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艘飞船是黯星的特遣队,做了伪装,打扮成普通的旅行者,一行人走下舷桥,踏上龙坦的码头,周围暴徒饿狼般的眼神立即盯上这群状似平凡的旅客。

    黯星人员低调走进市区,转了好几个巷子,经过两栋房屋间的一条窄道,前面忽然走来一伙身强力壮的星际海盗,他们回头望去,来路也出现一群暴徒,前后都被堵死了。

    “普通人不该来这种地方,这条建议是要收费的……”为首的彪悍海盗头领表情狰狞,举枪对准这群人领头者的额头。

    其他海盗笑意森然,等了一会,头领却没有了下文,纷纷疑惑起来,一名手下推了推头领的肩膀,猛然间,海盗头领的身体“坍塌”了!

    衣服掉在地上,黑色粉末洒了出来。

    海盗的狰狞登时变成惊恐,立马转头逃跑,没跑出几步,所有海盗齐刷刷变成了黑色粉末,地上只剩下一团团衣服。

    黯星成员扫了一眼,无动于衷,继续赶路,他们对这种场面司空见惯,这是队长【灰烬】的能力,一定程度操控碳原子,乃是碳基生物的克星,只要生物体内有碳元素,他就能造成极为恐怖的真实伤害,就算是气力护体的超能者也会被重创,这便是灰烬的代号由来,他的异能潜力评级达到了A+!

    灰烬是黯星准备大力培养的新一代王牌战力,密语珠里的东西是组织高价从其他星域某个科研组织买来的产品,黯星与对方暗中合作多年,为了保密,每次对方都派遣不同的种族“巧合”来到破碎星环,将货物暗中交接,如同地下工作。

    本次由银灵人运货,却发生意外,运货人被抓走,这支特遣队的目标就是来回收密语珠。

    灰烬带着人找地方落脚,在房间里布置好了反探测仪器,然后手下出门打听消息,没过多久,所有人回到房间,商量正事。

    “打听到了,银灵人被关在当地的一家奴隶市场,就在地图这里,我们要想办法接触运货人?!?br />
    “计划是什么,打劫奴隶市场,把运货人救出来吗?”

    “如果单独只劫一个银灵人很容易引起怀疑,要做就把所有人都解救出来?!?br />
    直到所有手下结束讨论,灰烬才缓缓开口,淡淡道:“先别使用武力,这里毕竟是龙座的地盘,我去找奴隶市场交涉,把银临人买回来?!?br />
    ……

    龙坦浮岛,某个大型钻地开采装置旁边,韩萧提着工具维修,一堆工人伸长脖子围观。

    拧上最后一颗螺丝,钻地器恢复正常,工人继续开工,韩萧提起工具箱,转身走开,打开面板看了一眼。

    “龙坦浮岛的机械大多都是大型装置,科技也比较高,我的知识还不够反推图纸,不过龙坦卫队的飞行器倒是推导了出来……”韩萧暗道。

    干了几天后勤,他通过面板悄悄学会了战斗飞行器的图纸,正式名称叫做【“龙蝶”侦察飞行器】,反重力悬浮,大气层内飞行,速度快,机动灵活,体积中等,一架飞行器载员6~10人,这是海尔自己研发的图纸,被韩萧学了去。

    韩大技师一直有建造多人载具的想法,加上新图纸的技术,可以攻克一些技术难关,大幅度提高性能,没有维修工作的时候,后勤人员可以自由活动,他利用空闲时间打造了载具雏形。

    回到后勤处分配给自己的私人车间,一个巨大球形机械架构立在中央,机械悬臂将其提在半空,他制造的速度比以前又快了许多,之前从银灵人手中得到【秒级拆分重组】,这个知识的效果是大大加快分解与组装的速度,他花费10点潜能提升到满级。

    后勤最大的好处,便是有权限使用堆积如山的仓库材料,制造载具不需要成本,省了不少材料钱,不过一些很珍贵的材料,只有主管海尔能够动用,比如虚空龙骨骸。

    韩萧甚是眼馋,虚空龙骨骸的坚韧程度不可思议,比他此时能制造的所有合金种类更强韧,有一个高级机甲图纸的核心材料就是虚空龙骨,那是另一个系列的单兵战斗服,性能比他如今的腾蛇更加强劲,而且自带龙骨的特殊能力,论实际战斗力,几乎超过腾蛇两三倍!

