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凉荒芜的无生命行星,光秃秃的灰色平原,正上演一场追逐战。

    后方上百浮游舰追杀,密密麻麻,天环飞船的推进尾焰猛地暴涨,犹如从六个喷口射出蓝色光柱,曳出长长的光痕,速度飙升,骤然加速带起气流如龙卷,扫起地面无数尘埃,拖行着翻滚的烟尘,状如漩涡。

    嗡??!

    超高速贴地横掠,船头带出三角形尘迹,如同高速行驶的快艇破开海面。

    嘭嘭嘭!

    浮游舰也急忙提速,勉强才能跟上韩萧的思必得,发射激光,命中率明显下滑,不少浮游舰由于角度原因,攻击打偏太多,整体的攻击强度立时下降。

    飞船剧烈颠簸,仿佛随时会被击落,然而每个人都察觉到了明显的变化,虽然感官觉得更危险,可实际上,飞船被击中的次数显著降低,超高的机动性让飞船闪避能力大大提高,降低后的护盾勉强能够承担此时的攻击强度,正好游走在危险线,韩萧的操作让众人心惊胆战。

    提高引擎功率,伴随而来的就是驾驶难度提高,然而比起原来的驾驶员,韩萧一接手,所有人感到一种截然不同的特质,仿佛飞船一下子“活”了起来!像是韩萧完全掌控这艘飞船,仿佛成了身体的延伸,极其灵动。

    这时,飞船内部重力渐渐适应,众人接连爬起,先前的怀疑烟消云散,惊喜莫名。

    有人能够在险境中扛起大旗,实在令众人喜不自胜,任何能够让情况好转的意外都是惊喜,没想到黑星还藏着这么一手。

    “太好了!”歌亚瞬间改口,习惯了面瘫的脸上浮现一抹喜色,道:“照这个情况,浮游舰对我们的伤害会降到最低,你发挥得很好!”

    “蛤?”

    韩萧闻言,有些茫然,“这只是基本操作,我还没开始发挥啊?!?br />
    速度越高,他的操作越骚,这种程度他还意犹未尽。

    只可惜再提速的话,护盾就真的太薄了,他怕自己太久没开战舰有些手生,保持此时的护盾厚度,容错率对他而言比较安全。

    可是在佣兵的眼中,现在的防御性能已经低得可怕了,让人心惊肉跳,极其惊险,然而黑星说这才是基础操作?

    哇你到底要做啥子哦大哥?!

    众人心弦一颤,一阵不妙的预感浮上心头。

    韩萧活动了一下手腕,“都抓稳了啊?!?br />
    有了刚才怒摔一跤的教训,这次谁也不敢无视他的提醒,以迅雷不及之势抓住周围一切可以固定的东西,满脸紧张。

    嗡??!

    刹那间,天环飞船开始疯狂甩尾,犹如想要将骑在背上的骑手颠飞出去的暴怒野马!

    各种眼花缭乱的跑法衔接得行云流水,横向翻滚、过山车起伏、Z字机动、折角转弯等等,一秒前的路线勉强还能算是直线,现在彻底放飞自我!

    浮游舰队本来就跟得很吃力了,被韩萧大幅度甩动,阵型登时散乱,许多浮游舰挡住了后方舰队的射程,激光更稀疏,攻击强度再一次暴跌。

    所有人只觉自己身处一个被猛烈摇晃的罐头,东倒西歪,第一次感受到可以同时从四面八方拉扯的惯性,胃酸在奔涌,脑汁在颤抖,脸色煞白一片,视线开始模糊,周围的人与环境在飞船翻滚中仿佛渐渐变成万花筒。

    开了这么多年飞船,驾驶员忽然找回了一开始学习驾驶飞船的情景,阔别已久的晕眩就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恍惚间,他仿佛看见了驾驶老师出现在眼前,好像微笑着向他招手……

    一边操作飞船耍出各种奇葩动作,韩萧还能分开注意力,开口说道:

    “那个驾驶员,你来操作武器,光跑不打,迟早玩完,等会看准机会你就开炮?!?br />
    驾驶员如梦初醒,急忙应承下来,来到武器位正襟危坐,屏息以待。与黑星相比,他的船技简直平凡无奇,这次是遇到了真大神,哪里还有之前的不忿,立马变得言听计从,只怕自己配合不好,拖了韩萧的后腿。

    “听我倒数,五、四……”

    韩萧紧紧盯着屏幕显示的后景,一个甩尾再度扯乱浮游舰阵型,抓住激光中断的稍纵即逝机会,做出一个堪称疯狂的拔升。

    呼——

    颠簸再度袭来!

    哪怕众人早有预料,也纷纷双腿一软,差点坐倒。

    飞船划出惊人的横向U字型,从贴地的位置一下折返飞到浮游舰队之上,头朝下倒行,反向冲回去。

    “打!”

