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已改,我算错了,应该是78次比赛,打39天,突然暴露数学水平,感谢兄逮们的斧正~)

    ……

    一轮首秀后,积分排名也出炉了,魔界排在第一,皇朝紧随其后,前三到前六都是B组的队伍,在鱼塘里玩得很欢乐,而C组的强队互相惨烈厮杀,大部分都是惨胜,吃不了多少分,排在较后面,但强队里面也有厉害的家伙,C组的法国郁金香排在第七,看似有点低,但是他们的对手可是瑞典战斧,瑞典的电竞一直很猛,这也是一支超强的队伍,属于具有夺冠资质的强队,然而法国郁金香能在他们身上抢这么多分,实在恐怖。

    韩萧回想前世遥远的第一届联赛,恍然道:“是了,第一届的冠军就是法国郁金香,这帮人的实力是压倒性的,职业搭配、装备选择、技能补足几乎完美,战术配合天衣无缝,华夏的成绩好像只有皇朝进入八强,另外两支都处于积分中游无法出线?!?br />
    往下看,第八名一直到第十七名的积分相同,很胶着。

    这只是第一轮,排名算不得什么,每支战队还有十一场比赛要打,最后的结果依然说不好。

    个人赛的收视率也很高,单挑自古是一种情怀,各路大神各领风骚,狂刀第一局险胜对方,王侯将相也取得胜利,倒是另一位雪染繁花吃了个败仗,这人是个娘娘么么的大男人,粉丝都叫他“雪姐”,纷纷惋惜他的失利,在华夏所有选手的第一轮比赛里,他是唯一一个输掉的。

    打完比赛之后,华夏的选手找韩萧修理机甲,在比赛期间,这些职业玩家不惜血本,投入大量伊纳尔强化机械装备,韩萧二话不说笑纳了——就是靠着玩家们不懈努力,他才能积累起如今近八十万伊纳尔,买一艘飞船都够了。

    当然了,买飞船是万万不可能的,能蹭的干嘛要买。

    赛程一步步推进,华夏战队势头很猛,期间也遇到强队,虽然打得艰难,最后好歹取得了胜利,韩萧卖给他们的装备经过筛选,士官级装甲虽然厉害,但还不至于无敌,选手都是满级六十级,也聚集了一个地区的精华,装备也是不差的,说不准藏着什么能够一举定乾坤的底牌,在关键时刻一鸣惊人。

    华夏的硬实力虽然处于巅峰层次,但比赛瞬息万变,用战术以弱胜强的例子数不胜数。

    提前把最核心的装备拿出来卖是不可能的,韩萧不会为了提高华夏的名次而破坏自己的销售计划,他连这世界咋回事都还没搞懂呢,哪来的闲心掌控玩家的联赛,而且联赛在他眼里更多是商机,看玩家参加联赛,主要是想让他们展现自己装备的优异,以此来扩大潜在客户群体,名次只要不差,对他就够用了。

    经过鏖战,所有战队对其他对手有更清楚的了解,制订了针对的方法,而华夏也遭到了针对。

    ——华夏战队最厉害的地方就是那一身来自黑星的机械武器与机甲,只要针对这一点,他们的威胁将下降一个档次!

    于是,华夏方接下来遇到的几个对手纷纷改变了职业搭配,放上了多个念力师。

    在前期,念力系是机械系最大的克星,没有之一,不止可以控物,精神打击全然无视物理护甲,要是魔法系嘛,精神抗性高,还能挡一挡,武道系体质好,削减负面状态的持续时间,异能系这帮欧洲人放在一边不能当做个例,只剩下机械系被针对,依靠机械作战,本体大多脆弱,念力师正好穿过装甲对使用者造成直接杀伤,而且精神控制手段很多,各种震慑、幻象、迷惑DEBUFF,攻击距离还很长,且可以无视地形,这个职业的无脑程度只排在武道系之后。

    遇到这种针对,华夏战队的特殊之处显现出来,虽然穿着装甲,但本体却是武道系、异能系,念力师削弱了装甲的作用,把他们从巅峰实力扯了下来,问题来了,即使如此,华夏战队的实力依旧有一流水准,对手依然要面对一群如狼似虎的职业玩家。

    除了念力系外,魔法系的元素、锈蚀术、诅咒对机械护甲也有克制效果,当然啦,事物都是相对的,他们在克制机甲的同时,自身也很脆。

    装甲的存在,让这些战队不得不付出更多精力应付,强悍之处一目了然,这玩意全职业通用,全面性强化,等于外面套了一层带刺的乌龟壳,多了一管血条,还兼具远程输出,如果普通战队的容错率是3,那华夏战队的容错率就是10!

    增幅太大了!

