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道曲折,蹲行了一会,前方豁然开朗。

    眼前是一片空旷的地下隧道,这条暗道的出口就在地下隧道的墙壁顶端,离地五米左右。

    空气中充斥着灰尘与发霉的味道,废弃又萧索,墙壁还挂着大片大片的蜘蛛网,这条地下隧道的正经大门已经锁死,多年没有启用。

    海拉抱着欧若拉跳下去,扬起一片灰尘,韩萧也翻身落下。

    “这是早期的地下隧道,总部扩建之后便废弃了,一直没人保养,我在通风管道挖出了一条暗道通到这里,这里的闸门、摄像头都没了,铁轨也断了,我们得走出去,出口是总部基地群边缘一个地面暗门,整段隧道路程大概要走四个小时?!?br />
    韩萧回头瞧了一眼洞口,“他们不会追上来么?”

    “没人知道我们在这,不过最好别大意?!焙@称鹋啡衾?,大步朝前走去。

    韩萧跟上去,并肩而行,随手甩出几颗触发式小型地雷,要是有人跟上来,能把这段隧道炸塌。

    三人一路前进,气氛沉默。

    刚才局面紧张,所以很多事没来得及深究,现在有了空闲,海拉心头浮现更多疑团,频频看向韩萧。

    海拉有些话想问,但习惯了冷冰冰的个性,红唇抿了抿,一直没有开口。

    欧若拉伏在海拉背上,埋首在亲姐的暗红色长发里,嗅着亲姐的体香,神色充满了舒适安心,侧着脸怯生生盯着韩萧。

    韩萧眉头一挑,“小屁孩,老看我干嘛?”

    欧若拉小声道:“你没有名字吗,还是只叫零号?”

    海拉竖起耳朵。

    “韩萧,我的名字?!?br />
    “姐姐说你被洗脑了,一直不知道你是怎么逃出去的?!?br />
    韩萧装起了神棍,饱含深意道:“一切自有定数?!?br />
    海拉暗暗翻了个白眼。

    “姐姐说你才二十多岁,可你看上去好老啊?!?br />
    韩萧脸色一窘,我这不是易容了嘛,小屁孩没点眼力劲。

    转开目光,见海拉默不作声,韩萧起了撩拨她的兴趣,笑道:“你没什么想对我说的?”

    海拉扶了扶背上的欧若拉,冷冰冰道:“谢了?!?br />
    “你这语气也太没诚意了?!焙羲媸峙淄孀偶缚抛拥?,“我可是为了救了你妹妹,大老远跑过来深入虎穴,不说感激涕零以身相许,至少说话客气点吧?!?br />
    海拉扭过头来,皱眉问道:“你到底从哪里打听到我妹妹的事,你有什么意图?”

    既然话匣子打开,那她正好问出来,她不相信韩萧的动机纯粹是救人,一定有别的目的……她想对了,可惜猜不到韩萧的目标就是她。

    “听起来和拷问一样,我现在可是你的恩人兼队友?!焙籼裘?,戏谑道:“问话就得有个请求的态度?!?br />
    海拉还没适应两者身份的转换,沉默了一会,发现自己果然还是说不出“请”字,生硬道:“告诉我?!?br />
    “怎么,你怀疑我像萌芽一样,控制你妹对你不利吗?!焙舸蛄烁龉?,“说不定我会试试?!?br />
    能说出来的话大都做不得真,海拉心里一松,面无表情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要世界和平?!?br />
    海拉咬牙切齿,问了半天韩萧净在扯淡,根本没说什么实质性内容,索性也不再说话了。

    欧若拉好奇问道:“姐姐说了你的故事,她说你很厉害……这些事迹都是真的吗?”

