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散的尘沙若黄雾,丝丝缕缕,宛若为天地蒙上一层纱巾,待尘土降落地面,视线才清楚起来。

    狂风中,一个人影艰难爬起,半跪于地。

    滴答,滴答……

    血珠自嘴角淌落,首领捂着脸,缓缓站起。

    这一刻,空气仿佛凝结,战场上诡异静了一瞬,无论敌我,目光不由自主看了过去。

    萌芽组织的首领,永远戴着一张黑色金属面具,身份无比神秘,几乎无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能统领这么庞大的势力,应该是一个有名有姓的大人物,各国的情报机构对他的身份有多种揣测,萌芽在旧时代战争中建立,最可能的猜测,首领是旧时代某个强者改头换面。

    韩萧也不由屏息望过去,前世直到萌芽消失在历史长河,玩家也没挖掘出首领的身份,所以他也不清楚首领的真实来历。

    首领放下手掌,展露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张伤疤纵横交错的丑恶脸庞,就像皮肤下爬满了蜈蚣,这些伤疤形状不规则,像是被猛兽撕咬抓烂一样。

    这是一张全然陌生的面孔。

    长相虽然惨不忍睹,轮廓勉强还能辨认,韩萧担保自己在暗网积压的卷宗情报中,从没见到过这张脸,他看向六国强者们与本尼特等人,都是一脸茫然。

    没人认识首领。

    本尼特眉头紧皱,他是从旧时代走过来的传奇,当年有数的强者他都有印象,哪怕是战死的或老死的他都还记得,但是他对首领的脸没有任何印象,这只有三种可能。

    一是首领当年也戴着面具活动,二是他整容了,为了隐瞒身份,第三,则是他不是旧时代活跃的强者,一直低调隐藏着。

    真面目暴露,首领面无表情,似乎并不在意。

    “没人认识他?那他戴面具难道是怕这幅尊容影响士气?”韩萧眉头一皱,首领这长相能把人给丑哭,如果不戴面具,怕是自带“友军士气-20”的DEBUFF光环。

    战斗还未结束,把疑惑抛到脑后,离蝰蛇·改咽气的时间还有三十秒,韩萧不耽搁,拖着战锤狂奔,借着惯性,动力战锤横甩而出。

    砰砰砰??!

    缠绕黑紫色气焰的拳头与战锤疯狂交击,如同打铁般闷响不断。

    首领眼光毒辣,判断出韩萧的机甲在崩溃边缘,不可能长久坚持,没了机甲、装备的机械师,就是没了牙齿和利爪的老虎。

    拖。

    他转为守势,任由韩萧战锤舞得虎虎生风,狂风骤雨的敲打下,他如礁石般硬朗。

    千锤百炼的体魄与坚硬的金属战锤不断碰撞,劲风吹起尘沙如浪!

    噼里啪啦!

    三十秒过后,蝰蛇·改发出一听就不妙的声音,一块块零件??槿缤蛄愕幕ò?,接二连三掉了一地。

    整件机甲崩溃了。

    韩萧露出了真身。

    “喝??!”首领暴喝一声,于瞬息间从防守变成狂攻,积蓄的力量爆发出来,全力一击,一掌拍在韩萧肚腹,已然用上破甲的技能,劲力可直透内脏。

    砰!轰——

    这一击造成了两个声音,手掌击中韩萧的身体,发出第一声闷响,然后劲力透过韩萧的身躯,在他的背后迸出冲击波,声如炮弹爆炸,震得人耳膜嗡嗡作响,分贝比第一声大了十几倍,韩萧身后的沙地被余波犁出了倒三角的扩散型大坑,由深至浅。

    声势浩大,然而韩萧仅仅身子一晃,半步也没退,竟然顶住了。

    “你怎么??!”首领一惊,大感意外。

    一个机械师怎么可能用肉身扛住他的拳头。

    阴影临头,战锤再度砸落,首领抬臂格挡,臂骨一痛,整个人下沉,双腿陷进沙子,直到膝盖,被打桩般钉进了地里。

    他的瞳孔倒映出一个浑身喷发着浓郁气力的身影,浑厚程度,甚至超过他这个武道家!