    那张机甲图纸技术并不高深,只需要进阶知识,难点只有材料。虚空龙骨骸非常珍稀,可以当作有限的矿脉,龙坦浮岛是整个破碎星环极少数出产龙骨的地方。如果拿到足够的龙骨,他就能打造新一代机甲,不再是“蛇系”型号。

    虚空龙族的身体是宝藏,开采出的骨髓液也有效用,可惜都被海尔掌管着,不过也展现了龙坦的油水,即使艾默丝不刻意经营势力,仓库依然有很多好东西。

    “现在我已经融入集体,站稳脚跟,是时候去找霍莱德,谈谈关于银灵人的问题了,我现在的身份反而有好处,方便开诚布公的交涉?!焙舭迪?,既然指望不上三大佣兵团,只能靠自己了。

    韩萧再次来到奴隶市场,今时不同往日,正要光明正大走进门口,忽然身后有个人急声叫他。

    “黑、黑星,等一下!”席恩气喘吁吁追上来。

    “哦,是你啊?!焙羝沉怂谎?。

    此时的席恩鼻青脸肿,贴满纱布,像是被人做了几顿小眼矫正,身后还跟着一群手下,一样狼狈。

    席恩一脸诚惶诚恐,哆嗦道:“你能不能让手下别再欺负我们了……”

    “这叫什么话,我们可是同事,为了提高卫队素质,更好?;ち沟陌捕?,我的团员好心为你们进行实战训练,怎么能叫做欺负呢?!焙粲镏匦某?。

    “我错了,真错了,你要我怎么道歉都可以!”席恩哭丧着脸,哪里还有前几天的趾高气扬。

    席恩的傲气源于卫队的身份,能够俯视所有外来者,然而韩萧等人摇身一变,成了他的同事,他登时就懵逼了,苦日子说到就到。

    韩萧懒得浪费时间亲自教训他,随便扔个任务给玩家,正好他们也在卫队,三小时一小揍,五小时一大揍,打得席恩欲仙欲死,找总队长投诉,然而维山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根本不管。

    席恩被打得实在受不了,但他根本没有退出卫队的勇气,没了这层身份,他还怎么作威作福,连小命都有危险了。他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这几天都等在奴隶市场附近,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韩技师,于是有了现在这一幕。

    韩萧笑眯眯:“哎呀,为什么要道歉,你只是遵照了职责,没做错什么呀?!?br />
    “你怎么才能放过我?!毕饕涣晨尴?,风水轮流转,他哪里能想到今天,早知当初就收敛一点了。

    “人们常说健康无价,你觉得自己的健康值多少钱???”韩萧笑得很邪恶。

    席恩浑身一震,拿出通讯终端,咬牙道:“一千……”

    韩大技师吃惊,“你竟然觉得自己这么廉价?”

    “那一千五……”

    韩萧摇头,啧啧道:“看来我的朋友有必要帮助你树立正确的价值观?!?br />
    “两千!我账户上只有这么多钱,这是我好几年的积蓄,求你了,我真的只有这些钱……”

    “唉,就当我给你打折了吧,谁叫我这人热心肠呢?!焙舨恢每煞?,随手拿出通讯器,调出收钱的页面,扫了一眼席恩的手下,笑呵呵,“那你们呢?”

    他的笑容在众人眼里如同魔鬼,颤巍巍转钱,交易成功的提示音响起,席恩整个人都要虚脱了,嘴里一片苦涩。不仅损失了霍莱德私下请他出动的酬金,连大部分积蓄都被韩萧敲诈走了。

    入手34000伊纳尔,钱包再度充实起来,韩萧满意一笑,摆摆手,转身走进奴隶市场。

    席恩的小队当时收了霍莱德的钱,乃是导致他们功亏一篑的最大原因,不狠狠割一刀,可不是韩萧的作风,席恩吃了多少,就让他连本带利吐出来。

    进入奴隶市场,工作人员引见,韩萧这次在办公室见到了霍莱德。

    霍莱德堆起笑容,迎了上来,热情道:“快请坐,想喝点什么?”

    “不用麻烦,我就直接说了,我想要带走银灵人,你开个价吧?!焙艨偶?,霍莱德知道他是当时佣兵,也清楚他成了同事,所以才这么热情。

    但是,霍莱德属于大管家的手下,自己没办法随便让霍莱德就范,更别提使用武力了,韩萧此行就是来谈判的。

    霍莱德皮笑肉不笑,道:“当时的事情是个误会,如果对你造成了不便,我很抱歉,不过事情已定,银灵人已经是货物了,有大客户叫了订金,我也很为难?!?br />
    韩萧眉头一挑,忽然闻到同行的气味,道:“不用卖关子,你早就有方案了吧?!?br />
    霍莱德嘿嘿道,“听说你的雇主很在乎同族,我相信他们很愿意出钱,这样吧,你帮我说服他们,我可以分你10%的交易额?!?br />
    “……你准备要多少钱?!焙粑实?。

    “二十万……一个人!”霍莱德伸出一根手指,一脸阴笑,这个价格完全是狮子大开口,超出市价数倍,银灵人雇主才是霍莱德盯上的冤大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