    哦哟,海拉竟然在背后夸过我。

    韩萧转眼望去,海拉闻言一点反应也没有,还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目不斜视,看也不看他,不过俗话说不开口就等于默认了。

    “自然是真的?!?br />
    “那你逃出去之后呢,你经历了些什么……”欧若拉对韩萧抱有很大的兴趣,在被囚禁的时候,姐姐和她有限的相处,都是说故事让欧若拉知道外界的事情,而零号的故事是印象最深刻的。

    韩萧笑而不语。

    海拉以为韩萧有难言之隐,心念一转。

    “虽然不知道零……韩萧实力为何增长这么迅速,但在逃离基地的时候,他还没那么强,好不容易获得自由,面对组织的追捕必然担惊受怕提心吊胆,所以只能隐姓埋名,像个老鼠一样东躲西藏,避开萌芽的眼线追踪,从来不敢现身,只在暗中散播情报,也许一直躲在某个隐蔽的地方,所以组织才一直没找到他?!?br />
    见韩萧不再说话,海拉越发觉得自己猜对了,她为萌芽工作很久,知道一些叛徒的遭遇,韩萧一定有一段东躲西藏的艰苦经历。

    又聊了两句,欧若拉沉沉睡去,她身子虚弱,遭逢突变早已很疲惫,韩萧与海拉便不再说话,专注赶路。

    一路无话,差不多三个多小时后,前方是一截坍塌的隧道,过不去了,暗门出口就在头顶。

    两人踏上碎石堆,海拉伸出一只手摸索头顶的墙壁,找到一个凹槽机关,扳动了一下,顿时裂开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缝隙,灰尘簌簌落下,缝隙中一片漆黑,看不到外面有什么。

    “上去?!焙@瓶得?,蹦了上去。

    周遭一片漆黑,寂静无声,待适应之后,看清这是一个大型物资仓库,一排排货柜整齐码放,暗道出口在仓库角落,落了一层积灰。

    “这个仓库存放不太重要的物资,警戒程度很低,往南走就是总部基地群的边缘警戒地带,只要逃出警戒区域,我们就安全了?!?br />
    韩萧不置可否。

    塞伯洛斯说过,首领为了对付自己,布置大量人手,在附近数百里范围的阵地有无数部队待命,自己虽然顺利逃出总部,但还没逃出首领设下的包围圈,如果塞伯洛斯的话属实,想要彻底安全还早得很。

    攥紧装备包,韩萧心里暗道:“我的身份迟早要曝光,干脆就在这吧……”

    忽然,面板跳出信息。

    [你的触发式爆雷杀死萌芽士兵,你获得1点经验]

    “留在隧道的陷阱起爆了,萌芽的人不用多久就会追来?!焙舫辽?。

    海拉神色一紧,“我们得加快速度?!?br />
    此时正是夜晚,夜色昏沉,叫醒欧若拉,继续把她装在包里,两人小心翼翼离开仓库,避开巡逻的士兵,朝着边缘出口前进。

    ……

    一支支部队汇聚在总部地面基地群的各方向边缘阵地,警戒程度提升了好几个层次,全副武装。

    几小时前韩萧与海拉在总部失踪,首领立即颁布了最高动员指令,所有在外围待命的人员,全部开始行动。他断定韩萧依旧还在总部区域,首先便加固边缘警戒,一个人都不准放走。

    外围埋伏规模比总部之内的人手多上几十上百倍,当初首领不计成本布置了绵延数百里的待命部队,未雨绸缪,就是为了防止意外,如今派上了用场。

    南部阵地原本的负责人已经被紧急替换,此时的最高长官名为柯德尔,五十五级的老牌执行官,针对零号暴涨的实力,首领开始动用资格更老的执行官。跟随柯德尔驻扎的还有十几名执行官,以及数十个超级士兵,两三百的异人部队,还有数千普通士兵。

    嘈杂的阵地中,柯德尔正在听取首领命令。

    “总部已经发现目标逃离的方位,正在地毯式搜索,目标很有可能朝你的方向去了,你全权调遣部队,阵地周围若有可疑人员现身,随时可以开火,我允许你直接击杀目标,绝对不准他离开总部区域!”

    “他敢来我的阵地是死路一条?!笨碌露辽溃骸昂@退妹迷趺窗??”

    “她们背叛组织,不需要顾忌,如果碍事,一并杀了?!?br />
    首领语气森然,零号是头号大敌,牺牲欧若拉也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