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星佣兵团

    信用积分:875(信誉级别-高)

    总规模:173人

    D级:39人

    C级:132人

    B级:2人

    完成雇佣数:76

    主要活动区域:柯尔顿星团

    履历:【苏尼尔守卫战】

    【银灵人救援行动】

    【罗赛-9512号行星勘探】

    【朱伯利枢纽“猎顿”号大型星门维修守卫(注:铲除寄生食空虫)】

    【追捕紫菌文明叛军头目“噼黎泼拉啪·瓦撒撒”】

    [剩余71件雇佣任务……【折叠/展开】]

    创始人:黑星-韩萧

    创建时间:688年10月2日

    总评:中小型佣兵团,口碑极佳,信用高,能力强,多次高评价完成雇佣任务,麾下佣兵大多是不死之身,与诸多大型兵团是合作关系,常年驻扎在朱伯利枢纽,经常负责周遭事务,属于龙座艾默丝麾下,是活跃在柯尔顿星团的可靠佣兵团,主要接受战斗、护卫任务,值得信赖。

    ——

    九个月来,黑星佣兵团的履历丰厚了不少。

    有玩家当作战力,人手没有损耗,还能放大收获,十分方便,九个月来他只做合作雇佣任务,低调发展,收割了不少钱。

    存款达到78万4000伊纳尔,除了购买一些材料、金属和零件制造新的机械,其他都存了起来,准备用来完成转职任务,这么多钱,购买一个高端知识不成问题,两个就有点够呛。

    按照星际佣兵的标准,暮之星任务很简单,酬金自然也不高,不过他接受这个任务,也不只是为了酬金来的。

    因为韩萧准备在暮之星打探一下异化之灾的消息,于是在白天赶路的时候让徘徊在暮之星外层空间的飞船先走了,他是蹭船过来的,合作者多就是好,出行全免费,比滴滴打飞船都好使。

    通讯器屏幕的幽幽光亮照在他的脸上,光影立体,阴晴不定。

    “再过几天就是国际联赛,等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就把队伍带回朱伯利枢纽吧,三个月前……嗯,也就是玩家的两个多星期以前,赛事联盟出炉了第一届国际总决赛的赛制,说是商城设置了一个专门给各国入围高玩购买的集合水晶,效果和副本水晶差不多,从各个星球集合到一个模拟的参赛场,赛程全频道直播?!?br />
    第一届的赛制和前世一样,在玩家能够星际旅行后,国际赛才在真实的环境里举行,舞台才变成一个个行星、星系。

    华夏这几个大俱乐部的玩家跟着他混了一年,赚得那是满嘴流油,一身装备贼强力,在国际赛的发挥肯定比前世更好,前世第一届赛事华夏俱乐部的表现挺气人的,不到赛点不会玩游戏,打得那叫一个胶着。为了舆论不粘锅,战术风格基本都是又拖又怂,简称稳得过头,全都是膀胱局,有时能把敌人耗死,有时耗了大半天,最后自己还是输了,让人看得憋屈、难受。

    最后导致转播华夏战队的比赛时,收视率都很低,玩家更爱看外国基佬激情四射的对砍,遇到华夏的抗压膀胱局都是直接跳过,第一届华夏俱乐部的名次虽然过得去,但就是没什么亮眼表现,给全世界玩家观众留下的第一印象只有抗压能力好。

    “这次要是不刚猛一点,真是白跟着我混了?!?br />
    韩萧撇撇嘴。

    “等国际联赛打完,也差不多是版本更新了,玩家暂且消失,再接受雇佣的收益就不高了,到时候先不做佣兵了,小团队行动更加灵活,正好为2.0异化之灾做一些准备,需要谋划一番,顺便再去骗一些主角型人物,增加干部……”

    正思索着,感知忽然察觉到了细微的异常,韩萧眼神一闪,站起身,走出帐篷,四周一片寂静,他扫视了一圈,微微一愣。

    营地中央的囚车空了,雷扎勒不知所踪,四周的卫兵也不见了。

    “逃跑了?”

    他可不想任务出幺蛾子,换上机甲,用雷达扫视,发现雷扎勒的信号就在营地外的一片小树林中,旁边还有十几个士兵的信号,而在不远处还藏着一个单独的信号,强度远比士兵高,搜查数据库,竟然是骑士团的指挥官瑞克斯。

    “其他士兵都睡了,他们大晚上绑着雷扎勒去小树林做什么?卧槽,不会吧……”

    韩萧倒吸一口凉气。

    那可是个老头??!

    这口味,他服了!

    心惊胆战走进森林,垫着脚,时刻准备在看到不干净的东西之前转身就跑,打开夜视模式,小心翼翼看向树林里的场面。

    雷扎勒被绑得结结实实,戴着抑制魔力的铁链,几名骑士围在他四周,握着钢剑。

    几人嘴唇翕动,似乎在说着什么,韩萧调高作战服的声音搜集功能,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我再问最后一次,你到底从哪里得到的仪式方法?”

    “我在一座上古地下城遗迹找到一座石碑,上面写着残缺的仪式方法,我用鲜血为动力的方式更改了法术,你们到底还要我说几次?”

    “还有谁知道这个法术?”

    “一个也没有,我记下法术之后,就把石碑毁了,你以为我会把这么危险的法术告诉别人吗,在我手里才安全?!?br />
    雷扎勒一脸不耐烦,对着面前问话的骑士回答道。

    这名骑士搓了搓手,语气压抑着兴奋,“不如这样,我们做个交易,你把仪式的方法告诉我,我就放你离开,不瞒你说,我对上界……嘿嘿,也很感兴趣?!?br />
    雷扎勒眼前一亮,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哈哈,天无绝人之路!

