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亚、法瑟雷尼、珀特的队伍全被关押在龙坦监狱,他们联系了各自的军团长,交了赔偿金,等着军团高层干部亲自过来道歉领人,在这之前都不能离开。

    关押期间无从得知外面的情况,众人待了好几天,百无聊赖,每天除了聊天打屁没其他事做,讨论最多的话题自然是韩萧。

    “不知道黑星有没有救出银灵人?!辩晏刈匝宰杂?。

    “我觉得悬,黑星虽然成了艾默丝的部下,但他能有什么话语权?不可能救人的?!狈ㄉ啄岢植焕止厶?,摇头道:“也不能怪他,就算换做是我,这种局面照样无计可施,而且他加入龙坦,谁知道还做不做佣兵了?!?br />
    “既然拜托了黑星,那就相信他?!备柩酋久?。

    法瑟雷尼无奈,“我也想相信他,毕竟他是最后的希望,但是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我不知道?!备柩乔崽?。

    一干佣兵士气颓丧,即使想去相信韩萧,但理智告诉他们,这次任务基本失败了。

    ……

    “你要找艾默丝?她不在,前天刚走?!闭淠莘淖盼募?,眼皮也不抬。

    “她去哪里了?”韩萧诧异,艾默丝常年宅在龙坦,几乎从不乱跑。

    “她说心情不好,出去找人打架?!闭淠莶ɡ讲痪?,一副公事公办的性冷淡语气,推了推鼻梁上的数据存取眼镜,道:“你传递的口信让她不开心?!?br />
    韩萧眼皮一跳,以艾默丝的级数,打架的对象还能有谁,肯定是破碎星环另外三个同层次的超A级啊……希望过几天不会出现某颗无人星球莫名其妙爆炸的星际新闻。

    他本来是要去忽悠艾默丝放了银灵人,可惜碰巧不在,只能等她回来了,韩萧不想趁她不在家的时候反水,风险太大,而且没有必要,龙坦阵营对他来说有不少好处。大管家珍妮很干练,没有艾默丝那么好忽悠,韩萧没有说服她的想法。

    珍妮道:“艾默丝不在,龙坦进入管理程序,我就是最高长官,维山德加强卫队警戒,海尔维护重力核心,一切按照规章行动,井然有序,你最好别有其他的心思,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br />
    韩萧眼神一动,听出了珍妮敲打的意思,他才加入没几天,虽然其他同事不排斥,但珍妮却一直派人暗中盯着黑星的人,这是身为大管家的职责,为艾默丝的所有决策擦屁股,珍妮此言是想警告韩萧,让他别打小心思。

    笑了一下,无视珍妮的警告,韩萧打了声招呼便离开办公室。他回到后勤处,得知新的工作,主管海尔带着一半人常驻在浮岛的动力核心附近,剩下的后勤人员则在总部待命,处理日常的维修工作,韩萧就是剩下的那部分人。

    因为少了一半人手,工作量忽然增大,每个人都被分派出去,十分忙碌,韩大技师所有时间用来处理各种常规装置、飞行器的维修,暂时没功夫干别的。

    ……

    几天后,奴隶市场。

    霍莱德发起通讯,联系韩萧,问道:“你的雇主决定出钱了吗?”

    “还没有?!焙粽诟浇蘩硪惶ㄗ甑夭杉?,一边工作一边回答。

    “哼,别浪费我的时间,你给我转告他们,我再等他们最后三天,不然我就卖给其他买家?!?br />
    霍莱德语气不耐烦,说完直接挂断通讯,端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迷幻饮料,眼神变幻。

    “如果银灵人不愿意交钱,几天前那个戴口罩的男人是出价第二高的买家……”

    灰烬在他眼里就是后路、备胎,自己稳坐钓鱼台,无论怎样都能赚一笔暴利。想到即将到手的巨额财富,霍莱德志得意满,心里充满兴奋,期待不已,一口喝干杯中饮料,哼起了跑调的家乡小曲。

    与此同时,一双双眼睛隐藏在阴影中,盯着奴隶市场。

    今天便是黯星选定动手的日子,灰烬制订了计划,当然不是高调的强攻,而是潜入,悄悄带走奴隶,力求不造成巨大动静,他们并不知道艾默丝离开的情况,所以小心行事?;医囊炷芮绷κ茿+,但他还处于培养期,实际阶位是B+,远未达到自身的巅峰,面对随手能秒杀他的艾默丝,哪怕灰烬骨子里充斥着冷厉、傲气,也不得不谨慎起来。

    跟随黯星特遣队行动的人手还有几伙星际海盗,灰烬这几天伪装身份,暗中找来了这群队友,许诺平分奴隶的好处,再加上透露一部分计划,很简单就能利诱这群小海盗,此举是为了混淆视听,掩盖黯星的真实意图,如果暴露,还能为他们吸引火力,制造混乱。

    “能源切断了吗?”灰烬朝着通讯器问道。

    “我绕过了龙坦浮岛的主智能系统,正在植入干扰设备,大概两分钟完成,切断奴隶市场所在街区的能源输送,暂时断电,监视中断,变成盲区,系统不会检测到入侵,只会触发故障自检,我植入的病毒可以阻挡系统自检十七分钟,期间不会引起警报,足够你们的行动了?!?br />
    “很好?!被医阃?。

