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室位于总部核心区域,储存着大量机密,塞伯洛斯拥有权限,很光棍地关闭防卫措施,带着韩萧进入主机室。

    一排排大型硬盘码放整齐,就像书柜一样,各种指示灯不断闪烁,在主机室的尽头则是显示器和操作位,这里的主机室风格比星龙十三局地下主机简陋一些。

    塞伯洛斯打开主机,乖乖输入几十位的密码,认证了指纹和虹膜。其实这里有一个隐秘的警报措施,输入一串固定密码是秘密警报指令,防止有高层被威胁的情况,但塞伯洛斯为了自身安全,根本就没打算搞事。

    他相信韩萧能在被捉住前轻易杀了他,他才不想冒险。

    于是这个警报手段成了摆设。

    不得不说,塞伯洛斯在做实验的时候极其大胆,无法无天,但涉及自己的生命,立即变得胆小如鼠。

    “你想要看什么?”

    “总部全面地图?!焙羲?。

    塞伯洛斯操作,屏幕上出现总部的构造图。

    韩萧从装备包里拿出蝰蛇·改的头盔,拍下地图录入芯片数据库,自动构建3D地图模型,在此期间他也在快速记忆地图,很快便找到了关押欧若拉的地方。

    想到刚才所说的命运之子,韩萧有点想要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个情况,但塞伯洛斯说只有首领有权限打开命运之子的大门,韩萧只好打消念头。

    “打开你们的机密情报库?!?br />
    塞伯洛斯照做,一项项机密毫无保留展现在韩萧面前,萌芽的底牌都被翻了出来。

    他来萌芽总部的另一个目标,就是为了这些情报,剧情被他改变,萌芽自然有一些他不知道的新秘密。而且他前世只是玩家,情报不可能面面俱到,比如各项试验的参数、各项计划的实际部署等等。

    韩萧看到超级士兵的外骨骼构装,确实是从他曾经遗落的轻装动力臂研究出的技术,把他玩剩下的东西当做宝贝。

    韩萧录下所有情报,特别是死手系统的详细资料,交给六国能创造无与伦比的优势,断掉萌芽最后的退路,他给出的情报作用越大,自身的任务进度也会水涨船高。

    而且还不止如此。

    六国和萌芽都掌握着一部分进阶知识,像现在一样趁火打劫的机会稀罕得紧。

    他的目标正是进阶知识!

    ……

    韩萧向来喜欢获得最大化的利益,他不单纯是为了救人,更是为了情报与进阶知识。

    “打开知识库?!?br />
    屏幕上出现武道、异能、机械三系的进阶知识,看到密密麻麻的专业知识,韩萧长长出了一口气,心里暗暗激动,时隔几个月,他终于又可以入手新的进阶知识了。

    萌芽的机械系进阶知识是操控分支的【神经链接】。

    [检测到机械系进阶知识:【神经链接】,是否消耗2点潜能点学习?]

    “确定?!?br />
    [正在学习中,请勿终止……5%……43%……78%……]

    [学习成功!你已掌握【神经连接】!]

    脑海浮现新知识,韩萧闭上眼感受了一会,暗自欣喜。

    顾名思义,【神经连接】是生物机械的一个重要技术,读取生命体的神经讯号,用思维念头??鼗?,这是操控技术的更新换代,反应速度提升了几个量级。一个新的进阶知识,代表组合的种类指数增加,掌握一项新技术,可以融合出更多的图纸,对他的提升毋庸置疑。

    “不容易,终于拿到第二个进阶知识了,上一个还是在将近一年前从星龙坑来的进阶材料学?!?br />
    韩萧也没闲着,把另外几个武道系和异能系的进阶知识也录了下来,自己用不上,以后可以卖给玩家,好处不言而喻。

    掌握了技术源头就是垄断,又是吸引玩家的资本,这玩意是核心能力,销路大大的有。

    当玩家等级高了,开始需要进阶知识,发现韩萧这里可以批发,那场面……韩萧不禁担心起自己的面板撑不撑得住。

    情报、知识,这趟可谓是大丰收。

    塞伯洛斯全程旁观,忽然心头一凉,哆嗦着问道:“你……是异人?!”

