇佣兵炸成了碎块,如今却是被韩萧活捉了,因为那次雇佣任务的活捉奖励更高一些,所以他让兰格里活了下来,倒是为此时提供了便利。

    阿戈洛监狱城甚是雄伟,守卫极多,高处布置了许多狙击手和机枪手,探照灯将夜空渲染得亮如白昼,众人顺利进入监狱,一名看守长前来迎接。

    “黑星,久仰大名了?!闭飧隹词爻ち糇怕缛?,性格豪爽,伸手与韩萧重重一握,热情大笑道:“我的朋友巴尼服役于第三十七野战兵团,曾经参加过兰格里据点歼灭行动,与雇佣军并肩作战,见识过您的强大,经常和我说起你,我每天闷在这座死气沉沉的监狱城,总算是见到你这种大名鼎鼎的人物了?!?br />
    “谬赞了?!焙舯3竹娉值奈⑿?,游刃有余寒暄了几句,跟着看守长前进。

    很快,众人停在一扇单人牢房的金属门之前。

    只剩一门之隔,西薇雅脸色激动,恨不得立马冲进去看看父亲,然而韩萧抓住她的肩膀,让她动弹不得,说道:“看守长,我想先单独与兰格里见一面?!?br />
    “没问题?!笨词爻さ阃?。

    “你想对我父亲做什么?!”

    西薇雅宛如炸毛的小猫,眼里燃着烈焰,狠狠一口咬在韩萧的手掌上,然而伤不了韩萧,反而被震得脑袋发晕,头顶蹦出个“-13”的反射伤害,韩萧身上则跳出“免疫”俩字。

    “我想对他做什么?好问题,我想让他见你的时候别那么体面,最好缺一颗眼球,或者少一个耳朵?!?br />
    韩萧撇撇嘴,只身走进牢房,金属门在他身后合上,隔断了西薇雅的怒吼。

    房间里光线昏暗,用通电加热的铁笼隔成两个区域,笼子里才是牢房,兰格里靠坐着满是苔藓污垢的黑墙,满脸胡渣,双目无神,沧桑、颓废了许多。

    听到响动,兰格里还以为是警卫,下意识转头看过来,却见到铭刻在心里的梦魇,神色迅速变得惊恐,猛地蹦起身,“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你很怕我?”韩萧面无表情,走到铁笼前,“难道你不应该感谢我?要是下手的换成其他佣兵,捡回你的尸体们都费劲,你还能像现在这样全须全尾站在这里?”

    虽然隔着铁笼,兰格里却没有任何安全感,急忙后退,后背撞上墙壁,喉头耸动,紧张吞咽着唾沫,膝盖的疼痛越发剧烈。他还记得当时的情况,一群装甲佣兵从天而降,杀入腹地,砍瓜切菜般清扫他的军队,眼前这个佣兵一挥手,召出上百门机关炮,起码有上千人死在这人手里,一路杀到自己面前,两枪打穿了自己的膝盖,疼得他几乎窒息。

    直到现在,兰格里要依靠手术植入膝盖的简单神经支架才能站起来。

    “闲话少说,我专程来找你的?!焙舻溃骸澳愕呐?,西薇雅,不知道你对她说了什么谎言,反正她相信了你的鬼话,觉得你是个解放人民的先驱之类的伟人,想要为你复仇,尝试刺杀我……”

    “什么??!”

    兰格里脸色剧变,猛地扑到栏杆前,死死抓住加热的栏杆,不顾手掌被高温烧灼,冒出一阵阵焦糊味,几乎与韩萧脸贴脸,一脸焦急与愤怒。

    “你、你把她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韩萧手掌做了个挥刀的姿势,“当然是杀了呗,一枪从下颌打进脑袋,后脑开了个洞,脑浆啊血液啊喷得满墙都是,我的一个属下觉得她长得挺漂亮,准备把她的脸剥下来当标本?!?br />
    兰格里差点昏厥过去,女儿是他如今活下去的一切动力,表情变得扭曲,暴怒、懊悔、心痛、绝望、仇恨等情绪纷纷闪过,发出濒死野兽般的嚎叫,疯狂咆哮,甚至对韩萧的恐惧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我会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了你??!”

