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一别,灰烬在韩萧身上尝到失败的滋味,他见过不少机械师,黑星是头一个不需要机械直接用身体耗死敌人的奇葩,而且仿佛是自己异能的命中克星,灰烬思考过如何针对韩萧,有了一些头绪,就等着再次相见一雪前耻。

    此时好不容易截住韩萧,见球车转头就跑,灰烬立即发动异能。

    嗡——

    四面八方的岩壁仿佛有生命般蠕动,涌出大量灰黑色粒子,宛若蔓延的黑云,缠绕着球车,化作各种形态,或刺或刃,在球车高速旋转的装甲外壳擦出一溜溜火星,在漆黑的地下显得十分刺眼。

    地下空间狭窄曲折,球车直接撞碎岩壁,轰隆隆横冲直撞,如同鼹鼠钻出一条通道?;医热俗吩诤竺?,球车速度很快,即使B级超能者敏捷不低,也被逐渐甩开。

    “呼叫搜索队,跟着我的位置移动,这里有一个重要目标,乘坐某种球形机械载具,速度很快,我会尽量拖慢它的速度?!?br />
    虽然灰烬很想与韩萧交手,但长久接受的训练让他以任务为重,正在附近区域搜索的浮游舰队得到消息,从四面八方包抄过来,绕路逼近韩萧等人。

    异能范围有限,球车即将脱离视野,灰烬的气力化作催动异能的燃料,球车前方的地面猛地隆起,变成犬牙交错的乱石,变成地形障碍。

    砰砰砰砰??!

    球车一路碾过去,撞碎一根根狼牙般的石柱,厚重的装甲外壳没有损伤,但速度不可避免降低。驾驶舱内部的球形弧面都是屏幕,显示外面的画面,身处驾驶位可以身临其境全方位观察三百六十度上下左右所有方向,韩萧飞速敲击操作面板,启动球车的其他功能。

    机械构件活动声响起,球车前后左右装甲忽然打开,各滑出一根机械节肢,撑住地面,爆发动力,让球车宛如跳蚤般蹦了起来,一下越过险恶的地形。紧接着,球车底部忽然露出四个菱形分布的反重力推进喷口,让球车掠出上百米才轻飘飘落地,然后再跳起,就这么一蹦一蹦往前走,丝毫不受地形影响,灰烬被越甩越远。

    “啧,搜索队一定会包围过来,我们得想个办法甩脱敌人,幸好这附近有一片地缝,可以……”

    正说着,韩萧忽然察觉到异样,豁然转头看向其他座位上的人,每个人脸上暴起青筋,仿佛正在用力挣扎,在座位上动弹不得。

    “停下,不然他们死定了?!?br />
    远处,灰烬遥遥伸出手,一脸冷意,他只对韩萧没办法,至于球车里的其他人,他可以隔着装甲对内部的生命体发动异能。

    韩萧眉头微皱,这正是他最担心的情况,两个玩家可以不管,死个一百遍,眼睛眨一下算他输,但梅洛斯、阿罗希娅等人不一样,正是面对灰烬的弱点。停下是不可能停下的,韩萧倒不会在这一点上犹豫,只是担心这两个好不容易骗来的人物发生意外。

    “别……别管我们,他不会杀人,不……不能因为我们,导致整个团队的……覆灭!”

    梅洛斯身上的气力明灭不定,抵抗着异能的操控,费劲全力才断断续续开口,表情狰狞,每一个字都像从牙缝间蹦出来般吃力。同行这段时间,他对韩萧有一定的了解,很清楚韩萧不会优柔寡断,能够无视威胁做出果断的选择,不必他担心,这番开口,是为了让韩萧不要有心理负担。

    “坚持住,前面是一片地缝,飞下去就能甩脱敌人?!焙舻愕阃?,没有废话,加快速度。

    见球车即将脱离异能范围,灰烬眼神一冷,手掌悍然一握。

    上头不允许杀人,但只要留一口气,打成什么样都无所谓。

    “呃——”

    梅洛斯倒吸一口凉气,吼声被闷在喉咙里,只见他的左掌产生明显的形变,渐渐化成尘沙,洒在脚下,没有任何鲜血,也没有血腥味,分解一直顺着手掌往肩膀蔓延!

    “灰烬……”韩萧眼神闪过一丝森然,但没功夫查看梅洛斯的伤势,当务之急是离开灰烬的异能范围,才能让损失不继续扩大。

    阿罗希娅身体溢出沙雾,正在分解,她低着头看着身体,眼中闪过一丝茫然。

    大多数正常生命体会好奇死亡之后的归宿,但生命只有一次,得到答案的那一天也意味着告别世界,阿罗希娅却有无数次尝试的机会,死亡对她并不神秘未知,她能看得见自己的“结局”,便是新生。亲身经历无数次,她知道自己死不了,但是新生也意味着记忆刷新,她没有死亡后的记忆,也记不得以往每一次存活的经历,不由想到韩萧的话。

    如果没了上一次生活的记忆,即使重新得到生命,自己还是现在的自己吗,这会不会是另一种形式的死亡?

