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之星,南部领地古城废墟。

    各个部族联军在此集结,维因王国三千人的蓝盾骑士团,战嚎蛮族的五千野蛮人狂战士,地卜族的一千炼金投弹手,聆听之子的五百兽使,还有南地城邦与公国的杂牌军队,总计一万五千人,驻扎在古城废墟之外的绿草之野,各色旗帜随着冷冽的南风招展。

    天上没有云彩,这里的天空有着黄昏般的色泽,将一切晕染得色彩深沉,高挂天空的太阳显得很微小,距离这颗星球十分遥远。

    统帅议事帐篷,各个军队的指挥官聚集在此,激烈商议,只有一名淡蓝色皮肤的高大男人一语不发,他是蓝盾骑士团团长瑞克斯,维因王国的战争英雄,从一介平民成为暮之星最大王国的王牌军队统帅,事迹被整个暮之星的人民传颂。

    等到众人说得差不多,瑞克斯才沉声开口,在场其他部族的统帅十分尊敬他,纷纷停下争论,听他发言。

    “雷扎勒与他的教徒此刻藏身在废墟的地下,正在准备污染源水的仪式,我们大概还有六个经时(约为两个半小时)的时间,废墟中沉眠着他花费二十年的时间制造的高级魔偶巨像,差不多有八百个,他布置了繁复的封锁法阵,只有毁灭所有魔偶,通往仪式祭坛的通道才会打开,意味着我们要在短短的时间内冲破魔偶的封锁,找到他们的位置,阻止仪式,否则的话,大半个南地领土的源水丧失活力,会有数十万人因此丧命!”

    “侦察部队传回消息,每一只魔偶都有七米多高,极其坚硬,还受到祈祷祝福,雷亚钢??吃谏厦娑蓟岜廊?,只能斩出一道白痕……这个情报让我们损失了六位精锐士兵,而且雷扎勒的教团还有一百名【污染者】,能够腐蚀我们的武器、身体,再精锐的战士也承受不住腐蚀术,情况太艰难了,我们一万五千人很难在短时间内冲进去,唉,雷扎勒暗中准备了二十年,要是我们能早十天……哦不,哪怕早三天发现他的阴谋,就不会这么被动了,现在只能紧急集结我们这么点人?!币晃煌乘酒档?。

    瑞克斯沉声道:“这关系到源水的纯净与数十万人民的生命,我们不能失败,护国法师团联系了上界的飞升者,飞升者聘请了上界的战士,将会帮助我们战斗……”

    说罢,瑞克斯看向帐篷的角落,一位身穿红色科技作战服的人类坐在那里,与这群穿铠甲的完全不是一个画风,他闻言站起身,道:“我是红角佣兵团长林格,你们的同族支付了酬金,我们会尽力帮助你们?!?br />
    瑞克斯问道:“林格团长,你有把握吗?”

    林格摇了摇头,苦笑道:“不瞒你说,这里的情况比我们接受任务时的说明恶劣多了,我们实力有限,没办法处理这种级别的任务,具体情况已经通报雇主,第二批外援正在路上,如果速度快,他们应该能在两个小时内赶到?!?br />
    瑞克斯脸色一沉,眉头微皱,“时间太紧急了,援兵可靠吗?”

    “你放心,第二批支援的佣兵团比我们厉害多了,只要他们能够及时赶到,解决这里的事故只是举手之劳,他们的据点就在这个星系,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像这样的小事件,他们平时都不屑于出手?!?br />
    “希望如此吧……”

    瑞克斯忧心忡忡,林格显得信心十足。

    暮之星位于嘉顿星系,属于歌朵拉的辖区,这颗星球距离恒星很远,即使是白天也是日暮般的黄昏,名字由此而来,夜晚也没有月亮,一片漆黑,这里没有季度的差别,每一天都很寒冷,按理来说,这应该是一颗无法诞生常规生命的冰冻行星,而生机来源于地表与地下纵横交错的河流,暮之星的自然水蕴含魔力能量,具备温暖特性,化解了整颗星球的寒冷,孕育了植物、生物,也被暮之星的种族称之为“源水”,源水是整个星球最重要的资源。