    淡定看着暴怒的兰格里,等他吼得嗓音嘶哑,只能喘着粗气死死瞪着自己时,韩萧才缓缓道:“好了,玩笑开够了,你的女儿就在门外,我把她捉住了,这次我就是专程带她来见你?!?br />
    兰格里愣住了,一脸愕然,反应不过来,情绪大起大落,只觉得几乎虚脱,扑通一声坐倒在地,颤抖的手指向韩萧,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韩萧蹲下,与兰格里眼神相对,“你是聪明人,我杀不杀你的女儿,取决于你?!?br />
    兰格里脸色数变,低下头,沉默不语。

    “说话,我没功夫等你考虑?!焙舨荒头城昧饲锰?。

    “我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你比我更恶?!崩几窭镅凵窀丛?,沙哑道:“我会做的,把我的一切全部告诉她,我从一开始就是其他势力安插的高级间谍,受他人掌控,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颠覆新费兰联盟的秩序,我会让她知道,我一直在欺骗她,我根本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种人,我只是个卑劣的叛国者,为了一己之私,破坏千千万万个家庭的恶徒,自毁在她心目中的形象,让她对我这个父亲……彻底失望……”

    “你自己看着办就是了,”韩萧起身。

    兰格里抬眼仰望韩萧,“这样你就会放了我的女儿吗?”

    韩萧懒得回答,转身走向大门,留下一句话,“总之,如果在谈话之后,结果让我不喜欢,我会实现刚才的话……我只给你这一次机会?!?br />
    打开门离开牢房,一眼就看到西薇雅满脸焦急,对自己怒目而视,目光却止不住瞥向房门的缝隙。

    “进去吧,你只有十分钟?!?br />
    韩萧挥挥手,让阿罗希娅松开西薇雅,西薇雅急不可耐冲进牢房,迫不及待想见自己的父亲。

    关上大门,看守长调来监控录像,在门外监视西薇雅与兰格里的谈话,能够清晰看见西薇雅的表情变化。

    从一开始的焦急,渐渐变成错愕,接着震惊,然后是激烈的争吵,隔着厚重的铁门都能隐约听见西薇雅情绪失控的咆哮,最后眼泪夺眶而出。

    ……

    [【谎言】已完成]

    [你获得54w经验]

    “十分钟到了?!?br />
    看守长打开大门,把西薇雅带了出来。

    她失魂落魄,眼神呆滞,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丧失了一切斗志,死气沉沉宛如行尸走肉,十分钟前的活力不复存在,仿佛一直坚持的信念崩塌。

    就在刚才,她才知道,自己心里那个光辉的父亲形象,原来都建立于谎言之上,自己被骗了十几年,他不是什么伟人,所做的一切都是卑劣的行为,落到这步田地是活该,咎由自取,即使没有雇佣兵插手,他也迟早被军队剿灭,如果不是黑星,父亲甚至活不下来。

    世界仿佛被颠覆了,记忆里那些洒满温暖阳光的童年画面,似乎都变质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谎言!

    心脏像是被一千颗子弹打成了筛子。

    她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消化这样的信息,视线里像是天旋地转,一片恍惚,所有声音都变得遥远,听不真切,仿佛自己被世界隔绝在外。

    扑通。

    西薇雅摔倒在地,晕厥了过去。

    透过房门慢慢合上的缝隙,韩萧最后看了一眼兰格里。

    这个叛军领袖仿佛老了几十岁,脸色却很平静,甚至还有一丝丝的……释然。

    摇摇头,韩萧抓住西薇雅的后领,把这个小屁孩当麻袋般扛在肩头,撇撇嘴。

    “恭喜你长大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