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瑟雷尼连珠炮似喷了一大通,形容词十分生动,活灵活现,姿势包罗万象,名词则包含了锡瓦帝的祖先、父母、妻子、后代等等,韩萧在旁听得津津有味,感到特别亲切,原来外星人骂人也喜欢拖家带口地交配。

    锡瓦帝被骂得一愣一愣的,硬是插不上一句话,脸色黑如锅底,气得浑身颤抖。

    我堂堂圣石文明高级军官,除了我的领导和我的老婆,谁敢这么侮辱我,我……忍了!

    瞥到一旁的韩萧,锡瓦帝压住火气,这次理亏,我给你面子!

    珀特一脸惊讶,他以为自己就够粗暴的了,没想到平常挺理智的法瑟雷尼,这时竟然比他还暴躁。

    骂痛快了,法瑟雷尼才缓了一口气,喝问道:“你为什么要害我们?!”

    锡瓦帝面无表情,语气生硬,解释道:“你误会了,我方确实想要接应,但计划赶不上变化,黯星布置了封锁线,没有突破的机会,所以接应部队没能准时到达指定地点,这是意外?!?br />
    “我们到了地点后想要联系你们,但你们根本没回应,怎么解释!”

    “黯星逼退我方接应小队,我方见势不妙,没有交火,先行撤退,本来想主动联系你们改变接应地点,但黯星对我方舰队释放短期讯号屏蔽,阻断了通讯,就是为了让我们无法通知你们事态有变,正好,黯星利用了这则消息抓获了你,你误解我们也不奇怪?!?br />
    锡瓦帝说得煞有介事,眼睛也不眨一下,可见经验丰富。以他的身份,大可不必向一群佣兵解释许多,但黑星却是异数,后台惹不起,都是因为韩萧,锡瓦帝才主动解释,假装诚恳道:“由于我方的行动失误,造成了不好的结果,对此我深感抱歉,无论如何,我已经说明了事实,希望你们谅解……”

    法瑟雷尼还想说什么,韩萧上前一步,接过了话头,笑呵呵道:“原来是这样,真是错怪你了,这都是几方的情报差异形成的误解,不用道歉,这不是你的错?!?br />
    锡瓦帝眼神一亮,欣慰道:“你能理解真是太好了……既然误会解开,我就不留了,这群黯星的人由你们处置?!?br />
    说罢,圣石舰队撤离,黑鸦也从另外的方向离开,遮天蔽日的舰队走了,星球外层空间重新变得空旷。

    “你该不会信了吧,那个锡瓦什么的指挥官是在找借口?!狈ㄉ啄崴档?。

    韩萧耸肩,“经不起推敲的谎言,我怎么可能相信?!?br />
    歌亚上前,叹气道:“别追究了,即使明知这是借口,我们也拿他没办法,他毕竟是圣石的边境军官?!?br />
    阵营不同,不是你捅我一刀,就是我攮你一下,这种事很正常。

    佣兵讲究和气生财,对方代表一个大文明,实力雄厚,只是被人阴了一手,还上升不到敌对的层次,同时也不值得这么做,各自军团高层肯定不会同意,他们自身也不好报复,吃了这个哑巴亏只能忍气吞声,其实大家对事实都心知肚明,依旧表现得和和气气,当作没发生。

    一时间,众人都有些郁闷,唉声叹气。

    韩萧笑而不语,表面虚与委蛇,暗地里已经把圣石文明记在了自己的小本本上,他可不会就这么算了,使用暴力太没技术含量,而且不值当,既然你阴了我,那我也阴回来才公平嘛。

    ‘嗯……等有空了,找个机会把他们的主角型人物拐走,神不知鬼不觉,我还能多个干部,一石二鸟?!?br />
    韩萧摩挲着下巴,嘴角勾起蔫儿坏的笑意.

    釜底抽薪,暗度陈仓,妙啊妙啊。

    远在流光号上,正洋洋自得的锡瓦帝突然脊背升起一股凉意,打了个激灵。

    战场打扫完毕,残骸零件被佣兵回收,萨罗塔等若干黯星成员被绑在一起,几位副军团长围着俘虏,小声商议。

    韩萧走了过来,问道:“这些就是全部的俘虏?”

    “嗯,所有逃跑的飞船都被击毁,就剩这些活人了?!?br />
    仔细看了一眼,灰烬不在其中,韩萧暗道:“看来是坐飞船被打爆了,应该死了?!?br />
    他顿时觉得可惜,好不容易遇上一个带有传奇性质的敌人,而且能力正好被自己克制,如果能亲手杀死灰烬,很可能抽出模板专长,死在第三方的手上,自己没有奖励。

    “你们准备怎么处置他们?”