    暮之星的文明建立在源水之上,历史上的国家变迁与战争,基本都围绕着源水,生物长期饮用源水,体质强壮,淡蓝色皮肤的维因人是主要种族,古老的维因王国是这颗星球最强大的国度。源水的存在决定了暮之星是以魔法为主的文明,技术发展缓慢、稳定,重视个体,社会结构带有很明显的魔法文明特征,比如能自如操控魔力的人都有较高的社会地位。

    虽然这是一个地表文明,但由于和歌朵拉同为魔法侧,相性很高,与星际有一定联系,一旦有强者达到某个力量层次,可以申请歌朵拉的帮助,进入“上界”——也就是星际。这种强者被称为飞升者,历史上曾有数百名飞升者,有些人音讯全无,而有些人偶尔回归,留下通讯器,这也是护国法师团守卫的“圣物”,用来联系飞升者。

    不久之前,维因王国发现恶名昭著的“污染法师”雷扎勒的阴谋,他想使用某种大型魔法仪式汲取大半个南部领地的源水,让自己获得无与伦比的庞大魔力。本来源水的魔力是经久不散的,即使有所消耗,也会在自然循环中会恢复,但这种仪式却会掠夺一个区域源水所有的魔力,而丧失了所有魔力的源水起码要数百年才能慢慢恢复,整个星球的源水魔力浓度会因此而稀释,导致星球温度下降。而即使是源水能够循环也需要时间,这片区域失去加持,会在一个月之内被冰霜覆盖,成为死地,导致数十万人无家可归甚至死亡,在一千前的“上古年代”,有人进行了相同的仪式,这就是暮之星极北荒原的成因,至今还未完全解冻,而在当时,所有部族联合,经过惨烈的战争杀死元凶,并毁灭了这种仪式的传承知识,然而一千年后,这种仪式再次出现了。

    于是维因王国紧急召集部队,联系其他国度,形成联军,直奔雷扎勒举行仪式的地点,防止暮之星重蹈覆辙,而且南地土壤肥沃,如果这里也被冰封,将大大减少粮食产量,以后还会有成千上万人饿死。

    林格的红角佣兵团接受了暮之星飞升者的雇佣,几天前来到这里解决问题,然而魔偶的数量超出预料,只好申请外援,惊喜的是,竟然是一家意想不到的强大佣兵团愿意来帮忙。

    这家佣兵团是行业里有口皆碑、背景深厚的大佬,像红角这种佣兵行业的边缘人物,平时根本没机会与这种大佬产生交集,这下林格放心了——有他们在,这次任务稳了。

    时间紧急,瑞克斯不再耽搁,传令下去,各部族联军拔营出征。

    轰隆隆——

    脚步声与兽蹄声汇集成滚滚洪流,黑压压的军队动起来,迅速靠近古城废墟,隔着老远,就能看到废墟中密密麻麻的秘青色魔法巨像,长有四臂,手持巨斧,闪烁着魔法的光泽,质地像是岩石又像是金属,光是看一眼就觉得难以撼动。

    “蓝盾骑士团,迂回冲锋!”

    瑞克斯拉下面甲,双腿一夹,骑士的坐骑是一种名为奔兽的生物,蛇颈马身,四腿反折,咆哮一声,冲了出去,三千名蓝盾骑士紧随其后,面对比他们高三倍的魔法巨像,每名骑士的眼中充满无畏。

    魔像受人操控,快速形成阵型,与冲锋的骑士团轰然相撞!

    砰砰砰砰??!

    人仰兽翻,火星四溅,场面顿时混乱了起来,其他部族也纷纷加入战场,刀剑、利爪砍在魔像上发生叮叮当当的声音,怒吼比炼金爆弹还要响亮!

    狂战士与骑士在前面顶着,一名名战士被魔像的巨力捶断骨头,惨叫连连,而敌方的【污染者】藏在巨像之后,对着战士释放腐蚀术。

    只有毁灭所有魔像,才能打开封锁法阵,拿人命去硬拼魔像,往往付出十三到十八个精锐战士的代价才能毁掉一个魔像,即使红角佣兵团使用枪械与能力帮忙,杀伤魔像的速度也不够快。

    魔像的数量比预计的八百还要多,简直是一面绝望之墙。

    鲜红在绿色的平原渐渐扩张,黄昏的天空见证着这一场血战。

    “继续冲锋,不要停!”