    此次行动,黯星提供了高科技设备支持,队伍兵分两路,另一路切断区域电源,伪装成故障,虽然会造成一些动静,但不会触发警报,灰烬率领的一路则趁机行事。

    两分钟一到,这一片街区的灯光闪烁两下,全部黑了下来,黑暗取代了明亮,一阵阵哗然各条街道响起。

    灰烬闭上眼,进入异能视野,感知到四周沉眠的碳原子,以及提前几天埋设奴隶市场的东西,手指一挑,异能发动。

    奴隶市场内部,各个墙角的石头忽然裂开,一颗颗金属小球掉出来,喷出无色的烈性催眠气体,迅速充满整栋建筑,原理是神经麻痹,催眠尽可能不造成杀伤。

    扑通扑通……

    一个个工作人员倒下,昏迷过去,霍莱德被停电吓了一跳,还没起身就被催眠气体迷晕了,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灰烬的异能可以一定程度掌控碳原子,聚拢、分离、改变分子链从而变化物质形态等等,许多自然界物质存在碳元素,以他此时的能力强度,操控几块石头轻而易举。

    借着黑暗的掩护,一行人闯进奴隶市场,里面一片寂静,碳元素的分布犹如发光的笔迹,勾勒出了地形,灰烬瞬间找到地下囚牢,确认目标就在那里。

    因为能源切断,奴隶市场所有门禁全部失效,灰烬带着人畅通无阻来到地下,打开一扇扇牢房大门,所有奴隶怔怔走了出来,还以为重获自由,无不感激涕零。

    “你是来救我们的吗?”银灵人俘虏被放出来后,一脸惊喜,还以为是来搭救他们的佣兵。

    然而他们很快就发现,这是刚出虎穴,再入狼窝。

    黯星队员都戴着面罩遮挡容貌,灰烬向其他兴奋的海盗说道:“按照约定,我只要银灵人,其他的奴隶你们自己分?!?br />
    这时,一群暴徒越众而出,狞声道:“这可不公平,银灵人价值最高,凭什么给你……”

    灰烬不等他们把话说完,直接发难,这群暴徒忽然脸色扭曲,满是痛苦,嘴巴大张,却连惨叫的能力都被剥夺,从皮肤开始,血肉变成黑乎乎的碳化粉末,身体迅速坍塌。

    “谁还有意见?”灰烬语气冰冷。

    所有人脸色一变,噤若寒蝉,蠢蠢欲动的贪欲被这一幕打消,乖乖平分其他奴隶,不敢打银灵人的主意。

    “到手了,先离开这里,到安全的地方再审问?!摈鲂堑娜嗣辉俟芷渌毫舻耐?,匆匆离开。

    几分钟前,能源刚刚被切断时,后勤处接到了故障的报告,智能程序按照后勤人员的位置,人工检修的任务被分派到了韩萧手里。

    “紧急任务?”韩萧刚好就在附近检修钻地器,接到通知,立刻放下手里的工作,赶往奴隶市场所在街区。

    四周没有灯光,一片灰暗,韩萧打开机甲的感应雷达,忽然脚步一顿,他发现奴隶市场内部的画面却是一片模糊,明显是雷达被干扰的反应。

    “不对劲?!焙袅成⒈?,意识到有事情发生了,立马启动喷射装置,加速赶到奴隶市场,一进门就闻到刺激的催眠气体。

    [你吸入烈性神经麻痹催眠气体,进行抗性判定……]

    [你的耐力超过100点,你免疫催眠。]

    [你的耐力超过150点,你免疫迟钝状态。]

    里面一片死寂,他打开夜视视野,看见满地昏迷的工作人员,顿时惊了。

    咋回事??!这里遭贼了?谁的胆儿这么肥!

    韩萧惊疑不定。

    正在这时,楼梯响起急促的脚步声,灰烬的人带着一帮银灵人回到了地上,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韩萧,心里暗叫不妙,“被发现了!”

    然而韩萧看到银灵人被救了出来,更加懵逼。

    这特么是谁把我的活儿给干了?!

    难道雇主又找来了一群佣兵吗?咱们到底是敌是友???!你哪边的??!

    韩萧一时间拿不准对方的身份,他还没开口问话,灰烬悍然动手,操控韩萧体内的碳原子,故技重施,要将这个乱入的挡路者分解成飞灰。

    嗡!

    异能直接越过机甲,作用在韩萧体内。

    [你遭到灰烬的【碳原子解构】攻击,你受到1146点真实伤害……]

    [你遭到灰烬的【碳原子解构】攻击,你受到988点真实伤害……]

    [你的专长【刚韧之躯】发动!你免疫所有真实伤害!]

    通过面板视野,韩萧看到自己身上蹦出一连串“-0”伤害值!

    毫发无损??!

    灰烬面罩下的脸色骤变,他能感知到韩萧体内的碳原子,然而却无法像对付其他人一样操控韩萧体内的碳元素,在他的感知里,韩萧身体的分子结构突然加固,坚如磐石,根本无法改变一丝一毫!

    “看来是敌人!”

    韩萧脸色骤冷,机甲迅速覆盖全身,【加瑞坦之怒】展开,进入战斗状态,二话不说,直接一炮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