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两个主持把两个表格主线发展分析了一大通,紧扣此次节目的主题,以海蓝星为例子科普玩家主线剧情的特点,弹幕上也掀起讨论,其他星球的玩家从节目中了解到韩萧这个人物。

    韩萧眉头一挑,他的名字不是第一次出现在《星海时报》,好歹自己刷了这么久的存在感,被人报导也是惯例了。

    星海时报推导出另一种主线可能性,其实不难理解,自己展现真实身份时也顺便曝光了事迹,只要有玩家脑洞大开尝试去掉这些事迹,不难从逻辑上推导出原本的剧情,而玩家基数庞大,难保有人想到这种思路。

    以玩家的视角来看,韩萧在【六国与萌芽】主线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如今的剧情已经既定,另一种可能性也仅仅是推测,只能用来凸显他在剧情里的作用,让更多玩家对他这个人物产生兴趣。

    “我在海蓝星很出名,但在其他星球的玩家眼中名气有限,我推动了剧情,使主线提前爆发,被星海时报选为主题,等于间接宣传一波知名度?!焙舫烈?。

    女主持:“综上所述,黑幽灵在【六国与萌芽】主线事件起到了推动剧情的作用,根据该例子和玩家的资料,我们可以大胆推测,每一个主线事件,都会有类似韩萧的核心人物,可以被称为剧情主角、星球主角。甚至说,目前各星球的主线事件就是从星球主角的身上衍生出来的……”

    韩萧挠了挠头。

    实际上【六国与萌芽】原来的剧情主角是首领……算了,不重要。

    男主持:“理论上每一个NPC都能延伸出事件,而强大的、经历丰富的、背景深厚的NPC,自然能延伸出更加多元化的事件剧情?!?br />
    男主持话锋一转:“所以,剧情人物的局限性就是格局与地图限制,拿黑幽灵举例,他是一条星球主线剧情的主角,但是在未来他还会有其他主线剧情戏份吗?显然几率不大,他的活动范围局限于新手星球,等到开放了星际地图后,曾经的重要人物也终将泯然众人?!?br />
    “而那些涉足星际的NPC,才能延伸出更大更多的事件,相比之下,最具潜力的新手星球自然是虚空恶魔族的霜冬星,与星际阵营联系紧密,在版本更迭中有很大几率会无缝连接更大规模的新剧情,而类似海蓝星、长歌星这样的低级地表文明,前景似乎不太乐观……”

    视频中闪过各种弹幕,有人赞同有人反对,分析完了海蓝星情况,下一环节是邀请职业选手采访,韩萧没继续看下去。

    他还以为节目是夸他的,没想到最后作为反面例子踩了一脚,不过这种分析有些道理,就像新手村的BOSS在前期虐了玩家很多遍,而玩家高级以后,这些BOSS还不如一只高级小怪。海蓝星的确是一个起点不高的新手星球,韩萧也是知道的。

    但理解归理解,这是在拆他台子。

    想到自己的计划,韩萧挂起玩味的笑意,“到时候等着看吧?!?br />
    ……

    “砰!”

    扭曲的药剂室大门被崩进了房间里,砸烂了两个桌子上的所有仪器,背对大门的一叶青诧异转过身,门口一个身影红色长发飘舞,气势凛冽的海拉冷着脸走了进来。

    “你想干嘛?”一叶青警惕,手指轻挑,一株株绿芽从四周柜子里蔓延出来,变成坚韧细长的藤蔓,如同即将扑杀的毒蛇般微微摇晃着。

    海拉全身缠绕着暗红色气流,双瞳闪烁着红色流光,冰冷道:“把东西交出来?!?br />
    一叶青蹙眉,往旁边走了一步,露出桌上的一排试管,都装着鲜红色的液体,她摇头道:“你是说这些药剂?这都是用你妹妹的细胞组织培育的强效愈合剂,要不要试试,效果很不错哦?!?br />
    海拉毫不犹豫,双手一抬,暗红流光飚射,杀意凛然,一叶青暗骂了一声,急忙护住药剂,操控植物抵挡。

    砰!

    暗红色流光如刀刃般锋利,藤蔓被切断,断口平滑整齐,汁液四溅,一叶青急忙躲闪,旁边的墙壁被切开通透的痕迹,喷出墙灰。

    “疯子!”一叶青咬牙抵挡,暗红色光芒与绿色植物碰撞不止,声势惊人,药剂室被双方拆了,灰尘弥漫,一地狼藉。

    外面的卫兵大惊失色,举着枪却不知道该攻击谁。

    “快去通知黑幽灵阁下!”卫兵小队长急忙动身,刚走出两步,却见道路尽头出现一抹身影迅速接近,正是韩萧。

    韩萧时刻监视着药剂室,看见一叶青和海拉打起来了便立马赶到现场,喝道:“住手!”