    瑞克斯率领的骑士团已经减员四分之一,也杀伤了最多的魔像,他一脸坚毅,绕出战场,再次冲了回去。

    一矛刺中魔像的腿部,蕴含着爆裂附魔的矛尖迸发爆炸,崩碎一小块魔像躯体。一个魔像能够踏平数百普通人的部队,蓝盾骑士团是维因王国的精锐部队,每一名骑士都是拥有魔力的战士,力量远超常人,如此惨重的战损已经是元气大伤。

    与此同时,古城废墟地下一座人工挖掘的空间,有一座造型古怪的巨大祭坛,无数穿着黑衣的教徒在低声祷告,将魔力灌输进入祭坛的魔法阵。

    祭坛中间是一名穿着鲜红色华丽法袍的老年维因人,此人便是雷扎勒,他身边悬浮着一面金色边框的镜子,施加了【千里眼术】,镜面以鸟瞰的视角展示着头顶的战争。

    “这帮蠢货,果然中了您的计谋,那群魔像就是专门用来消耗他们的,在平原的地底藏着我们的法阵,将鲜血导入这里,只有足够的鲜血作为燃料,才能启动仪式,嘿嘿,您将封锁法阵与魔像绑定在一起,真是绝妙的点子,让他们不得不与魔像硬拼?!?br />
    一名高级教徒在祭坛下方谄媚说道。

    雷扎勒点了点头,淡淡问道:“鲜血还差多少?!?br />
    “再打一小时,启动祭坛的燃料就足够了,您将成为魔力的主宰,有史以来最强的法师!”高级教徒一脸狂热。

    “最强,呵呵……”雷扎勒用可悲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二十年的筹备,终于要成功了,我卡在这个层次这么多年,这是我天赋的极限,只要跨过这一步,我就能去上界了……”

    ……

    地面的战斗持续了快一个小时,为了赶时间,军队几乎舍弃防御,在他们的疯狂进攻下,一半魔像被打爆,敌方污染者全体阵亡,但战士们也死伤惨重,血流成河,剩下的人精疲力尽,战损以惊人的速度飙升。

    “坚持住,按照这个效率,我们能及时阻止仪式!”瑞克斯大声吼叫,鼓舞士气。

    这时,他头顶一凉,一个魔像欺近身边,巨斧劈下。

    轰!

    瑞克斯急忙扑出去,原地的奔兽被一斧子劈成两半,斧刃嵌进地里,奔兽的鲜血和内脏流了一地,要是他没躲开,也是这样的下场。

    他没来得及后怕,这个巨像便举着斧头大步走来,阴影笼罩了瑞克斯的头顶,斧头高举。

    瑞克斯腿部一阵剧痛,刚才被扫了一下,他满脸大汗,尽力想要站起来,

    千钧一发之际,他忽然发现脚下的阴影好像扩大了,紧接着是越来越大的尖啸声。

    砰??!

    一座合金轨道空投舱轰然落下,正好砸在这个魔像身边,气浪把魔像与瑞克斯都扫飞了出去。

    咚咚咚……

    接着是连环的落地声,数个同样款式的空投舱接连降落在四周。

    嗤——

    舱门打开,一群身穿厚重钢铁装甲的战士鱼贯而出,领头的是一个人类男人,一身黑色风衣,戴着许多球状饰品,好奇地左右观望。

    “这些人莫非就是来自上界的新援兵?”瑞克斯即使性格沉稳,眼中也不由闪烁惊喜。

    就在这时,那个魔像奔向这个人类男子,斧头猛然劈下,瑞克斯下意识要喊叫提醒,然而下一幕就让他把话憋了回去。

    只见这个男子一抬手,手腕微微一沉,便轻松握住足以劈开一头奔兽的斧头,眉头一挑。

    “嚯,这颗星球欢迎客人的方式真热情……我们来的正是时候,都别愣着,干活了?!?br />
    正在奋战中的林格看过来,顿时松了一口气。

    “总算来了,黑星佣兵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