    “黯星的人最好交给歌朵拉处理,我们联系好了歌朵拉,他们很乐意收纳俘虏,并愿意为此付出事后报酬?!碧旎犯本懦に档?。

    其实让圣石或黑鸦接手俘虏比较合适,但这两方不想被牵扯,刚才锡瓦帝装作慷慨让他们处理俘虏,其实压根就没想接手烫手山芋。

    萨罗塔闻言,猛地挣扎起来,怒吼道:“杀了我!”

    黯星的人落到歌朵拉手上,只有一个下场——终身监禁在虹光监狱。

    虹光监狱只关押被捕的黯星成员,监狱内部很神秘,所有被关进的黯星成员,待了一段时间后会变得不再信仰黯星,转而忠诚于歌朵拉,黯星认为这座监狱对犯人进行不间断洗脑,扭曲心智,让他们变成叛徒,成为歌朵拉的走狗、工具。

    组织内部对虹光监狱忌讳莫深,传言歌朵拉之所以不处死黯星的战犯,就是想要通过洗脑,让黯星昔日的同伴自相残杀,用心歹毒!

    萨罗塔不怕终身监禁,他害怕精神被扭曲,如果要背叛自己的信仰,他宁愿去死!

    一名佣兵对萨罗塔的后脑来了一记狠踹,一脚踢晕,让他消停了。

    “我也要去歌朵拉的殖民地,正好顺路,捎我一程怎么样?”韩萧道。

    “哈哈,小意思?!?br />
    佣兵们整理了几个小时,回收了一切有价值的东西,舰队才启程,飞船接连起飞,联合舰队浩浩荡荡离开,前往隔壁的嘉顿星系。

    事情告一段落,这颗星球又恢复了平静,只有满目疮痍的地表提醒人们,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惨烈的战斗。

    而这里发生的事,全部被录进破碎星环快报,一天后,其他频道的新闻节目也使用破碎星环快报的素材,进行二次播报,影响力逐步发酵。

    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龙座发威的画面,在各个频道的节目重复播放了许多遍,第二受到关注的却是韩萧,黯星血亏的关注度都要靠边站。

    无数观众认识了一个名为黑星的佣兵,他是龙坦阵营中唯一一支在外活动的团队,相当于龙座意志的代行者,影响力远远超过自身,背景通天,黑星的名号、资料迅速传遍破碎星环的各大势力,成为值得关注的目标之一。

    破碎星环各地,各个种族的公民,凡是收看了节目的观众,无不记住黑星的名号,各式各样的流言口口相传。

    有人传出了新的消息,三大军团以及其合作者主动与黑星达成合作条约,原本默默无名的黑星在佣兵行业一下子成了炙手可热的新贵,庞大的人脉能让许多摸爬滚打的中底层佣兵羡慕不已。

    短短几天,黑星声名远扬,名声大噪!

    这几天里,韩萧的面板时不时跳出知名度上涨的提示,地区各不相同,涵盖了破碎星环的多个星团,单单数值就增加了37点,还在持续增长中。

    这让他有些吃惊,直到看到星际新闻才恍然大悟。

    怪不得事件过后知名度才狂增,原来自己上电视了,这份知名度,正是艾默斯的影响力带给他的额外好处,起码省了很多刷声望的时间,这在阵营发展前期至关重要,一举成名,起点更高。

    ……

    几天后,嘉顿星系,联合舰队中途停在歌朵拉的殖民星“黄金宫”。

    歌朵拉的建筑风格优美,喜欢弯曲与弧度,曲面、扇形随处可见,色调多为金色与白色,华美又纯净,歌朵拉人不喜欢高楼林立的森严感,也不喜欢对称的严肃,城市普遍比较低矮、曲折,审美很“传统复古”。高耸的建筑只有法师塔、高尔教塔、政府中枢以及军队驻地,街上没有金属载具,取而代之的是流光溢彩的魔法轨道,人在上面走动会被加速,不比车子慢,而且没有交通问题,除此之外还有人骑乘着样式古怪的坐骑,坐骑反而更昂贵,更加少见。而飞行载具也和魔法有关,有一个设施名为“飞行纹章取用站”,花费一些金钱,可以租借一枚固化了多种飞行魔法的道具,天上便有不少人飞来飞去,背后半透明的魔法翅膀一扇动,就能飞出很远。

    行人穿着各式样的长袍,大多数是肤色如同抹了金粉般的歌朵拉人,颜色显得有些扎眼。从行人走路的速度就能看出一座城市的生活节奏,歌朵拉人步调缓慢,生活比较温吞悠闲,秉承了歌朵拉古代的风格,一般来说,魔法文明不像科技文明那样发展势头迅猛,这也影响力生活节奏,社会形态、审美、文化都有巨大的差异。

    韩萧独自走在街上,他来黄金宫是为了寻找那位鉴定大师,打开密语珠,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值得黯星如此重视。

    飞船还留在码头等待,韩萧没有耽搁,直奔目标地点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