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船内部通道空间有限,不能穿上“蝠翼”飞行器,韩萧使用电磁滑板鞋与小型喷射机动,风驰电掣奔向主控室,滑行的速度比踩香蕉皮快多了。

    韩萧很有经验,他晓得主控室极其重要,为了及时支援,所以全速前进,刻尔洛德等人被甩在后面,他也暂时顾不上了。

    孤身一人赶路,同时,他脑子里在分析敌人的战斗力。

    “这么久都没攻陷短角星号,拾荒者里肯定没有B级超能者,否则飞船早就易主了,敌人最强者阶位顶多是C级或者是C+,我一身装备与模板,与敌人旗鼓相当的几率很高……但是敌人手下肯定很多,星际间的常规武器水平不一,估计攻击力不会太低,集火的话,也是有些危险?!?br />
    韩萧一脸冷静,在脑海中列出各种影响局面的因素,他对自身实力心里有数,不妄自尊大,也不会盲目抬高对手。

    星际间超能者虽多,但高级战力并非随处可见,大部分还是处于E、D阶位,这种刚入门的就不谈了,都是还需要成长的少年郎。

    从C级开始便是成型的战力,在破碎星环,C级超能者算是中坚力量,B级是较少见的高端力量,A级是很稀有的天灾级强者。三者差别还是很清楚的,C级拥有不错的个人战力,可以在地面硬扛一支小型军队,B级是灭城的水准,持久力大大增加,并且可以作为单兵,单独荡平一艘飞船,而A级则是“天灾级”,能在行星地表掀起天灾,一些犀利的能力,甚至可以毁灭一个行星的地表生态……当然这要花些时间。

    ……

    碰撞声响彻通道,反震的余波让金属墙壁颤动不止。

    绿光又一次与战锤相撞,两人大步后退。

    嗤——

    雷尔顿背后喷出一股热气,释放机械肢体过载的压力,他大口喘息,满脸大汗,本来就很白的脸颊,此时更加苍白。

    异能要消耗气力,而机械殖装身体是不会产生气力的,雷尔顿的异能持久力本就不强,机械殖装让他拥有丰富的战斗武器,身体更加坚硬,不会那么容易死亡,但是也带来了代价,坚挺不了多久,萎得很快。

    此时,机械殖装肢体到处破损,冒着电火花。蛇辫很生猛,力大无穷,但雷尔顿自问不会输给他,可最麻烦的是,这并非一场单挑,上百个拾荒者躲在一旁偷偷摸摸放冷枪,他必须时刻注意流弹,所以浪费了很多气力塑造能量盾,注意力也被分散了,很多伤势都是其他拾荒者偷袭集火造成。

    雷尔顿身后的通道尽头,便是主控室的大门,一旦走开,主控室就危险了,很大程度制约了他的行动,他不敢绕过蛇辫先去解决拾荒者喽啰。

    主控室大门紧闭,外面的情况都被监控转到屏幕上,主控室里所有人都提心吊胆,舰长手心捏了一把汗,死死按着桌子,喃喃道:“还有十二分钟就能抵达警戒区,一定要撑住??!”

    激烈的枪声再响,雷尔顿只能又制造光盾?;ぷ约?,蛇辫一声狞笑,不给雷尔顿喘息的机会,再度扑上,战锤连连砸下。

    雷尔顿双眼充血,面容冷冽,死死硬撑,然而绿光盾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下来。

    忽然间,光盾爆碎,战锤毫无阻碍,击中雷尔顿的左边身体。

    咚??!

    雷尔顿半边身子炸开,漫天零件如同怒放的花朵,叮叮当当射在墙壁,机油洒了一地!

    雷尔顿飞出去,撞在墙上,脸色却不见痛苦,他是半殖装体,被打碎的机械躯壳没有痛觉,这种殖装技术比萌芽半吊子要更加成熟完善,当然也不会损伤到生命。

    他的脚底忽然喷出火焰,飞了起来,跃过蛇辫,毅然逃离战场。

    酬金是他帮忙的原因,雷尔顿更重视生命,身子碎了小半,情况危急,他立马就逃,绝不留恋,理性得冷漠。

    “这艘飞船肯定会失陷,不管拾荒者要做什么,我不是他们的目标,现在距离警戒区应该不远了,我只要坐上应急飞行器就能逃出去,拾荒者不会追击我?!?br />
    见雷尔顿扭头逃走,舰长顿时浑身一软,坐倒在椅子上,痛苦地闭上眼。

    “完了,全他妈完了?!?br />
    绿骑士都被打跑了,敌人离主控室近在咫尺,还有什么希望?

