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带个拖油瓶,在曲折的走廊里七拐八绕,目的地是楼下,坐电梯只能等着被人堵,所以走的是紧急楼梯。

    拦路的敌人从四面八方截击,韩萧火力全开,近战、狙击、连射,除了保留蝰蛇·改这张底牌,各种手段层出不穷,像个刺客一样战斗(大雾),留下一路尸体与重伤员。

    一共有四种敌人,萌芽士兵、超级士兵、执行官和玩家,只有执行官能拖慢他的脚步,让他认真对付,另外三者都是随便秒的命,特别是玩家,韩萧都不知道这群二十级的来凑什么热闹……

    嗷嗷叫着冲上来,下一秒就变成白光挂了,韩萧估摸着玩家再多来几次,他就能杀完玩家这周的复活次数帮他们治疗网瘾,让他们乖乖下线做作业去。

    因为玩家实在没威胁,韩萧也不想指使他们,而且他记得萌芽的玩家无法背叛阵营。

    很快开始有玩家投鼠忌器,不敢冲上来。

    玩家不怕死,但是死得毫无作用就没意义了。他们总算发现这个任务的奖励根本就是看得见摸不着,凭他们的等级,想拦住这个猛人纯粹是异想天开。

    让人眼红的奖励注定拿不到,能看不能吃,这感觉像便秘一样难受,冲上去送死还要掉经验,亏成狗。

    玩家登时缩了,拼了命也是被秒的结果,管它什么阵营强制任务,划水你管的着么,强制了不起???爱谁谁!

    对了,还有一个损失,攻击的时候,面板提示零号的好感在狂掉,不过没谁放在心上,毕竟谁也不认识这个NPC,要他的好感没啥用。

    伊莱克斯咽了口唾沫,惊魂未定,他认出韩萧就是给他发任务的人,没想到是敌人,而且还猛得没边,他看到一个接一个危险度【极度致命】的执行官冲上去,被同样是【极度致命】的韩萧三拳两脚砍瓜切菜,吓得他小心肝噼里啪啦一通乱跳。

    狗屎,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危险度好不好!全都是骗人的!

    比极度致命还要致命,干脆改成要你命三千好了魂淡!玩家内心咆哮。

    ……

    总部的执行官绝对不弱,可惜他们遇到的是韩萧,如果没有五十级以上,全部都跪得飞快。

    海拉一路没有动手,因为韩萧根本不需要帮忙,所以她专注?;づ啡衾?,却发现了一件意外的情况,总部人马没有攻击她,仿佛依旧不知道她与韩萧是一伙的,甚至还有认识的执行官催促她帮忙。

    沿途的摄像头都被韩萧打爆,首领暂时不知道两人联手,海拉意识到这是一个巨大的优势!

    海拉望着韩萧激战的背影,惊疑不定:“难道这早就在他的算计之中,不让我出手,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吗?”

    扑通——又是一名执行官倒在脚下,韩萧抹掉溅在脸上的鲜血,松了一口气。

    他也不是毫发无损,有一些执行官的能力比较诡异,不过他的护甲和血量都很厚,只是受了点轻伤而已,倒是气力和体力消耗不少,技能多消耗也大,如今局面还不需要用上蝰蛇·改这张底牌。

    进阶任务达到二十七点,韩萧发现杀更强的人物,有时会获得两三点试炼点。

    “还剩下最后两层?!焙羲档?。

    “不要放松,这些只是先锋,大部队还没来?!?br />
    海拉一脸凝重,她清楚首领在总部到底设置了多少人马,即使韩萧比她预想中强得太多,也没可能独自对付汪洋人海。

    海拉也是待命埋伏的一员,她的耳机还能用,能听见萌芽的布置,然而没有卵用,因为敌人太多了,足以塞满所有通道,正在逐渐逼近,哪怕知道将会面临什么也躲不开。

    想要逃出生天,绝对不能硬来!

    海拉又想到了那个对自己有利,但要韩萧冒风险的战术,抿了抿嘴唇,终于决定开口,道:“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躲过追杀?!?br />
    韩萧随意道:“分头行动,我做诱饵?!?br />
    海拉瞪大眼睛,一脸惊异,“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焙粲锲笱?。从海拉出现的一刻起,他就已经有了模糊的想法,于是选择攻击摄像头,让海拉还没有暴露变成叛徒。

    基于此,海拉可以借着身份,带欧若拉轻松逃走,只需要他去吸引注意当诱饵。

    只是这样一来,危险都落在了韩萧头上,所以海拉才难以启齿,她觉得韩萧多半不会答应,却没想到韩萧主动提了出来。

    “分头是个好办法,你把暗道的位置告诉我,等我吸引完注意,就去找你?!?br />
    海拉很意外。

    双方其实没什么信任基础,韩萧这么做等于把主动权到了她手上,这份信任来的毫无道理,海拉心情复杂。

    “难道他不怕我告诉他一个假位置吗……”海拉眼神变幻,阴狠的念头不受控制浮现,仿佛有一个漠然的声音在心里回荡:

