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卜师捧着水晶法球念念有词,银灵人、众佣兵在旁边围观,大眼瞪小眼。

    “占卜有用吗?”梅洛斯忍不住发问,各种探测设备都找不到的目标,这么一占卜就能锁定吗?苏尼尔毕竟是科技文明,对魔法了解有限,只有耳闻不懂原理,怀疑也是正常。

    韩萧摸了摸下巴,“这要看情况,茫茫宇宙,无奇不有,一些科技设备做不到的事,魔法能做到,反过来也一样,当然随着技术提升,不同知识体系渐渐有更多相通之处,殊途同归,相辅相成,魔法系的占卜还是很有用处?!?br />
    “你不能用预知能力吗?”梅洛斯突然想起来旁边就站着一个预知者。

    “我是被动的、被动的……”韩萧干咳,敷衍过去。

    大约念叨了十多分钟,水晶法球出现模糊的景象,占卜师停下咒语,盯着水晶球看了一会,擦了擦眼睛,语气不确定,“我看到了一头虚空龙族……”

    众人一愣。

    虚空龙族?

    你在说什么捏?!

    占卜结果的清晰度取决于线索多寡,大部分时候都模棱两可,但一定与事实有关,占卜师无奈道:“我只能看到这个结果,你们有什么思路吗?”

    佣兵们围着水晶球讨论不休,歌亚皱眉,忽然道:“会不会是……龙坦浮岛?!”

    此言一出,喧闹声戛然而止,仿佛按下了静音键,佣兵们瞬间安静下来,面面相觑,一抹惊惧爬上眉梢。

    “很有可能……如果说破碎星环有什么势力不怕被报复,龙坦浮岛就是其中之一?!?br />
    枫月察觉到众人的僵硬,扯了扯韩萧的衣襟,好奇问道:“那是什么地方?”

    韩萧眼睛微眯,“背负通缉的罪犯无法在秩序文明的星球得到补给,然而一些中立地盘敢于容纳星际海盗、拾荒者等三教九流,龙坦浮岛就是这样的中立地盘?!?br />
    “那不就是犯人的聚集地吗?那些文明为什么不把犯人一网打???”肉包挤过来插嘴。

    “不在中立地盘追究过去的罪责,这是破碎星环各大文明的潜在默契,原因只有一个,这些屹立多年的中立地盘都有一个强大的掌控者?!焙羲坪跸氲绞裁从腥さ氖?,嘴角一勾,“龙坦浮岛的掌控者……就是一个超越天灾级的强者!”

    超越天灾级……也就是在A级以上?!

    玩家们脸色微变,总算明白这群佣兵为啥一副苦瓜脸的表情了。

    他们对这个级数的强者一无所知,不知道有多大的威能,韩萧却是一清二楚。

    如果A级是星球级别的天灾,A级以上又是一个新的层次,在星际间足以自成一方霸主,没有多少文明愿意惹上这种强者,拿巅峰时期的海拉举例,她能在数秒之间收割一整个星球所有生命体的灵魂,让一颗行星陷入死寂!

    个体实力达到这种程度,已经无惧很多规则了,甚至一些星系级文明举族之力也未必能奈何他们,当真是恐怖如斯……幸好整个宇宙也没有多少这种级数的怪物,偌大的破碎星环,世人知晓的超A级强者仅仅只有四人,威名赫赫,寂寞如雪。

    龙坦浮岛的掌控者便是其中之一,恰好,韩萧对那家伙非常熟悉了,在前世,韩大技师曾经因为任务的缘故与对方有过一段接触……

    虚空龙族是星际生物,身躯成千上万米,生活在宇宙,无处不在的暗能量相当于一种介质,如同空气对于人类、水对于鱼的意义一样。虚空龙族的身躯蕴含特殊力量,死亡时**会化作冰屑、物质尘埃,只剩一副硕大骨架在宇宙里漂流,变成彗星。

    在寿命将至时,虚空龙族会在同伴的尸骸旁等待死亡,于是形成了彗星型的埋骨地,龙坦浮岛就是一个巨大的埋骨地,传闻蕴含了二十四头虚空龙族骨架,被现在的掌控者捕获后嵌入一颗荒芜行星地表,然后掌控者用伟力撕下了陆地板块,装配各种反重力稳定器、生态维持装置等等,维持星际航行,变成了现在的龙坦浮岛。

    想当初,韩萧得知这个事件时,除了惊叹以外,最大的感受就是——有钱真尼玛任性!

    众人想来想去,根据占卜结果,拾荒者去龙坦浮岛销赃的可能性最大,一时间许多佣兵打起了退堂鼓。

    “抱歉,我退出这次任务?!蹦掣鲋行陀侗诺耐懦こ斐季?,做出了决定,有他带头,更多佣兵纷纷附和,转头离去,一艘艘飞船腾空而起,消失无踪。

    龙坦浮岛是犯人聚集地,非常危险,那里可不太欢迎做任务的佣兵,说不定一下就遇到仇人,而在那种地方救人,如果不小心破坏了规矩,惹到了那位掌控者,能不能活着离开都是个问题,大部分佣兵怂了。

    银灵人惊怒交加,这群佣兵的出尔反尔,让他们很气愤。

    只剩下天环、刀锋、紫金三大佣兵团的人留下,这三个军团家大业大,至少龙坦浮岛的罪犯不敢随便动他们,有关系、有后台的底气就是不一样。

    “机会来了!”韩萧眼前一亮,这下银灵人肯定缺人手啊,他越众而出,笑道:“不知道你们还需要佣兵吗?”

    三大佣兵团登时为之侧目。银灵人船长立即点头,这可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那群成名佣兵之前还满口许诺说一定救出俘虏,一听到地点就缩卵了,累积的口碑好有什么用,还不如这个不请自来的佣兵团呢!

    歌亚皱眉道:“龙坦浮岛到处是暴徒、海盗、拾荒者,十分危险,即使你是我们的合作者,但天环的名头无法庇护你们,如果你们被杀了就是白死,那个地方对你们来说太危险了,你最好再考虑一下?!?br />
    在她看来,这支小佣兵团敢申请任务,底气八成来源于他们是天环的合作者,但她觉得有必要把事情说清楚。

    嫡系如果被杀,天环会全力报复,所以暴徒投鼠忌器,然而合作者虽然能跟随行动,但若是遭遇不测,天环不会为其出头,这是差别。

    “没事,我的人不怕危险?!焙粜α诵?,这个女法师给他的印象好了不少,明明可以直接雇佣他们这群战力,但她却主动说明危险,气质很冰冷,其实蛮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