    一叶青满头大汗,她的异能侵略性没有海拉那么强,担心一停下就被打伤,叫道:“她停我就停?!?br />
    海拉脸色冷峻,不为所动,铁了心要干掉一叶青。

    韩萧眉头紧皱,幽蓝色械力凝聚在脚掌,不轻不重跺了一下脚,械力渗入地下。地面忽然隆隆震动起来,药剂室八个方向的地面裂开。

    嗡嗡——

    八个金属钻头破土而出,发出机械活动的咔咔声,迅速展开变成小型炮台,炮管纷纷转向对准两人。

    陷阱式小型折叠炮台,新的变种机械,埋设在避难所的重要区域,通过芯片程序与自身械力就能启动。

    “我看你是忘了这是谁的地盘?!焙舫辽?。

    海拉咬咬牙,收手退开,眼神冰冷。一叶青松了一口气,痛苦地揉着太阳穴,她刚才被海拉的精神震荡扫了几下,头疼不已。

    “你没有兑现承诺?;の颐妹??!焙@砣蛔?,直视韩萧。

    韩萧无奈叹气,“你反应过激了?!?br />
    一叶青哼了一声,拿出药剂,说道:“这些是我搜集欧若拉掉落的毛发搭配出的药剂,这叫物尽其用,我又没伤害你妹妹,你着急什么!”

    “那也不行!”海拉冷声道,一叶青的行为与萌芽太相似,她担心相似的场景会让欧若拉回忆起那些痛苦经历。

    两人互不退让,韩萧有些头疼,自己人起冲突可不好解决。

    这时,欧若拉飙着轮椅赶来,熊宝宝趴在她的腿上一颠一颠,甩来甩去。

    此时她的气色比一个月前好多了,干枯的头发重新变得柔顺,干巴巴的身体也开始长肉了,神色焕发光彩,脸蛋变得健康有光泽,被压抑已久的异能开始发挥作用,短短一个月内,欧若拉就恢复到正常人的身体素质。

    “姐姐,你怎么和医生打起来了?”欧若拉着急道。

    一叶青瞪了海拉一眼,把事情原委说了一遍。

    欧若拉恍然,眨眨眼,豁达道:“一些头发而已,只要能帮上韩叔,我无所谓的?!?br />
    曾经只有姐姐对她好,如今要加上一个韩萧,欧若拉很愿意贡献自己的作用,这样她才安心一些,觉得能回报韩萧的恩情。

    韩萧不置可否,他知道一叶青的试验,素材只是一些掉落的头发,并不过分,所以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海拉的反应太过激了。

    欧若拉灿烂一笑,“姐姐,不用担心,我没那么脆弱?!?br />
    海拉沉默了一会,转头离开,语气低沉,“知道了?!?br />
    这段小插曲告一段落,韩萧让卫兵收拾现场,一叶青走到身边,似笑非笑道:“我之前都不知道药剂室附近有这么多炮台,你在监视我对吧?”

    韩萧斜了她一眼。

    “呵呵,放心,我没那么不识趣,毕竟我是你交换到手的工具,工具不就是任人摆布的么?!币灰肚嗔昧肆明藿欠⑺?,笑容玩味。

    “哦?!焙糇碜呖?。

    一叶青笑容僵在脸上,哦一声就没啦,这算什么反应,既不恼羞成怒也不抱有歉意,甚至也不威胁她,这么无所谓的吗。

    ……

    星月低垂,夜色深重。

    完成了一天的制造,韩萧把货物存进秘密基地,走在回屋的路上,忽然看见隔壁的屋顶上坐着一个婀娜的身影,柔和的月光洒落,照亮了半边身体,正是海拉,她托着腮呆呆望着月亮,貌似坐了有一会。

    韩萧想了想,轻巧跳了上去。

    海拉听到响动,也没有转头,淡淡问道:“你上来做什么?”

    “过来瞅瞅,你大晚上的不睡干嘛?”

    海拉哼了一声,不予回答。

    韩萧也坐了下来,摇头道:“今天你的反应太偏激了,以前你好像没这么冲动?!?br />
    海拉眉头微蹙,“关你什么事?”

    “说得好,关我什么事?”韩萧摸了摸下巴,喃喃道:“当初我把你妹妹救出来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这话呢?”

    海拉脸色一僵,无言以对,郁闷了一会,才吐出一口浊气,缓缓道:“我只是有点迷茫?!?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