    ‘告诉他一个假位置,他没办法逃走,能拖延更久的时间,这样你就越安全……’

    这个声音仿佛带着魔力,不停蛊惑着心灵。

    ‘为了妹妹,我愿意用尽一切手段减少风险……’

    海拉垂下眼帘,隔着包摸了摸欧若拉的脑袋,感觉到欧若拉小小的身躯微微发抖,眼神逐渐坚定。

    “房间编码H-418,从左边数第四块地板是暗门,里面就是我说的通道?!?br />
    “我记住了?!焙粜α诵?,貌似没有任何怀疑的意思,拍了拍装着欧若拉的包,“你们先走吧?!?br />
    海拉深深看了韩萧一眼,仿佛要把他的身影牢牢记住,随后转身大步离开,一秒钟也不愿耽搁。

    韩萧嘴角一勾,扭头走向另一个方向,从装备包里掏出各种粘附型炸药,贴在沿途的墙壁和房间。

    既然吸引注意,自然要搞出大动静。

    轰——

    爆破声震耳欲聋,掀起热风滚滚。

    整个总部在微微震动,毕竟是防爆工事,损伤不大,但动静一点也不小,不用看摄像头也知道他在什么位置。

    大量追兵调转方向靠近。

    “等着我亲手宰了你?!?br />
    首领浑身散发着杀意森然的气场,大步流星,朝着这边赶来。

    ……

    韩萧哼着小曲,闲庭信步般悠闲,哪怕知道大量追兵正在包围逼近,即将无路可逃,他也半点不紧张,反而正中他的下怀。

    转过转角,只见前方站着密密麻麻的畸形人影,全都是外骨骼构装的超级士兵,起码有二十人,像一面墙壁挡住了去路。

    最前方的头领体型更庞大,脸颊以外的皮肤是金属色,钢铁光头,正是一号。

    “零号,你还记得我吗?”一号狰狞扭曲,语气充满仇恨与怨毒,“被你亲手杀掉的——我!”

    “我变成了这副鬼样子,就是为了获得碾死你的力量!”

    “我要打断你的四肢,就像你对我做的一样!”

    一号狂吼,双腿用力,外骨骼构装的液压动力迸发,地面砰然作响,反作用力让他像炮弹一样冲向韩萧,巨大的外骨骼钢铁拳头逼近韩萧的脑袋。

    一号眼神闪烁着兴奋与恨意,迫不及待要与韩萧发生碰撞,只有与韩萧战斗,仇恨才能宣泄。

    就在这时,韩萧闪身避开拳头,伸出手轻飘飘搭上外骨骼,高速撸动起来,几乎变成幻影,磁性气力渗入外骨骼构装内部。

    一号右臂的感知瞬间消失了,右半边上身的外骨骼构装,眨眼间就被擦身而过的韩萧拆成了漫天零件,像是绽放的机械花朵,零件叮叮当当下雨般掉了一地,极其壮观。

    超级士兵的外骨骼构造很多地方与轻装机械臂相似,韩萧没多久之前还学会了超级战士外骨骼殖装的核心技术【神经链接】,并且作为【磁环机械师】,气力一定程度可以代替双手更加方便地组装、拆卸机械。

    所以超级士兵对他的威胁最小,韩萧几秒就能把他们给拆得只剩下躯干。

    失去平衡的一号摔倒在地,呆呆看着空空如也的右臂,不敢置信。

    神色从茫然迅速变为暴怒与仇恨,一号再度站起,怒吼着挥动左拳冲上来。

    “我历经无数折磨才获得的力量,你凭什么、凭什么能赢过我!”

    见他叫得和杀猪似的,于是韩萧把他左手也给拆了,顺便把双脚也给拆了。

    其他超级士兵纷纷冲上来,韩萧在人群中闪动,一条条外骨骼构装砰然落地。

    很快地上躺满了蚕蛹般蠕动的超级士兵躯干,失去外骨骼四肢,全都没了行动能力,这幅场面足以放进任何猎奇恐怖片。

    只剩躯干的一号正面朝上,恨意滔天的样子让韩萧一头雾水。

    从刚才开始他就想问了……这人到底是谁啊。

    韩萧完全认不出来这个钢铁光头就是一号,外貌变化太大,而且在他印象里,一号早就死了。

    “我们见过吗?”韩萧茫然。

    “你怎么能不认得我?!”一号暴怒,“我是你的宿敌!”

    宿敌是什么鬼,自封的吧,铁光头你到底谁啊。

    韩萧只觉莫名其妙,被吵得耳朵疼,于是蔫儿坏地给一号翻了个面,正面朝下。

    瞬间清净多了。

    一号的嘴与地面接吻,咆哮变成含糊不清的闷声,脑袋都要气炸了,只能用紧贴地面的余光望向韩萧。

    惨白的光晕,染出一朵逐渐远去的背影。

    很快,摄像头被射爆的声音频频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