    经过这段时间研究,各大势力发现了异人具备快速学习的能力,韩萧刚才的表现有点可疑,塞伯洛斯突然想到了这个可能性。

    韩萧顿时兴起蔫儿坏的念头,嘿嘿一笑,故意误导:“你说呢?”

    塞伯洛斯顿时手脚一片冰凉。

    组织的死敌竟然是一个杀不死的异人,那对付他还有什么意义?

    狗屎!

    这还打个屁!

    真他妈完蛋!

    “可是……你出现的时间明明比异人早很多?!比逅顾档揭话?,忽然大惊失色,见鬼般看着韩萧。

    莫非零号就是第一个异人?!异人现象其实是零号扩散出去的,其实是他的异能?!

    不理脑洞大开距离真相越来越远的塞伯洛斯,韩萧检查了一遍情报,确认无误,问道:“你们主机有没有自毁程序之类的东西?!?br />
    “谁会蠢到在总部里设置自爆,脑子抽了……”塞伯洛斯擦汗。

    这时蝰蛇·改芯片完成了立体地图构建,准备妥当,于是韩萧把塞伯洛斯拉起来,喝道:“关闭A-4区域的防御措施,定格所有监控摄像头?!?br />
    塞伯洛斯急忙照做,忽然反应过来,A-4区域,不就是关押那个生命力异能的小女孩的地方吗?

    “你想做什么?”

    “我要那个小女孩,走?!焙敉谱湃逅估肟骰?。

    塞伯洛斯愕然,韩萧抢夺情报的行为他还能理解,但欧若拉可是组织的机密,刚才韩萧也没细看情报,却好像早就清楚一般了若指掌。

    那么选他当人质,也是因为知道他会乖乖配合?

    塞伯洛斯感到一阵寒意。

    这种被彻底看穿的感觉,宛如深入骨髓的恐惧,啃噬他的心灵。

    ……

    塞伯洛斯是一张好用的护身符,两人顺利来到A-4区域,经过曲折的走廊,终于来到了前往欧若拉囚笼的通道,防卫措施已经被后台关闭。

    两人来到大门前,警卫拦下了两人。

    “开门?!比逅咕×勘硐终蚨?。

    警卫疑惑道:“塞伯洛斯先生,我没接到授权?!?br />
    “只是例行抽血?!?br />
    “可是,已经有人在抽血了……”警卫犹豫道,见塞伯洛斯脸色不耐,还是打开了门。

    走进房间,韩萧总算看到了欧若拉,体格瘦瘦小小,皮肤是常年没接触阳光的苍白,被关在玻璃墙的房间里,就像动物园里被展览的野兽一样。

    小女孩正抱着膝盖蜷缩在角落,怯生生看着墙外的几名白大褂,这群白大褂推着一辆摆满工具的小车,正在进行抽血前的准备。

    今天又要抽血,欧若拉对那种痛楚记忆犹新,咬着嘴唇,只希望这段等待的时间能延长到永恒,可她知道这群白大褂迟早会进来,把针管插进她的血管里、骨头里,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生命力化作鲜红的洪流顺着导管离开身躯。

    欧若拉幻想过姐姐能救她离开这里,但她知道只是奢望,她不想姐姐为了救她而遭遇危险,能做的只有在海拉面前表现得乐观开朗,姐姐才不会更加难受,减轻姐姐的压力。

    这时,她看见大门再度打开,两人走进来,她只见到几片寒光闪过,白大褂和警卫喷着血倒下。

    欧若拉眼睛眨啊眨,充满了茫然,怔怔地看着阻碍她自由的玻璃墙,就这么轻易被人打开。

    一个长相凶恶狰狞的怪蜀黍走进来,伸出手。

    “我是来救你的,跟我走吧?!?br />
    欧若拉身子僵住了,她幻想过奢求过,但当自由真的来临,她却愣住了。