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干嘛?!”

    酒保是机组后勤人员,挣脱不动,一脸惊慌。

    梅洛斯吓了一跳,“团长,你这是?”

    韩萧指了指自己那杯酒,“里面被人下了东西,应该是毒药?!?br />
    “不可能,酒是我带来的,我喝了怎么没事……难道我也中毒了?”

    梅洛斯震惊,急忙摸了摸舌头和喉咙,却没有中毒的麻痹感。

    “酒没事,这是酒杯的问题?!本破康奈锲方樯苷?,只有自己那杯酒加了料,只可能是酒杯里被人提前放了东西,拿出酒杯的酒保最可疑。

    本来是一趟很简单的日常押送任务,韩萧没料到会遇上这种事,他甚是好奇,谁想要他的命?

    这时,在场的众玩家与商团工人围了上来,戴克等人也闻讯赶来,一脸疑惑。

    “发生什么事了?”

    韩萧简单说了一遍,所有人一脸惊讶。

    “会不会是弄错了?”戴克问道。

    摇摇头,韩萧编了个新任务,扔给在场玩家。

    [你触发任务【检验毒素】]

    [任务介绍:你的团长疑似遭遇下毒刺杀,你是否愿意帮助他检验毒素的效果]

    [任务要求:喝下【加了料的烈酒】]

    [奖励:黑星-韩萧好感度+300,15w经验]

    [备注:有可能死亡]

    佣兵团玩家纷纷接到面板提示,眼神一亮,第一次遇到这么容易提高韩萧好感与赚经验的任务,死一次算个屁啊。

    众人正要一拥而上抢夺酒杯,但见人影一闪,肉包动若脱兔,速度极快,抓起酒杯,二话不说一口闷了。

    “你怎么跑这么快?!”太贰子惊了,我一个敏捷型武道家都跟不上你的思必得,你怎么练的?

    肉包得意洋洋瞥了众人一眼,还没来得及说话,忽然脸色一变,皮肤下的血管凸起,变成青黑色,爬满了整张脸,张大嘴却发不出声音,其他玩家见状,纷纷退开,肉包三米内空无一人。

    肉包僵在原地几秒钟,接着五官齐齐喷血,倒地暴毙,当场去世。

    “真是风一样的男子,死都死得这么电光火石?!笨竦哆踹醭破?。

    “就、就这么死了?!”

    商团工人与机组人员集体惊呆了,一个活生生的佣兵死在眼前,他的同伴还若无其事,这到底是什么佣兵团,好冷血!好可怕!

    而且这群佣兵对黑星太忠心了,黑星还没说话,他们就抢着喝下毒酒,以身试毒,这根本不像佣兵,简直是狂热的邪教??!

    然而下一刻,肉包的尸体化作白光消失,紧接着门外响起小跑声,肉包从复活点跑了过来。

    戴克惊奇道:“你、你们……”

    韩萧看了他一眼,“合作多次,你竟然不知道我们有个外号是‘不死的佣兵团’?”

    “原来如此,我不清楚佣兵界的传闻?!贝骺丝嘈?,怪不得这群佣兵这么淡定,原来都是不死者。

    黑星的名号流传甚广,但具体能力主要在业内闻名,其他行业对此不甚了解。

    “毒药是什么效果?”韩萧转头问道。

    肉包查看刚才的面板提示。

    [你服用某种毒素,正在进行耐力判定……你的耐力低于280,无相关免疫技能,你进入【中毒】状态。]

    [高浓度腐朽血毒素:这是产生自某种异能的毒素,需要注射血液毒性解药,目前毒性135/135,每秒损失750点血量,持续8秒。]

    [警告!你的生命值过低,请尽快服用解毒剂!]

    [你的生命值低于0点!]

    [你死了!]

    肉包照实说了一遍,韩萧点点头。

    “8秒内损失6000血,对玩家很致命,但喝不死我,证明下毒的人对我了解有限,可是凶手能够在这趟旅程算计我,却又说明掌握了我的行踪,至少知道这艘船为龙坦运送物资,而我一定会出现在这里,这艘船就这么大,凶手一定藏在这些人当中,而且‘不死佣兵团’的名头都没吓退凶手,只有两个可能,要不就是他知道我并非不死,要不就是……仇杀?”

    韩萧眉头紧锁,许多猜测在脑海中浮现,甚至,玩家的嫌疑都不能排除!

    这种可能性不得不防,他通过帮助玩家来增强自己,但从未彻底信任过玩家,毕竟他太清楚玩家的尿性了,只希望自己猜错了,并不是玩家私下接受了暗杀他的任务。

    验证韩萧所言非虚之后,一双双饱含敌意的目光盯上摔在一边的酒保,酒保见到毒素发作,吓得脸色苍白,浑身发抖。

    “不是我,我不知道这件事,我只是从柜子里拿了一个空酒杯而已……”

    韩萧打开吧台柜子,里面摆放着许多空酒杯,全部拿出来倒满水,一切正常,只有自己的那个杯子有毒,皱眉道:“这么多酒杯,只有你拿给我的杯子有毒,你怎么解释?”

    “我、我不知道啊,那个杯子就放在最外面,我真的是随手拿的!”

    酒保都快吓尿了。

    梅洛斯忽然出了一身冷汗,心有余悸,“要是酒保拿错了杯子,我不就完蛋了?!”

    “你身体棒,毒不死你?!?br />
    韩萧随口回了一句,盯着瑟瑟发抖的酒保,道:“如果不是你,那就是别人在酒杯里做了手脚,船长!船长在不在?”

    飞船船长匆匆赶到,越众而出,一脸沉痛,“我是彩螺号船长,在我的船上发生这种事,我深表歉意,我会全力配合您找到凶手?!?br />
    “我要调用飞船这几天的监控录像,看看谁靠近过这个地方?!?br />
    “如您所愿?!?br />
    除了卧室以外,飞船的大部分区域都有监控,食物间不例外,通过录像马上就能锁定凶手。

    酒保惊喜,“那我没事了?”

    “你在做梦?”韩萧没好气道:“把他给我捆起来带上?!?br />
    船长带着众人来到主控室,正要调出监控,却愕然发现录像被清理了一遍,最早的录像还不到一天以前。

    “监控录像全被删除了!”船长震惊,“只有我能执行这种级别的操作,难道飞船系统被入侵了,对方竟然能绕过警报机制?!”

    他急忙打开后台,用指纹瞳膜进入船长权限,启动系统自检,却没有发现侵入漏洞。

    “怎么检测不到入侵?莫非飞船被敌人完全控制了!”

    船长满头大汗,只好查看飞船操作日志,寄希望于找到删除录像的操作ID来源,这艘小型旅行飞船属于一个星际旅行集团,船长是受雇的,权限排在第二,最高的系统权限属于集团,船长无法更改日志,所以凶手即使掌控了飞船也无法修改日志,除非对方的技术强到能够绕过集团总部的量子网络防御,夺取到最高的权限。

    然而日志里没有其他权限账号登陆的痕迹,众人倒是很快发现删除录像的操作记录。

    [操作日志#00784315]

    [22小时前——清理所有监控录像,权限认证通过,确认/返回→确认→删除中……清理完毕]

    [操作人:船长账户]

    ……

    ps:(后面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