    驾驶员急忙开火,天环飞船射出光炮,根本不需要瞄准,直接朝着密集的阵型中攻击。

    砰砰砰——

    领先的几艘浮游舰护盾亮起,被阻遏了一瞬,后面的舰队直接撞了上来,如同多米诺骨牌变成连环空难,整个前队撞成一团,在天上翻翻滚滚。

    不过浮游舰还不至于那么脆,倒是没有坠毁。

    韩萧只维持这个姿势不到三秒,在舰队自行调整前,一个折弯朝着侧面逃跑,路线如同扯开的别针,没有一丝一毫停顿,整个过程十分流畅,宛如一泻千里般丝滑。

    而追击舰队乱糟糟了几秒,才接连跟上来,虽然没有战舰坠毁,但距离却被韩萧一下子拉开了许多。

    “打得不错?!焙袈庖恍?,朝着驾驶员竖起大拇指。

    驾驶员还以一个灿烂的笑容,一口呕吐物顺便从牙缝间飞流直下,挂成一帘瀑布。

    这段操作难度系数极高,然而,同船的众人没表现出任何震撼,因为他们连惊讶的力气都没了,腿肚子发颤,晕头转向,面如土色。

    此番操作,成功痛击队友,为队友提供一层DEBUFF,佣兵们感不感动?嗯,不敢动。

    歌亚张了张嘴,勉强提起精神想夸赞两句,却猛地捂住嘴,喉咙的肌肉以清晰可见的幅度上下活动了一会,她才敢把手放下。

    阿罗希娅晃了晃,坐倒在地,站不起来,一脸疑惑,“我这是怎么了?”

    梅洛斯大口呼吸,仿佛上了岸的鱼般差点窒息,心有余悸,周围佣兵双腿打颤,还好他体能强悍,还能够坚持,一转头,却看见玩家们一脸淡定,他顿时惊了,“你们竟然没感觉?!”

    众玩家一脸笑呵呵,鸡贼的很,在韩萧接手飞船的三秒后,他们就察觉到事情不对,立马将体感降到5%,所以即使人物面板叠加了【重度晕?!康母好孀刺?,他们依然感觉精神焕发!

    “我还以为刚才进了时空隧道?!?br />
    “这船技,简直凤毛麟角,恐怖如斯!”

    “我见过速度与激情,这是速度与晕机,这么真实的吗?!?br />
    玩家还有力气啧啧称奇。

    没空管诸人的反应,韩萧思考对策。

    ‘光开飞船无法坚持两天,黯星舰队不会一成不变,当他们发现浮游舰队无法摆平我们,一定会使用更激进的手段,我顶多只能与浮游舰队快乐玩耍两个小时,在这之后,危险程度必然一步步上升?!?br />
    他未雨绸缪,提前思考后续策略,毕竟要拖延两天的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其他人不知道黯星的动机,唯有韩萧清楚,黯星为了密语珠而来,所以,黯星不愿意漏抓一人。

    几个方法在脑海一闪而过,韩萧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不能留在地表,我有个计划……”

    此言一出,众人的表情仿佛即将上刑场的囚徒般悲壮。

    “你……您随意,我们相信你?!备柩堑?。

    明明是一句鼓励,却听不出半点喜色,反而声线还有点颤抖

    ……

    黯星母舰,庞大的指挥大厅,屏幕显示着浮游舰的视野画面,舰长萨罗塔负手观看,监督局面。

    战斗开始十多分钟,刀锋与紫金的飞船险象环生,只有韩萧的状况稍好一点,一下引起萨罗塔的注意,指着屏幕问道。

    “那艘船属于哪支佣兵团?”

    “天环盟军?!?br />
    萨罗塔点点头,“他们有一个厉害的驾驶员,看来我们要多花点时间了,对了,那个黑星好像也在天环船上,是吧?”最后一句却是朝着角落问的。

    角落里,灰烬靠墙站着,浑身散发生人勿近的气场,一脸冷漠,听到韩萧的名号,眼神立马产生微微波动,他对韩萧的印象很深刻,上次失败以后,一直恋恋不忘,如鲠在喉。

    嗡嗡嗡!

    就在这时,警报突然响起。

    “舰长,侦测到空间波动,有舰队正向此处跃迁?!?br />
    萨罗塔一点也不惊讶,调出探测画面,显示遥远的星空两侧,各有一支庞大的战舰编队跃迁而来,分别组成警备阵列,浩浩荡荡,气势恢宏,黯星被夹在中央。

    两支舰队是圣石文明与黑鸦文明的边境防卫集团军,双方的战舰造型风格差别很大,一方是半圆厚重飞碟型,一方是流线型细窄长梭,一个个金属堡垒横亘在星空之间,很有气势。

    当黯星母舰现身,就被关注疆域的边境军第一时间发现,圣石与黑鸦立即派出舰队实地探查情况,此时见到黯星后并未行动,而是原地待命,遥遥观望。

    “需要采取措施吗?”一名副手问道。

    “呵,发出通讯,表明我们只是路过办事,很快就走,他们不会攻击的?!?br />
    萨罗塔神色平静,浑不在意,犹如智珠在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