    紧接着,雷扎勒想了想,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由己及人,他觉得自己说出方法后,这群其实肯定会杀人灭口,暗暗提起戒备,问道:“我怎么相信你们不是想骗我的法术?”

    面前的骑士说道:“我们是这时候执勤的卫兵,如果你死了,很容易就能追查到我们?!?br />
    “那你不怕我脱困后杀了你们?”雷扎勒眯着眼。

    “哼,你敢么,一旦有魔法波动,那群上界佣兵就会来解决你?!?br />
    “那如果我跑了,你们不一样会被追查?”

    “呵呵,这个问题不需要你操心?!?br />
    “要是你们放了我之后,马上就去叫人呢?”

    “那你大可以把我们供出来?!?br />
    一番对话,雷扎勒渐渐相信这群骑士确实想和他交易,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一些,注意力都放在与面前的骑士扯皮,没察觉身后的几名骑士悄悄举起钢剑,对准他的要害。

    哪怕雷扎勒达到B级,在能力被抑制住的情况下被钢剑捅穿,也是有生命危险的。

    韩萧暗中观察,见状眼神一闪,他原本以为这群骑士是图谋雷扎勒的法术,交易就要谈好了,怎么突然起了杀心。

    眼见这群骑士就要动手,韩萧想了想,迈步走了出来。

    听见脚步,在场众人豁然转头看来,看清楚来者,纷纷一惊。

    雷扎勒脸色剧变,怎么又是你!

    刚才的对话要是被听见,好不容易升起的希望之火又要被一泡尿浇灭了。

    韩萧扫了一眼,发现这群骑士虽然惊讶,却没有私下交易被撞破的慌乱。

    “怎么回事?”韩萧决定先问问。

    “你……您听见了?”一名骑士小心翼翼问道。

    “猜?!焙舻哪抗饴湓谒母纸I?。

    “杀了他!”

    那名骑士暴喝了一嗓子,回身就是一剑,捅在措手不及的雷扎勒胸口,鲜血四溅。

    韩萧登时脸色古怪,他还以为这群骑士是想对付他呢,现在这是肿么个情况?

    雷扎勒双目圆瞪,还没反应过来,另外几名骑士也纷纷挺剑刺向他,韩萧身影一闪,这几名骑士只觉眼前一花,身体腾空摔了出去,刹那间被韩萧一人赏了一脚丫子,全部踢飞。

    “虽然不知道是啥情况,不过还是先阻止你们再说?!?br />
    韩萧瞥了雷扎勒一眼,这家伙跪在地上,脸色苍白,大口喘息,虽然是法爷,但耐力好歹也有一百多,死不了,钢剑刺进去不深,估计刺破了肺部,呼吸困难。

    “谁能解释一下?”韩萧扫视几名骑士,众人抿着嘴,什么话也不说。

    转头看向树林深处,韩萧对着一片漆黑说道:“躲着的那个,他们不说话,那就你给我解释一下吧?!?br />
    森林里响起靠近的脚步声,在一旁躲了好久的瑞克斯走了出来,一脸沉凝,在韩萧出现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藏不住了。

    深吸一口气,瑞克斯缓缓道:“这些骑士是我的亲信,我安排他们一起执勤,把他带到这里,是为了杀掉雷扎勒?!?br />
    韩萧一挑眉,“不是已经抓住了吗,干嘛还要暗杀,正大光明乱刀砍死都行?!?br />
    瑞克斯摇头,“国王要我抓他活口,公开审判,关进牢里,黑星团长,你不是我们王国的人,我就和你明说了吧,像雷扎勒这种拥有飞升者层次的罪犯,王国高层很可能会把他交给歌朵拉使者,换取一些东西,这样雷扎勒就活了下来,而且还如愿以偿前往上界,这种为了一己之私差点害死上百万国民的人,我一丝一毫的活命机会都不想给他!

    而且,雷扎勒懂得汲取源水的仪式,说不准王国内部有什么人怀有私心,会逼问他说出仪式法术,让他活着,这种可怕的法术反而有流传出去的风险,一旦发生这种事,又会出现类似的大?;?,所以哪怕违抗国王给我的命令,我也不能让他活着抵达王都!

    只要这样杀了他,就能用雷扎勒逃跑被我方击毙的借口蒙混过去,黑星团长,我很感激你的及时援手,但这是我们王国的事情,请您不要插手?!?br />
    瑞克斯语气凛然,虽然明知不是韩萧的对手,却没有退让的意思。

    韩萧恍然。

    嚯,原来是这样,交易原来是用来分散雷扎勒注意力的套路,有点想法啊。

    他上下打量了瑞克斯一眼,这么义薄云天、正气凛然,莫非又是一个主角型人物?

    还是说……你早就编好了借口,在咱面前演戏?

    韩萧眼珠一转,指着雷扎勒说道:“既然你不想让他活着回去,不如把他送给我吧,这样你更容易覆命?!?br />
    “你要他做什么?”瑞克斯皱眉。

    “这你别问,总之我会把他带到星际……呃,上界,离你们远远的,永远不会放他回来?!?br />
    雷扎勒闻言,猛地惊喜起来,他梦寐以求的就是前往上界,本来已经绝望了,却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

    然而,他抬头时,看见韩萧正对着他微笑,笑容里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不怀好意,仿佛散发着森森寒气。

    雷扎勒莫名打了个冷颤,刚刚生出的兴奋迅速冷却了。

    他忽然有种直觉,这恐怕不是一个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