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战场只有安狄亚大陆,距离其他三片大陆的群众比较遥远,然而随着一则则战况消息的传播,动荡仿佛无视距离的传染病,在精神层面中蔓延恐慌。战争给全球带来的影响牵一发动全身,乱象降临全球,盗匪、暴徒横行,叫嚣着末日来临的旧教会死灰复燃,一部分胆小的游荡者开始为了得到庇护加入六国。

    因为处于战争时期,六国采用严苛政策,对游荡者的检查与监视十分苛刻,寻求庇护者敢怒不敢言,太平盛世的时候,有些时候难以感受到国家存在的好处,可真成了亡国奴,才明白没有靠山的人走到哪都受到歧视和不公平待遇,无国之人就像街边流浪的野狗,只能忍气吞声摇尾乞怜。

    所以一些游荡者宁愿继续流离失所,面对横行荒野的盗匪、野兽也不愿意加入六国,而在这种关头,暗网的避难所成了另一个选择。没有强力政策的约束,于是游荡者纷纷踊跃加入,本尼特倾囊建造的避难所派上了用场,他颇有种“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欣慰。

    “唉,战争啊……”

    第一避难所的中央高塔顶楼,本尼特站在落地窗前,锐利的瞳孔倒映着第一避难所鸟瞰全貌。

    战争的阴云压抑沉重,海蓝星的每个人都在担心未来,虽然避难所一直向好的方向发展,可本尼特很头疼,韩萧莫名其妙去搅和战争,已经好多天过去了,半点消息也没有。

    本尼特对韩萧的观感有点复杂,一方面他是组织的得力助手、高端战力,功绩可圈可点,现如今第三避难所的规模已经超过了第一和第二避难所,本尼特有时在考虑要不要把“第一”的代号让给黑幽灵避难所算了。

    可另一方面,黑幽灵的行动难以捉摸,多次让他背锅,虽然与功绩比起来,黑幽灵迄今为止犯下的错误都只是小问题,但本尼特总觉得有一天会有一口盖世大锅从天而降。

    “前线的情报人员传回消息,战场出现了特殊的动向,请您过目?!敝只怕遗芙?,递上平板电脑。

    作为海蓝星最大的情报网,暗网自然关注着战争走向,本尼特仔细浏览。

    “两天前,安狄亚南面战线发生变化,处于防御状态的萌芽展开大规模行动,在总部附近范围大肆搜索,六**队在南面、东面战场施加压力,并且派遣多支部队渗透萌芽势力区域,根据动向,双方似乎在追逐着同一个目标……”

    “……据悉,被追逐目标是萌芽通缉的高额悬赏叛徒零号,潜入萌芽主机盗窃了大量机密情报,萌芽与六国正在争夺这份情报,根据六国内部探子的描述,这份情报很可能会奠定战争的最终走向……”

    看到这里,本尼特啧啧称奇,感慨道:“零号……我知道这个人,萌芽如今的局势起码有一半的原因是他造成的,一个叛徒让萌芽遭遇倾覆之灾,现在还拿到了可以左右战争的局势的关键情报,成了风暴的中心。他是一个厉害的人物啊,就算放在旧时代,也是能搅动风云的传奇?!?br />
    说着,本尼特翻到了下一页:

    “并且,零号自称韩萧,拥有一张可以快速易容的面具,黑幽灵是他的身份之一……”

    本尼特忽然沉默。

    “砰!”

    三秒后,办公室的落地窗轰然破碎,本尼特强劲的臂力让平板电脑打着旋甩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一个抛物线,在地面上摔得稀巴烂,零件蹦了一地。地面上的人吓了一跳,急忙仰头眺望过来。

    “韩萧!你大爷的!”

    本尼特心态崩了,五指插进头发里狠狠梳了好几下,一丝不苟的整齐发型顿时散乱开来,在房间里焦急来回踱步。

    黑幽灵的来历一直很神秘,就像凭空蹦出来的一样,本尼特曾经问过韩萧,韩萧当时语气特别沧桑玄乎,他是这么说的:

    “每个人都有一段不愿意面对的往事,就像你曾经满手血腥……我也一样,做过很错误的事情,那时我戴着面具,看不清自己的面目,如今脱下来才认清自己,你当然不认识我?!?br />
    本尼特信了,他当时回忆各大势力组织有没有蒙面的高手,最后隐约好像是记得有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消失在历史的泥石流之中,顿时茅塞顿开,他根据自身经历,脑补出了一大段关于内心煎熬与自我救赎的强者事迹,感觉和韩萧立马有了共同话题。

    现在嘛,本尼特只觉得当时自己脑子肯定进了水。

    你丫的忽悠我!