    蛇辫按捺住追击的**,记着主要任务,大手一挥,带人走向主控室大门。

    惊慌与茫然的情绪弥漫开来,众人一脸惊恐,画面中拾荒者每往前一步,舰长的心情就越往下沉一点。

    这种局面已经是绝境,舰长想不到还有什么转机,不免想起远在家乡的妻子孩子和小三,心头不禁凄凄惨惨戚戚。

    蛇辫正要一锤砸开大门,忽然听见“轰”的一声,一股涌动的热量从背后快速接近,他急忙转身,一束粗壮的炽热光柱在视线中迅速放大。

    蛇辫急忙举起战锤挡在身前,气焰凝结成无形的力场防护。

    光柱正中目标!

    砰??!

    战锤瞬间变成烧红的烙铁,蛇辫惨叫一声,战锤脱手而出,自己也摔了出去,手臂与胸膛泛着余烬般的光亮,还在嗤嗤燃烧。

    “什么?!”舰长豁然色变。

    在通道另一端,韩萧端着金色的古怪枪械,枪口还冒着袅袅白烟。

    面板攻击力513的【加瑞坦之怒】+2.7倍的【意志燃烧】+2倍偷袭暴击+射击威力增加30%的【屏息瞄准】!

    防御削减过后,这一枪,造成了2124点伤害!

    “可惜没能触发一枪致命的真实伤害?!焙羯艘谎巯殖?,眉头一挑,“看来我到得很及时啊?!?br />
    蛇辫挣扎爬起,拾起战锤,任由其烧灼手掌发出焦糊味,他死死盯着韩萧,“又来一个!杀了他!”

    其他拾荒者转头集火,子弹与光束铺天盖地,通道狭窄避无可避,韩萧心念一动,浮游梭飞了出来,组成一面电磁护盾挡在身前,被弹雨冲击得波纹连连。

    蛇辫轮转战锤,却不是攻击韩萧,而是转头砸向主控室大门。

    轰然一声,大门应声而倒,主控室露了出来,里面的人急忙后退远离门口,舰长后退撞到椅子,摔在了地上,仰头看着高大的蛇辫,一脸惊恐。

    蛇辫正要走进主控室,这时,韩萧眉心亮起一抹暗红色流光,身后出现一个身材妖娆的女性身影,微卷的红色长发如同水藻般飘浮舞动。

    【人物降临卡-海拉】!

    毫不犹豫,韩萧把三次精神冲击全部扔向蛇辫,韩大技师刚才看到了战斗信息,蛇辫一样是70级,武道系,岩石巨人血脉带给他很强的物理抗性,血量很高,相应的,心灵抗性是他的短板。

    蛇辫身影顿住,下一秒,口鼻喷出浓郁的鲜血,感觉大脑炸开了一般,天旋地转,失去对身体的操控力,推金山倒玉柱,摔在了主控室门口,爬不起身。

    韩萧大步启动,拼着被打中好多枪,冲过了拾荒者阻拦,生化肌肉猛地鼓起,拽起蛇辫的辫子,将他抡到了另一边,砸出个大坑。

    两人的位置调换了过来,现在变成韩萧拦在门口。

    这一连串先声夺人化解了主控室的?;?,舰长只觉得自己在生死边缘转了一圈,他咽了口唾沫,结巴道:“你也是乘客?”

    紧张之下,舰长词不达意,其实他的意思是,这个神秘的机甲战士的战斗力,似乎比小有名气的绿骑士还厉害,但之前查找乘客名单的时候,为什么不在名单上面?

    本以为到了绝境,韩萧的出现,让舰长又看到了曙光,心情大起大落,心脏几乎跳出嗓子眼。

    这时,韩萧回头,开口问道:“听说,你会付一笔酬劳?”

    虽然他脸上罩着机甲,语气也很平静,但不知为何,舰长总觉得隐隐能看见一张挂满奸商笑容的脸。

    估计是错觉……

    经过刚才绿骑士的失望,舰长哪里还敢犹豫,只能不顾一切抓住这条救命稻草,急忙道:“没错,我能出很多钱!希望你一定要拦住他们!”

    面板蓦地出现提示。

    [你触发任务【舰长的委托】]

    [任务介绍:短角星号舰长决定额外雇佣你?;し纱约八陌踩?。]

    [任务要求:短角星号保卫成功,舰长存活。]

    [奖励:8000伊纳尔]

    哟,八千,挺多啊。伊纳尔的购买力很高,不提韩萧的见识,光是刻尔洛德做调查员的收入,不把公务员的福利待遇算在内,年薪才4000多伊纳尔,这个骚东西是个月光族,都还能存下800多伊纳尔。

    韩萧甚是满意,同一个事件,可以发动主观能动性,从不同的人物身上榨出更多的利润,完成创收的壮举,他以前做代练的时候,就十分擅长这个办法,事半功倍。很多玩家也有这种习惯,知道要去一个地点打怪,会事先接完相关的所有任务,一次性完成,拿到更多奖励。

    这个新任务是单独发给他的,其他玩家可收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