    “原来我是会死的……”阿罗希娅轻声自语,突然间,一丝惶恐在内心破茧而出。

    当这个念头出现的瞬间,变化在她的身上发生了。

    嗡??!

    身体被操控的感觉突兀消失,阿罗希娅发现自己能动了,眼前的世界变了,视野仿佛自行发出光亮,许多游离光芒如同小鱼儿一般在空气中游动,对环境的感知与刚才截然不同,她心念一动,发现自己飘浮了起来,这时,她看见旁边几人纷纷惊奇的眼神。

    “我这是怎么了……”

    阿罗希娅低头看向身体,不再是物质实体,而是半虚幻的发光体,闪烁着淡淡的金蓝色光芒,周围浮动着光粒子,感官不再是四肢、手臂、五官,好像没了形体的限制,她心念一动,自己忽然变成了一团球形光芒。

    “这、这是……”枫月惊奇不已。

    “能量生命?!焙舸掖移沉艘谎?,心里一惊,阿罗希娅此时的表现就是能量生命的特征,物质组成改变,自然不会再被灰烬操控,他来不及思考原因,一个想法浮上脑海,道:“你试着接触能源核心?!?br />
    阿罗希娅照做,光球伸出一条细细的触须,穿过驾驶舱墙壁,触碰运作中的能源核心,体内的光粒子顺着触手输入核心。

    滋滋滋——

    一连串电流声响起,引擎爆出电火花,球车的功率猛地暴增,变成过载状态!

    推进器喷射,速度激增,球车一下跳进前方地缝,终于脱离异能范围,梅洛斯的分解过程停在左肩,浑身大汗淋漓,抓着空荡荡的左肩,一脸痛苦。除了他以外,伏尔加三兄弟各有一些损伤,不过灰烬的主要目标是抵抗力最强的梅洛斯,他们状态还算好,没有致残。

    灰烬等人停在地缝边缘,看着球车伸出平衡翼高速飞走。

    相同的目标,第二次失败,灰烬对着通讯器喝道:“搜索队到了没有,目标已经消失,马上追踪?!?br />
    然而回信却出乎他的意料。

    “一分钟前,母舰发布新指令,放弃这次任务,全员马上回归母舰,立即撤离!”对面语气焦急。

    灰烬瞳孔一缩,难以置信。

    怎么会是撤退的命令?!

    黯星很重视密语珠,此时离成功不远,若非遇到了什么意外,否则不可能半途而废,而且这个意外必定超出母舰能够应付的程度!

    命令不可违,即使灰烬十分不甘心,也只能眼睁睁看着韩萧等人逃走,脸色铁青,豁然转头撤离。

    天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

    十五分钟前。

    “这里是破碎星环快报,我是前线记者布里姆尔娜,正在为大家播报费文星系第四星区122号星球附近的战斗?!?br />
    一艘新闻飞船停在战场不远处,闻讯赶来,在现场播报。

    布里姆尔娜是主持这场直播的记者,节目在破碎星环时事频道实时放送,时事频道播报各地区发生的事件,面向全星域的观众,无数星系、星区的公民以及势力正在关注这则新闻。

    “众所周知,费文-122号星球位于圣石文明与黑鸦文明的边境交界地带,在这片敏感区域却爆发了一场特殊的战斗,正如大家所见,战斗双方是黯星与佣兵,据知情人透露,战斗已经持续近两天,起因是黯星想要捕捉一些佣兵,而这些佣兵正好属于天环、刀锋、紫金这三家大名鼎鼎的佣兵军团,于是冲突爆发了,此时的局面是,圣石与黑鸦的军队在旁边监视,黯星与佣兵僵持,而在星球上,被追踪的佣兵还在不可思议地逃亡?!?br />
    “据本台消息,远在嘉顿星系的歌朵拉文明已在组织急行军,黯星本身是反对歌朵拉的暴力组织,双方敌对,由于黯星极少现身、行踪飘忽,让歌朵拉难以追踪,而现在,黯星却公然现身,歌朵拉准备抓住机会……”

    布里姆尔娜正认真播报,就在这时,一个巨大的物体在画面边缘出现,朝着战场飞去。

    “等等,局面似乎发生了变化,出现新的一方,那是……额,龙坦浮岛?!”

    她诧异地瞪大眼睛。

    破碎星环各地,正在收看节目的无数观众精神一振,龙坦是【龙座】艾默丝的地盘,人的名树的影,破碎星环几乎无人不晓。

    众人好奇不已,龙坦怎么来了?

    布里姆尔娜顿了顿,想到合理的解释。

    “适才本台查证了龙坦的行动路线,正好来到费文星系第四星区,看来是恰巧路过这里,圣石与黑鸦的舰队包围战场,相信交涉以后,龙坦会绕道而行,这个意外因素应该不会对局面造成影响……”

    话还没说完,龙坦直愣愣撞向战场边缘的圣石舰队,丝毫没有绕开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