    本尼特深呼吸几下,才平复剧烈起伏的胸膛,对着破碎的玻璃梳理整齐发型,恢复了冷静,然后转身对战战兢兢的助手说道:“消息已经传出去了吗?”

    助手捣蒜般连连点头。

    本尼特坐下,手指弹钢琴般随意敲击着桌面,若有所思。

    ……

    安狄亚大陆南部,一支被星龙缴获的萌芽运输车队驶入第四号阵地,数十辆车,其中还有导弹运输车,摆放着森冷的导弹头。

    星龙十三局执行渗透行动,从内部攻破某个萌芽军火基地,缴获了一批导弹头。

    各国的秘密机构时刻都在进行这种行为,釜底抽薪逐渐削弱萌芽的力量,而他们的情报来源则是开战前韩萧的情报,随着萌芽采取应对措施,慢慢变得收效甚微,所以六国十分需要韩萧手上的新情报。

    一支支特工小队下车,狄素素与张伟的队伍赫然在其中。

    狄素素正想向李雅琳招手,却看见李雅琳与一干队友行色匆匆离开。

    李雅琳等人直接闯入了指挥官的房间。

    “长、长官,听说萧哥……啊不对,韩萧有消息了!”林鹞一脸急切,迫不及待问道。

    指挥官点头,将一份纸质情报递给众人,道:“情况有点复杂,上头嘱咐我将情报交给你们?!?br />
    李雅琳一把夺过情报,众人急忙把脑袋凑过来,开头第一行,就写了黑幽灵的真实身份是韩萧。

    “哈哈,他果然是黑幽灵,我就说没认错!”李雅琳仰天大笑,发出哑铃般的笑声,狠狠一巴掌拍在林鹞背上,把他拍了一个跟头。

    在泰拉米尔河战役的时候,李雅琳曾认出韩萧,当时小队众人啧啧称奇,信以为真,张伟向高层报告,可高层遮遮掩掩,不让他们过问这件事,林鹞悄悄黑了一些资料,却发现高层根本就没把他们的报告当真。

    现在证明了他们早就是对的,狠狠扇了瓜皮高层一耳光。

    李雅琳顿时扬眉吐气,郁闷一扫而空。

    “等会……”张伟脸色一变,“他还有别的身份……”

    众人急忙看下去,纷纷露出错愕之色。

    韩萧竟然还是零号!

    原来他的真实身份是萌芽的高额悬赏犯!

    想到韩萧刚刚加入星龙时高层古怪的反应,众人顿时有恍然大悟的感觉。一下子把所有事联系起来。

    怪不得高层要隐瞒他的身份,原来他是萌芽的悬赏犯。

    怪不得一直找不到人,原来易容了。

    怪不得……各种事情都得到了解释,众人面面相觑,惊奇不已。

    林鹞咽了口唾沫,呐呐道:“他的经历也太不可思议了……”

    几人下意识点头,没想到曾经的队友还有这样传奇的事迹。

    旁边,侯跃一脸震撼,一直听说还有一个老队员,竟然是这样的大人物。

    狄素素也跟了进来,见到桌上的情报,指挥官也没有阻止,这个情报迟早流通出去。

    看完后,狄素素脸色古怪。

    “怪不得在白鸥城附近见到黑幽灵的时候,让我感到熟悉,原来他就是韩萧……等等,那么金狐狸说的……”

    一提起这茬,在场众人纷纷打了个冷颤,急忙止住了这个话题。

    李雅琳忽然意识到韩萧现在处境危险,开口问了出来,指挥官回答道:“除了军队行动以外,上头组建了特殊接应小队,进入战场与韩萧接头,?;に肟??!?br />
    张伟来了精神,“我们可以参加吗?”

    指挥官摇了摇头,“你们的实力还达不到入选标准?!?br />
    PS:(该选手伤愈复出,先让我花几天找找状态……顺便,章节数挺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