    即使有一定的伤害修正平衡,也不可能取消华夏的装备优势。

    其实,机甲这种东西,到了2.0或3.0基本是人人标配,大家都一样,就开始拼机甲的性能,差距不会像现在这么大,可惜在第一个版本,贩卖装甲的人物极其稀有,还都是些粗糙的半成品。高品质的全套装甲服务,暂时只有韩萧一家,别无分号。

    不过,针对还是有效果的,华夏战队的战损显著上升,大家都是各赛区的强队,不是每次都能碾压胜利的,接下来的比赛打得有来有往、有胜有负,十分激烈精彩。

    积分榜的排名每天都在浮动,牵动着各国观众的心弦,皇朝与魔界交了一次手,以细微的优势取得胜利,排到了积分榜第一,备受瞩目。

    如此的成绩,让华夏观众扬眉吐气,每次到了华夏的比赛,必定守在论坛里追看,不仅是华夏观众,不少外国观众也被皇朝战队的表现圈粉,华夏的比赛收视率可以排在前三。

    比起前世的惨淡,简直是脱胎换骨般的改变。

    而身在C组的长空与神殿的情况就不太好了,一直在第八名到第十二名之间徘徊,游走在出线的边缘,竞争激烈。

    ……

    朱伯利枢纽,黑星佣兵团据点。

    一间闲置的合金房间被改造成了牢房,雷扎勒被囚禁在此,手脚被牢牢固定在铁床,几根针管始终插在他的身上,注射着营养剂、镇静剂,他双目空洞无神,形容枯槁、气色破败,仿佛被玩坏了的表情。

    他被当成剥离器的素材,没有自由,几乎被折磨得不成人形,刚恢复的魔力就会被抽走,不给一丝一毫的希望。

    房门打开,韩萧走了进来,瞥了他一眼,动作不停,换了一份新的营养剂,还哼着小曲,对雷扎勒的凄惨模样视若无睹,就像看惯了生死的医生,然后拿出剥离器,惯例抽取血液。

    鲜红带着荧光的血液顺着管道进入试管,变成新的能力药剂,韩萧手头已经积累了八份药剂了。

    雷扎勒侧头望着韩萧,开口说话,沙哑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透着深深的虚弱无力,“你准备永远困住我吗……”

    “当然不是永远啦?!?br />
    韩萧挑眉,“你以为自己能活那么久吗?!?br />
    “能……咳咳,能不能做个交易,你放我自由,我可以付出一切,为你效力,我只是想来到上界,满足我的求知欲,我不抗拒为任何人卖命……”雷扎勒语气恳求。

    韩萧两指拈起新的能力药剂,晃了一下,粘稠的红色液体挂壁,他转头看向雷扎勒,笑了笑,“我已经拥有你的一切了?!?br />
    “你!好!毒!”

    雷扎勒咬牙切齿,眼神带着刻骨的仇恨与深沉的绝望。

    “我不会这样对付无辜者,如果你是个普通人,也许我会同情你,但你是个差点害死上百万生灵的恶徒,呵呵,你奢望我会对你动恻隐之心吗?那是对差点被你害死的上百万人的侮辱?!?br />
    韩萧内心没有半点动摇,他经历过被萌芽囚禁,当成实验素材的黑暗时期,很了解这种感觉,他很乐意将其施加给雷扎勒这等人。

    他自问从来不是博爱的善人,也不是什么好人。

    “安心期待着死亡的那一天吧,那种解脱是你最后的希望?!?br />
    韩萧语气淡然,关上了门,留下雷扎勒在里面绝望嘶吼,苍老孱弱的身躯发出野兽般的惨嚎。

    回到自己房间,韩萧清洗消毒了一遍剥离器,将所有能力药剂一字排开,上面都贴了标签,借着联赛的东风,这些药剂准备出售给玩家。

    望着这些药剂,韩大技师忽然有了个想法。

    “剥离器用在NPC身上,才能形成药剂,如果我抽取自己的基因……能不能成功?”

    韩萧来了兴趣,又把剥离器仔细洗了一遍,对准手臂摁了下去,他调整了最低的功率。

    [你正在对自己使用【超能基因剥离器-试验型号】]

    一阵空虚感由内而生,瞬间击穿了身体,韩萧挑了挑眉,没有停止,直到抽满了一管才停手。

    [你获得【能力药剂】x1]

    “果然有效!”韩萧眼前一亮,随即看了看人物面板,被附加了一个【虚弱】的BUFF,持续12个小时,全属性削减30%,此时感觉有些手脚无力,气力迟钝。

    他不以为意,自己在朱伯利枢纽休整,这段时间没有战斗机会,一时的虚弱不碍事。

    “我的能力药剂,会是什么效果呢……”

    韩萧生出极大的好奇,眼珠一转。

    “自己喝掉太浪费了,这有现成的客户啊?!?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