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沉重的呼吸声如同破败的风箱,沙哑中混合着血痰攀爬喉咙的粘稠感。

    啪,沾着鲜血溅射痕迹的面具掉落,靠在桌角,透过狭窄的眼孔,可以看见房间千疮百孔,满是战斗的痕迹,几十具尸体静静倒在地上,血泊逐渐扩大。整个中控室只剩下首领还站着,所有执行官都死在了他的拳下,众高层惊恐的表情还凝固在脸上,都没了气息。

    首领吐出一口血痰,深吸一口气,房间里浓郁的血腥味刺激着鼻腔,他忽然撕心裂肺咳嗽起来,足足咳了两分钟才消停。

    激战勾起了他的暗伤,一个多月前的埋伏战,他被韩萧伤得很重,一直没时间休养,最后成了暗伤。

    每次体会到隐隐的痛苦,他就不可避免想起韩萧,自己落到这样的境地,全拜韩萧所赐,直到现在,他依然充满仇恨,只是这种激烈的情绪再也难以翻涌,余下的只??占?。

    首领来到总控台前,调试出核弹发射选项,然后脱下手套,验证了指纹、瞳膜、权限与通行口令,两把钥匙插进孔洞,只要各自旋转一百八十度,就能激活发射,在最后一步的时候,满是疤痕的手指捏着钥匙,却迟迟没有拧动。

    首领靠着椅子,仰起头,双眼没有焦距,似乎在发呆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嘟嘟嘟——”

    屏幕角落出现小画面,是一则通话请求,来电方赫然是“零号”。

    首领面无表情,按下了“同意”,大屏幕跳出韩萧的脸。

    看见满地的尸首,韩萧眉头一挑,他发起通讯一是想看看萌芽这边的态度,二是想见首领最后一面,不过这副场景让他基本明白了情况,摇头道:“看来你已经决定了?!?br />
    首领眼神透出怅然之色。

    “没想到最后会输在你的手上,你这只……蝼蚁,一步错步步错,我的一切被你毁于一旦……你现在想干嘛?确认自己的战绩么,我就在这里,随便你看吧,我的生命、萌芽的覆灭,会在你的事迹添上浓厚的一笔,你是赢家,自然有权利肆意欣赏自己的战利品?!?br />
    “我和你说过了,这片星空很大,这颗星球只不过是一粒微尘,在这里发生的大事宇宙里无人在意?!焙粢⊥?,大敌得以解决,但他神色很平静,毕竟他是个放眼星辰大海的男人,缓缓道:“我只是觉得,做了这么多的事,死之前还要憋在心里,多难受?!?br />
    “你要我向死敌倾诉?”首领嘴角一咧,狰狞的长相越发丑恶,懒懒靠在椅子上,身体松弛下来,“确实很有意思?!?br />
    韩萧耸耸肩,直入主题,“命运之子是怎么回事?”

    首领大笑起来,笑了一阵才停下,摇头道:“命运之子,不过是个可怜虫而已,看得到未来,能影响命运,却没办法主宰自己的生死,注定是别人手里的工具……你也有预知能力,说不定命运之子就是你最后的下??!”

    韩萧不置可否,道:“说说你自己吧,你好像是歌兰人?”

    首领脸色一变,喃喃道:“你们查到了啊……是的,我曾经是歌兰人,那时候我还是个年轻人,热血、愤慨,当时国内爆发明莫克事件,我加入反抗组织,我游行,抗议,反对,想从一个糜烂的政府中挽救自己的祖国?!?br />
    然而,战争突然爆发了,瑞岚入侵,内忧外患之下,我的祖国被碾碎,所有人都亡国了……”首领语气忽然咬牙切齿起来,“听见了没有,我们被叫做‘内忧’!我做错了么,反抗做错了么?没有!我们的初衷只是争取应有的权利!只为了让祖国变得更好!

    我们无限接近胜利,曙光明明就在眼前,然而战争毁了这一切,歌兰灭亡,我的朋友全都被处死,像这种不安分守己的人,清除掉是最好的处理手段,幸存的歌兰国民宛如被阉割的家畜,不得不变得温驯,便于管理、使唤,只有极少数人侥幸逃了出来,我就是其中之一。

    我不是大人物,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青年,孑然一身,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如同行尸走肉,直到我看见歌兰边境被瑞岚封锁,我熟悉的国旗被烧毁,取而代之升起的是瑞岚的国旗,那时候,我醒了过来,我知道自己背负了什么使命。

    歌兰虽然不完美,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与黑暗,但是……它依旧是我的祖国,灭国之恨,唯有……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首领吐出一口浊气,目光飘远,曾经的画面仿佛在眼前浮现。

    “可是在时代的洪流中,一个普通的年轻人不过是飘萍,生命如同蝼蚁般脆弱,为了穿过战区,我拖着疲惫的身躯,辗转一个又一个难民营,我被人当做猪狗,麻木地承受着毫无尊严的生活,但我的血是燃烧的,无论怎样的危险,我告诉自己活下去,仇恨填满了我的心脏,它让我的心跳始终没有停下……最后我成功穿过了交战最激烈的地方,没有停留,也没有寻求庇护,我转向去了荒野。

    我知道,没有力量谈何复仇,于是我在荒野生存,与野兽搏斗,把自己当做一块顽铁,千锤百炼?!?br />
    谈及此处,首领指着脸上与手上的伤疤,淡淡道:“一百七十六处伤疤,我换来了力量?!?br />
    韩萧挑眉,“你原来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

    首领反问道:“为什么不能是一个普通人?”

    想了想,韩萧点了点头,示意继续你的表演。

    首领继续道:“在荒野的时候,我一直在思考,回到战场,我听说明莫克组织还存在,多讽刺,一个为了恐怖统治而生的工具,却成了幸存下来最纯正的歌兰势力。于是一个计划在我心里浮现,我暗杀了明莫克的首领,将组织改名为萌芽,隐藏下来,默默发展,我也戴上了面具。

    战争充满了机会,无数人失去国家,流离失所。于是我定下了萌芽的理念,给他们画大饼,去创造一个所谓的新世界……理念向来能驱使共鸣者,不是我去利用亡国之徒,而是他们心甘情愿被我利用,这就是仇恨,他们甚至不管自己牺牲之后,能不能达成目标。

    把我个人的**,上升到一个群体的**,我就能获得许多的助力,萌芽就是这样汲取战争的养分壮大,迅速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庞然大物?!?br />
    首领语气充满恨意,却又怅然若失,一直以来坚持的事业被人毁了,除了愤怒以外,个中滋味复杂无比。

    “然后……你出现了?!?br />
    “你把树,砍倒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