    “这……为什么……”首领咬牙切齿,忽然想到了什么,神色豁然大变:“你突破了那层界限?!”

    每二十级的进阶,对没有面板的NPC来说是巨大的瓶颈,无法通过任务轻而易举突破界限,只能倚仗刻苦的修行与运气。

    在海蓝星巅峰超能者的圈子里,还没传出谁突破了界限的消息,更高的层次仿佛天堑般遥不可及。

    然而他最渴求的突破,就这么突兀出现在最不希望看到的人身上,还偏偏在最不合适的时机。

    难道这是——命运?

    这两个字,在他的脑海里无法控制地来回滚动播放。

    “吃我乱披风锤法!”韩萧随口喊了个招数名,战锤劈头盖脸砸下来。

    蝰蛇·改毁坏,韩萧没了机甲的高额属性增幅,并且狙击枪弹药耗尽,他手上只剩借来的动力战锤,情况貌似不乐观,然而并非如此,他升到七十级的力敏耐属性,与首领这种六十级BOSS武道家差堪仿佛,而此时的首领不在全盛状态,血量被打得只剩37%。

    生命值一旦过低,各种负面状态便接踵而至,战斗力也会因伤下滑,两人差距并没有因为蝰蛇·改的毁坏而缩减很多,韩萧照样能单手怼BOSS,平A救世界,打爆现在的首领。

    首领的战意重挫,加上状态很差,已然无力回天,被捶得节节败退,鲜血狂喷。

    另一边,六国高手们全都目瞪口呆。

    在他们印象里,如果有人能击败首领,那也一定是本尼特,所有人都没料到这个人竟然是韩萧。

    本尼特是他们公认的最强战力,也只能和首领平分秋色,韩萧却操翻了首领,而且还不是两败俱伤,除了损失一件战斗服机甲,身上几乎没有多少伤。

    韩萧击败首领的过程,他们全部看在眼里,不是偷袭、暗杀,而是堂堂正正硬刚,这代表,韩萧比本尼特更强,而且强出一个层次。

    而本尼特是谁?他是全球势力公认的最强者之一。

    韩萧的表现,能把“之一”给去掉了。

    他才是这边的最强战力……不对,他甚至是全球的最强超能者!

    僵持的局面被打破,韩萧杀崩了全??!

    丹尼娜的脾气就像爆炎异能一样直来直去,惊得差点手一歪把火球砸在本尼特身上,不敢置信道:“他、他这么强?那还要我们接应干什么?”

    “这个感觉……不会错的,他突破了那层界限!”唐棠双眼发光,惊叹道。

    震惊、羡慕的情绪全都在众人脸上浮现。

    见老大被痛殴,萌芽部队士气大跌,配合渐渐出现混乱。

    砰!

    又是一锤砸在胸口,首领一口血从齿缝间迸出来,洋洋洒洒,溅了韩萧一身,他忽然张嘴,露出带血的牙齿,发出一声暴喝。

    萎靡的黑紫色气焰再度坚挺,旺盛如火。

    韩萧还以为他要放大招了,战锤一横,准备格挡接招。

    可下一秒,首领竟然转身,勉强聚起的气焰向后喷射,化作助推力,炮弹般逃开,跑出去两百多米,进入部队的一个阵地,然后气焰消散一空,整个人失去了力气,摔倒在沙漠中,鲜血从口鼻间止不住溢出。

    伤势严重,实在扛不住韩萧彪悍的乱披风锤法,首领哪怕再愤怒,也只能暂避锋芒。

    “他逃了,等于认败了!”

    韩萧精神一振,急忙查看战斗信息。

    首领的血量还剩14%,重伤虚弱状态。

    百分之六十的输出率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